校園戀記—怪人總在怪時機出現。

  

  「各位同學......一個老先生在台上講課

  

  好吵阿......

  

  老先生推了推眼鏡說:「請拿出歷史課本,翻到……」

  

  好煩阿……

  

  「恩……」老先生轉身背對我們,開始抄筆記。

  

  恩你個死人頭啦……平常我一定會這樣嗆的……

  

  「同學們,要抄喔,」老先生指指黑板說:「會考喔。」

  

  我動筆了。

  

  ……

  

  我到底是怎麼了,這麼心不在焉……

  

  『我們從此沒有關係了。』

  

  ……

  

  怎麼了,為什麼會想到那女人?

  

  『只是因為那樣子嗎?』

  

  為什麼會想到她的臉?

  

  『明天見。』

  

  那種神情,打從心底開心的樣子……

  

  「現在拿出講義,開始解第……」老先生放下粉筆說。

  

  為什麼?她不過也只是個女人,為什麼她可以給我特別不同的印象?

  

  「這一題就交給……」老先生從講台上的籤筒中抽出一支籤說:「封太冶同學。」

  

  為什麼我可以記得她的樣子?為什麼心如此難受?

  

  「封太冶同學?沒來嗎?」老先生看了一下講台下壓的座位表,抬起頭指向靠窗的最後一排的位子說:「封太冶,起立回答這題。」

  

  不行了,怎麼想答案都只有一個,我絕不承認!

  

  「封太冶同學?」老先生再度開口。

  

  「老師。」賴席恩舉手打斷。

  

  「怎麼了?」

  

  「我帶他去保健室。」說完,賴席恩拉起封太冶就往外走。

  

  「咦?喔。」老先生推了推眼鏡,抽出第二支籤說:「黃琦鐘。」

  

  「哎呀呀,是我最不會的……」黃琦鐘抓抓頭,站起身說:「讓我猜猜……答案是……」

 

 

 

  

 

  

  

  「還好吧?」賴席恩扶著我問。

  

  「抱歉……」我打從心底感到抱歉。

  

  「沒關係的,大家都是同學嘛。」賴席恩笑說。

  

  我現在人在保健室,我們學校的保健室老師經常要去帶體育課,所以保健室不怎麼會有人。

  

  但可別以為保健室沒人,就這樣在這邊混,因為保健室裝有監視器,聽說有不下四個左右。

  

  賴席恩正拍著我的背,其實我沒事,但要在保健室混下去只能這麼做。

  

  「喔呀?有稀客啊?」怪人總在怪時機出現。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