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戀記—糟糕!帳篷搭起來啦!

  

  在一處燈光明亮處,包含我在內,五人圍著一張方桌坐著。

  

  方桌橫處,一張單人沙發上的是蓮香音的爸爸,蓮理。

  

  他的右手邊,則是我,我坐在一張沒有靠背,還搖搖晃晃的缺腳椅,原本好像有四隻腳。

  

  蓮理的左手邊,也就是我隔了一個楚河漢界後的對面,是一張雙人沙發,沙發上坐著低著頭的蓮香音和她媽,沙發後面站著她哥,蓮依山。

  

  「你這好小子。」蓮香音她媽磨齒惡瞪著我。

  

  「承蒙誇獎。」我心平氣和的答。

  

  「連是不是誇獎都不分了嗎?」蓮依山斜眼瞪視著我。

  

  「有個好字難道不是誇獎嗎?」我回他。

  

  「少耍嘴皮!」蓮香音她媽用力拍了桌子後大罵:「你這傢伙,我可還沒承認你!」

  

  真抱歉,我只會耍嘴皮,我深吸口氣後,告訴蓮香音她媽:「根據您的說詞,我可以大膽推斷,香音她……」

  

  「你憑什麼叫得這麼親密!」蓮依山重重的在沙發上拍了一下。

  

  你發狠我就怕啊?「如果不能這麼叫的話,我收回,繼續上一個話題,我猜,蓮香音在學校根本沒有朋友吧?」

  

  雖然蓮香音頭低的很低,我仍看得到她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她媽則回:「那又如何?香音不需要朋友。」

  

  「那麼敢問,您有朋友嗎?」我看著蓮理問。

  

  從爭吵一開始到現在都沒有開過口的蓮理看向我說:「這是什麼蠢問題,沒有朋友怎麼生存?」

  

  啊哈!我又問向蓮依山:「你呢?」

  

  「我沒有義務回答你的問題。」他雙手盤胸回。

  

  不想說就算了,我又將目光轉回蓮香音她媽身上說:「相信您再她這年紀時一定也有朋友吧?」

  

  「沒有。」

  

  說謊!

  

  「就算有那又如何?」蓮香音她媽皺眉問:「可以讀好書就好,朋友只會阻礙香音。」

  

  無聊的話題該收尾了!我雙手一攤說:「讀書的目的不正是要找好工作?但如果在社會上立足只需要讀好書的話,請問為何伯父要交朋友。」

  

  「這……」蓮香音她媽氣息一窒,乾咳了幾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蓮理忽然哈哈大笑,要不是我小時候常給人收驚,不然可能早就從椅子上摔下來了。

  

  「講不過別人還硬要講。」蓮理責備似的看著蓮香音她媽說:「踢到鐵板了吧?」

  

  「哼!」蓮香音她媽不甘的撇頭。

  

  「封太冶啊,還記得我說什麼嗎?」蓮理在我鬆口氣時轉過頭,嚴肅的看著我問:「這樣哪天再讓你們獨處,不就搞出一個孫子來了?」

  

  你以為我願意啊?救人喔!「非常抱歉,我不會再如此任性了。」

  

  「都給你道歉就飽了啊!」蓮依山怒吼。

  

  「依山!」蓮理瞪著蓮依山說:「自己妹妹的個性,妳還不了解嗎?怎麼可以都推給他人?」

  

  蓮依山還想再多說些什麼的時候,蓮理就先說:「好了,這個話題到此為止!」

  

  看來他是站在我這邊的?哈哈!大將出馬,誰能抵擋?

  

  蓮理抬頭看了一下時鐘後對我說:「今天先這樣,明天剛好放假,你就帶香音出去走走吧。」

  

  「可是我明天還要補習……」蓮香音抬起頭說。

  

  我也要補習啊!

  

  「請假拉請假。」蓮理揮揮手說:「就這樣啦,我先去休息了。」

  

  我無言的看著蓮理走上樓,接著是蓮香音她媽瞪了我一眼後跟著上樓,然後是呆滯的蓮依山步上階梯。

  

  我轉頭一望,看到蓮香音朝我走來,我轉頭便想走,但是蓮香音從後面抱住我,雖然不會很用力,而且軟綿綿的身體很舒服,但……

  

  糟糕!帳篷搭起來啦!

  

  「謝謝你。」蓮香音帶著鼻音說:「真的很謝謝你。」

  

  「份內的。」我低頭一看,真是好險,還好帳篷沒有搭得很高:「先放開我吧,我要回去了。」

  

  蓮香音放開我,走到我面前,笑說:「明天見。」

  

  那是一個無害的笑容,一個純真的笑容,一個令人心動的笑容,我不禁臉紅,抓抓頭說:「明……明天見。」

  

  步出皇宮般的蓮香音她家後,我的手機隨之響起,是一封簡訊,我看完內容後大罵:「幹!」內容如下:

  

  『封太冶您好,因為您曠課節數為1,請於明天之內將曠課罰金繳齊,罰金為:1000元新台幣。 長恩補習班櫃檯』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