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戀記那個,蓮香音!

 

 

  真稀奇,這不是咱們的萬年處男封太冶嗎?一名身材較高挑的眼鏡男笑說

 

 

  花心男卜期段嗎?這傢伙是哥哥,沒有近視還學人帶什麼眼鏡

 

 

  「說話還真毒啊!」卜期段笑說。

 

  「欠揍嗎?」我握拳給他看。

 

   「等等啊,不說就是了。」卜期段揮著雙手說。

 

 

  「沒關係的,打下去就對了,尤其是臉!」旁邊一個陽光男笑得很開心,手還不斷作勢要打人。

 

 

  「呦,你也在啊?」陽光男跟卜期段長得一模一樣,只差沒有戴眼鏡而已,沒錯,這人就是卜黎段。

 

 

  「什麼打下去啊,你這傢伙!」

 

 

  「誰叫你長得跟我這麼像。」

 

 

  「我是哥哥,應該是你像我吧?什麼我像你!」

 

 

  「哎呀,我覺得我比較帥呢,應該反過來喔!」

 

 

  「什麼跟什麼啊?啊對了!你在記仇對吧」

 

 

   「……我可不記得我跟你有仇。」

 

 

  「少說謊了,你明明在為那天那個學妹對我告白所以記恨吧?嗯嗯,果然我比較帥啊!」

 

 

  「你說什麼?」

 

 

  「打架嗎?」

 

 

  「誰怕誰?」

 

 

  這兩兄弟在這樣吵下去沒完沒了的……我折著雙手關節問:「那,你們怕我嗎?」

 

 

  「嗚!……」很好,兩人都閉嘴了。

 

 

  「那,你們來做什麼?」

 

 

  「真冷淡啊,我們可是聽說那件事才來的。」卜期段指著我說。

 

 

  「哪件事?」有種異樣的感覺,指著我的話……跟我有關?

 

 

  「像你這樣不喜歡惹事的人近期還有發生什麼事的話我可真想知道,」卜黎段用一種意義深遠的眼神看著我。

 

  確實,我不太會到處去招惹是非,難道是……!

 

  我轉過頭,透過背後的窗戶直視前方,正好是我的教室。

 

 

  不對,這麼巧合的時機,剛好這個時候來到這裡,縱使黃某大色狼先上課偷用手機傳簡訊給……

 

 

  憤怒的眼神瞪向正在吹口哨的賴席恩。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攻擊目標轉移,該死的賴席恩!

 

 

  「嗚啊啊!救命啊!」反應不錯,但別想逃!

 

  就在賴席恩準備起身離開我旁邊時,我伸出手要抓住他,但卻被另一個人的手刀給打掉了,敢這麼做的只有那傢伙,卜黎段。

 

 

  「生什麼氣?要不是席恩有跟我們倆說,我們到現在還不知道這些事情。」卜期段撥了撥頭髮說。

 

 

  耍帥啊?「那乾脆都不要知道不就好了?」

 

 

  「這不成,我們不是朋友嗎?」卜黎段說。

 

 

  什麼朋友啊,根本就是累贅!……雖然想這麼說但,算了……「我們頂多算是同學而已。」

 

 

  「不不不,大錯特錯!」卜期段走到我旁邊說:「我們幾個,是同志啊!」

 

 

  一個手刀敲在他頭上。

 

 

  「誰跟你同志啊?要BL找腐男去,我可是正常男性!」

 

 

  「一口氣就超跳躍的想到奇怪的地方的你,還正常嗎?」卜黎段搖頭說:「不對,這對別人而言正常,但是以你來說,果然你已經不正常了。」

 

  我賞了今天第二個手刀給他。

 

 

  「吵死了,什麼正常不正常的,我就是我!」

 

 

  「不對,當你喜歡上她的那時候起,你就不再是我們認識的萬年處男封太冶了!」卜黎段抗議到。

 

 

  「那又是什麼?不對,我們是怎麼說到這的?」不行了,我的頭好暈。

 

 

  「從我們是同志開始……」

 

  我賞了卜期段一拳:「就說我跟你們不是同志了……」

 

 

  「不,」躲在一旁的賴席恩走近,很嚴肅的說:「我們的的確確是同志。」

 

 

  「你腦袋還有問題嗎?」這傢伙也瘋了的話我怎麼辦?

 

 

  「不是那個同志,」賴席恩搖搖頭,依舊嚴肅的說:「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的同志。」

 

 

  「怎麼,早說……」等等!「難道你們……」

 

 

  「沒錯,」不知何時已經併排站好的三人對我說:「包括正在上課的黃琦鐘,我們四人,都喜歡那個校花,那個,蓮香音!」

 

 

  一瞬間,空氣凝結了。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