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ck//century 八相,重整秩序!

  

  Δ 貧瘠的 木樁訓練地

  

 

  「長谷……雄?」文雷呆愣的看著沙塵中的那人。

 

  

  「呦,」長谷雄伸手打招呼,表情冷漠的說:「就是你嗎?」

 

  

  「诶?」文雷不懂其意:「我怎麼了?」

 

  

  「看得到這傢伙嗎?」長谷雄握拳,拇指往後指了指問。

 

  

  「什麼……」文雷將視線移到長谷雄後方後,怪叫一聲跌倒在地。

 

  

  「看得到是吧?」長谷雄將視線拉回身後開口說:「他是……等等,不相干的人不能在。」

 

  

  語畢,長谷雄抖開斗篷,斗篷下的是白色的無袖上衣及長褲,還有白色鎧鞋,和潔白的頭髮形成一體,長谷雄從腰間抽出兩把帶有黃色刀刃的白色短槍,目標指向:倒地的斬刀士玄蒼及雙劍士天雅。

 

  

  「新月射擊!」長谷雄的板機扣下,兩顆銀白色子彈飛向玄蒼及天雅,被擊中的兩人身體一顫,化光消失。

 

  

  「怎麼了?」文雷看著消失的兩人問:「你把他們怎麼了?」

 

  

  「沒什麼,PK掉而已。」長谷雄收起雙槍,斗篷再度遮住脖子以下的衣裝,轉過頭,看到文雷取出鐮刀,發抖的站著,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微笑說:「很有幹勁嘛!」

 

  

  「你果然是傳說中的那位……」文雷顫抖身軀,發出近乎求饒的聲音說:「亂強一把的PKK,『死之恐怖』長谷雄……」

 

  

  「傳言裡還是只有這些阿……」長谷雄嘆氣說道:「算了,那不是重點。」

 

  

  「我身後這傢伙叫做『史凱斯(Skeith)』,是我的憑神,」長谷雄指指身後對文雷說:「我是來做交接的。」

 

  

  「交接?」文雷指了指長谷雄身後說:「你是說……那個黑色怪物嗎?」

 

  

  「憑神,在一般玩家的顯示器上不會顯示,」長谷雄續說:「既然你看得到,那就要把他交給你了。」

 

  

  「等等,我認識一個更適合的人,我馬上叫他過來!」文雷急忙打開視窗,從中尋找連絡寒舞的方式。

 

  

  「沒用的。」長谷雄走近文雷說:「我不知道他是誰,也沒興趣知道,但如果他也是適合者,其他七相的人應該會找上他。」

 

  

  「那你找我是因為……」文雷緩緩抬頭正視長谷雄說:「我是適合者?」

 

  

  「沒錯。」簡單乾脆的回答。

 

  

  「可是……」文雷有些害怕的問:「說到底,那到底是什麼?」

 

  

  「我說不清楚,」長谷雄轉頭,對著一個巨大的白色巨人說,巨人身後八把橘白相間的劍,垂在巨人看似腳的旁邊:「我可以介紹更了解的人跟你說明。」

 

  

  「可是……」「煩死人了!」

 

  

  文雷噤聲,長谷雄一臉不耐的看著文雷說:「你小子,閉上嘴給我聽好──」

 

  

  無聲。

 

  

  無聲。

 

  

  無聲。

 

  

  「那個……」文雷試探性的問:「長谷雄先生?」

 

  

  「有人在嗎?」長谷雄突然開口,但是聲音卻非原本的雄性本音,而是──

 

  

  「诶?」文雷突然一驚,但隨即了解:「換玩家是嗎?請問您是?」

 

  

  「您好,我是──」長谷雄用食指抵著下唇說:「叫我愛德莉就好了,呀!」

 

  

  長谷雄突然頭往上抬,再度回頭時臉上又是冷淡的表情,但與一開始不同,兩頰處多了幾分紅霞。

 

  

  The World是一種可以體驗到擬真遊戲世界的角色扮演線上遊戲,藉由帶上頭戴式顯視器(FMD)可以看到遊戲中一切,並控制頭部的變化,再經由控制器可以控制角色的其他動作

 

  

  「總之,準備好了嗎?」不知是不是經過這樣突來之舉打斷,長谷雄的口氣放緩,看著文雷問。

 

  

  「嗯……在那之前,我可以問個問題嗎?」文雷膽怯的問。

 

  

  「又是有關憑神?」長谷雄似乎很不耐煩。

 

  

  「不……不是的。」文雷焦急地揮手辯解:「是有關您的……」

 

  

 

  「叫我長谷雄就好。」

  

 

  「是……是!長谷雄先生,」文雷提起勇氣問:「剛剛那位是……長谷雄先生的女朋友嗎?」

  

 

  「噗!咳咳咳咳!」長谷雄用力拍著自己的胸口:「為什麼……」

  

 

  「沒錯喔!」一個有別於長谷雄的柔和女聲從長谷雄背後傳出,自史凱斯腳旁走出一個頭戴白色圓頂帽的女性,溫柔一笑。

  

 

  「千……」長谷雄開口,那名女性走近長谷雄,用食指抵住長谷雄的唇說:「在這裡,我是愛德莉,接下來就交給我吧!好嗎?」

  

 

  「切……」長谷雄把一旁的土石踢開,轉過身背對文雷。

  

 

  感情真好呢,他們兩位……

  

 

  「文雷先生?文雷先生?」愛德莉的聲音將文雷拉回現實。

  

 

  「是!」文雷猛然驚醒,隨即目瞪口呆的看著愛德莉──應該說愛德莉身後巨大的白色憑神。

  

 

  愛德莉看見文雷訝異的樣子,很滿意的點點頭說:「我也是碑文使喔。」

  

 

  「啊……啊……」原本一尊白色的史凱斯已經很恐怖了,現在又多出另外一尊?而且同樣都還是白色的?

  

 

  那白色憑神,有天使一般的模樣與身後六片翼的光圈,雙手還各有一顆光球,飄在愛德莉身後,宛如可以守護一切的天使組合。

  

 

  「這個就是我的憑神,」愛德莉右手往後擺,介紹起自己身後那白色的憑神:「【第二相 惑亂的海市蜃樓 伊尼斯】,稱『伊尼斯(Innis)』就好。」

  

 

  受到一連串衝擊性事實攻擊的文雷開始傻笑:「哈……哈哈……」

 

  

  「怎麼了?」愛德莉關心的問。

 

  

  「腦子終於燒壞了嗎?」長谷雄回過頭說。

 

  

  文雷傻笑數秒之後,撫平情緒,戰戰兢兢的問:「所以愛德莉小姐也……也是準備做交接?」

 

  

  「嗯……目前還不會,」愛德莉歪著頭說:「因為適合者還沒出現。」

 

  

  「喔……」文雷不知為何,鬆了口氣再問:「那……」

 

  

  「家常聊天時間到此為止,現在開始聽我的!」長谷雄按耐不住怒火,終於爆發:「趕快把弄一弄,我要休息了!」

 

  

  「喔……喔……」文雷站直身體說:「要……要怎麼做?」

 

  

  「先將你的鐮刀拿出來,」長谷雄走近文雷,看見文雷的黑鐮後嘆口氣說:「你的武器還真……」

 

  

  「別說了……」文雷發窘的說。

 

  

  「算了,來,將我們的鐮刀互擊。」長谷雄舉高手中黑色大鐮刀,散發出一股沉穩且具威嚴的殺氣。

 

  

  「嗯。」文雷吞口口水,將自己的鐮刀勾上長谷雄的鐮刀。

 

  

  長谷雄回頭看了一會史凱斯之後回過頭對文雷說:「接下來跟著我念,一個字都別錯。」

 

  

  「是!」文雷精神抖擻的答。

 

  

  「今奉,女神奧拉(Aura)之名!」長谷雄大喊。

 

  

  「今奉……女神奧……拉之名!」文雷緊張的將話說的斷斷續續,長谷雄停下,並瞪向文雷,接續誓言。

 

  

  看來這途中不能插嘴任何話的樣子……文雷心想。

 

  

  「以,『黃昏的碑文(epitaph of the twilight)Epitaph der Dammerung』其之一!」

 

  

  「以,『黃昏的碑文Ep…ita…ph der Dam…mer…ung』其……其之一。」

 

  

  強大的PKK再度瞪向文雷。

 

  

  「將奧拉之母,墨爾卡娜·摩德·根的分身──【第一相 死之恐怖 史凱斯】(the 1st Phase『The Terror of Death』Skeith)轉移!」

 

  

  「將奧拉之母,墨爾卡娜•摩德•根的分身──【第一相 死之恐怖 史凱斯】轉移!」

 

  

  長谷雄身後的史凱斯漸漸淡化。

 

  

  「現讀,『黃昏的碑文』之第一頌詞!」

 

  

  「現讀,『黃昏的碑文』之第一頌詞!」

 

  

  「『當吾指引月亮之時,愚篤之人 不見吾所指之處』。」

 

  

  「『當吾指引月亮之時,愚篤之人 不見吾所指之處』。」

 

  

  死之恐怖呈現透明狀態。

 

  

  「女神奧拉呦!【第一相 死之恐怖 史凱斯】將託付於新生一代。」

 

  

  「女神奧拉呦!【第一相 死之恐怖 史凱斯】將託付於新生一代。」

 

  

  「他們將擔負起您之母,墨爾卡娜•摩德•根所託之命,成為新的秩序!」

 

  

  「他…他們將擔負起您之母,爾卡娜•摩德•根所託之命,成為新的秩序!」

 

  

  此時的史凱斯已完全消失,長谷雄也於此停頓下來,當文雷正想開口詢問時,突然感到一股莫名之力竄動全身,那是一股不屬於自己的力量,不屬於自身的東西,但卻又與自己莫名相近,就在身旁,卻怎麼也觸摸不到的感覺。

 

  

  「好了,交接結束了。」長谷雄吁出一口長氣,疲累的對文雷說:「試試看能不能把史凱斯叫出來。」

 

  

  「怎麼叫?」

 

  

  「碑文使並非用控制器操縱憑神,而是以心靈相連,並將PC加以同化,只有當你心意堅定時,憑神才會回應你。」愛德莉走到長谷雄旁解說,並攙扶著長谷雄,看來長谷雄相當疲憊。

 

  

  「心意堅定嗎?」文雷閉上雙眼,在心中呼喊。

 

  

  「看來還不行,」愛德莉溫柔笑說:「沒關係,時候到了,自然可以叫出來的,那麼我就先帶亮下線了。」

 

  

  語畢,兩人便消失在傳送光中,文雷看著離開的身影,又伸展了雙手。

 

  

  「愛德莉剛剛是不是叫長谷雄叫亮啊?」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