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夜/我喜歡的是你

  

  一個衣著破爛的男子,正躺在一處草皮上休憩。

  

  「啊~好閒啊!」男子仰天長嘆。

  

  「葉煌~」一個女性聲音從男子頭上傳來。

  

  「誰?」男子疑惑的看著女子問:「妳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

  

  「因為我是柳寒啊!」女子笑吟吟的說。

  

  「啊?」男子葉煌皺眉看著女子柳寒問:「妳在說什麼啊?」

  

  「诶?」女子見男子神色不對,開口詢問:「你忘了我嗎?」

  

  「忘了妳?我不記得我認識妳啊。」葉煌答。

  

  「怎麼可……」柳寒偏頭:「你不是裝的?」

  

  「我為什麼要裝?」葉煌不爽的回問:「而且,妳到底是誰?別一副跟我很熟的樣子行不行?」

  

  這不是我認識的葉煌,不對,應該說這是不對任何人打開心房,原本的葉煌。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柳寒問:「那你國中讀哪所學校?」

  

  「讀哪所關妳什麼事?」葉煌挑眉一問:「沒事的話快閃開!」

  

  葉煌說完,便將柳寒往旁一推,逕自走掉了。

  

  「葉煌……」柳寒愣愣的看著離去的葉煌的背影。

  

  此時,在天堂與地獄交界帶-空白之間,神與惡魔並列,關注著腳下的湖中影像。

  

  惡魔抓抓頭,發牢騷說:『靠!那傢伙真的許這種願?』

  

  『恩。』神惋惜的看著影像說:『那是他認為能夠達成他內心最深層的願望的方法。』

  

  『蛤?祢確定?』惡魔誇張的瞪著神問:『他內心最深層的願望是什麼?』

  

  『我看到的想法是"讓柳寒幸福"而已……』神依舊看著影像,連眼皮都沒眨過。

  

  『唉。』惡魔嘆口氣後,露出不耐煩的表情說:『所以我說他太傻了嘛!願望內容讓我猜猜,是不是"找個條件比我好的人來照顧柳寒"之類的?』

  

  神苦笑,眼皮眨了一下說:『但是……』

  

  『但是什麼?』惡魔問。

  

  『人類,總有超乎我們想像的可能性。』神轉頭對惡魔說:『看下去吧!人與人之間的愛是很偉大的。』

  

  『切!』惡魔撇撇嘴說:『他若真要繼續這樣執迷不悟,我就代替他去接收柳寒了。』

  

  『呵呵。』神慈藹的笑著:『靜靜的看吧。』

  

  「我國中讀審證!」柳寒已接近大吼的方式報出自己的國中經歷:「審證國中三年甲班1號!柳寒!」

  

  葉煌離去的右腳方抬起,隨即一震,滯留空中,數秒後放落地問:「我也是讀審證的,但三年級的時候,班上並沒有叫做柳寒的人。」

  

  「怎麼會……」柳寒神色黯淡的低下頭,輕聲抽泣:「難道你真的忘了我嗎?忘了那天你在河堤旁救的我嗎?」

  

  葉煌全身一抖,抱頭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麼了?」柳寒奔近問:「你怎麼了?」

  

  「我的頭……」葉煌抱著頭,痛苦的看著柳寒:「柳……痛!」

  

  「柳?」柳寒驚喜的看著葉煌說:「你想起來了嗎?我啊,柳寒啊!」

  

  「柳……柳……」葉煌全身顫抖,柳寒將其擁入懷中,卻又不知能做些什麼,忽然靈機一動,在葉煌耳畔喃喃數句。

  

  葉煌的全身像觸電般一震,呼吸開始急促,抬頭看見柳寒時,臉色鐵青,推開柳寒問:「為什麼?」

  

  柳寒伸手將葉煌的臉拉近,嫣然一笑。

  

  「因為我喜歡你。」隨即封唇。

  

  兩人接吻不到數秒,葉煌立刻推開柳寒,搖搖晃晃的站起身說:「為什麼會想起妳?我明明請神將我的記憶刪除了,這樣豈不是……」

  

  「不為什麼。」柳寒抱著葉煌說:「因為我,喜歡你。」

  

  「我……」葉煌喉嚨一時乾澀,乾咳幾聲後正想開口,卻被柳寒用時只抵住了嘴唇。

  

  「不用再說了,因為……」柳寒墊起腳尖,輕啄了葉煌臉頰一下說:「我喜歡的是你。」

  

  葉煌和藹的笑,伸手撫摸柳寒的頭髮說:「不後悔?」

  

  柳寒抬起頭,與葉煌四目相接,開朗的笑說:「絕對不後悔。」

  

  兩人對事許久,最後嘴角皆勾起一抹微笑,是的。

  

  我喜歡你,永不後悔。

  

  我喜歡妳,直到永遠。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