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夜/這場戰爭就要結束了

  

  荒蕪的沙地,煙塵漫天。

  

  對視的兩人,飄飛於空。

  

  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地方,連生命的存在都顯多餘。

  

  「柳寒,妳知道為什麼這次是在這樣的世界裡嗎?」葉煌問著。

  

  「我不用知道。」柳寒答。

  

  「因為,這樣的世界正是我們的歸屬。」葉煌堅定的說。

  

  「哼!怎說?」柳寒不屑的問。

  

  「我是不知道惡魔與妳的契約是什麼,但。」葉煌閉起眼睛,頭仰望高空,享受風的流動,片刻後,他開口說:「我會讓這一切結束的,然後回到我們原本的世界,我會去找妳。」

  

  「哼!」柳寒不屑的哼了一聲,接著閃到葉煌身前,右手五指併攏成掌,刺穿葉煌的身體。

  

  「唔噗!」葉煌喉頭一甜,咳血而出。

  

  「為什麼不擋?」鮮血灑在柳寒臉上,冰冷的眼神有了一絲緩和。

  

  「我說過……我會讓一切結束的……」葉煌緊抱柳寒,柳寒呆愣間,給葉煌抱入了懷中。

  

  『慈神之靈,發動。』柳寒聽到這六字,抬起頭看著葉煌,葉煌低頭望著柳寒,露出一絲欣慰的表情,摸著她的頭說:「我們……公園見。」

  

  一股白色的光芒,自葉煌體內散出,那白光並不刺眼,相對的十分柔和,柳寒見狀,奮力的扭動身體,卻是徒勞,白光亦將柳寒給包進了內部,白光逐漸散到各處,整個天地皆被廣納於其中。

  

  柳寒在數度掙扎後,癱軟的躺在葉煌身上問:「為什麼……使不上力……」

  

  葉煌撫著柳寒的背,並不做任何答覆。

  

  天地瞬間寧靜了五分鐘之餘,說是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到也不為過。

  

  葉煌啄了柳寒的側臉後,望著被白芒籠罩的天地,細說:「慈神之靈發動之後,我們還有數十分鐘的時間可以獨處。」

  

  「數十……分鐘……」柳寒無力的抬起頭,葉煌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笑容說:「還記得嗎?河堤旁的事?」

  

  「河隄……旁?」柳寒眼睛半闔,靈魂回到過往回憶。

  

  「對,河堤旁。」葉煌抬起頭,雖直視前方,但看的,卻是與柳寒第一次的相遇。

 

  

  □

 

  

  一個年約十五歲的女孩,淋著雨,站在一個水流湍急的河堤旁。

  

  『父親也不要我了……母親也不要我了……那我活著做什麼呢?』女孩看著溪水自語道,接著她彎腰下去,將手伸入水中摸索。

  

  『切,搞什麼嘛!』另一個外貌看似十五歲左右的男孩,撐著傘,皺著眉走在溪旁,遠遠看到女孩正蹲在溪水旁,男孩便停止了腳步。

  

  他看得出神了。

  

  『既然活著沒用,那不如去死好了……』女孩想得出神,絲毫沒注意到溪水突然暴漲。

  

  『小心!』男孩將雨傘往旁一扔,以最快的速度衝至女孩旁,將女孩撲開溪水旁。

  

  女孩被這突來之舉嚇傻,男孩則轉頭看著溪水,不斷的自言自語。

  

  『呀!』女孩尖叫,男孩愕然轉頭看向女孩,女孩垂著他的胸膛大叫。

  

  『大小姐!』聞聲而來的是一個撐著傘,穿著黑色西裝的老管家,當他趕至現場時,男孩正壓著女孩。

  

  『糟了!』男孩望見管家奔近,正想起身就跑,卻被女孩拉住衣角:『帶我走……』

  

  『媽啦!妳腦袋有問題啊?』男孩甩開女孩的手。

  

  『放開大小姐!』那老管家每跑數步,便停下喘氣,年紀或許頗高。

  

  現在是演哪齣跟哪齣?媽的怎麼遇到兩個神經病!男孩皺眉的看著女孩跟管家。

  

  女孩看那管家漸漸逼近,雖然是比冰河移動速度還慢的速度在接近,但距離還是有縮短,女孩搖搖晃晃的站起,抓著男孩說:『你如果不帶我走,我就說你強暴我!』

  

  真的是神經病!虧她爸媽還生這麼漂亮的臉蛋給他,還有那身材……男孩看著女孩被淋濕的衣服,裡面內衣漸漸清晰,男孩臉紅的轉移開視線,但當她望向女孩的臉時,兩人同時一呆。

  

  『柳寒?』『葉煌?』

  

  柳寒見到對方是自己的同學,趕緊抓著葉煌肩膀說:『拜託你,哪裡都行,帶我離開!』

  

  葉煌正猶豫不決時,想到剛才柳寒的舉動及那正再迫近的管家,內情也大略猜之一二,便伸手將柳寒的雙腿抬起,另一隻手抱著腰,開始奔跑。

  

  『喂!別跑!』管家仍在喘氣,但距離已被拉開。

  

  『等等後果自負。』葉煌紅著臉說:『像是被我吃掉之類的。』

  

  『恩。』柳寒漲紅著臉,窩在葉煌懷中。

 

 

  □

 

 

  「那之後啊……嗯?睡著了嗎?」葉煌撥了撥柳寒的頭髮說:「睡了就好,等妳一覺醒來後,這場戰爭就要結束了。」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