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巨蟹座的失去

 

「呼喚,喚不回你們消逝的靈魂

 

 

伸手,止不住你們流失的溫暖

 

 

而我只能站在這裡

 

 

看著命運鎖住了你們的未來」

 

 

這...怎麼那麼燙?凱末說

 

我...沒事...啦...阿瑞絲搭著凱末的肩,慵懶地倒在凱末身上

 

喂喂!站好來啊!要跌下去了!凱末扶著阿瑞絲問:神也會感冒嗎?媽的,我可沒照顧病"神"的經驗啊!藥去哪買啊?

 

「沒...沒關係啦...」阿瑞絲無力地回答:「自己...會好...」

 

「喂!喂!不是要我照顧祢吧?喂!」凱末扶著阿瑞絲,見祂已經入睡,只好搖頭苦笑,以公主抱的方式抱進阿瑞絲房間床上放下。

 

凱末將阿瑞絲放在床上後,拉了一張椅子坐在床旁,伸手摸著阿瑞絲的臉龐說:「喂,不負責任的傢伙,趕快給我好起來啊。」

 

「凱末哥,在裡面嗎?」從門外傳入赭少的聲音。

 

「喔,進來吧。」凱末收回手,看著現處著偌大的房內裝飾。雖然來過這裡數次,但從沒有一次能好好看看這房間,佔地約有十來坪,是一間十分大的寢室,真不愧是神的住屋,凱末邊想邊看,房內是銀白色的粉刷,而阿瑞絲躺著的床頭靠著牆,四個支柱上有著蕾絲帷幕,一扇窗戶,除此之外還有著一個佔據整面牆的木製櫥櫃。

 

「凱末哥,聽說阿瑞絲姊生病了,是嗎?」赭少拿著一張紙走入問。

 

「嗯啊,對了,為什麼我聽每個人叫阿瑞絲都是叫他姊姊啊?」凱末疑惑的問:「叫他婆婆之類的也不成問題吧?」

 

「啊,那個啊。」赭少苦笑說:「阿瑞絲姊嘛!那個...你看,祂不是看起來很年輕嗎?」

 

凱末盯著赭少的臉說:「你的臉上寫著不是這麼一回事。」

 

「哈哈哈...」赭少苦笑,伸出食指向凱末勾了勾,示意靠近,凱末將耳朵靠近後,赭少說:「其實是阿瑞絲姊要我們這樣叫的...叫祂婆婆的話會生氣的...」

 

「哼...」凱末哼聲說:「真是孩子氣...」

 

「哈哈...」赭少問:「要幫阿瑞絲姊煎藥嗎?」

 

「煎藥?」凱末訝異地看著赭少問:「只能煎藥嗎?」

 

「其實買藥也可以,可是一般的西醫天使是不能進神宮的。」

 

「沒有諸神御用的醫藥天使嗎?」

 

「如果有的話就好了...」赭少嘆氣說:「就是沒有...眾神也不能隨意出神殿,下奧林帕斯山...」

 

凱末看著阿瑞絲說:「這...那只好讓祂多休息吧...」

 

「也只能這樣了...」赭少同樣看著阿瑞絲說:「這幾天...因為宇宙之民的關係,阿瑞絲姊很忙呢...」

 

「誰叫祂是戰神呢?」凱末苦笑說:「這下看戰神宮要怎麼辦。」

 

「啊。」赭少拿起手中的紙條,遞交給凱末說:「這上面有寫,當各神宮的神因為某些原因而不能處理神務時,將由守護神攻擊諸神的黃金鬥士代理。」

 

「意思像是神病倒之類的事情以前有發生過就是了...」凱末無力的接過紙條說:「我看看...哇靠!這麼多密密麻麻是怎樣?」

 

「這個嘛...」赭少嘿嘿說:「都是凱末哥你要代理的事。」

 

「不會吧?我看看...喂!有一百多樣啊!」

 

「那個啊...仔細看看第十項以後的東西吧...」赭少苦笑。

 

「什麼?我看看...等等!這該不會是你們...」凱末一驚,抬起頭來赭少已經消失。

 

「喂喂...這根本不是處理事項,是菜單吧...」凱末搖頭嘆氣說:「不要哪一天連其他神都跑來要我煮吃的就好...」

 

就在凱末研讀手上那份"菜單"時,床上阿瑞絲傳來呻吟聲:「嗚...」

 

「怎麼了?阿瑞絲?」凱末緊張的坐至一旁,拉起阿瑞絲纖細的手問。

 

阿瑞絲半睜開眼對凱末說:「親愛的...我餓了...」

 

「祢...」凱末苦笑說:「連生病都會想到要吃...你也太扯了...」

 

「嗯...等你喔...」阿瑞絲雙手抱著凱末的手再度入睡。

 

「喂喂,這樣我要怎麼去弄吃的啊。」凱末好笑的說,但說也奇怪,阿瑞絲立刻見放開了手,翻了一個身繼續沉睡。

 

「哇賽...這麼聽話?該不會裝的吧?」凱末看著阿瑞絲的背影若久,搖頭輕笑。

 

「怎麼可能啊...算了,我看看...這上面說要代替參與會議...吚!會議?!」凱末邊看著紙條抱怨的走出房間,當門闔上時,床上傳出咯咯笑聲。

 

阿瑞絲單手隻起身體,後背靠著牆,摀嘴輕笑:「好好騙。」

 

此時門忽然打開,是凱末:「我就知道。」

 

「嗚。」阿瑞絲拉起棉被,將眼睛以下的部分蓋住,可憐兮兮的樣子。

 

凱末走道床旁插腰問:「為什麼要騙我?」

 

「我...我...」阿瑞絲轉過頭,避開凱末的眼神說:「身體真的...咳咳...」

 

「唉...」凱末坐在床上,坐在阿瑞絲身旁,伸手輕撫阿瑞絲的頭部說:「我知道祢真的感冒了,好好休息吧。」

 

「嗯!」阿瑞絲笑說:「親愛的好溫柔。」

 

「溫柔嗎?之前也有人這樣說過我呢...」凱末透過屋內的窗戶遙視遠方,眼神中帶著柔和,意識回到了那時。

 

 

『小末末,你看你看!』一個長髮女子,指著一朵黃色小花說。

 

『唉,就跟妳說別那樣叫我了...來啦!』一個短髮男子揹著竹簍,跟在女子身後。

 

『那邊也有!小末末快點快點!』女子開心地奔跑著,途中卻摔了個跤。

 

『唉呦。』

 

『沒事吧?』男子奔近,扶起女子的膝蓋看:『擦傷嗎?等等喔,我記得我有帶碘酒和藥膏...』

 

男子在竹簍中翻找,取出碘酒,藥膏和紗布,替女子做處理,女子笑說:『你好溫柔喔,小末末。』

 

 

「在想什麼呢?」阿瑞絲躺在凱末的胸膛上問,這一問,將凱末拉回現實。

 

凱末苦笑說:「會不顧我反對,替我取奇怪暱稱的大概只有祢跟她而已了...」

 

「她是指...黎嵐萱嗎?」阿瑞絲問。

 

「祢怎麼...」

 

「吶,親愛的,說說你們之間的事好嗎?」

 

「呵呵,好吧...」凱末抬起頭說:「只不過現在時間到了,我要代替祢去開會呢!還有外面那幾隻的肚子要我照顧呢,等我忙完再說吧。」

 

「那就這樣吧!」阿瑞絲躺回床上說:「我要A套餐!」

 

「是,是。」凱末苦笑站起說:「阿瑞絲A套餐一份,記住了,待會見。」

 

「掰掰!」阿瑞絲像凱末揮揮手後,沉入睡夢中。

 

 

 

 

 

「這是怎麼回事?」波塞頓拍著桌子問:「為什麼會有鬥士在這?阿瑞絲人呢?」

 

「我宮之主,阿瑞絲因病不刻前來,因此由我代替出席。」凱末沉穩的應答。

 

「生病?哈哈哈哈哈。」波賽頓大笑:「神會生病?哈哈哈哈哈。」

 

「別笑了,波賽頓!」哈帝斯沉聲說:「諸神之中,最接近凡人的便是戰神,會生病哪有什麼?倒是祢,桌子都拍壞了。」

 

「嗚。」波賽頓從腰際取出布袋,將水倒在空中,將其凝結成冰,成了一塊奇形怪狀的冰桌。

 

「根據規定,即便是依規定代替參與的鬥士,在會議中也不能發出任何意見,知道嗎小子?」哈帝斯瞪著凱末說。

 

看來是個嚴肅的人呢...凱末振奮精神答:「是!多謝指導!」

 

「哎呀,不用那麼嚴肅嘛!」一旁的狄俄尼索斯將手搭在凱末肩上說:「反正,祢就當作是聽一場無聊的會議就好了。」

 

「喔...」凱末答。

 

「諸位,會議時間了。」突然,空無一物的空中,出現了一張樸素的木椅,但那不是普通的椅子,是一張只有一隻腳的椅子,那隻腳正好在椅子底盤的正中央,接著空中降下一道雷,宙斯隨即現身。

 

「喔?戰神無法前來嗎?」宙斯看著凱末問。

 

「是。」凱末答。

 

「真麻煩啊...有件事必須經過戰神的同意...」宙斯懊惱地說。

 

戰神的地位這麼高嗎?凱末疑惑間,宙斯看向凱末說:「算了,沒關係,就問你吧。」

 

「诶?」不只凱末訝異,在場除了宙斯及希拉外的十一神全都愕然的看著宙斯。

 

「你覺得...要幫阿瑞絲相親嗎?」宙斯問。

 

「诶?」全場又是一片譁然,希拉也撐額搖頭。

 

 

 

 

「喂喂,我說Black hole啊!」一名灰袍男子對黑袍男子Black hole說:「你只抓回這隻?會不會太弱啦?」

 

「住嘴!Wormhole!」Black hole怒吼:「你才是,找回天平儀的事不也是沒進展?」

 

「你!」

 

「想打架嗎?」

 

「你們兩個,別吵了...」一名白袍男子出來打圓場說。

 

「別插花!White hole!」Black hole遷怒白袍男子White hole說:「你也一樣,跑去打倒戰神,最後還不是被打跑了?還有臉在這?」

 

「喂喂!我好心勸你們,反被你們罵,還有沒有道理啊?」White hole生氣的說:「要吵你們繼續吵好了!」

 

「別鬧了,Black hole、White hole、Wormhole!」又一名紫袍男子出現。

 

「Time!」三人對Time鞠躬。

 

「準備迎接Universe大人了!」從紫袍男子身後走出一名藍袍女子。

 

「是,Space!」三人回應。

 

 

 

 

「阿瑞絲姊?我進來囉!」從阿瑞絲的房門外走近兩人-水瓶座塔蕾戴斯和天琴座羅萊拉。

 

「喔,妳們來看我啦。」阿瑞絲跟兩人打招呼。

 

「還好嗎?」塔蕾戴斯問。

 

「還算好啦!」阿瑞絲答。

 

「奇怪?守護鬥士凱末呢?」羅萊拉問。

 

「他嗎?他代替我去參加會議了。」阿瑞絲笑說:「這次的病讓我賺到不少。」

 

「不是這樣講吧?」羅萊拉嘆氣說:「會議是很重要的事情...雖然很無聊...」

 

「才不是呢!賺到那個還沒有這次賺!」阿瑞絲神秘兮兮地笑說。

 

「喔?是什麼?」兩人好奇的問。

 

「秘密。」阿瑞絲笑說。

 

「別這樣啦,講一下啦。」羅萊拉撒嬌道。

 

「不行,秘密就是秘密。」阿瑞絲笑答。

 

「怎麼這樣啦。」羅萊拉嘟嘴說。

 

阿瑞絲微笑,對,這是屬於他和我的,秘密。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