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天琴座的過往

 

「缺少了時針與分針陪伴的時鐘

 

 

只剩秒鐘孤獨的旋轉著

 

 

在這無止盡的時間中

 

 

七弦琴悲哀的彈奏著」 

 

 

銀河星梯上,凱末若有所思的說「原來…但是…我還是不懂…」

 

「怎麼了?」海月寒問

 

「你說殺了羅萊拉的父母的是阿瑞斯,但他為什麼要殺他們?」

 

「不知道,沒人知道,永遠也不會有人知道…」海月寒轉過身,背對凱末說「剛好你也知道這事,倒不如幫個忙,如何?」

 

「喔?怎麼幫?」

 

「我希望你可以找個時間問問…好讓真相大白…」

 

「這…恩…我試試吧」

 

「阿,到了!」海月寒指著前方說「就是那棟」

 

「喔?」凱末抬起頭,望向一棟現代建築坐落在一塵不染的白雲上,莊嚴十分,令人肅然起敬

 

戰神宮,對外戰爭及對內鎮暴的最高指揮權之所在,掌管星界兵力的地方海月寒指著巨大建築說而阿瑞斯就是總司令,你的上司

 

「恩…莊嚴阿…」

 

「走吧…」海月寒手一揮,黃金鬥衣著裝

 

「咦?」

 

「咦什麼?穿好你的聖衣,準備走了!」

 

「喔…喔…」凱末將手從頭上抓下,摩羯座黃金鬥衣,著裝

 

 

「汝就是這代的魔羯座?」一個帶著白銀面具的人問著

 

那人頭戴銀白頭盔,面罩白銀面具,身著如雪般的白色鎧甲,鎧甲下的白袍飄忽著,莊嚴的令人無法直視

 

「是」凱末單膝跪地的答

 

「另一位…乃是海神宮的牡羊座吧?天琴座她…還好嗎?」

 

「恩…不錯…」海月寒答

 

「是嗎…你可以離開了」

 

屬下告退」海月寒起身,離去時輕聲說「那就是你的老婆喔…」

 

「诶?」凱末轉頭時,海月寒已消失

 

「汝在看哪?」殿上的人問著

 

「不…沒事…」

 

「跟吾來吧」那人起身走進一旁的門

 

他走路好像有內八?「是」凱末起身跟進

 

 

「接下來…回去吧!」海月寒伸了個腰說「雖然想這麼說…出來吧!」

 

「不愧是黃金鬥士,這種程度的隱藏果然瞞不住!」

 

不,你那不叫隱藏…海月寒在心中吐槽著

 

「想去哪裡呢?」

 

「我要去哪不關你的事吧?」

 

「喔?」

 

再說偷偷摸摸的你才有問題吧?

 

「也是…」

 

「有什麼事出來再說吧!」海月寒輕蔑地說「越是躲藏越顯得你可疑」

 

「恩…請你低頭看看吧…」

 

「嗯?」海月寒低頭一看,一個身材有點瘦小,有著有橘紅色的頭髮,小麥色的皮膚,年約13歲的男孩正抬頭望著他

 

「抱歉抱歉…因為你太…」

 

「太矮了吧?我知道的」那男孩從口袋中摸索出一彈弓,才剛瞄準海月寒,彈丸卻已削過海月寒臉龐

 

糟糕!太輕敵了!海月寒方才一驚,又是一顆彈丸削過

 

「第一顆…是我警告你別看清我」那男孩緩緩地說「第二顆…是我告訴你我的名字,戰神宮的銀屆鬥士—獵戶座赭少」

 

語畢,又一顆彈丸飛過,這次擊中海月寒胸膛

 

赭少繼續說「第三顆…是我的戰帖」

 

「有趣…」海月寒笑說

 

 

「汝…在這裡躺著」白銀鎧甲的人指揮著凱末

 

「是…」凱末剛坐上,便問說「請問…您是阿瑞斯嗎?」

 

那人一震,說「是…吾是阿瑞斯…」

 

「可是…」

 

「還有問題?」

 

「不…我只是想問…戰神阿瑞斯不是男的嗎?雖然這樣說怪怪的…」凱末說

 

「吾…吾是男性不錯…汝…汝為什麼…」

 

「不…只是疑惑…」凱末思考片刻後說「您真的是阿瑞斯嗎?」

 

「吾…噗哈哈哈!」阿瑞斯大笑,身音從沉穩轉為尖銳,左手放上面罩,右手抓住衣袍,用力一扯,凱末趕緊轉頭大喊「穿上!」

 

「哈哈!不喜歡我嗎?」阿瑞斯雙手環過凱末的頸間,在其耳邊細說「我身材不好嗎?」

 

凱末仍是不敢正視,臉紅的問「阿…戰神阿瑞斯不是男的嗎?」

 

「誰說的?我可是女的!不過戰神是我沒錯!」

 

「诶?」凱末轉過頭,但阿瑞斯的酮體赤裸裸的攤在凱末眼前,凱末又別過頭說「趕快把衣服穿上!」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這樣要怎樣說話?」

 

「诶?最近的小男生好難伺候…不過沒關係!」阿瑞斯用力一推,將凱末推上床,人也撲了上去「明天起來再聊!」

 

「啊?!」凱末扭動身體,想要脫離掌控,誰知阿瑞斯卻有如千鈞之重,壓著凱末動不了「現在是怎麼回事?」

 

「沒人告訴你?」

 

「告訴我什麼?」

 

「你是我的丈夫啊!」

 

「啊?!」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