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篇/你到底是什麼人?

 

  空無一物的道路,光亮純潔的白色通路,是通往神殿的通道

 

  神殿通道內,不動寒夜在內的五人十獸,正在以違反地心引力的方式上浮

 

  五人皆沉默,頓時通道內的氣氛沉重無比

 

  尋父心切的不動寒夜,只是靜靜的看著上方,像是通道盡頭的光芒。

 

  平常就不多話的冰月,此時更加無語,一邊看著自己的妹妹羽櫻。

 

  受不了沉重氣氛的羽櫻,想說什麼,卻又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好氣餒的摸著身旁的兩隻龍。

 

  同樣不多話的吳毅,受到蘇凡的瞪眼,更加不敢多說話,即使知道自己要說,蘇凡是無法阻擋也一樣。

 

  不知為何變得嚴肅的蘇凡,與平常那樣悠閒的樣子判若兩人,閉上了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最後受不了沉重氣氛的羽櫻,只好找自己的精靈對話,但此時她發現……

 

  「奇怪?」羽櫻驚疑一聲。

 

  「怎麼了?」憂妹心切至接近戀妹情節的冰月關心地問。

 

  「無法跟精靈對話吧?」蘇凡忽然張開眼睛說。

 

  「你知道些什麼?」羽櫻焦急的問。

 

  「從這裡開始,就是精靈界了,精靈界原本就是疊在現實世界上的世界,只有被精靈選中的人能透過特殊通道和精靈談話,既然是在精靈界了,無法透過特殊通道和精靈對話也是正常的。」蘇凡斜眼看著羽櫻,彷彿王者望向平民般。

 

  「原來如此……」羽櫻毫不在意蘇凡的無禮,反倒是一旁的冰月生氣的對蘇凡大吼:「跩什麼跩?」

 

  蘇凡將視線轉移至冰月身上,一種充滿無法抵抗的霸道王者氣息,使冰月的心裡衍生出一種未曾有過的恐懼,而蘇凡因為居於最高處,那種居高臨下的感覺更加令冰月戰慄,但因為大家距離過遠,沒有人發現他的手腳正在不自主地顫抖,但他豈是如此泛泛之輩,即使身體告訴自己那種恐懼是無法抵抗的,嘴上仍舊不饒人的說:「看……看什麼東西!」

 

  「我正在看一個被嚇得動彈不得的……」此時蘇凡正好接近道路盡頭,沒入光芒內,最後留下的話只有最靠近他的吳毅聽得到,不過冰月也猜到了,從蘇凡的神情與未盡的話語中知道最後是什麼──膽小鬼。

 

  繼蘇凡和吳毅之後,不動寒夜、冰月、羽櫻也相繼到了神殿。

 

  在周遭不見任何事物的地方,眾人腳下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圖樣,照亮整個空間,方才看清這裡有一座宏偉的古代建築,正是掌控了三種時間點的神殿,正映照在眾人眼前。

 

  「那就是我們的目的地,通稱決鬥神殿。」蘇凡指著宛如古典希臘時代時的建築-帕德嫩神廟般的神殿,此時他忽然往後一跳:「誰在那裏!『三戟巨龍』,龍王三頭炎!」

 

  三戟巨龍的三顆龍頭含著火焰,朝著神殿吐出。

 

  「你在做什麼?」不動寒夜開口阻止,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三顆巨大的火球朝神殿轟去,此時從神殿那處,出現了三個巨大的機器人,分別接下了一顆火球。

 

  「咦?」羽櫻發出驚訝的聲音。

 

  「有人!」吳毅大喊。

 

  「果然來了……」蘇凡望著神殿那端。

 

  「什麼來了?」恢復平靜的冰月問。

 

  「神殿守護者。」蘇凡平靜的說:「他們非同小可,接下龍王的火焰卻不攻過來,代表他們要我們自己過去。」

 

  「等等……」不動寒夜叫停:「你到底是什麼人?」

 

  「走吧,你不是還要找不動遊星嗎?」蘇凡自顧自地向前走:「從現在開始,這裡將分為五條路……」

 

  「回答我!你到底是誰?」不動寒夜追上去,抓的蘇凡的肩膀問:「縱使不管你可以憑一己之力找到通往精靈界,來到神殿的道路此一問題,還有很多地方都說不通,在通道內也是,剛才也是,彷彿你什麼都知道似的,你到底還隱藏了些什麼?」

 

  「我,我就是我,我是蘇凡,第五個魂魄繼承人,只是這樣而已。」蘇凡回答,接著撥開不動寒夜的手:「若再拖下去,你們也不用找不動遊星了。」

 

  「你!」

 

  「還想猶豫多久?我先走一步了。」蘇凡跨步向前,三戟巨龍與闇紅惡魔龍隨後跟上。

 

  「回來!」不動寒夜大叫。

 

  「危險!」冰月衝上前制止不動寒夜:「看好腳下!」

 

  不動寒夜低頭一望,發現前行的路已斷,若不是冰月緊急制止,自己恐將掉入不知名的地方。

 

  「看來沒辦法了,只能走啦。」吳毅背手走向另一條道路,真六武眾和不屈的荒武者也隨後走去,接著路便斷了。

 

  餘下三人,互看一眼,接著三人將手疊在一起,彷彿在互相加油似的。

 

  「「「我們在神殿再見吧!」」」語罷,三人分頭走向剩下三條路。

 

  直到五人盡數離開後,眾人方才所站的巨大圖樣忽然漾出奇異光芒,接著扭曲縮小成五個圖紋,三個身披不同顏色的斗篷的人立於其上方。

 

  「來了嗎?」

 

  「沒錯。」

 

  「剛才那小子真有膽,竟然趕直接攻擊我們。」

 

  「這麼說,你想跟他打囉?」

 

  「不,讓我去。」

 

  「為什麼?」

 

  「剛才的攻擊是我擋下的,當然是我去。」

 

  「可是已經有人先走了。」

 

  「什麼?可惡啊!宗罪那傢伙!」

 

  「別鬧了,我們也選好對手走了。」

 

  「沒錯,可不能讓人久等啊。」

 

  除了中途離開的人以外,於下四人也各自離開了。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