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獵戶座的失常

 

「所看到的   是充滿殺戮的眼神

 

 

所聽到的   是充滿掙扎的慘叫

 

 

所觸摸到的   是一具顫抖的身體

 

 

所感受到的   是被推向絕望的恐懼」

 

 

一個身著黃金鎧甲男性和一個姣好身材的女性正疊坐—那女性坐在男性上—在床上,男性的手不老實的在女性上游移著

 

女性頭髮緋紅,散落至胸前,全身的濕汗將紅色長髮纏繞在高挺的雪白酥胸上,正是裸露不怕人看的阿瑞斯

 

男性嘴角上揚,邪笑著,不時在女性耳畔旁吹氣,雙手不斷的撫過阿瑞斯的胸,腰,腿部,弄得阿瑞斯呻吟不斷,這人正是凱末

 

「啊…啊…好…」阿瑞斯呻吟

 

「這樣呢?」凱末手再下移,滑過肚臍,滑至蓓蕾,引的阿瑞斯又是一聲呻吟

 

「你…你…啊…壞蛋…」

 

「我還可以更壞」凱末邪笑,不斷對阿瑞斯耳邊吹氣,伸出舌頭舔著阿瑞斯耳根,雙手上下在柔軟的胸部跟粉嫩的蓓蕾間移動

 

「啊啊…啊…」阿瑞斯轉過頭,凱末將臉湊上,兩人舌尖牴觸,然後交纏

 

片刻後,他的唇離開了她的唇,兩人相視而笑

 

阿瑞斯轉身把凱末壓在床上說「我們…做吧」

 

呵呵凱末笑著將阿瑞斯摟著,兩人就這樣激情了一晚

 

當然,以上全屬唬爛

 

凱末穿著黃金鬥服,正襟危坐地坐在床角,阿瑞斯身上裹著一條白色浴巾,那是凱末強迫她去包上的,可是儘管將部分重點部位包住了,人遐想的胸部仍漏了泰半,使得凱末不敢正視阿瑞斯,而阿瑞斯正垂頭喪氣地坐在凱末旁

 

「冷靜了嗎?」凱末問,臉朝向阿瑞斯座位的反方向

 

「恩…」

 

「好…」

 

「那…那個…」阿瑞斯問

 

「什麼啦!」凱末轉頭,卻見阿瑞斯的唇以靠上,趕緊別過頭「做什麼啦!」

 

「嗚…這樣也不行…」阿瑞斯洩氣的說

 

「不行!」

 

「好啦好啦…都兇人家…」阿瑞斯嘟嘴說

 

「唉…」凱末扶額問「妳這樣是怎麼當上戰神的阿…」

 

「嗯?神職都是世襲的喔」阿瑞斯不以為然的說

 

?

 

 

凱末有些混亂的問「等…妳…妳說世襲?」

 

對阿

 

「所以妳不是阿瑞斯?」

 

「我是阿」

 

「這…妳父親是不是也叫阿瑞斯?」

 

「你怎麼知道?」阿瑞斯問

 

「等等…該不會…」凱末若有所思

 

「怎麼了?親愛的?」阿瑞斯抱著凱末說

 

「我不是你的丈夫!」凱末推開阿瑞斯說「我現在有個疑問…」

 

「什麼?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告訴親愛的」阿瑞斯笑說

 

「我說我不是…」凱末扶額嘆氣,舉起手在空中比劃問「妳的斯,是不是這個絲?」

 

阿瑞絲拍手說「不愧是親愛的!你怎麼知道?」

 

「我就說了…」凱末不再爭辯,嘆氣說「所以那個戰神的傳說,說得根本是好久以前的神了…」

 

「恩,說的是我父親」

 

「嗯嗯…诶?」凱末訝異地看著阿瑞絲說「妳…妳父親?」

 

「恩阿」

 

「那…那…」凱末結巴的說「妳…妳幾歲啊?」

 

阿瑞絲臉紅嗔到「哪有人問女性年齡的啊!不過算了,我偷偷告訴你,不可以告訴別人喔!」

 

「嗯嗯」凱末用力的點頭

 

阿瑞絲招招手,示意凱末靠近,阿瑞絲在凱末爾旁說大概2000歲左右

 

聽罷,凱末忽感天旋地轉,伸手撐著額頭,心想今天怎麼一直在撐額,但那不是重點,凱末不舒服地對阿瑞絲說我身體不舒服,先下去了

 

親愛的,你怎麼了?別嚇我啊!阿瑞絲擔心的問

 

你別再叫了,早跟你說我不是凱末無力再爭辯,單手撐額,另一手扶牆走,走沒兩步便倒下

 

親愛的?親愛的?阿瑞絲搖了搖凱末,伸手探了探鼻息,確定仍有呼吸便鬆口氣,將凱末抱上床放好後,眼神一凝是誰放毒氣?

 

「呵呵呵…不愧是戰神一脈的…」一道白袍身影從空間裂縫中走出,指著凱末說「我要帶走那傢伙」

 

「這可不行」阿瑞絲凝氣於左掌,形成一白銀長戟

 

「喔?為何?」

 

「當然是因為…」阿瑞絲右手搭上左肩,接著往右下一拉,神之鬥甲著裝「他是我的丈夫」

 

丈夫?哈哈哈哈哈!我聽說戰神一脈的神族都必須和保護自身的黃金鬥士成婚,而且毫無選擇,真是可憐阿!哈哈哈!

 

你只有一半說對了阿瑞絲長戟拖地,右手架於胸前,處於備戰狀態「我不是毫無選擇」

 

「喔?」白袍身影停下笑聲,疑惑的問

 

「而是我一開始…就選定是他了!接招!」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