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神盾

 

一個潔白的世界,空曠的世界

 

只有一名老者及一名少年,其餘不存

 

『嗚…這裡是…?』少年吃力爬起

 

「醒了嗎?」一名白髮老者問

 

『我記得我耗盡我全部的神影之力了…那麼這裡…』

 

「如你所想,這裡是死人去的地方」

 

『這樣阿…那麼琪緋應該得救了吧…』

 

「是的,不錯,她是沒死,而且因為你的關係,她獲得重生,成為新的聖使—神曲…」

 

?那就好

 

「可是現在,被打成重傷…」

 

『喂!玩笑不能亂開的阿!』

 

「沒有騙你,自己看吧…」白髮老者手一揮,畫面憑空而現,倒在地上的竟是陳琪緋

 

『他們要做什麼?為什麼突然找我朋友麻煩?』

 

「因為你…」

 

『我?』

 

「因為你們零氏一族的血脈…」

 

『切!怎麼又是這個!』

 

白髮老者不理會少年的亂吼亂叫,只緩緩分析「零氏一家,自小便是各領域的天才,甚至也有不少是全能,他們最大的特點是”學習能力”比一般人好…」

 

『恩』這點,少年十分有體會

 

「因為這一家乃是黃帝後代…純正的血統…」

 

『給我等等!難道你要說我們的努力都不算,是靠血統才行的嗎?』少年怒然

 

「是」老者斬釘截鐵

 

『…』

 

「順帶一提,你剛才看到的是未來的影像…」

 

『也就是說,琪緋沒事?』

 

「是」

 

『太好了…』少年撫胸

 

「但你再不復活,那就會成真了…」

 

『復活?別開玩笑了!人死不能復生…不過這句話好像都是勸人的?媽的,我沒勸過人,換我說說也好』

 

老者不理會少年的粗口,繼續說「你可以復活,這是身為零氏一族的優待…」

 

『難道其他人不行?』

 

「是」

 

『那我哥他呢?』

 

「也可以」

 

『奇怪,我們家祖先到底做了什麼事,可以有這種福利…』

 

「黃帝…也就是零氏一族的祖先,曾和我訂下契約…」老者搖搖頭「不說這個了,你要復活嗎?」

 

『既然有這種福利當然要!我還要回去救琪緋,但要怎麼做?』

 

「首先,將你的盾杵轉化…」老人開始指導

 

而在零文席這,傷亡慘重

 

除了實力為眾人之頂的零文席受到輕傷外,其餘眾人傷重昏迷

 

「知道我們實力的差距了吧?」地審獄靈不屑的說

 

「切…創世主竟然…」零文席看著一旁的冰柱「不行,不能只靠創世主和…」又轉頭看著地上的零武霆,接著搖搖頭「我得自己想想辦法才行…」

 

就在地審獄靈和玄月斬鐵準備擒人之際,遭創世主嚇阻

 

「創世主阿…你想站在聖之一方嗎?」玄月斬鐵挑眉

 

「哼!先找上他們的人是你們吧?你們忘記戰約了嗎?」創世主往前站一步到零文席等人身前「中立身分的人有權能阻止聖或魔任何一方越矩…」

 

「哼!」玄月斬鐵手一揮,創世主身旁出現黃色符紙,一張張出現,逐漸將創世主整個人包裹住

 

「你這種身分在我面前形同虛設!」

 

「唔…帝鴻氏子孫—渾沌嗎?」創世主身上符紙越來越多,創世主當機立斷,運出神與魅之力的來源—魄魂影力「冰結魄魂˙終焉莫奏」

 

頓時,創世主周圍冰晶浮現,結成一通天冰柱,從冰柱裡傳來創世主微弱聲音「一…刻…間…」

 

「喂!啥一刻間?」零文席眼見情況不妙,運氣詢問

 

「時………破…解…」聲音漸漸微弱

 

「算了,先撐一刻間就知道了!」

 

「你們撐的了嗎?」地審獄靈一個閃身,出現在陳琪緋眼前,陳琪緋正運氣想反抗,眼前突然一黑,倒下

 

地審獄靈抓著零武霆的頭髮,將人拎起「這樣,就得手了!」

 

「神爪突襲!」吳冷鳴將蘊藏的神影之力,三分運至腳,使出迅影,兩分強化聖器,五分凝聚至爪尖

 

「哼!雕蟲小技!」地審獄靈隨手一揮,吳冷鳴往旁飛去

 

「這就是你我之間的差距!」地審獄靈一躍,跳回玄月斬鐵身旁「這傢伙我們帶走了!至於少主…等你想清楚再來找我們吧!」

 

「放開…」零文席低頭

 

「什麼?」地審獄靈將手靠在耳旁

 

「放開…我弟…」零文席低語

 

「聽不到!」地審獄靈依舊瘋癲

 

「我說…」頓時,零文席周遭氣流一改,從零文席身上吋出的不再是聖的力量—神影之力,而是最混濁,魔的力量—魅影之力「放開我弟!」

 

「覺醒了阿...但是阿…這種程度的覺醒只是像猛獸般的垂死掙扎而已…」地審獄靈瞪眼「嘔…」地審獄靈嘔紅

 

地審獄靈訝異地看著瞬間閃到他身前的零文席,在看看揍向自己腹部的拳頭

 

「把我弟…還我…」零文席額上冒出兩角,宛如惡魔,身後再展一黑色羽翼,宛如死神,手中神刃似有所感,劍身竟被黑暗吞噬,漸漸伸長外貌已不再是刀,而是—槍

 

「聖器接收魅影之力了?」玄月斬鐵訝異的說,地審獄靈手一鬆,零武霆脫離地審獄靈,零文席一把抓住零武霆手臂,往後一丟,落在馮丹紅身前

 

「別太…囂張了!」地審獄靈強忍劇痛,膝蓋彎曲向零文席腹部踢去

 

「嗚…」零文席身軀向前,口吐鮮血,地審獄靈再用手肘敲向零文席後頸,零文席魅影之力運至後頸,擋住致命一擊,接著握拳揮向地審獄靈腹部地審獄靈往後一跳,零文席再使力,將槍往前一擲,被地審獄靈單手擋下「哼!你以為…嗚…」地審獄靈手一收,在一旁甩手

 

「沒事吧?」玄月斬鐵轉頭問

 

「小心點,玄月,那東西不尋常!」地審獄靈手部被腐蝕,他當機立斷,斬下被腐蝕的手「切!要花時間重生了,我不想玩了,玄月,把人帶走!」

 

「嗯!」玄月斬鐵往前衝,一眨眼已在馮丹紅身前

 

「不會讓你帶走他!」馮丹紅炎扇取出,其餘眾人也取出聖器,玄月斬鐵冷眼「憑你們?」接著眾人眼一花,頓現數十個玄月斬鐵身影,正是「玄鐵˙霧月」

 

「好好睡一會吧!」玄月斬鐵繞至馮丹紅身後,重重敲了馮丹紅的頭,馮丹紅昏倒,玄月斬鐵接住她,並將她放置地面

 

「你這傢伙!神爪突襲!」吳冷鳴衝上前,卻被玄月斬鐵如法炮製的敲昏,其餘重人同樣,玄月斬鐵揹起零武霆,轉身便走

 

「吼!」零文席回頭往玄月斬鐵處衝去,後方的地審獄靈趕緊追上攔截「你的對手在這!」

 

零文席完全不理睬,地審獄靈怒火中燒「吃我這招!冥界審判!」從地審獄靈手中冒出青藍色鬼火,潮零文席身上轟去,但零文席如今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搶回弟弟零武霆,他任由鬼火在他身上燃燒

 

「武霆…老弟…」零文席最後撐不住,倒在玄月斬鐵面前,倒下前,將手中之槍擲出,正中玄月斬鐵之手,玄月斬鐵吃痛的收手,零武霆便重重的摔在地上

 

「哼!毫無意義!」玄月斬鐵伸手,正準備抓起零武霆,沒想到零武霆卻反手抓住玄月斬鐵的手

 

看來這些人受你們照顧了呢…」零武霆緩緩站起

 

「太…好了…武霆…」語畢,零文席昏睡

 

「哼!那要不要感謝我們啊?小子!」地審獄靈瞪眼

 

「哼!」零武霆再使力,玄月斬鐵吃痛「你!」

 

「哈!只剩下一根杵的你能有什麼作為?」地審獄靈留下冷汗,手開始不自覺地顫抖,強大,是零武霆給他的感覺;害怕,是他現在的心情;叫囂,是現在他唯一能做的事

 

「堂堂刻骨魔族,也會害怕?」零武霆像是看穿一切的說「就讓我瞧瞧吧,你們打敗我老哥的力量,擊倒這群人的能力…」零武霆將手一甩,玄月斬鐵飛至一旁

 

「來吧!展現你們的價值,爭取活下來的契機吧!要讓我滿足啊!」零武霆凝聚神影之力,喚出另一隻短杵,隨即,短杵漸漸脹大,形成一盾狀

 

「你…」地審獄靈訝異

 

「喔,還有…」零武霆緩步走向地審獄靈,周圍爆破聲響起,氣流暴動,原本嘻笑的表情,漸漸轉變成殺意,令人不寒而慄「我要你們…負起傷害他們…尤其是琪緋和…丹紅!做好送死的準備吧!」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