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心痛

 

一陣風吹過,帶起一片沙塵,兩人對立

 

一者手持短杵,馬尾飄逸,表情得意,魅影之力散發

 

一者雙手握拳,短髮雜飛,面無表情,神影之力聚合

 

兩方氣息相擊,發出一連串爆破聲響

 

僵持的局面,一觸即發

 

陳琪緋舉起雙杵,直衝向零武霆,腳底氣息一爆,轉瞬已在零武霆眼前,左右開弓,卻被零武霆雙手交錯擋下

 

「很行嘛!霆霆…」陳琪緋不改嘲笑語氣

 

「…」零武霆面不改色,兩手橫拉,陳琪緋跟著一轉,攻勢再起,魅影之力灌至盾杵,盾杵收到不同的氣息,即刻產生排斥反應

 

「切,果然不行嗎?不行就算了,沒用的廢物!」陳琪緋手中短杵往旁一丟,從身後拔出一把黑色刀刃「阿~還是自己的武器好用~」

 

零武霆看著陳琪緋,嘆口氣「琪緋,妳真的變了…」

 

零武霆提氣,凝聚神影之力於雙掌,盾杵似有感應,立刻飛至零武霆身旁,圍繞著零武霆打轉

 

「告訴我,世上沒有沒用的廢物,只有放錯地方的天才,這個道理的是妳…」零武霆眼眶泛淚「是我…害了妳…」

 

「哼!現在講這些有用嗎?有可能回到那一天嗎?妳能還我一身的潔淨嗎?」陳琪緋怒吼,持刀衝向零武霆,零武霆不閃不避,運用神影之力硬化身軀,接下了這一刀

 

「為什麼不閃?你以為這樣就能免除你的罪刑嗎?」陳琪緋憤怒的說

 

「不行…」

 

「你!」陳琪緋魅影之力再催,卻只砍下半分

 

「對不起…」零武霆神影之力一鬆,陳琪緋力量一個不穩,在零武霆身上畫出了一個巨大的血口,濺出血全,零武霆咬牙,向前踏一步,冷不防的將陳琪緋抱進懷中

 

「你!」

 

「真的恨我,就殺了我吧…我不會有怨言的…因為這是我欠妳的…」零武霆在陳琪緋耳旁輕語

 

「你…你以為我不…不敢嗎?」陳琪緋嘴角顫抖,說話結巴,眼角泛淚

 

「妳…真心恨我嗎?」一句話,讓陳琪緋決心動搖,想放下,該放下,但體內的魔之力—魅影之力,卻不准,陳琪緋痛苦的哀嚎,推著零武霆「走…走…」

 

「琪緋?」零武霆訝異地看著陳琪緋

 

『不行!這傢伙會是最大的阻礙,我有預感,殺了他,快!』體內惡魔的聲音響起,影響陳琪緋心智

 

「快…走…」陳琪緋身心漸漸不受控制

 

『殺了他!殺了他!』邪惡的聲音在心中迴盪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這樣!

 

『不要也不行了,你已經無法回頭了,呵呵呵…』

 

「阿…」零武霆慘叫

 

「霆…霆霆?」陳琪緋抬頭,看著抱著自己的零武霆

 

「沒…沒事的…咳咳…」零武霆咳出一口血,將陳琪緋抱得更緊「這次,我不會再讓你出事了…」語畢,全身冒出白光,包住陳琪緋

 

「唔…好…好痛苦…」陳琪緋哀嚎,身體不斷扭動

 

「再…再一下下…咳咳」零武霆抱緊陳琪緋,往一旁吐了一口血,摸摸陳琪緋的頭「很快就好了…妳不會再被傷害了…」

 

「你…」陳琪緋眼角流淚,嘴角顫抖,眼睛卻是空白的

 

『可惡阿…竟然想要將我驅趕…看我連這女娃的生命一起拿走!』邪魅的聲音響起,欲奪走反抗者的生命

 

「好…痛…苦…好…」語未畢,陳琪緋失去掙扎,軀體漸漸僵硬,零武霆發現不對,將陳琪緋拉開來,手探鼻息,耳聽心聲,卻發現一件令人心痛的事,零武霆不敢置信的看著陳琪緋

 

「怎…怎麼會…」零武霆雙腳無力的跪下,手中抱的陳琪緋,已經失去生命跡象

 

「怎麼了?」一旁剛醒的馮丹紅,見零武霆神情不對,趕緊過來關心

 

「琪…緋…」零武霆完全失去意識

 

「我看看…」馮丹紅運起神影之力,將其轉為生命力,貫注在陳琪緋的身上,但仍是徒勞

 

「怎麼會…」馮丹紅手離開陳琪緋的身體,不斷顫抖

 

『用盾杵!』

 

「這是…創世主…盾杵…」零武霆看了看在身體周遭圍繞的盾杵,立刻明白,轉頭對馮丹紅說「你站一邊,別太靠近」

 

「你要做什麼?」

 

「別問了!快!」

 

「好…好吧…」馮丹紅往後退了一步,但卻往前又踏了兩步,此時的零武霆根本無暇顧一旁馮丹紅的動作,只是將其中一隻短杵朝陳琪緋心窩插去,並順勢灌入強大的神影之力,馮丹紅看到零武霆的動作,原本想阻止,但感覺到零武霆提起強大的神影之力灌入陳琪緋體內,也就不說什麼,只是靜觀其變

 

「醒來啊!琪緋,醒來啊!」零武霆哀號

 

「武霆…」馮丹紅看的不捨

 

「醒來啊!琪緋!妳說妳想當歌星的啊!」零武霆搖著陳琪緋,眼角飆淚,大聲哭喊

 

「武霆,別這樣…」馮丹紅拍了拍零武霆的肩

 

「煩死了!」零武霆甩開馮丹紅的手,力道之大,讓馮丹紅往後倒退了好幾步,被吳冷明接個正著,張靛空上前對零武霆怒吼「你是怎樣啊?!」

 

「哼…」零武霆完全不想理睬張靛空,轉頭看向懷中的陳琪緋

 

「武霆…」馮丹紅望著零武霆那端,神情哀傷

 

「他太過分了…」吳冷鳴拉著馮丹紅,不讓她靠近,但馮丹紅輕輕撥掉吳冷鳴的手說「他很難過…」

 

「總之…」創世主看著零武霆那端「能不能救活就是一回事了…」

 

這時,零武霆提起全身的神影之力,全數灌進陳琪緋體內,一旁創世主看到阻止說「喂!你!」

 

「別吵!我知道這個代價是什麼!」

 

「即是如此,也還是要救她嗎?」

 

「對!」此時零武霆看到懷中的陳琪緋稍有動靜,趕緊搖動陳琪緋「琪緋?琪緋?」

 

「霆…霆…」陳琪緋緩緩睜開眼睛,緩緩吐出眼前之人的名字

 

「太…太好了…」零武霆眼睛半闔,見露倦態,灌入神影之力的效率卻不斷的提高

 

「霆…霆…?」陳琪緋伸手摸向零武霆的臉,大拇指抹去零武霆眼角的眼淚,

 

「恩…妳站的起來吧?」零武霆問

 

「可以…」陳琪緋搖搖晃晃地站起來,零武霆輕輕的扶著她,直到她站穩

 

「你沒事吧?」陳琪緋見零武霆臉色蒼白,憂心忡忡

 

「沒事…瞧…他們都在等妳…」零武霆指著走來的吳冷鳴眾人「快過去吧!」

 

「恩…」陳琪緋甫轉頭,眼角瞄到一個黑影飄過,轉頭一望,竟是—零武霆

 

「武霆!」陳琪緋蹲下輕搖零武霆的身軀,零武霆卻一動也不動,陳琪緋急了,遠處的馮丹紅等人也奔近,但零武霆身體漸失血色,創世主排開眾人,翻過零武霆來看,零武霆臉色蒼白,軀體僵直,臉上帶著的是無悔的微笑

 

「武霆!武霆!」陳琪緋眼角流淚,馮丹紅也蹲下,不斷流淚不斷替零武霆治療,其他人臉上滿是錯愕

 

「武霆…你…你…」陳琪緋眼角不斷泛淚,跪在零武霆身旁

 

「不要!不要!你可是答應過我的!」馮丹紅趴在零武霆身上哭,突然一個人拍拍她的肩「不要傷心了…」

 

「冷鳴…」馮丹紅轉頭看向吳冷鳴,撲在吳冷鳴身上大哭

 

「不要…不要…」陳琪緋呆愣地望著躺在地上的零武霆

 

「沒救了…」創世主搖搖頭,簡單的三個字,宣判著零武霆的死刑,打破眾人的希望

 

「怎麼…可能…」眾人不敢置信,馮丹紅哭得更是傷心,最後昏倒在吳冷鳴懷中,陳琪緋更是失去意識,渾身癱軟的倒在零武霆的屍體上

 

「就是有可能!」聲音破空傳出,眾人卻好似完全沒聽到似的站著

 

「別不理我啊!喂!」聲音憤怒,但眾人仍是毫不理睬

 

「那我就毀了那個人吧!」

 

話落,零武霆屍體漸漸飄起,黑色空間在零武霆周圍顯現,眼看就要包住零武霆,一道黑色光芒驅散黑色空間,只見零文席憤怒的罵「你想做什麼都行,敢動我弟,不想活了嗎?」

 

「嘎哈哈哈哈哈!」聲音狂妄的笑,伴隨笑聲現身的是一道黑色身影

 

「你是誰?」

 

「魔族先鋒隊,刻骨魔族—地審獄靈,你們可以稱我冥界閻王」

 

「來這裡有什麼事?」

 

「來看看被洗腦的間諜有沒有好好完成任務阿~」地審獄靈看向陳琪緋,譏笑「看來有呢…不過竟然被拉過去成為你們的人啊…」

 

「哼!」陳琪緋不甘示弱的哼聲

 

「妳以為妳的命是誰給的?我們可是在妳身上下了生命控制種子,妳的命我隨時…」地審獄靈單手逐漸握拳,卻不見陳琪緋有任何難過的表情,訝異的說「妳…原來如此…那小子竟然還有餘力能保住妳的命,消除種子阿…」

 

「阿…算了,反正妳也只是其中的一個棋子而已,你們唯一能對抗我們的人死了,平你們是不可能的…嘎哈哈哈哈」

 

「是嗎?」零文席挑眉

 

「喔~你可是我們的同伴呢,少主…」

 

「別亂說!」

 

「你身上流的蚩尤之血就是最好的證明…」

 

「別鬧了!」另一到聲音阻擋地審獄靈繼續說下去「別忘了我們的目的…」

 

「玄月,是你…」

 

被稱作玄月的聲音現身,黑色斗篷罩住全身,只露出一頭白髮「我們是要收走零武霆的屍體,動作快點!」

 

「你們以為會如願嗎?」零文席抽出神刃,指著地審獄靈「我不會讓你們帶走他的!」

 

「這些人裡面,就只有你跟你小弟最有能力和我們一戰,現在只剩你一人,你以為你能保住幾人?」

 

「那就來看看吧!」零文席擺出架式,地審獄靈兩人也做好準備搶人的動作,陳琪緋站在零武霆身前,馮丹紅緊緊抱住零武霆的身體,其餘眾人也紛紛拿出聖器,準備應戰

 

「通通給我住手!」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