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魔族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零武霆怪叫後衝出

 

!地審獄靈魅影之力運化,在雙手十指上凝造了數十公分長的尖爪,與零武霆對抗,誰知零武霆右拳竟避開雙爪,朝地審獄靈頭部擊去,地審獄靈心一驚,收爪格檔,誰知這只是幌子,左手五指並攏,地審獄靈右胸刺去,地審獄靈不及反應,活生生被零武霆刺過右胸

 

「嗚…噗…」地審獄靈喉頭一甜,嗆咳出一攤黑血,血液過處,皆被侵蝕殆盡

 

「別想假裝昏倒阿」零武霆冷冷地說,左手又在地審獄靈胸間不斷攪動

 

「咳…阿…」地審獄靈精神渙散,抓著零武霆左手輕笑「你…咳咳…這隻…咳咳…手…我要了!」,接著凝聚魅影之力於全身,準備來個玉石俱焚

 

「想一起死?門都沒有!」零武霆凝神影之力於右手盾上,猛然往地審獄靈身上一敲,左手同時抽出,地審獄靈瞬間飛至數公尺後

 

「唔…你…」地審獄靈吃痛的爬起,重心不穩卻又倒下

 

倒下同時零武霆接住他,露出詭異笑容哎呀!我忘記魔族心臟在右邊了!抱歉啊!」接著右手朝左胸在插進去「不對不對,魔族好像沒有心臟,我又忘了,真是抱歉啊!」

 

「你這…傢伙…」地審獄靈呼吸困難,兩眼眼皮漸漸闔上,誰知零武霆又說「還不能睡啊!睡了會死掉的啊!雖然你不睡也會死的啦!哈哈哈!」

 

這小子…瘋了…地審獄靈頭一次感覺到恐懼,全身無法抑制的顫抖,逃跑的想法油然而生

 

「哎呀呀…」零武霆抽出右手「我還沒玩夠呢…」再插進地審獄靈腹部,地審獄靈終於承受不住,血濺當場,臨死之際,一股生命源流讓地審獄靈重燃生機,他睜眼想看是誰讓他在死前猶能復活,結果一睜眼竟是煞星在眼前,原來他說要玩死我是真的…地審獄靈心想,恐懼更添三分

 

放開他!兩根冰針破空射出,卻到零武霆十步之外便溶成一攤水,零武霆朝冰針方向望去,原來是玄月斬鐵

 

哎呀呀」零武霆拉起手中地審獄靈領口,高舉過頭後再重重摔下,接著朝玄月斬鐵的方向走去

 

「玄月…」地審獄靈四肢早已不受控制,只剩嘴巴還有功能,他看著零武霆的背影,感覺強大異常,心中畏懼不斷,喉嚨漸漸沙啞,眼睛緩緩闔上,唯獨生命,如同風中殘燭,隨時會失去,卻又不會凋零

 

「可惡…冰鐵!」玄月斬鐵幻化一塊水色冰晶,往零武霆衝去

 

「就這麼一根怪東西,也想擋我?」零武霆伸手欲接,卻見玄月斬鐵在幾步路外已揮動冰晶,卻在零武霆手上留下傷口,傷口處,還附有一層薄冰,阻止傷口癒合

 

「哼!這塊冰鐵,他真正的樣貌沒人見過,揮劍是劍,使戟是戟,變化多端,別把我跟躺在地上的那個傢伙並論!」

 

這時,躺在地上的地審獄靈眼角流淚,心想:玄月…你也太狠了…

 

「喔?沒人見過?我倒想看看他長什麼樣…」零武霆往前踏一步,人瞬間消失,玄月斬鐵大吃一驚,左顧右盼,尋找零武霆身影,突然,胸口有種被刺穿的感覺,低頭一看,零武霆的手掌已穿身而過,零武霆冷冷地在他身後說「只有這樣?我看你也差不多」

 

「你!」玄月斬鐵轉身一砍,卻被零武霆已手中之盾擋下,零武霆冷笑「果然…」

 

零武霆腳一抬,將玄月斬鐵往前一踹,順勢將手拔出,舔著手上鮮血細說「你那冰鐵,之所以沒人看過他真實樣貌,就是因為他沒有樣貌,刀刃長度隨使用者想法改變,是個好東西」

 

「咳咳…哼…你不錯嘛!再來!」玄月斬鐵咳了幾聲後站起,不料地審獄靈竟中途喊停「不用再打了!」

 

「閻王?…」玄月斬鐵轉頭後便已明白,接著對零武霆說「不想他們死就乖乖跟我們走!」

 

「果然是魔族…我答應了…」零武霆收起神盾,玄月斬鐵將數根冰針插在零武霆肩膀及背上,緩緩說「只是防護措施」

 

「恩,該放開他們了吧?」零武霆對抓著馮丹紅跟吳冷鳴的地審獄靈問

 

「當然可以…但我要先折磨他們…」

 

「你!」

 

「別鬧了,閻王」

 

「又沒關係,反正又沒人可以阻止我」地審獄靈將魅影之力灌入兩人的體內,兩人身體的反應,痛苦的哀嚎,零武霆行動被封住,使不上力也運不了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兩人被折磨,地審獄靈哈哈大笑「哈哈哈!真是太爽了…唔」

 

突然,一隻手緊抓地審獄靈頸部,將他緩緩舉起「現在…創世主身分不再中立…而是神方…既然這樣…」那隻手越握越緊,緊的無法呼吸,接著口中默誦咒語,經文鎖鍊綁住地審獄靈

 

「創…世主…」地審獄靈抓著那隻手,看著眼前的人

 

那人正是神僕創世主

 

梵誦珈文˙精煉鎖條地審獄靈身上鎖鍊越綁越緊,創世主冷冷地問為什麼要這樣做?

 

地審獄靈背脊一涼,恐懼頻起,但魔不愧為魔,仍不改囂狂本色!你不用!

 

但地審獄靈話未畢,創世主已用魄魂影力再地審獄靈周遭製造壓力場,地審獄靈覺得全身受到擠壓,痛苦難當,只聽創世主冷冷地說找你問不出來我也不會放你走跟著再使力,地審獄靈慘叫一聲,爆體而亡

 

「可惡…」玄月斬鐵抓起零武霆便跑,一邊回頭張望,發現創世主不在,鬆口氣同時,一轉頭,創世主已在眼前

 

「想跑?」創世主瞪眼,玄月斬鐵將零武霆往他身上一推,轉身便跑

 

創世主將零武霆身上冰針取下,問說「沒事?」

 

「沒事…先處理他…」零武霆甩手

 

玄月斬鐵抓著馮丹紅,將冰鐵靠在馮丹紅頸上「別過來!」

 

「你!」

 

「我知道你很在意這女的,她我就帶走了,連同這個…」玄月斬鐵又抓起的陳琪緋

 

「放開她們!」零武霆怒吼

 

你辦得到再說,當然,前提是你必須辦到,哈哈哈哈!玄月斬鐵大笑

 

!

 

那麼再見啦!玄月斬鐵往後倒退,卻被一人封住行動

 

「誰!」

 

「我」玄月斬鐵身後傳來令人顫寒的聲音

 

「你!怎…怎麼會!」玄月斬鐵看著眼前的零武霆,發現他正漸漸消失

 

「神影—餘暉,能讓對方看到數秒的幻覺,而到你身後,不需一秒…」

 

「一秒…再怎麼快也不可能這麼快!開什麼玩笑!」

 

「迅影的速度不是你能想像的…像這樣!」零武霆將手從玄月斬鐵身後插進其左胸

 

「這…」

 

「感覺如何?這還比不上我的心痛…」

 

「你…到底…」

 

「我聽說混沌是不死之身,不死之身不代表殺不死,從影刀到神音,你已經死了381260遍」零武霆憤恨地看著玄月斬鐵「原本我只想從你這問點情報而已…,可惜啊…你做了非常聰明的選擇…」

 

玄月斬鐵頭冒冷汗

 

要怪就怪你自己吧我可不會同情你的

 

!

 

在我將你致死之前,有些事想問你

 

「無可奉告!」

 

「那麼…再見了…」零武霆拔出手的瞬間,玄月斬鐵身濺血泉,左胸處有著一大洞,左手臂只剩一層皮連在身體

 

「阿…」

 

「要再有下次…我就讓你們這些王八蛋連渣都不剩!看誰來替你們收灰!」

 

「你…」

 

「我?我什麼?你真想死啊?那我就讓你死的難看點!」零武霆舉手,創世主接下「你不能殺了他」

 

「哼!」零武霆雙手盤胸,瞪眼「快滾吧!」

 

「我…要讓…你…後…悔…」語畢,玄月斬鐵腳下黑色空間吞噬他之身影

 

「上一個這樣對我說的人已經投胎了」零武霆哼聲

 

「那個…」不知何時醒來的廖聖鋒問

 

「何事?」創世主轉頭問

 

「請問…我們待在這裡…在新界的家人不會找不到我們嗎?」就在廖聖鋒提問之際,周圍其他人也紛紛清醒

 

零武霆和創世主對視一眼,零武霆嘆氣「不會」

 

「為什麼?」

 

「因為被壓扁了」零武霆答,簡單明瞭

 

「啊?」

 

「家人都被壓扁了,怎麼找人?」

 

「你…你別開玩笑…」

 

「現在你在的這個影界,已經和新界疊和,成為一個世界」創世主回

 

「什…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說,影界壓在新界上,新界的一切都被壓在影界之下,再無影新界之分」零武霆冷冷地解說

 

「這…」

 

「最後告訴你一件壞消息…」零武霆稍頓,見眾人都在聆聽,便說「十天後就要開始攻防戰了…」

 

「什麼攻防戰?」

 

「聖魔攻防戰—創世決戰」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