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迷惘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啊!」零武霆不斷握拳敲著牆壁,疵牙裂嘴,咬的嘴角都流出了血,拳頭握緊,緊的指甲都壓進肉裡流出了血,握拳重敲,敲的指頭冒出了鮮血,零武霆不斷的虐待自己,像是抓了狂一樣,不斷的自殘,零武霆不甘心,為何會輸?到底是為何?自己不曾被人這麼瞧不起,就算對方是神狼也一樣,自己竟連還手餘地都沒有,到底是為什麼?

 

就在零武霆不斷自虐之時,芬里爾走近「主人…不,創世主要收掉空間了,快過來」

 

零武霆像是失了魂似的跟在芬里爾身後,眾人看見零武霆先是一喜,但看到零武霆的神態,都不禁倒抽一口氣,零武霆從嘴角到下巴,血流不止,走過的地方,留下了斑斑血跡,空洞的眼神,代表一靡不振的證據,零武霆不管是外在還是內心,都已完完全全的被…打敗!

 

「創世主呢?」芬里爾問

 

「不知道…」眾人搖頭

 

「他…唉…又亂跑了,你們等等啊!」語畢,芬里耳往外,振翅一飛,身影立刻消失

 

眾人看得傻眼,又將視線移回失魂落魄的零武霆身上

 

「零…零武霆?」廖聖鋒事著換住零武霆,但零武霆卻完全不理

 

「那個傢伙!」零文席上前,一拳揮下,誰知零武霆竟完全不抵禦,這一拳就重重的落在零武霆的臉上,力道之大,竟將零武霆打倒在地

 

「喂喂!你打太過火了吧?」一旁的呂天對零文席喊

 

「你!…」翁心不可置信的看著零文席

 

「奇怪?這小子今天怎麼?…我沒有很用力啊?」零文席同樣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更訝異的望向地上的零武霆

 

「又怎麼了…喔!他怎麼倒在地上?」芬里爾這時奔了過來,創世主也跟在其後

 

「我…沒事…不是要走了?快走吧!」零武霆站起,手一抹,嘴上只剩乾涸的血跡,芬里爾上下看看,確定沒事後轉頭對創事主示意,創世主對眾人說「會有點不舒服,撐一下就過了」

 

「蛤?」眾人都是一呆

 

創世主不等眾人反應,雙手一拍,每個人的頭上都出現一個漆黑的空間,將眾人吸了進去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眾人放聲大叫,像是要把受到的驚訝轉換成聲音吼出來

 

目送眾人離開,芬里爾走至創世主身邊問「那傢伙可以嗎?」

 

「相信他吧!」創世主也看著離去的那端

 

「盾杵嗎?…」

 

「是阿…相信盾杵,他所選的人—零武霆吧!我有預感,他將是未來的一大變因…」

 

「畢竟是那兩人的後裔…」

 

「是阿…我相信他辦的到的,甚至能夠超越他的先祖…」

 

「恩…我們也該離開了…」話落,芬里爾舉起爪子,將空間撕開一個縫,閃身離開

 

「是阿…盾杵,不,零武霆啊!我相信你可以的…」語畢,創世主隨手一揮,雖是輕描淡寫的一揮,但卻夾帶雄厚巨力,整個空間震動,接著崩壞,創世主向前一踏,消失在崩落的石塊中

 

當天大家都去找零武霆,但每個人都吃了閉門羹,直到放學時,零武霆像是遊魂般的從班級飄回宿舍

 

零武霆的室友,每一個都視他為惡煞,沒有人願意向他搭話,只是零武霆不常回宿舍,室友們自嘆倒楣,當下零武霆也落的清閒

 

突來的聲響,伴隨陣陣敲門聲響,劃破他清靜的下午「零武霆!」

 

所有人看零武霆步去開門,他們也不想多事,躺在床上裝睡

 

「零武霆!零武霆!」又是一陣呼聲,只是聲音換成女聲

 

房內仍是一片鴉雀無聲,房外的人似乎不知該怎麼辦,只是再一聲「零武霆!」後便無任何聲響,

 

10分鐘後,門被「碰」的一聲撞開,所有房內的人都從床上彈起,除了零武霆之外

 

第一個衝進的是趙浪武,室內的人都還在發愣時,趙浪武一把抓起躺在床上的零武霆便往外衝,接著又是「碰」的一聲,門再度關上,從開門到關門,全程不花5秒鐘

 

零武霆此時已無力抵抗,就這麼被趙浪武抓到學校的涼亭,所有的人都在那裏等他

 

趙浪武將零武霆放下,零武霆抬起頭「有事嗎?」

 

「要是沒事找你來做什麼?泡茶聊天啊!」零文席最是激動,看到自己的胞弟如此不濟,怒氣都上來了

 

「別這樣,文席…」一旁的翁心安撫道

 

「我!他這小子…算了,珠子拿出來」零文席雙手交叉,瞪著零武霆

 

零武霆只是默默的將珠子從懷中取出,用力一捏,空間扭曲,將眾人拋至一個極為熟悉的地方—創世主的空間

 

「呦!他們來了!」芬里爾跟眾人打招呼,便同創世主一同接近

 

「你們先照之前的方式,訓練你們對神影之力的掌握,至於盾杵嘛…有事要讓你去做」芬里爾指示眾人,零武霆也起身「什麼事?」

 

「先問你一個問題…你知道你為何贏不了我嗎?」

 

「…」

 

「看來你知道呢!」芬里爾笑說

 

「…」

 

「零武霆,既然你知道,我就有句話相勸:隱藏,也許是一種保護,不管是保護自己也好,保護他人也好,但心念一改,也許,坦白面對更是一種解脫,因為逃避永遠不能解決問題…」

 

「是…」

 

「喔,還有!」

 

「?」

 

「為避免你在建立信心後又動搖,有件事要先告訴你…」

 

「怎麼?」

 

「盾杵,如你所知,是用能吸取感情的金屬製成…」

 

「恩」

 

「歷代盾杵持有者,因為盾杵的關係,能夠看透人心中所想,這點,在你喚醒盾杵時就該知曉」

 

「是」

 

「但所謂有失必有得,因為你得到這種能力,你也會失去一些東西…」

 

「例如?」

 

「對家人的親情,朋友間的友情,還有…對心愛的人的…愛情…這些感情都會失去…」

 

「!」零武霆一驚「所謂失去是指?…」

 

「你將會不會在擁有這些感情,像是你對一個人有著傾慕的心意,但持有著盾杵的聖徒,會隨著時間的過去,漸漸失去愛人的能力,雖然心中明明喜歡著那人,但…卻不會再有任何心動的感覺…」

 

「這…」

 

「今天要你做的就是讓你仔細想清楚,想好後再來找我…」

 

「我可以馬上給你答覆,但…請容我問個問題…」

 

「喔?」

 

「我在接收前幾代的記憶之時,有看到一段預言…可以告訴我詳情嗎?」

 

「這…」芬里爾面有難色,零武霆仍不放棄「我只是要確認幾件事,只要確認之後,我便不會再猶豫了,那些失去感情什麼的…」

 

「這…好吧…別跟創世主說阿!」

 

「恩…但也有件事想請你幫忙守密…」

 

「喔?說來聽聽?」

 

「如果這預言是真,那這件事才有守密的必要…」

 

「你…!難道!」

 

「就是那個難道,不說這個了…預言呢?」

 

芬里爾神色複雜的看著零武霆,最後嘆口氣「唉,這就跟你說吧…」主人阿,我稍微能了解你為何會認為,零武霆會是那個改變世界的變因了…也許這次,真能畫下句點…

 

就在芬里爾和零武霆對談時,創世主正要吳冷鳴等人練習喚出神影之力的能力

 

「當那天,你們喚醒聖器的瞬間,就已不須再提出問題,使其回應你,現在,先靜下心,想像你的身體裡有一股氣…」創世主頓了頓,又看向眾人「將它聚集到你們的右手…」

 

雖是疑惑,但眾人仍然照做,漸漸的,眾人周圍泛出一股神影之力,於此同時,張靛空的雙手盤繞著兩隻碧綠色的龍,張靛空想停下觀看時,卻聽創世主「不要停下,不要疑惑,專注一心!」

 

張靛空不敢大意,再度將剛才因停下而散出的氣息重新聚集,纏繞在他手上的龍,在一陣蠕動之後,爬向他的手中形成一對雙刀,正是他之前所喚醒的聖器—傲眼龍刀

 

張靛空興奮的上下觀看,其他人也不例外,呂天將在雙手上的爪子—戰風虎爪相互敲擊,鄭帝盤嵐只是將蛇影龜杖舉起揮舞,李水皇則撫摸著震地麒麟環,廖聖鋒正用武龍偃月刀練習他的招式,翁心配合幾個步伐,將貫日神弓運用的十分妥當,但一旁的蘇帝髏嵐更是揮舞著看起來十分沉重的明王重斧,嬌小的身子配上巨大的斧頭,令人十分咋舌,洪知賢不斷翻閱手中的仙至兵書,陳魅雨揮舞著惑世舞鞭,鞭子不斷打到地板,儼然有種女王的風範,吳冷鳴看著右手手臂上的嗜血神爪,陷入沉思,黃骸天羽睡眼惺忪的望向身後的羽天神翼,又再打了個哈欠,趙浪武托起破天神武亂砍,毫無章法卻威力萬鈞,李殿符不可置信的盯著兩臂上的擎天神臂,零文席則以熟悉的劍術,揮砍著不熟悉的時天神刃,而當大夥正不斷熟練自己的聖器時,零武霆協同芬里爾走了回來,創世主問「可以了嗎?」

 

芬里爾點點頭,一旁的零武霆不發一語的向前一踏,正是—迅影,一眨眼已在吳冷鳴身後,正要將手中短杵揮下給予重擊,卻被吳冷鳴往旁一躲,閃開了

 

當眾人訝異之刻,零武霆再度襲向張靛空,一片慌亂之下,張靛空只來的及將雙手交叉,反持雙刀,刀身交疊,擋下零武霆的一擊,零武霆嘴角上揚,似是享受,接著他向後一翻,兩杵疊放,擋下後方趙浪武的重擊,但那重擊確實不容易,零武霆腳下的地板竟凹陷下去,零武霆又是滿意的一笑,然後腳一抬,踢開趙浪武,右手收至身後,擋住呂天的攻勢,左手伸向前方,隔開零文席的斬擊,然後往上一跳,離開兩人的攻擊網,接著收起盾杵,抓著陳魅雨的鞭子,往後一拉,陳魅雨當機立斷,手一鬆,鞭子向前飛向零武霆,零武霆抓住飛來的末端,跟著鞭子往旁一扔,雙手交錯,兩掌推開由上空而來的巨斧和偃月刀,手再向前伸,抓住蘇帝髏嵐和廖聖鋒的袖子往下拉,浮在空中的兩人立刻倒在地上吃土,而正當零武霆盯著地上的兩人時,一股強烈的風從正面拂來,伴隨著無數羽毛,襲向零武霆,零武霆露出一抹微笑,運出神影之力,高喊一聲「鍛˙盾罩」一個由神影之力做成的氣罩壟罩在零武霆全身,羽毛碰上氣罩,傳出「碰!碰!碰!」的巨響,隨著聲響而來的是羽毛爆散,捲起漫天沙塵,零武霆從沙幕中竄出,直奔向李殿符,李殿符將雙臂擋在身前,應接下零武霆正面的左拳,眾人原以為會接下這一擊時,零武霆右手收束身後,手臂後方爆出神影之力,就像是推進器般,以超快的速度揮出,將李殿符擊飛

 

眾人慢慢圍上零武霆,漸漸的,大夥在零武霆周為合成一個圓,零武霆腰微彎,注視著眼前的每個人,正蓄勢待發時,創世主卻突然喊停「測試這樣就夠了吧?」

 

測試?!眾人心中疑問,零武霆只好站直「恩,你們都合格了…」

 

合格!?大夥已被搞得頭昏轉向,零武霆見眾人疑惑,解釋道「從今天起,你們的修煉都要經過我的認可才行」

 

「不是吧?今天還死氣沉沉的零武霆什麼時候變成我們的教官了?」廖聖鋒首先抱怨

 

「聖鋒君,看來我們需要好好談談呢…」零武霆笑說,但那笑,十分的陰狠,廖聖鋒背脊一涼,便不敢再說什麼

 

「好啦!今天沒有辦法熟練聖器的人休想給我走!」零武霆對大夥喊道

 

「蛤?!」眾人先是哀嚎,但看到零武霆正在折手,只好趕緊去修煉

 

「主人…」芬里爾靠在創世主身邊說

 

「怎麼了?」

 

「神鬽之戰…差不多快到了吧?」

 

「恩…過幾天我就帶他們去熟悉影界…」

 

「另外…」

 

「還有事嗎?」

 

「不…沒有…沒事…」

 

「恩,我先回創世神殿,有事再找我」語畢,創世主舉槍一劈,劈開空間,接著閃身進那裂縫,消失無蹤

 

「那預言…零武霆阿…你真的打算這樣犧牲嗎?」芬里爾看著零武霆自語,跟著走至一旁,靠著樹幹休息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