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感情

 

「盾杵啊!今天你的修煉將要進入最後一環…」就在眾人打完芬里爾的隔天,創世主不經過所有人的各自意願,將大家再度聚集在他所做的空間中

 

「最後一環?我可不記得我有做過任何修煉啊…」零武霆訝異的詢問

 

「是的,但從你和芬里爾的戰鬥中,你已能將神影之力運用自如了,至於其他人則需要做進一步的修煉…」

 

「等等!像昨天那種會死人的嗎?那種就免了!我看還沒領悟前我們就先死了!」廖聖鋒阻止創世主說下去

 

「別擔心…接下來的修行不會有立即的生命危險…」創世主話未說完,廖聖鋒搶先說道「給我等等!沒有”立即”的生命危險是怎麼回事?」

 

「只要你們不夠認真,會被修煉操死,但若真夠努力,很快就能領悟…」

 

不等創世主說完,廖聖鋒再度插嘴「那你…」但話沒說完,創世主身後傳來震天怒吼,就在創世主身後,一個巨大黑影慢慢步至光線底下

 

那黑影正是芬里爾,當眾人緊張的戒備時,零武霆卻緩步走出

 

「武霆?」馮丹紅擔心的抓著零武霆的手臂

 

「不會有事的…牠沒有惡意…」零武霆撥開馮丹紅的手,並回個微笑說

 

眾人見馮丹紅抓住零武霆的手時,已經十分震撼,再看到零武霆微笑,眾人更是嚇到,心想,那傢伙竟然會笑!

 

但廖聖鋒更重視零武霆的話「你怎麼知道他沒惡意?」

 

「他要有殺意你現在就不在了」零武霆冷冷的說

 

「吼」芬里爾大吼一聲,朝零武霆等人靠近,馮丹紅害怕得躲到零武霆身後,只剩一顆頭探出,其餘的人更是向後倒退好幾步

 

零武霆拍拍身後馮丹紅的肩膀說「別害怕,牠很友善的」

 

「友…善?」馮丹紅實在無法將友善一詞聯想到兇暴的芬里爾身上

 

「恩」零武霆伸出手,摸了摸芬里爾的頭,又抓了抓他的下喉塞,芬里爾舒服的躺下,四腳朝天

 

眾人完全無法將眼前可愛如小狗般的芬里爾和之前狂暴攻擊他們的惡狼連在一起,零武霆完全不顧眾人眼光,笑著對後方的馮丹紅說「可愛吧?妳摸摸」

 

「恩!」馮丹紅十分有興趣的蹲下和芬里爾玩

 

但在眾人眼前的零武霆,溫柔的神態,正是令眾人無法想像,不禁納悶,他真的是零武霆嗎?

 

玩了一陣子,創世主走近說「別玩了,跟大家自我介紹一下吧!」

 

「啊?」靠最近的零武霆兩人聽到,不禁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芬里爾

 

創世主像是能看透人心般說「他可以說話的…可是這樣有點困難…你們先退開」零武霆和馮丹紅點點頭,向後退了幾步,此時在後方的眾人自是不知道有什麼事要發生

 

芬里爾立刻從地上爬起,不斷的聚氣到牠周遭,直到氣流慢慢的變至黑色,還不斷發出「碰˙碰˙碰」的聲響,一陣氣流激盪後,捲起漫天沙塵,直到沙幕散盡,出現在原本芬里爾位置的是一名男子,透上頂著一頭黑髮,髮上還有一對黑色狼耳,和創世主的銀髮白耳形成強烈對比,臉龐上還有一對黑色翅膀,左手看來十分的正常,但右手,不,右爪持有一把黑色鐮刀,身後背著一個黑色十字架,一對黑色羽翼振動,吹散飛天沙塵,此時眾人方看清,他的下半身著長褲,但在長褲底下的腳卻有著狼爪,諸多人與狼的特徵,再再顯示那人便是芬里爾

 

「啊~好久沒變成這樣了呢~」芬里爾伸了個懶腰,對身旁的創世主抱怨「剛很舒服啊~你叫我變這樣做什麼啦!」

 

創世主沒有回答,只是指了指前方,芬里爾轉頭看了看眼前,發現眾人目瞪口呆的望向自己,吐了吐舌頭說「諸位好!吾名芬里爾,乃創世主之寵,這身人的打扮,乃是經過長時間修行才辦到的,非吾之正身,只是化形而已,請別掛懷,至於眼前這兩位…是盾杵和朱鳳吧?」說著說著便只向眼前的零武霆和馮丹紅

 

「是的!」零武霆立刻反應過來,但馮丹紅仍是呆滯

 

「盾杵啊!是第九代吧!你真的很不簡單呢!竟然能跟我打平」芬里爾讚嘆道

 

「抱歉…恕我冒昧,難道前人…沒人能和你打平?」零武霆可不相信自己武功這麼高強

 

「恩…有是有…但只有5個,其中3人都是修煉過數百甲子以上的妖物了…」

 

「那其餘2人是?…」

 

「黃帝—軒轅氏和蚩尤—軒轅氏…也就是你的祖先—零臼斯和零臼伊兄弟,他們也是像你一樣,沒有做什麼修練就和我打平了,啊!真懷念哪~」

 

「什!…」眾人都嚇傻了,一連串的事件讓腦袋根本無法好好思考

 

但當事人零武霆卻只有提出一個問題「傳說蚩尤統領九黎部族和黃帝大戰,它們又怎麼會是兄弟?莫非傳說有誤?」

 

芬里爾興奮得大叫「哎呀!一問就問到重點了!這是有原因的,我跟你說…」「芬里爾!」卻被創世主阻止「現在不是時候!」

 

「喔…對喔…抱歉啦!等時候到了,你也會明白的…」芬里爾顯得臉色有些蒼白,只能乾笑賠罪

 

「恩…」零武霆見問不出答案,只好作罷

 

「那個…」生性害羞的蘇帝髏嵐支吾的問,聲音細小到連他身旁的人都聽不清楚

 

但芬里爾不愧是創世之狼,聽見蘇帝髏嵐發聲,微笑問「有事嗎?」

 

「芬…里爾先生…」蘇帝髏嵐仍在支吾

 

「不用加先生啦!怎麼了?」

 

「喔…芬…芬里爾…你…你很怕…」

 

不等蘇帝髏嵐說完,芬里爾已經拍著胸埔笑說「我沒有害怕的事物!」

 

「創世主嗎?」

 

「…」芬里爾的微笑頓時僵住,嘴角抽蓄,一個閃身,移到蘇帝髏嵐身前,拍著他的肩膀說「孩子,這世上有很多事是你就算知道也別說出來的,懂嗎?」

 

「喔…恩…」

 

「好啦!還有麼想問的都可以問我喔!」芬里爾平易近人的表現,馬上讓他周圍的人不斷對他提出問題,有人確認一些歷史的正確性,有人則詢問能否藉他的耳朵一摸,芬里爾周圍頓時熱鬧不已

 

「迅影…」零武霆自語

 

「什麼?」

 

「沒…妳如果有問題想問就去吧!」零武霆對身後的馮丹紅說

 

「啊?…沒…沒有阿」馮丹紅心中想的事被看穿,頓時手忙腳亂

 

「還是你想摸他的耳朵?」

 

「你…你怎麼…」

 

「我怎麼知道?連一個恰北北慌張的表情都看不穿,那才是笨蛋」

 

「你!」馮丹紅雙手握拳,重重的敲在零武霆手臂上

 

「喂!很痛你知不知道!」零武霆往旁跳開,一邊用手抓著手臂

 

「對…對不起嘛!」馮丹紅想靠近觀看,但每走近一步,零武霆就往後退兩步,兩人的距離越拉越大,馮丹紅最後「哼」的一聲往芬里爾那走去

 

「丹紅…我不適合的…抱歉了…」零武霆對著馮丹紅的背影說

 

「這樣不行啊!你這樣無法發揮盾杵真正的力量…」不知何時,創世主已站在零武霆身旁

 

「為何?」零武霆正眼也不看一眼,就只是望著芬里爾那回創世主話

 

「盾杵…是用能夠吞食人的情感的一種,名為幻情石的金屬打造的…」創世主也看著芬里爾那哩,頓了頓說「灌入的情感越多,相對發揮出的力量越大…那天看你的戰鬥,我以為你已經想通了,沒想到…」

 

「哼!我才不相信有這回事!」

 

「讓你和芬里爾在打一次便知,我希望你打完後能夠好好想想,還有,你剛說的迅影是…?」

 

「芬里爾將他那…不像神影之力的氣灌至腳上,讓他能夠像是瞬間移動般的到達目標位置,且只需跨一步,但會有殘影,因此我取名迅影」

 

「氣…殘影…呵呵…他用了這招已不知道幾千年了,還沒有人能夠發現他的氣不同,移動時會出現殘影,你不愧是他們的後裔」創世主特別強調了人一字

 

「這種話我可不信…」零武霆撇撇嘴「不是說要讓我和芬里爾對打?現在呢?」

 

「好…芬里爾!這裡有人找你!」創世主朝芬里爾那喊了一聲,並給了他一個眼色

 

「喔?」芬里爾走近,問零武霆說「你想跟我再打一場?」

 

「是…」

 

「那你可要努力將感情表現出來啊!我很期待呢!」

 

「哼…」

 

於是兩人面對面,距離約2公尺的距離,其他的人則站在創世主身後,避免受到波及零武霆看到眾人都安全的被保護著,鬆了口氣後才看向芬里爾,芬里爾伸出左手,手指併攏向後彎曲,示意零武霆進攻

 

場上的兩人,不需要號令,只以眼神會意,判斷最佳攻擊時機

 

就在芬里爾將右腳抬起時,零武霆眼神一懍,踏步向前,再將神影之力灌注於腳上,正是「迅影」

 

芬里爾先是驚訝的看著零武霆,隨即輕笑,右爪前伸,用力往地上一拍,大地震動,零武霆也受到影響,正要穩住步伐時,眼角撇見黑色鐮刀朝脖子揮來,也不管有沒有站穩,先往後避開攻擊再說,但因起步不穩,後跳不成反往後摔

 

但卻發現芬里爾不見,只有一把黑鐮穩穩的插在地上,零武霆東張西望不見人影,心有定數的往前一跳,誰知這竟是陷阱!零武霆身後傳出芬里爾輕蔑的笑聲,跟著一個黑色的十字架從零武霆臉旁削過,然後芬里爾在零武霆落地時,將爪子架零武霆的脖子上,打個哈欠「真無聊!現在的你根˙本無法燃起我的鬥志,我對昨天的那個你比較有興趣…」跟著收起十字架及鐮刀,只留下零武霆待蹲坐在原地,逕自走掉了

 

眾人看見零武霆竟然毫無還手的餘地,震驚之餘,蘇帝髏嵐怯懦的問「芬…里爾…先生…請問你…你上次有盡全力和他打嗎?」

 

「就說不用加先生了!」芬里爾笑答,但隨即沉下臉「上次我用了我全部的力量才和他打平,但現在的他…就只是被我玩著而已,這已經不是我出多少力的問題了!小子!而是他自己的問題!」芬里爾說罷,走到一棵樹下靠著樹幹休息

 

「你這樣知道…我的意思了嗎?好好的面對你自己的感情,那才是你最大的利器!」

 

創世主看著呆坐在地上的零武霆說

 

「這…」

 

「今天你就先這樣吧!之後你可以不用過來,但我希望你可以再仔細想想我的話,你那淺而易見的感情,不要想用漆黑來將其覆蓋…」

 

「我…會的…」零武霆搖搖晃晃的站起,想要離開,卻發現他連神影之力也使不上來,無法將空間撕裂,只好仰天長嘯一聲後,憤怒的往外奔,並用迅影不斷的奔馳

 

「喂!」零文席先是想要奔去找他,卻被創世主攔下說「你們還有你們的事要做…讓盾杵自己靜一靜…」

 

基於無奈之下,眾人只好跟著創世主去進行修煉,馮丹紅不斷的看著零武霆奔去的方向,芬里爾看見這幕,和創世主對個眼神,便帶著馮丹紅去另外一個地方

 

「請問…為什麼我和他們不一樣?」馮丹紅好奇的問

 

「妳不用,妳的修煉由我全權負責…但那之前」芬里爾頓了頓「我想問妳一件事…」

 

「何事?」

 

「妳…喜歡盾杵,不,零武霆嗎?」

 

「我…」馮丹紅不知該如何回答,想起昨天的零武霆,他臉上發紅,但又看向正在修練的吳冷鳴「我…不知道…」

 

「唉…人類真麻煩!」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