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影界

 

第三天,大夥好不容易從零武霆的魔鬼訓練中脫出,誰知零武霆當時只是一時興起,之後便不想再去,但創世主竟也說好

 

而零武霆為了省掉麻煩,將能夠帶大家進入創世主空間的「創世珠」交給自家兄長—零文席,至於那顆珠子為何一捏破後又可以再恢復原狀,零武霆也不想追究,而能進去那空間的只有用創世珠的人及其周圍半徑10公尺內的人,卻不知怎麼的,不在場的零武霆也被送去,反正零武霆也是要去,也不在意這事

 

經過一場黑暗的訓練洗禮,大部分人都不敢靠近零武霆,除了樂天的吳冷鳴及其兄長零文席

 

「你不是說不來嗎?」吳冷鳴高興的上前打招呼

 

「我…我臨時想來阿!不行嗎?」零武霆講話結巴,臉上微紅,眼睛偷喵著馮丹紅

 

「你…喔~我知道了~」吳冷鳴看到零武霆臉上泛紅,視線亂飄,心裡便有個底,在零武霆耳邊低語說「喜歡丹紅還裝阿~」

 

零武霆漲紅著臉,抓起吳冷鳴的領子,瞪眼說「你敢到處說你就完蛋了!」

 

「喔~呵呵~」吳冷鳴笑得十分奸詐,有一瞬間零武霆還以為他吃錯藥

 

「喂!你們不要打架!」馮丹紅從遠處喊著,逐步靠近,零武霆趕緊丟下吳冷鳴,吳冷鳴著地痛呼「痛痛痛痛痛痛」

 

「冷鳴!」馮丹紅驚慌失措的跑近

 

「我沒事,倒是零武霆他…」吳冷鳴笑說,但一轉頭看見零武霆,笑容就僵住了

 

「他怎麼了?」馮丹紅循著吳冷鳴的視線,抬頭一望,只見零武霆將頭扭過去

 

「他…沒事」吳冷鳴可不敢領教零武霆的暴力相向

 

「你們來了…」一到聲音從天上傳來,眾人抬頭一望,正是創世主

 

創世主先是看向零武霆,那眼神,似笑非笑,似怒非怒,但臉上卻寫著「我知道那件事了」的表情,一旁的芬里爾,則是在臉上寫著「對不起」,零武霆心裡想:他該不會把那件事…

 

就在零武霆思索間,創世主又對眾人說「今天,我要帶你們去一個名為『影界』的世界空間…」

 

「等等!影界是?」零文席提出問題

 

「還有世界空間是什麼?」張靛空接著提問

 

「影界是一個由五個種族所構成的世界,這個世界的居民都不能在現在我們所處的世界久待,而現在我們所在的世界則是叫做『新界』」創世主娓娓道來

 

「請問…五族分別是?」鄭帝盤嵐罕見的出聲詢問

 

「五族分別是聖、魔、人、妖、仙」創世主頓了頓又說「聖,指的是神的救贖,也就是你們聖徒;魔,指的是惡的殺戮,也就是你們將要對抗的魔族」

 

「那妖跟魔差在哪?」李殿符感到不解

 

「魔和妖都是自古便存在的,妖便是你們口中的妖怪,他們嘗試穿過影界來到新界,而魔則是一種墮落的心…」芬里爾一旁解釋道

 

「還是不懂…」陳魅雨搖搖頭

 

「這…要怎麼解釋呢…」芬里爾低頭苦思

 

一旁的零武霆已了解大概,替芬里爾解釋「妳就想,一個是被人看過,並記錄下來的,另一個則是未被人發現,只存在於影界的東西,而且那東西沒有形體」

 

「說魔沒有型體…其實也不太對…」芬里爾歪著頭「但你要這麼理解也不是不行…」

 

「到底是什麼?」洪知賢不解

 

「魔,只是一種代稱,其真正為一群墮落的影界居民所組成」芬里爾緩緩語道

 

「那人是指什麼?」

 

「人,是一開始就居住在影界的影界居民,為了對抗各方勢力,影界的『人』們,建立了許多的城池,用以保衛其自身安全」芬里爾稍頓「仙,是跟妖對立的勢力,但也有不少妖成為仙的一員,就是你們口中的成仙啦!」

 

「原來成仙是這樣來的…」洪知賢低頭自語

 

「還有喔!你們知道刑天嗎?」芬里爾看似興奮的問

 

眾人點頭,芬里爾又繼續說「你們猜猜,刑天是妖還是仙?」

 

「妖!」「仙!」兩個答都有人猜

 

「都不是,是『魔』!都被騙了~一群傻子!」芬里爾呵呵笑說,但看見眾人正怒目瞪視,只好賠個不是「對…對不起啦!他原本是仙,後來才變成魔的,你們知道他的頭為什麼不見嗎?」

 

「被黃帝給砍斷了」零武霆插嘴

 

「答對了!那其屍首在哪呢?」芬里爾又問

 

「常羊山上」

 

「這是你們的記載吧?其實刑天的頭顱是在影界的『在戚山』,那麼你知道他為何與黃帝爭鬥呢?」

 

「爭奪神位」

 

「錯!錯錯錯!連三錯!虧黃帝還是你的祖先呢!」芬里爾斜眼看著零武霆

 

「什麼?」眾人驚愕,尤其是零武霆,接著望向零文席,他是否也是?

 

「芬里爾!」創世主瞪眼道

 

「啊!抱歉抱歉!」芬里爾吐了吐舌頭「就說他們為何要爭鬥吧!」

 

 

一名巨人,自南方天庭,長驅直入,勢如破竹的直殺到中央天庭的南天門外,指明和黃帝單挑

 

『天之驕子,黃帝軒轅氏阿,吾乃戰風無首,出來和吾一決勝負吧!』巨人大喊

 

這時從門內軒轅殿走出兩道身影『別放肆!讓吾阿煌寺軒轅氏一領汝之武功!』語畢,自稱阿煌寺的男子正要往外衝,卻被另一男子擋下『別衝動』接著轉頭對戰風無首說『吾乃黃帝軒轅氏,請問汝為何意圖與吾決一勝負?』

 

『只為神之一位!』戰風無首喊道

 

『神位乃神所賜,非是汝想得就可以得之,說清楚汝之來意吧!』黃帝眉頭一皺『難道是為了那蚩尤及炎帝?』

 

『哼!汝是害怕了嗎?堂堂天之驕子,神位繼承人之黃帝軒轅氏,也只敢與吾如此談話,沒敢和吾一鬥? 』戰風無首撇嘴輕笑

 

『汝!』阿煌寺震怒

 

『哈哈哈哈!』黃帝撫手大笑『有趣!吾就與汝一戰』

 

『來吧!』戰風無首將斧收至身後,盾舉向前,準備應戰

 

『慢!』黃帝手持昆吾劍,劍尖指向戰風無首『咱來做個賭吧!』

 

『怎個賭法?』刑天怒視黃帝

 

『吾勝,汝納為吾之部屬,汝勝,吾任由汝宰割,如何?』黃帝輕蔑的笑

 

『不妥』戰風無首挺直腰桿『戰敗之將,本當自縊,何來歸降之說?』

 

『要不,賭上咱倆生命,如何?』黃帝問

 

『兄長!』一旁的阿煌寺叫道,不只阿煌寺,周遭的所有將士也跟著議論紛紛

 

『住口!』黃帝怒眼環視南天殿『難道汝輩認為吾會輸不成?』

 

『不敢…』阿煌寺頭低的不能再低

 

『汝,當真以為汝能輕易獲勝乎?』戰風無首皺眉

 

『不,從汝身上散出之神影,吾已知吾將有場苦戰』黃帝苦笑

 

『喔?』

 

『汝還想廢多少唇舌?』

 

『現在勝負吧!』戰風無首大喊

 

『來吧!』黃帝左手在前,右手在後,蹲下弓步,蓄勢待發

 

另一頭,戰風無首高舉巨斧,一陣不明所以的吼叫聲後,朝黃帝衝來

 

若這真是一場實力懸殊的戰鬥,一招便定下勝負,若是勢均力敵,更是一招都不能輕忽,黃帝劍一揮,便是當今絕學,戰風無首斧一斬,集百家之大成

 

對峙的雙方,都是當今世上罕見的高手,短短幾個肢接,已過上百回合,就在短暫的休息時間,戰風無首對黃帝『汝,不愧為天帝』

 

『汝也不差』黃帝笑說

 

『但,生死仍要分』戰風無首吼道

 

『正有此意!』黃帝踏步向前,將全身的神影之力貫至底盤,正是—迅影

 

戰風無首怒揮巨斧,捲起沙瀑狂風,黃帝雙腳靈動,不斷在風圈外繞行,戰風無首縱使為巨人一族,也有筋疲力盡之一天,黃帝抓準時機,一躍入風圈,就在店裡眾人驚訝之際,狂風停捲,只有一人佇立,那人便是黃帝,黃帝將手舉起,昆吾劍劍尖帶起一個人頭

 

『天帝!天帝!』眾人激昂的喊

 

『吾…不甘…吾…不甘啊!』那個人頭不斷的喊,身軀竟再度站起,乳首睜眼,臍咧成嘴,不斷的大吼大叫『嘎!嘎!嘎!』

 

『汝…』黃帝驚異的看向戰風無首的屍體,而一旁的頭顱說道『哈哈哈!嚇到了吧!吾將斬盡汝之後輩!吾將斬盡汝之後輩!以資報復!』

 

『汝…難道是上蒼要給吾之刑處嗎?那麼,吾收下了!處刑上天之人阿!』黃帝指著正不斷揮舞巨斧的戰風無首屍體,對部下們說『諸位,戰風無首已死!如今汝輩眼前之巨人乃上蒼之處刑者—刑天!』

 

眾人譁然

 

 

「就在你們新界人類所說的晉代,那時有個人類稱讚『刑天舞干戚,猛志故常在』」芬里爾緩緩的說

 

「陶淵明…」洪知賢低語

 

「那,世界空間是什麼?」陳魅雨問

 

「世界空間,是空間的一種,影界是一種世界空間,你們現在所在的新界也是一種世界空間」芬里爾答

 

「那麼影界是個什麼樣的地方?」零文席抬頭一問

 

「影界,又名虛無縹緲之境,是屬於少數的散狀世界空間,打個比方,就像是一塊撕裂的布,雖然撕成碎片,但卻有纖維仍相連,影界亦同,彼此互有聯繫,卻又互不相通,必須倚靠空間移動才能到另外一個區塊,而這個影界空間,就包圍在你們新界空間的外圍」芬里爾緩述,吞口口水繼續說「而你們與魔族的決戰,就是在影界,影界之戰若敗,新界必亡」

 

眾人愕然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