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開端

「搞什麼阿你!」零武霆用力的拍著桌子,怒斥眼前之人

 

「抱歉」吳冷鳴頭低得不能再低

 

「要不是我剛好經過,今天她」零武霆說不下去,只好轉頭不再理會

 

「武霆別生氣啦,冷鳴他他又不是故意的」馮丹紅趕緊出來打圓場

 

「我怎能不生氣?妳差點算了下次不要再有這種事,聽到沒!

 

「恩」吳冷鳴微微低頭,隨即抬起頭問「對了,為什麼你會經過那裡?我記得男女生宿舍的出入口不同阿?

 

「唔

 

「什麼?

 

「不關你的事!

 

「唔

 

「我先回班上了

 

語畢,零武霆急急忙忙的往外奔

 

「他算了」吳冷鳴望著跑掉的零武霆,嘆氣道

 

」畢竟零武霆救了馮丹紅,原本想要說『別管他』,卻也被馮丹紅吞回去

 

「對了!我有一件事很在意」吳冷鳴抬起頭「去找他問問好了

 

「這什麼?!」馮丹紅見吳冷鳴已跑遠,只好一跺腳,回座位上去了

 

這時,28

 

「切!那根木頭!為什麼會想到這種事」零武霆朝桌腳忿忿的踢了一腳

 

「零武霆!」一道聲音從教室外傳到零武霆耳內

 

「誰阿!...!那木頭來幹嘛?

 

「零武霆,談一下?

 

「我跟你沒有什麼好談的」

 

「是是有關那天你對丹紅說的事

 

「你你聽到什麼了?」零武霆嚇的跳起來

 

「只只有聽到你說喜歡她其他的都沒有喔!」吳冷鳴說著說著,臉竟也紅起來了

 

那就是全部了阿!我完蛋了阿阿阿!零武霆的內心嘶吼著

 

「零武霆?你怎麼了?

 

「沒沒什麼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有!我想請你在意你自己,正視你自己的情感,別再這樣為了別人而放棄自己」吳冷鳴肅容

 

「什麼意思?」零武霆不明白,這木頭竟也懂『情感』?還扯到自己?

 

「你懂的,你我都是聰明人,我不用說太明白」

 

「我不懂,你們的感情不好嗎?我這麼做錯了嗎?

 

「不,我們沒有感情不好,

 

「既然如此,我哪裡錯了?」零武霆不解的問「這樣吧!我問你,你喜歡她嗎?

 

「喜歡,但不是男女之間的那種喜歡

 

「什麼?你說你很喜歡馮丹紅?冷鳴阿!沒想到妳竟然喜歡那種恰女人阿!

 

「什?!我是說

 

「唉,沒想到妳竟然會喜歡她,可憐你啦!

 

「等等,你再說什麼?...

 

「零˙武˙霆」馮丹紅突然衝進教室,大吼著零武霆的名字,像是要好好發洩似的

 

「阿~~恰女人來啦~~」零武霆像是開玩笑似的叫

 

「誰是恰女人!算了,冷鳴,我們走!」馮丹紅挽著吳冷鳴的手便要走

 

「這丹紅,我跟武霆有事要談,可以請你先回去嗎?」吳冷鳴輕輕撥掉馮丹紅的手,轉頭正要跟零武霆談,零武霆卻搶先一步說「我跟你沒什麼好談的,恰女人,帶他走!

 

「零武霆!我今天如果不跟你把這事說清楚,我不會離開的!

 

「怎樣都不會?

 

「怎樣都不會!

 

好吧

 

「你答應了?」吳冷鳴高興說

 

「是,但別在這講,那是我不想讓她知道」零武霆指著馮丹紅說著

 

「可以」

 

「等等!你們做了什麼虧心事?為什麼不能讓我知道?」馮丹紅不服氣的叫

 

兩人同時想到那『虧心事』,都不禁臉紅

 

「說阿!幹嘛臉紅阿?到底怎麼了?

 

「走了啦,不是要談?」零武霆用手肘抵著吳冷鳴,臉上的紅潮卻仍未退

 

「恩,阿」吳冷鳴被這一抵,回神間,偷偷的看著馮丹紅

 

不是男女間的喜歡?你還這樣看她?你這傢伙到底是不是在說謊阿?零武霆突然有種被騙的感覺

 

「去哪談?」吳冷鳴問到

 

「跟我來」語畢,零武霆便往外奔

 

「怎麼說走就走阿冷鳴,別理他」馮丹紅一轉頭才發現,身旁的吳冷鳴早已不見了,只好走回教室

 

學校的涼亭--

 

「這裡就好說話了你做那裡」零武霆坐在椅子上,指示著吳冷鳴坐在他的對面

 

「說吧...」零武霆將雙手交於胸前,瞪著眼前之人

 

吳冷鳴吸口氣後說「我先問你為什麼要這做?

 

「怎麼做?你希望我怎麼做?

 

「我不懂,你明明喜歡她,可是你卻

 

「你只想要談這個嗎?

 

「這恩」

 

「那好吧!我告訴你我這麼做的理由,然後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你盡管說,我一定會做到」吳冷鳴拍著胸埔保證

 

「先別那麼有自信等我把事情說完吧!」零武霆嘆口氣說到「這一切都要從廟說起

 

原來,零武霆在知道馮丹紅對吳冷鳴的心意後,為了成全她,跑到了某一間很靈驗的廟,祈求他們能夠成唯一對好的情侶

 

以上,都是零武霆欺騙吳冷鳴的事

 

,吳冷鳴聽完後卻說

 

「原來

 

「這就是為什麼我要極力措合的原因,七分盡人事三分天注定嘛!

 

「哦?三分天注定是嗎?...

 

「接下來我要告訴你要答應我的事

 

「說吧!

 

「好好的照顧她然後」零武霆站了起來「別再接近我

 

「恩,我答應你,我會照顧她的,順便告訴她你那天說的話

 

「喂!你什麼時候變這麼奸詐阿!」零武霆紅著臉對著吳冷鳴大吼

 

「零武霆,我現在鄭重的告訴你」吳冷鳴吸口氣,肅容說「我,對丹紅並沒有任何的想法,你一直當我是木頭,我看你才是個呆子」

 

「面對自己吧!面對丹紅吧!零武霆阿,誠實的面對自己的感情吧!

 

「你!

 

「先走了」語畢,吳冷鳴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站住!我叫你站住!吳˙冷˙鳴!」話落,零武霆也奔了出去

 

 

 

「五靈五魂五仙」一名罩著斗篷的男子,站在頂樓自語

 

「五靈為東青龍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中之麒麟」

 

「五魂乃左武魁右霸王,下獵人上文曲,中庸舞姬」

 

「五仙則爪為神之右,武為神之左,臂為神之軀,翼為神之羽,刃為神之兵」

 

「但那少年

 

「他身上那精純的神影之力錯不了!肯定是最後一聖,盾杵!

 

「看來事情變得越來越有趣了

 

語畢,男子身後竟伸出雙翼,振翅一飛,便不見人影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