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告白

請纓高中,一所位在無人島上的高中,島上還有許多的商店,學校裡沒有老師,一切都是由學生自理,學校有宿舍,在寒暑假也還有油輪接送學生離開島上,是否離開由學生自行決定,但今年的暑假,學校創辦人竟要求全校同學離開島上,奇奇怪怪的傳言早在學生中傳開

場景回到零武霆的教室

 

「阿~真無聊阿」零武霆打了個哈欠「不知道有沒有哪個欠打的來給我消磨依下時間

 

「零武霆在嗎?」吳冷鳴朝著教室內大喊

 

「在!」零武霆不耐煩的站起,垂頭喪氣的朝門口走去

 

到了門口,頭才一抬,便看到馮丹紅臉紅通通的站在一旁,忍不住嘆氣

 

「怎麼了嗎?」吳冷鳴見零武霆嘆氣,關心的問

 

「沒,你來找我有什麼事?還帶女友來?

 

「零˙武˙霆,我們是找你談正事的!你還開玩笑!」一旁的馮丹紅嬌嗔到

 

「丹紅,讓我來説,妳別生氣」吳冷鳴尷尬的打個圓場

 

「誰來說都好,趕快把事情解決就行」零武霆伸個懶腰「難道又是有人挨打的事?我先說,是他們來找我的,我這次也是被逼的」

 

「這」吳冷鳴一臉為難「我會幫你解釋的,可是下次盡量不要出手那麼重,可以嗎?

 

「好啦還有事嗎?

 

「丹紅她她還有事想問你,我先回去了」

 

這麼放心?你不怕你女友被我吃了嗎?是說這恰女人找我會有什麼事?難道是為了那個木頭?零武霆心中納悶

 

「喂!!臭傢伙!我在叫你阿!」馮丹紅對著零武霆大吼

 

「阿?妳還有什麼事啦」

 

「哼!沒禮貌」

 

那你就有禮貌嗎?「好好好丹紅小姐,請問妳您還有什麼事嗎?

 

「這還差不多」馮丹紅頭一抬,頗為得意,但旋即又低下頭,十指撥弄,支支吾吾的說「那那個你知道冷鳴喜歡什麼嗎?

 

果然是為了那木頭!零武霆忽然覺得很麻煩,掉頭回教室

 

「喂!臭傢伙!

 

「去問別人啦!他朋友不是很多?找我做啥啦!

 

「你以為我很喜歡找你嗎?其他人都不知道啦!你到底知不知道他喜歡什麼?知道快說啦」

 

「知道是知道可是」零武霆心想,如果這恰女人纏上吳冷鳴,說不定吳冷鳴就不會再來煩自己了,打定心意後,零武霆轉身對門口的馮丹紅說「這樣吧,妳等等回去邀他在星期天的時候去青尹吃飯,放心啦,我請客,你們自己去吃,我會先訂好位的」

 

「你有什麼陰謀?你什麼時候人變這麼好?我可不會感謝你的

 

「我好心幫妳,妳竟然這樣的侮辱我!虧我好心想教妳一個好辦法說

 

「什麼好辦法?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這」馮丹紅聽完,臉上一抹薄紅,嬌嗔到「不要亂開玩笑啦!

 

「什麼開玩笑!我說真的,信不信隨妳,但我保證一定有用!

 

「那我試試」語畢,馮丹紅便奔回教室

 

「呵呵呵冷鳴兄阿,你要把握機會阿!」零武霆奸笑幾聲,便趴在座位上睡著了

 

接下來的幾天,零武霆重複著起床,吃飯,上課,回宿舍,睡覺的模式過著每一天

 

終於到了星期天~~

 

「歡迎光臨,請問是冷鳴先生和其女友-丹紅小姐嗎?」服務生面帶微笑的看著眼前的一男一女

 

那臭傢伙搞什麼阿?竟然說我是冷鳴的馮丹紅越想越亂,卻聽吳冷鳴在旁答到「是我們沒錯,可是我們不是男女朋友」

 

「這樣阿」服務生臉上的笑容有點尷尬,但畢竟訓練有素,旋即帶著兩人到座位上坐好

 

!當我男朋友有那麼不好嗎?這麼急著否定馮丹紅斜眼看著吳冷鳴,吳冷鳴注意到她的眼神,給了她一個微笑

 

「柳橙汁和紅茶,餐點隨後送上」服務生將兩杯飲料遞上

 

「對了,這家餐廳不是很貴嗎?要不要我幫忙付些」吳冷鳴喝了口紅茶後對馮丹紅說到

 

「這沒關係啦!反正我不缺錢的」馮丹紅可不想幫零武霆省錢,而且是零武霆自己要請客的「對了冷鳴

 

「恩?

 

「我那個

 

「怎麼了?

 

「你你喜不喜歡

 

偏偏這時,服務生很不識相的出現了「您的餐點, 沙朗牛排和菲力牛排,還有什麼需要盡量吩咐」說完便走了

 

就算有事也不吩咐你!馮丹紅十分的氣憤

 

「妳你剛剛問我什麼?

 

「沒事!先吃喝吧!」馮丹紅正在生氣,沒注意到吳冷鳴的臉早已紅透

 

「喔喔」吳冷鳴的刀子剛切下一塊肉,又對馮丹紅說「丹紅?

 

「恩?

 

「妳今天,

 

「什麼?

 

「我說,你今天穿的好漂亮!

 

「謝謝謝」馮丹紅的臉上又多了一層紅紗,其實馮丹紅今天的穿著是照著零武霆的吩咐,上半身穿著襯衫,從領子到胸前的釦子都解開,下半身穿著可比熱褲的短裙,臉上還有一點淡妝,不只吳冷鳴驚豔,也不少路人嘆為觀止

 

想當然爾,也吸引了不少不必要人士的目光

 

「大哥!大哥!那小妮子看起來還不錯呢!」不良少年A對身旁的大漢說

 

「可是她旁邊的那個人….」不良少年B稍有遲疑

 

「做掉他就好啦!」不良少年A握著拳頭

 

「慢著!那人好像是零武霆的好友,如果動他我們也會出事的可是這麼好的東西放著挺浪費的」大漢稍作沉思「這樣吧!!去看看零武霆有沒有在這附近!

 

「是!」不良少年A

 

10分鐘後~~

 

「附近都沒有他在的跡象」不良少年A向大漢報告

 

「很好!想辦法去引開那個礙事的人!

 

「是!」不良少年B

 

「嘿嘿嘿好久沒有嘗過女人的味道了」大漢笑的很難看,拿出鏡子照著難看的臉,撥著難看的頭髮,從頭到腳就是一個難看的人

 

此時的馮丹紅和吳冷鳴聊的正開心,殊不知危險正逼近

 

「然後阿」吳冷鳴說的正開心,突然間,桌上的飲料被打翻

 

「抱歉抱歉我陪你們一杯吧」不良少年B擠出笑容的說

 

「不用了,我們正好要走」馮丹紅急忙回絕

 

「這怎麼行!服務生!給他們再倒一杯柳橙汁,算我的」

 

「這

 

吳冷鳴見對方心意堅定,和馮丹紅使了個眼色,對不良少年B說「那謝謝了」

 

「不客氣不客氣,本來就是我的不是嘛!」不良少年B見服務生來,偷偷從口袋拿了個藥丸的小碎片,接過飲料時偷偷丟了進去說「這杯是誰的阿?

 

「我」馮丹紅答

 

「來來來,給你」

 

「謝謝」

 

馮丹紅接過便小酌一番,接著對吳冷鳴說「走吧」

 

「好」

 

在大漢這~~

 

「搞什麼鬼?我不是要你引開那男的嗎?現在吃不了那女的了!

 

「大哥別生氣,我在那女的飲料中下了迷藥,量不多,但預計藥效在半小時後會發作,到時他會頭昏腦脹,等她要回去時不就落單了?

 

「有理!!咱們跟著他們走,好等等攔截」

 

「是!

 

二十五分鐘~~

 

「冷鳴我頭有點昏昏的,我看我先回宿舍好了」馮丹紅扶額對吳冷鳴說

 

「要不要我送妳?

 

這人就是這點好,馮丹紅心中一暖說「不用,你也早點回去」

 

「好」

 

告別吳冷鳴後,馮丹紅走在回宿舍的路上,隨著周圍的人越來越少,視線也越來越模糊,突然從後面伸出一雙手,一隻手拿著手帕摀住馮丹紅的嘴,另一手則不安分的在馮丹紅身上游移

 

「唔....…..…………..」馮丹紅最後無力抵抗,想著等會發生的事,竟從眼角流下了淚

 

「嘿嘿嘿我已經忍不住啦!」大漢翻起馮丹紅的衣服半截時,突來的聲音令大漢不寒而慄

 

「呦~竟然在這種地方玩女人阿~還動她?你是不想活了阿?」聲音並不大,只是平淡的自一人口中吐出

 

「你零武霆,這女的跟你無關吧?」大漢雖害怕,但仍鼓起勇氣和零武霆對峙

 

「喔?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從現在起,,歸我管,如何?」零武霆輕笑

 

「這這這….

 

「這樣就有理由了你動了我的人,膽子不小阿!最近挺無聊的,要讓我滿˙足˙阿!」零武霆折著手,最後幾個字還加重語調

 

「咿咿咿咿!!!!」大漢把馮丹紅丟下,掉頭就跑

 

「真沒膽,丹紅!」眼看馮丹紅就要敲到地上,趕緊奔進,將兩隻手墊在底下,划過去接住馮丹紅的頭

 

「呼馮丹紅小姐,妳給我惹了不少麻煩呢!」零武霆用手撥了撥馮丹紅的頭髮,又說「你今天穿的衣服,其實是我想看你穿的,根本不是冷鳴喜歡的

 

「沒想到你竟可以為了那木頭,真的這樣穿呢!

 

「要是哪一天,妳可以為了我,可以好好的看著我,不知道會多好呢?

 

「唉,也許妳永遠也不會知道我喜歡妳」

 

「這樣也好,那種痛我不想經歷第二次

 

「而且我知道,妳跟冷鳴那木頭一定可以

 

「算了」零武霆輕撫馮丹宏的臉頰,又親了馮丹紅的額頭「至少現在,這一刻,我可以告訴妳,我喜歡妳,以後恐怕沒機會了

 

語畢,零武霆抱起馮丹紅朝宿舍方向走去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