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作業主軸跟上次一樣,仍是以描寫角色反應為主,不過不再是每人不同題目,而是全部統一開頭,字數則是300-1000

 

開頭是:突然下起大雨,然後分別描寫「冷酷的總裁」、「急躁的機器人」、「天然呆的笨蛋」會有的反應

 

同樣以人物區分

 

一.冷酷的總裁

 

  突然下起大雨。

 

  斗大的雨珠打在窗戶上,啪啪作響。

 

  窗外傳來陣陣雷聲,看來這也許是雷陣雨。

 

  一棟約莫十數層高的大樓的最高樓,有一半的外牆都是玻璃製成,從裡面可以往外看,視野相當不錯,當然,外面可以往裡頭看去。

 

  裡面有著一張約莫兩公尺的長形木桌,桌上放滿了紙張,其堆疊的高度,讓人難以相信那是用紙可以疊成的。

 

  而在木桌的前後兩側各有一名男子,雖然都是西裝筆挺,但是很明顯是不同等級的人,其中一人坐在木桌後方背對玻璃牆,不斷地將桌上的紙張從右拿到自己眼前,在拿到左邊,另一人則雙膝併攏跪地,雙手稱地,額頭貼在手背上,簡單來說就是那人正在下跪。

 

  求您了,總裁,我還有小孩跟父母要養,絕對不能丟失這份工作啊!

 

  跪在地上的那人開口,雖然他始終沒有抬頭,但是渾厚的嗓音依然能夠不被雷雨聲干擾的傳入木桌後方那人耳裡。

 

  原來如此,所以你希望能繼續留在公司裡嗎?被稱為總裁的男子則完全不看正在下跪的男子,只是不斷埋頭在紙堆中。

 

  是、是的!我、我什麼都願意做!只要…」

 

  「不過,你這次捅出這麼大的簍子,你覺得你還能在公司裡混下去嗎?」

 

  不等對方說完,總裁便開口打斷他,也不管對方臉色已經完全發白,繼續羅列他的罪刑:「這筆訂單,然後還有這個漏洞,那筆請款,你用了各種手段,從公司裡面挖走將近五千萬,真以為沒有人會發現嗎?」

 

  「我…」

 

  「給我一個理由,一個放任蛀蟲從內部啃食公司也是利大於弊的理由。」話說到這,總裁第一次抬頭看向木桌前方的男子:「不多,只要一個,只要你能給我一個這樣的理由,我就讓你留下。」

 

  「那…」男子聞言,喜出望外,正拼命轉動腦袋思考時,卻突然被下一句話給嚇呆。

 

  「但是如果你沒辦法說服我,就準備叫人替你收屍吧。」總裁冷冷地說完,便繼續埋頭工作,不再理會男子。

 

二.急躁的機器人

 

  突然下起大雨。

 

  即便是科技十分發達的現在,也沒辦法準確地預測出降雨的時機,甚至有時氣象報導還會出錯。

 

  「機械女僕、咖啡廳、站前店、現正開幕中。」

 

  一道無機質的聲音,迴響在大雨滂沱的都市裡。

 

  「請參考、看看,請參考、看看。」

 

  那是由一個「人」的發出來的聲音,外型四四方方,關節處則用圓輪作接縫,是個很標準、很古典的「機器人」。

 

  「請參考、看看,請參考、看…幹!」

 

  原本應該是不帶感情,而且無機質的聲音,卻突然充滿了活力,而且還帶點磁性,那個機器人用外表想像不出來的敏銳身手,用力將手上的防水傳單丟在地上。

 

  照理說這樣的大動作應該會引人注目才是,但…

 

  「這裡根本沒有人,叫我在這裡發傳單是要發給鬼喔喔喔喔喔!」

 

  沒錯,機器人現在正一個人站在大雨之中發放傳單,一個人。

 

  「該死的店長,而且這套外掛裝備好臭!雖然防水但好臭!」機器人不斷地跺腳,像是要把地上踩破一個洞似的奮力跺腳。

 

  事實上,地上的磁磚的確被他給踩碎了一片。

 

  機器人不斷跺腳後,像是知道這樣發火也無濟於事,便將他的動作給停了下來,接著,又好像想到了什麼的四處張望。

 

  「好,反正這裡也沒有人,我就躲在旁邊休息,反正時間到了回去薪水照領!」機器人自顧自地說完點頭後,也不管傳單被丟在地上淋雨,自己跑到一旁的騎樓下躲雨。

 

  「啊~這外掛裝備真的臭死人,下次打死我都不要再來發傳單了。」躲到騎樓底下後,機器人將自己的「頭」給取了下來,而在「頭」底下的,則是一個五官十分精緻的少女臉龐,白皙的皮膚,小巧的雙唇,紫色的長髮盤在腦後,是一個十個人經過,十個人都會回頭再看一眼的美少女。

 

  但是,那個美少女的雙耳處卻有著塊狀天線,就像是個機器人。

  「啊~該死的店長,下次…」

 

  「下次怎樣啊?紫曜?嗯?」

 

  「…下次一定要告訴店長,我超愛發傳單的。」

 

三.天然呆的笨蛋

 

 

  突然下起大雨。

 

 

  我奔馳在大街上,拿身上的後背背包放在頭上充當雨傘。

 

 

  沒辦法,這雨來的實在太突然,相信很多人都有經驗,平常一直都有帶雨傘時,那就是彩色的,當你哪一天忘記帶雨傘,那就是黑白的,我是說天空。

 

 

  不過這雨傘實在是不怎麼好用,又重又很難擋雨,除了頭部以外都被雨淋濕了,畢竟是背包。

 

 

  從學校出來,大概已經跑了十分鐘吧?不是我在自誇,我這人體力之差,都可以去報名金氏世界紀錄了,途中走走停停好幾次,總算,一間便利超商出現在我的眼前。

 

 

  總算可以拿雨傘了…」我不自覺地開口這麼說,雖然直接頭頂背包衝回家也不是不行,但是除了手會痠以外,背包也是會濕的,不,背包濕了還不要緊,最重要的是裡面的輕小說會濕掉啊!那可是我的命啊!

 

 

  也許是因為我讓亂七八糟的事情塞滿腦袋,平常應注意、能注意而這次卻未注意──我說的是威脅,正朝我衝了過來,而當我發現的時候,只有一個想法。

 

 

  啊,這台藍寶堅尼的大燈好亮啊。

 

 

  然後我就感受到一股強烈的衝擊,將我跟我的背包一起被撞飛到一旁,而因為我第一時間只記得不能讓書包,更正,書包裡的輕小說受損,所以緊緊的抱著它,接著背部感受到強烈的疼痛,視線一黑,我就昏過去了。

 

 

  當我再度醒來時,發現眼前站了一個金髮帥哥。

 

 

  啊,你好像醒了呢。」那金髮帥哥朝我露出爽朗的微笑。

 

 

  我吃痛的爬了起來,問了一個我現在最想問的問題。

 

 

  「為什麼你的頭上有根國旗?」

 

 

  「竟然是問那個?」帥哥露出十分傻眼的表情,並對我的頭部使出手刀:「一般人不是都會先問我是誰,或是自己現在在哪裡吧?照劇本來啊。」

 

 

  「不,你頭上就插著一根國旗,任誰都會問吧?」而且還是中華民國國旗。

 

 

  「是這樣嗎?」帥哥歪著頭問,頭上的國旗也跟著歪一邊。

 

 

  「而且,我對現狀也不是猜不到,所以當然會先問那個。」這種狀況我看多了,最近輕小說超流行這個題材的。

 

 

  「喔?是喔?那既然你知道的話就好辦了,我現在要送你…你為什麼要伸出你的手?」

 

 

  「嗯?你等下不是會讓我轉生到異世界去嗎?我只是看你會給我什麼當伴手禮而已。」沒有超強能力,就算是笨蛋女神我也能接受啦。

 

 

  對於我理所當然的說詞,帥哥卻露出一種看到笨蛋的眼神說到:「誰說要送你去異世界了?」

 

 

  「咦?」

 

 

  「人既然死了,當然要輪迴啊,你又沒修道,沒唸佛,沒信基督沒信阿拉,死了就死了,你還想做什麼?」

 

 

  「不、不會吧啊啊啊啊啊!!!!!」

 

 

  我發出十七年人生中最慘烈的一次大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