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異能名:那天過後,我終於清醒

 

 

  「天羽前輩,那樣做真的好嗎?」子凡一臉擔憂的問道。

 

  「沒什麼不好的,那種人的下場本來就該如此。」天羽海抱著嬌小的女孩回答道。

 

  子凡無視天羽海小聲補充的「竟然敢耍我,我要你碎屍萬段…」等可怕的自言自語,轉頭看向另一邊的一生懸命。

 

  「阿海都這麼說了,而且做都做了,沒什麼不好吧?」一生懸命聳聳肩,他是這間保全裡資歷僅次天羽海與天氣的人,除了任務之中,一般都用輕鬆的口氣交談。

 

  「不,可是…」

 

  「你覺得不好嗎?」

 

  「不,沒有,這個結果我是贊成啦…」

 

  「那就好了,不是嗎?」

 

  子凡默默地將視線從一生懸命身上移到一旁的方桌,方桌上放著數份報紙,然而不管哪一間報社的報紙,都用斗大標題寫著類似的內容:

 

  「新北市長戴得華坦承貪污!」「戴得華與其子戴清河將把所持財產透過戴清河之妻全數捐給福利機構!」「戴清河自爆洗錢!」等等的字樣。

 

  「這結果最後是造福人群啦,但是為什麼要先兜一大圈子,讓戴得華挨揍,還讓戴清河嚇到昏過去……」子凡全身無力地繼續說:「而且說到底,戴得華不是委託人嗎?」

 

  「唉,我也不想做到那樣啊。」天羽海聳聳肩說到:「不過不這麼做,闃闇白夜就沒辦法發動異能啊。

 

  「說到闃闇白夜,我記得他的異能是少見的治癒能力對吧?

 

  「沒錯,異能那天過後,我終於清醒』,能力發動之後,可以治療一切身上所有的傷,只要你還有一口氣,都能救得回來。」天羽海將下巴放到小女孩的頭頂,儘管小女孩有所掙扎,但是天羽海仍是無視的嘆了一口氣說:「可是很麻煩啊。」

 

  「麻煩?」子凡歪頭問道。

 

  「你那種動作如果是我家女兒來做叫萌,你來做就是噁心。」天羽海用十分嫌惡的表情斜眼看著子凡。

 

  「不要轉移話題!」子凡脹紅著臉喊到,雖非本意,但他的確做了由男生來做很違和的事情。

 

  「好啦好啦。」天羽海厭煩的揮揮手,這時,天氣正好將門打開進來說:「午餐買回來了,來來來,一起吃啊,啊,不過天羽不能吃。」

 

  「為什麼啊!」天羽海抱怨似的叫了一聲。

 

  「還問我?也不想想你把委託人弄成什麼德行?」天氣將手上的袋子放下,把裡面的食物一一拿出來放在桌上繼續說:「每次處理委託都伴隨私情亂搞,這塊招牌差點沒被你砸了。」

 

  天羽海撇撇嘴回:「我哪有。」

 

  天氣眉角一抽,瞪向天羽海:「還沒有,光就這次的事情,你還沒有亂搞?」

 

  「那是為了發動異能…」

 

  「異能?什麼異能?」天氣兩手插腰指著天羽海說:「闃闇白夜的異能只要嚇昏人就好了,你還要先讓人被打個半死、被打昏了才出手,然後說什麼『我會讓你了解,為什麼我們莫仁保全又叫……殺人保全』之類的話!什麼殺人保全!我可沒聽過,嚇人保全還差不多!」

 

  話越講到後面,天氣越激動,天羽海也將視線往旁邊看去。

 

  「原來真的不用做到這種程度?」子凡聽完後看向一生懸命,發現一生懸命一點也不訝異,有些傻眼的問道:「一生前輩,你都知道啊?」

 

  「廢話。」說罷,一生懸命又埋頭書中。

 

  看著子凡一臉茫然的樣子,天氣一邊整理方桌,一邊告訴子凡:「闃闇白夜的異能是很稀有,而且很強大的異能,但是越是強大的異能越有風險,這個異能有個副作用,讓闃闇白夜很不想使用。

 

  「為什麼?說到底他的異能發動條件到底是什麼?為什麼要嚇昏人?」

 

  天氣讓肩膀上的一隻布偶熊跳下地面,並對那隻布偶熊交代一些事情後,直視著子凡問道:「你覺得洗腦是不是一件違反道德的事?」

 

  話題太過地跳躍,讓子凡腦袋還沒跟上,但天氣此時卻散發出一種令人心生畏懼的氛圍,使得子凡只能好像有東西卡在喉嚨似的,一字一字回答:「應、應、該、是…吧。」

 

  「那如果洗腦可以救人,甚至造福更多人呢?」眼神變得更加銳利的天氣問道。

 

  「咦?什、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天氣嘆了一口氣,方才那懾人的氛圍好像騙人似地消失無蹤,接著她又繼續說:「闃闇白夜的異能跟日本一個叫武裝偵探社的成員的異能很相似,不,是更強,他的異能不需要把人弄傷,只要那人失去意識即可發動,而且……

 

  「而且?」

 

  「被治療的人一但醒來,不管原先是惡是善,都一律會被強制向善,也就是說,人格被竄改了,也可以說是被洗腦了。」

 

  「這也……」子凡嚇到說不出話來,先不論是否有違倫理道德,如果將這個異能用在全人類身上,幾乎可以支配世界了。

 

  一個全部人類都只做「善」事的世界。

 

  「但因為太過強大,所以發動條件也是挺嚴苛的。」天氣聳聳肩說:「這也是我們被叫做『嚇人保全』的緣故。」

 

  「呃。」子凡發出像是青蛙叫的聲音。

 

  「因為他要發動這個異能,對象必須在失去意識前抱持著強烈的負面情緒,而且不是任何負面情緒都可以,只有後悔、害怕、難過這三種才行。」

 

  聽罷,子凡有些瞠目結舌地點點頭說:「那還真的很麻煩。」

 

  「行了,吃飯吃飯。」不知何時,桌上已經放好一盤一盤的飯菜,方桌旁放了五張椅子,天氣雙手朝大家揮了揮,剛才跑掉的布偶熊踩著規律的步伐走進天氣,卻在途中被蹦蹦跳跳的小女孩攔截,將它抱得緊緊的走向其中一張椅子,而其他人也各自挑了一張椅子坐下。

 

  五個人和樂融融地吃著中飯,這是在莫仁保全中最常看見的場景。

 

 

  「好閒啊~」子凡伸了個懶腰說到。

 

  「畢竟我們這裡案子不多啊。」天氣正和小女孩玩耍,一邊回答到。

 

  「你該慶幸這裡是台灣不是日本,是莫仁保全而不是武裝偵探社,不然有你忙的。」天羽海斜躺在辦公椅上說著。

 

  「講到武裝偵探社,剛才有提到他們也有一個治癒能力者?」子凡做了一下伸展操問到。

 

  「沒錯,名字是與謝野晶子,異能名『君死給勿』,能夠將重傷者治療到毫髮無傷地步的強大治癒能力,但缺點是非重傷無法治療,也就是說要想治療小傷就必須先把對方弄重傷。」一生懸命低頭看著書回答。

 

  子凡吐了吐舌頭說:「好像沒有很方便。」

 

  「舉凡能力,都會有其限制,甚至有些人因無法掌控自己的能力反被能力給吞噬,這種時候除非有著像福澤諭吉的『人上人不造』那類異能,否則是沒救了的。」

 

  「原來如此。」

 

  就在子凡點點頭表示了解時,放在天羽海身前辦公桌上的電話忽然響起。

 

  「莫仁保全,天羽海……是…規則您了解嗎?…好,好,那就在…了解。」

 

  等天羽海掛下電話後,大家都看著他,而他則環顧一下眾人後拍手到:「好了,有工作進來了。」

 

  「這次要保護誰呢?」子凡首先開問。

 

  「這等下才要談,嗯……好。」天羽海低頭思索一會兒後,抬起頭開始指揮:「子凡,你跟我一起去見委託人,天氣,麻煩你陪我女兒一下,一生,去把闃闇找來,叫他在十五分鐘後到源流,這次的委託應該需要他。

 

  是。」「好~」「收到了。

 

  三人各自應聲後,開始動身做準備。

 

 

  米席林三星級中式餐廳,源流。

 

  「這次能夠回應我的委託,真是非常感謝。」一位身材姣好,穿著鮮紅色旗袍的高挑女性對天羽海和子凡鞠躬,其散發出來的成熟氛圍,讓子凡不禁吞了口口水,臉上泛紅。

 

  天羽海搖搖頭,斜眼撇了一下子凡,在心中嘆到:定性不夠啊。

 

  「我已經預約好位置了,兩位這裡請。」旗袍女性朝餐廳的某個方向伸手示意,天羽海只是嗯了一聲便走進去,在他身後的子凡則有些不好意思地跟上。

 

  等三人就坐後,天羽海便開口問到:「我這人不喜歡拖泥帶水,有話直說。」

 

  聽到這話,子凡頭上立刻掉下三條黑線,還不喜歡拖泥帶水哩,之前不知道是誰,迂迴著去嚇委託人……

 

  「那我就開門見山地說了,請救救我女兒。」旗袍女性又一次鞠躬。

 

  「你女兒怎麼了?」子凡立刻問到,但是才剛脫口就立刻後悔了。

 

  因為天羽海從旁邊瞪著他。

 

  旗袍女性的視線從天羽海移到子凡身上,含淚的雙眼令子凡的心臟不爭氣的亂跳。

 

  「我女兒她…她被綁架了…」

 

  綁架?那應該要報警而不是找保全吧?雖然很想這麼說,但是身旁散發的黑色怨氣令子凡不敢開口。

 

  天羽海瞪視著子凡,見他沒有開口後又轉頭回去面對旗袍女性說:「救回人質不在保全的工作範圍內。」

 

  「我知道你的意思。」旗袍女性深呼吸之後,從手提包包中取出一張字條放在桌上,推到兩人面前說到:「但是綁架犯留下了這張紙條給我。」

 

  子凡跟天羽海對視一眼後,由子凡伸手去碰觸那張紙條。

 

  異能『只是個開端』

 

  在子凡接觸紙條的那一剎那,數個畫面湧入腦海,那些畫面令他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臉上表情非常驚恐,天羽海見狀,眉毛也皺了起來。

 

  而子凡在數個吐納後,收下並打開紙條,紙條上面貼著從報紙上剪下來的數個大字,跟子凡剛才看到的其中一個畫面一樣:

 

  『想要回妳的女兒,就去找莫仁保全來。』

 

  接著子凡再度抬頭,臉色蒼白地看向旗袍女性,身體忍不住往後挪了一下。

 

  「你看到什麼了?」天羽海看了一下紙條的內容後,神情肅穆地望著子凡。

 

  然而子凡並沒有回應他,只是不斷地喃喃自語。

 

  看到這個狀況,旗袍女性很是不解,天羽海也同樣無法理解,但當他仔細看著子凡的嘴唇,讀懂他的唇語後才知道。

 

  他正在數數字。

 

  也不知道到底數了多少,數到哪裡,空氣中瀰漫寂靜與壓抑,突然間,子凡用力一拍桌子起身,將坐在一旁的天羽海推開後,伸手把坐在對面的旗袍女性的頭往下壓,自己的頭也緊緊貼在桌面上。

 

  子凡還未來得及解釋什麼時,槍聲大作,兩顆子彈飛過剛才子凡跟天羽海的頭部的位置。

 

  接著響起的是一道十分狂妄的聲音。

 

  「哎呀,果然偷襲對預知能力者沒用嗎。」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