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我是悖論

 

  「不知寒夜現在過得好不好……」一名紅髮女子看著架上照片自語。

 

  十六夜亞紀,以決鬥學院內第一名的成績畢業,卻進到跟大家所想不同的一學院就讀,志願是成為一名救助他人的醫師,有這麼偉大情操的她,在十七年前和心愛的人結為連理,對方卻忽然憑空消失,雖然在經濟上並沒有困難,但心裡卻非常的難受,至今沒有崩潰全是因為希望。

 

  那人所留下的希望……

 

  「亞紀醫師!」一名白衣護士衝進到十六夜亞紀所在房間內。

 

  「怎麼了?」十六夜亞紀問。

 

  「有人找妳。」

 

  「誰?」

 

  「不知道,他不肯說,只說妳一定會想見他。」

 

  「喔?人在會客室?」

 

  「嗯。」

 

  「好的…我去看看……」十六夜亞紀走出房間,一面細細思索對方身分。

 

 

 

  來到了會客室的十六夜亞紀保持著全然的警戒,曾經歷過無數死戰的她十分了解,眼前的對方並不是泛泛之輩。

 

  「就是你嗎?」十六夜亞紀問著眼前之人。

 

  那人帶著黑白各半的面具,衣著則是白黑相間,他回答,聲音中沒有夾雜任何的情感:「是的。」

 

  「找我做什麼?」十六夜亞紀繼續追問。

 

  但那人不答反說:「看似正確的使用意念力量,卻是錯誤的使用方式,真正錯誤的使用,才是正確的用法……」

 

  「什麼?!」十六夜亞紀激動的站起身子,並不需要特異能力的她早已失去意念力量,但是曾在"神的居城-弧形搖籃"上感覺到的那股溫暖,至今仍未忘卻,但那是只有她才知道、她才有的經歷,眼前這個來路不明的人到底是如何得知的?

 

  「哈哈哈哈哈!妳可以將意念力量的正確跟錯誤方法都試過……在這邊先給妳鼓勵吧……」語畢,那人撫掌輕笑,語氣仍舊冰冷。

 

  這人很危險!十六夜亞紀提高警覺望著那人,問道:「你是誰?」

 

  「我嗎?我是……」那人將面具摘下:「我是悖論。」

 

  「你……」

 

  「這次來,是要告訴妳一件事……不動遊星在神殿。」悖論肅容,跟剛才冷酷的他判若兩人。

 

  「神殿?」十六夜亞紀訝異的反問。

 

  「是的……」悖論在懷中摸索一番,接著取出一張卡片遞向十六夜亞紀說:「『悖論龍』,通往神殿的鑰匙之一……等到神殿開啟時,他會負責帶妳前往。」

 

  「之一?意思是還有其他的?」十六夜亞紀吃驚連連。

 

  「是的,其他的鑰匙則由其他人交給其他正確的人,至於是誰妳到了神殿便知,另外還有,幫我傳話給不動寒夜……」

 

  「你找寒夜做什麼?」身為母親的十六夜亞紀不想讓對方與自己的孩子接觸。

 

  「反正幫我告訴他就是……而且要在神殿開啟前告訴他!」悖論顯得十分的不安。

 

  「這個……到底要說什麼?」

 

  「一定要使用魄,否則會贏不了……我言盡於此…先走一步了……」悖論站起,轉身便要走。

 

  「等等……遊星他……」十六夜亞紀雖然連忙追上,但悖論卻已消失。

 

  「咦?人呢?」十六夜亞紀急尋,卻仍不見蹤影。

 

  「這…怎麼會……這樣……」十六夜亞紀看著手中的悖論龍,滴下眼淚:「遊星、遊星…你在哪?我好想你……我真的、真的……好想你……」

 

  「亞紀醫師。」突然一名護士衝入,見到落淚的女強人,忽然慌了手腳。

 

  要知道,十六夜亞紀在醫院是相當有名的,但並不是以『決鬥王不動遊星的妻子』出名,而是『如日溫暖般的美麗慈祥醫生』,更是一個聞名女醫師跟女護士間的一個女強人,

 

  還是個有不少人追求的美麗人妻醫師,原本懾於決鬥王名氣而不敢靠近她的人,都在不動遊星宣布失蹤後對她強烈追求,但對遊星十分專情的十六夜亞紀全部都拒絕了,直到其子寒夜長的稍大一點,表現出傳承自決鬥王的實力,更落下狠話:『想當我父親的,先打敗我再說!』,並打敗幾個人之後,大家才不敢再接近十六夜亞紀,

 

  不過那些,都過去了。

 

  「怎麼了嗎?」十六夜亞紀擦去眼淚,一改方才愁容,恢復以往溫柔笑顏。

 

  「您……在哭嗎?」

 

  「沒有,沒事的,怎麼了?」

 

  「X35號房的病人要到出院時間了,請您過去看看。」

 

  「嗯,走吧。」十六夜亞紀重拾心情,昂首闊步。

 

  遊星……我絕對會找到你的!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