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篇/我爸在精靈界?

 

  「回精靈界去了?」羽櫻吃驚的看著不動寒夜。

 

  「她信上是這麼寫的。」不動寒夜點頭回答。

 

  [葉蘭?難道是!]神秘的代行者地球在羽櫻耳旁說:[你們說的葉蘭,可是地國植物王女,枼闌?]

 

  「照妳這麼說……」羽櫻回想:「她的牌組好像是植物族為主的,說不定……」

 

  「妳在跟……精靈對話嗎?」不動寒夜問。

 

  「對了,你看不見喔!」羽櫻搖著手說:「沒什麼,對了,現在呢?」

 

  「唯一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的傢伙還在失落中,這樣吧,妳先去找你哥,我去找吳毅,找到後就到這裡集合。」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

 

  兩人彼此點頭示意後,離開了保健室,此時蘇凡尚在昏迷。

 

 

 

 

 

 

  「跑起來!快!」雷伊指揮著另外兩人說:「愛莎,傑米,跑!」

 

  「別讓他們跑了!」一群灰髮白眼的人緊追不放。

 

  「切!你們先走,我留下來!」雷伊推著兩人跑。

 

  「任誰都知道你的手氣最爛,還是我留吧!」傑米反推著雷伊說:「愛莎姊,帶我哥走!」

 

  「喂!」雷伊生氣地喊,卻被愛莎拉著走:「好了好了,事實就是事實,快走!」

 

  眼見兩人離開後,傑米轉身笑說:「喂喂!打贏我再說!」

 

 

 

 

 

  「我真想罵人啊!」不動寒夜跺腳怒喊:「竟然給我跑掉!都什麼時候還搞這齣,該死的傢伙!」

 

  「冷靜下來吧,與其在這裡生氣,不如分頭找去?」冰月問。

 

  「還能怎麼辦?走吧!我去火山口找人。」不動寒夜氣憤地離開。

 

  「那我去學校找。」冰月說。

 

  「我去對戰湖找。」羽櫻說完就走。

 

  「吳毅,你呢?」冰月問。

 

  「啊?喔,我嗎?」吳毅一頓,稍加思索說:「我,我去紅宿舍找。」

 

  「是嗎?那我走了。」冰月轉身離開。

 

  「這種時候,他一定在……」吳毅拿出手機,撥了一通電話,等了一會後開始對話:「你還會接我電話,代表你還沒真正絕望,這樣的話還好談……喂?喂!掛我電話?你死定了!去宿舍把你抓出來!」

 

 

 

 

 

  「我知道你在這裡,快出來吧?」吳毅敲著紅宿舍中一間房間的門:「還是你想跟久違的我打?當然,是指打架。」

 

  「出來了啦!怎樣?」蘇凡抓著頭開起房門問。

 

  「大家在找你啦,還怎樣,我才想問,現在是怎樣?」吳毅抱胸,非常不滿。

 

  「找我?為什麼要找我?」蘇凡滿臉疑問:「怎麼了嗎?」

 

  「結果你沒有失落?」吳毅抓抓頭:「什麼嘛!」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時間到了,我要找他們。」

 

  「時間到了嗎?好快阿,大賽怎麼辦?」吳毅笑說:「不過你現在找他們會先被某人揍一頓喔。」

 

  「管他那麼多,我還專程回來調牌,而且,」蘇凡轉身進房系起皮帶,並將卡盒裝妥後走出房間說:「我這一生,贏不過的人除了我姊,傑克老爹,就剩你了,對他的話我可不在意。」

 

  「喔?走吧!」

 

  「恩,走。」蘇凡挺胸:「去找決鬥王游星。」

 

  「找我爸做什麼?」不動寒夜從樓下喊著。

 

  「靠……」蘇凡驚愕看著不動寒夜,以及後面兩人。

 

  「那時看到吳毅恍神,我就知道他一定找得到你。」冰月說。

 

  「小地球可是告訴我你很可疑喔,」羽櫻伸出食指說:「差不多該說你是誰了吧?蘇凡兄?」

 

  「好吧,我說我說,不過呢,先跟我去宿舍廢址。」

 

  「去那裏做什麼?」冰月問。

 

  「去精靈界。」

 

  「我爸在精靈界?」不動寒夜激動的說。

 

  「沒錯,傑克老爹……世界冠軍,不動遊星的宿敵,紅蓮新星龍的持有者,還有其他的稱號我就不多說了,而且還是你最熟悉的人,是他告訴我的。」

 

  「可是傑克叔他……怎麼知道?」

 

  蘇凡抖抖肩,攀過欄杆,直接從二樓跳下一樓說:「走吧。」

 

  「等等……」

 

  「怎麼了嗎?」

 

  「傑克叔他……過得還好嗎?」

 

  蘇凡露出十分懷念的笑容:「除了還保持未婚,什麼都沒變,不管是對決鬥的熱情,或是其他。」

 

  「是嗎?還好嗎?那就好。」

 

  「差不多該走了吧?」吳毅同樣跳下,搭著不動寒夜和蘇凡的肩:「敘舊等之後再說,是吧?」

 

  「沒錯,還有機會碰面的。」

 

  「恩,走吧!」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