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英仙座的悲歌

 

「被烈火燃燒殆盡的

 

 

不是我的軀體...是犧牲者的心

 

 

迎刃而解的

 

 

不是我的脈搏...是你對我的牽掛」

 

 

凱末吃痛得從床上爬起

 

這裡是凱末巡視周圍後說什麼嘛我在阿瑞絲的房間啊啊啊我怎麼會在她房間?!

 

醒了啊?一道人影抱著書走入,是塔蕾戴斯

 

妳是?凱末疑惑的問

 

我是雅典娜宮的守護鬥士,水瓶座黃金鬥士塔蕾戴斯,你叫凱末吧?

 

,是的,為什麼

 

為什麼我在這?」塔蕾戴斯笑說「這說來話長,剛才有個人想抓你走,我只是來這裡幫阿瑞絲姊驅走他而已」

 

「那人…很強嗎?」凱末訝異的問,竟然需要一個神跟一個鬥士合力才能趕走,那麼對方豈不是…

 

塔蕾戴斯斜眼看了凱末一眼說「不用擔心,當時是因為阿瑞絲姊要保護你,而且沒有穿上神鬥衣,實力發揮不到一成」

 

原來是這樣?「那意思是…」

 

「你不是累贅!沒有你,阿瑞絲姊什麼時候才能退休?」塔蕾戴斯股著臉說

 

「诶?」

 

「阿瑞絲姊應該有說神職是世襲的吧?」

 

「恩」

 

「那你以為不…不…不生孩子怎麼世襲」塔蕾戴斯臉上緋紅,害羞的說

 

「等等…不會吧?難道…」

 

「就是那個難道.你知道為什麼戰神一脈要選守護鬥士嗎?」

 

「不是每個神都這樣嗎?」凱末疑惑的問

 

塔蕾戴斯伸出食指搖了搖,臉上的表情彷彿在說「你太嫩了」,塔蕾戴斯盤胸說「除了戰神以外的所有神,因為不是所有神都要上第一陣線的」

 

「那…宙斯呢?祂是統領吧?那祂…」

 

「宙斯是萬能的神,是所有神中唯一一個不會死,而且永生的」

 

「神…會死?還有…不會死跟永生有差別嗎?」

 

「當然!但是只要繼承人沒有出現,神是能永遠活下去的」塔蕾戴斯頓了一頓,繼續說「另外,你問不會死跟永生有差嗎?當然有!不會死意謂殺也殺不死,永生則是生命可以永遠維繫」

 

「那…」凱末有點吃驚,但還是回到原點問「為什麼阿瑞絲一定要有後嗣?一直活著不是很好?還有,我還是不懂,為什麼其他神都不是找守護鬥士?」

 

塔蕾戴斯瞄了凱末一眼,表現出「沒救了」的表情,嘆口氣說「一直活著,意謂生命無法走到盡頭,但這不一定好,無止盡的生命,久了是會無聊的」

 

「這樣啊…」

 

「然後是,天上的神並不是只有你所認知的那些而已,祂們彼此會相戀,結婚,生子,最後死亡,而生的繼承人一定是二位以上,而祂們是男與女同時去世,那是在日子安穩的情況,可是戰神一脈,必須經常去前線作戰,所以如果找了一個其他神作伴,萬一死在戰場上怎麼辦?神即使失去神力也還是可以活個數千年的!」塔蕾戴斯鼓著臉說

 

「啊…原來如此…抱歉…」凱末一臉歉意地說

 

「去找阿瑞絲姊道歉去吧!」塔蕾戴斯轉身,突然拍了自己的頭,轉過身對凱末吐舌說「差點忘了,阿瑞絲姊去開會了,祂說等等會帶吃的回來,要我問你想吃些什麼?」

 

「開會嗎?」凱末摸摸肚子,的確有些餓了,他思索一番後,朝門外走去「嗯…等等…我去找找…」

 

「诶?」塔蕾戴斯訝異地跟上,發現凱末正在翻著冰箱,從中拿出兩盒保鮮膜封著的肉,驚訝的問「你會煮?」

 

「嗯...當過一年的廚師…」凱末將其中一盒放回冰箱,拿出一把青菜,點點頭說「嗯,這樣可以...那個...诶?人哩?」

 

凱末站起,四處張望後,嘆口氣站起「唉...原本想問她要不要的...」

 

「凱末叔,你會煮菜!」稚嫩的聲音忽然響起,嚇得凱末東西撒落一地,轉頭問「你是?」

 

「啊!我嗎?我是獵戶座的赭少...」赭少話未畢,湧入更多的聲音

 

「喂喂!真的嗎?那個大叔會煮飯?太好啦!總算可以吃好點啦!」

 

「哼,興奮成這樣...你是小孩子不成?」

 

「哈哈!萊恩沙分,你不也跟過來了嗎?怎麼能這樣說摩里椏野呢!呵呵」

 

「好啦好啦...」

 

「潘希爾,有威嚴一點!真是...一個一個都不認真...」

 

「凱末!」塔蕾戴斯出現在門口,後面跟著五個男性「我把大家都帶來了!」

 

「大家...難道他們是...」

 

「沒錯,都是這一宮的聖鬥士呦!」

 

果然沒錯,凱末苦笑一下說「冰箱裡的東西應該還夠,來吧,我煮一頓大餐」

 

「真的嗎?」除了凱末和塔蕾戴斯以外的人問,感覺像是沒有吃過飯的乞丐

 

「真的」凱末點點頭說,問一旁的塔蕾戴斯說「妳要吃嗎?」

 

「诶?」

 

「可以的話...」

 

「當然可以,冰箱的東西還夠,那你們先出去吧...」凱末將冰箱裡的食物全部取出,並將其餘人全部趕出廚房,並對塔蕾戴斯說「幫我通知一下,叫祂不用買了」

 

「嗯」塔蕾戴斯笑答

 

 

「那麼,關於敵人,有誰有其他看法嗎?」一個具有威嚴的老者,手持閃電,坐在浮空椅上問著,那老者腳下有著一個圓桌,做了十二個人,而老者的左側,坐了一個年輕的女子,而右側,則坐了一個中年女子,老者坐著浮空已在十二人頭上巡過一次後說「沒有問題就解散」

 

圓桌上的十二人紛紛走出門外,老者對中年女子說「希拉...妳先回去...」

 

中年女子點點頭後便消失了,接著老者連同浮空椅一同轉向,面向年輕女子說「妳...還想殺我嗎?」

 

年輕女子抬起頭,兩眼無神的答「是的...」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