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水瓶座的悲哀

 

「未來輕輕的在我耳邊低語

 

 

我所聽到的是紫丁花的凋零

 

 

灰色的烏雲籠罩著藍色的天空

 

 

我再也無法看見的是你們的蹤影」

 

 

阿瑞絲將長戟朝白袍人筆直伸去,雖力道萬鈞,但破綻百出

 

白袍人側身一閃,躲過攻擊後,手刀朝阿瑞絲後頸敲去「抓到了!」

 

!阿瑞絲手一鬆,白銀長戟飛至身後,橫擋在後頸與手刀間

 

!白袍人手一收,身一退,阿瑞絲卻已追上,雙手抓緊白袍人的雙手,如銬鎖般困住白袍人雙手是誰被抓到了呢?

 

看來我小看妳了呢白袍人全身消散,白袍似是裝飾品般,握在阿瑞斯手上,就在阿瑞絲愕然之際,聲音從後方傳出這樣就結束!

 

阿瑞絲斜眼看向後方,是一個醜陋無比的男子,面黃肌瘦,眼裡只剩鮮紅的血絲和空白的眼白,不見任何黑色眼球,頭上只剩幾絲髮絲撒在眼

 

是阿,結束了嬌嫩的聲音從白袍人下方傳出流魅!

 

一把長劍穿過男子的背,男子痛呼一聲後化為塵土,連同白袍一起消失,聲音從遠方傳入室內「這次就算了,下次給我小心點…戰神阿瑞絲…以及水瓶座黃金鬥士—塔蕾戴斯」

 

「切…讓他跑了…」阿瑞絲輕飄落地,轉身對塔蕾戴斯說「水瓶座…我記得是雅典娜宮的吧?怎麼會在這…」

 

先知塔蕾戴斯緩緩的說

 

!對喔!你是先知總之先謝謝妳拉!阿瑞絲大喇喇地說

 

「不會…」塔蕾戴斯眼睛一飄,瞄到凱末躺在床上,臉瞬間脹紅說「那…那…對不起!我只能預知一件事…我不知道你們正在…我馬上出去!」

 

「嗯?」阿瑞絲轉頭一看,便知道塔蕾戴斯為何害羞,一把抓住她說「沒關係啦!反正你也來了…我正無聊,陪陪我吧!」

 

「诶?...可是…」塔蕾戴斯眼睛不斷瞄向床上的凱末

 

「沒關係的沒關係的!來啦來啦!」

 

 

「風彈!」赭少在食指,中指及無名指指縫間夾了兩顆彈丸,拉開彈弓的彈簧,兩顆彈丸破風朝海月寒擊去

 

「哼!小把戲!」海月寒伸手撥開彈丸,身體順勢一閃,哪知彈丸卻在接觸瞬間炸裂

 

「什麼?!」海月寒一驚,趕緊運氣護手「海浪腕臂!」

 

?那麼這樣呢?赭少在五指指縫夾了四顆彈丸,拉開彈簧發射後隨即從後臀的袋子中填上四顆,發射後再來一次,一共二十顆,全數襲向海月寒

 

海月寒抽出鼓棒,鼓棒棒尖相擊,接著手腕轉動,在海月寒身前畫出一個圓,如海中漩渦般將所有彈丸吸入

 

什麼?!赭少一驚,動作一緩,海月寒便以欺近,鼓棒由上往下搥,眼看就要擊中時,赭少向前一撲,撞上海月寒

 

!海月寒往後跨一步,身材較高大的他看清撞上自己的赭少拿著彈弓瞄準海月寒的赭少海月寒訝異地盯著赭少,赭少嘴角上,彈丸就要擊發

 

拿下了!

 

糟了!海月寒手一鬆,雙手鼓棒脫手,卻見海月寒露出邪笑說你以為我要這樣說嗎?

 

什麼?!

 

海嘯式˙濤波浪打!海月寒雙手中指一勾,兩根鼓棒抵著赭少後背結束了

 

!

 

「那麼…可以說你的目的了嗎?同樣是聖鬥士…這樣決勝負沒有任何意義的…」

 

「嘿…如果我現在放手的話…結果會怎樣呢?」赭少問

 

「你!」

 

「不知道嗎?那我就試試吧!」赭少作勢手一鬆

 

你這個混海月寒心一怒,氣灌全身,決心當面受下這一擊,

 

一秒過去

 

兩秒過去

 

三秒過去

 

四秒過去

 

五秒過去

 

煙塵散去只見一個小麥色皮膚的男孩吐著舌頭看著海月寒,海月寒瞬間了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赭少一臉抱歉的揉著自己的後腦勺,一邊朝海月寒走去

 

海月寒閉眼輕笑,兩人同時大笑,海月寒突然從赭少頭上種種敲去

 

好痛!海月寒前輩!赭少輕嗔

 

海月寒折著手,笑著問「怎麼了啊?啊?」

 

「不…不…沒什麼…什麼都沒有…」赭少笑答,嘴角抽蓄

 

「喔?你沒有問題?但我有呢!」海月寒抓起赭少後領,朝著銀河星梯走去

 

「啊啊!放我下來!對不起啦!我知道錯了啦!放我下來啦海月寒前輩!」赭少不斷地扭動身軀,想要脫離海月寒的掌控

 

「喔?你做錯什麼了嗎?」

 

「我…我不該…」

 

「啊?」海月寒將赭少抬起,笑臉靠近赭少問「你有說什麼嗎?」

 

「我…」

 

「啊?大聲點啊!啊?啊!」

 

「前輩!不要欺負小孩子!」一道有力的女聲灌入海月寒耳中

 

「切!來了嗎?這次就先放過你」海月寒手一鬆,赭少跌落地面

 

「痛痛痛痛痛…」赭少揉著臀部,抬頭想要抱怨時卻看到遠方的女性,當場楞在那,嘴巴張大,連抱怨都忘記

 

「前輩!你又在做什麼!」羅萊拉從遠方奔近,將赭少擋至身後,美目怒視海月寒

 

「沒有!跟他玩而已!」

 

「玩?玩可以玩成這樣?鼓棒都拿出來了!」

 

「啊!吵死了!」海月寒瞪向羅萊拉身後的赭少,正想說上兩句,卻發現赭少呆愣注視著羅萊拉,海月寒將目光移回羅萊拉,再看向赭少,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

 

「怎麼了?前輩你又想做什麼?」羅萊拉察覺海月寒目光移向,嚴厲的問

 

「你小子,過來!」海月寒不由分說地抓起赭少後領,提到一旁,羅萊拉想阻止,卻被海月寒喝止「不准過來!這是男人間的談話!」

 

海月寒湊向赭少耳邊問「你這…你喜歡那個野女人嗎?」

 

即便赭少有著小麥色的皮膚,仍無法遮掩臉上的紅霞,支支吾吾的說「我…我…」

 

「喂喂…不是吧?」海月寒難以置信的問

 

「我…我…這…我…那…」赭少支吾的答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羅萊拉嬌嗔,對於被排除在外十分不滿

 

「沒事!走了!」海月寒將赭少丟向羅萊拉身旁,自顧自地往銀河星梯走去

 

「痛…」赭少吃痛的揉著臀部說

 

「有沒有怎麼樣?」羅萊拉關心的問

 

「不…沒…」赭少臉紅的答,但沒有說完話卻被打斷,海月寒已在銀河星梯口叫著「喂!走了啦!」

 

「知道了啦!」羅萊拉應答後轉頭對赭少說「沒事的話我先走了」接著起身朝銀河星梯奔去,獨留赭少楞坐在原地

 

「啊…啊…」赭少呆若木雞,目送海月寒跟羅萊拉離開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