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篇/!!窪˙地˙早˙也˙大˙人!

 

羽櫻:LP:4000,窪地早也:LP4000

 

嘿嘿嘿今天就讓妳跟我窪地早也笑得像個痴漢般,十分難看

 

就看你囉!羽櫻回笑到,內心卻不斷地喊:死豬,誰要跟你!

 

哈哈哈就讓妳先把我的名字記住吧!今日往後你要服侍的窪地早也大人!窪地早也哈哈大笑說

 

!!窪˙地˙早˙也˙大˙人!羽櫻甜甜的笑答,嘴角邊竟沒抽蓄,內心則不斷吶喊:誰要服侍你啊!

 

我先,抽牌!窪地早也眼神一改,抽出三張卡說「『黃泉青蛙』攻擊表示召喚!接著覆蓋兩張牌,結束!」

 

「換我,抽牌!」羽櫻抽出牌後,一到聲音在她耳內響起:[羽櫻,羽櫻!]

 

[嗯?小地球,怎麼了嗎?]羽櫻以心念回問那道聲音的來源:精靈—神秘的代行者地球

 

[對方不是好惹的…小心點] 神秘的代行者地球答道

 

[真的嗎?看他那臉…]羽櫻厭惡的看著正擺著鬼臉的窪地早也,搖頭的回[知道了,我會注意的]接著抽出一張牌說「召喚『神秘的代行者地球』,接著地球的效果,『創造的代行者金星』加到手牌…」

 

「慢著!陷阱卡發動!『水靈術【葵】』根據葵的效果,我解放『黃泉青蛙』,確認妳的手牌!」

 

什麼?!」羽櫻驚愕同時,在窪地早也身旁圍繞著數道光幕,只見窪地早也周圍巡視說「金星,木星,火星,主宰者,傑拉迪亞斯,土星…果然是精靈所選中的人啊…」羽櫻聽到窪地早也說出「精靈」二字時,臉色不再從容,眼神漸漸轉為肅殺

 

窪地早也指著其中一到光幕說「我選擇『主宰者赫貝里翁』送入墓地,並再發動另一張覆蓋卡『灰塵滑道』,根據它的效果,我選擇『創造的代行者金星』回到牌組」

 

羽櫻將牌放回牌組後洗牌,接著說「『神秘的代行者地球』直接攻擊玩家!」

 

窪地早也:LP-1000

 

還好啦

 

回合結束

 

換我了,抽牌」窪地早也從磁碟抽出牌,卻突然被羽櫻喊停「等等!」

 

「怎麼了?要認輸了嗎?哈哈哈!」窪地早也笑說

 

羽櫻不理睬窪地早也的話,直問「妳怎麼知道我能與精靈有接觸?」

 

「哎呀…妳是在意這個阿…要告訴妳不是不行…」窪地早也思索片刻後抬頭奸笑「妳如果打贏我,我就告訴妳,哈,那是不可能的啦!哈哈!」

 

「記住你說的,好了,你的回合了!」羽櫻仍舊只在乎自己想知道的事

 

「哎呀呀…我第一次被人瞧扁了呢…小女孩阿,不要以為妳長得漂亮就可以囂張的阿」窪地早也冷臉說「進入準備階段!『黃泉青蛙』的效果,回來吧!接著我將『黃泉青蛙』解放做上級召喚」窪地早也手一揮說「出來吧!『炎帝』」

 

語畢,在窪地早也左前方出現了一個玩弄火焰的巨人,跟著那巨人將手中的火焰朝羽櫻丟去,燒去她手中的一張牌—制裁的代行者土星,並延燒至羽櫻

 

羽櫻:LP-600

 

窪地早也指著炎帝說「根據這傢伙的效果,給予對方捨棄怪獸的星數X100的損傷!」接著看了看後說「捨棄的是6星的『制裁的代行者土星』所以你扣600損傷!接著『炎帝』攻擊『神秘的代行者地球』!回合結束!」

 

神秘的代行者地球:ATK:1000 炎帝:ATK:2400

 

羽櫻:LP-1000

 

「我一定會巴開你的嘴,要你說出實話的!抽牌!」羽櫻看了看手牌說「我從手中將『天空之使者傑拉迪亞斯』送入墓地,效果發動!」羽櫻的牌組經過牌組刷洗後推出一張牌,羽櫻抽出說「將『天空的聖域』加至手牌,並發動!」

 

語畢,懸崖被神聖的光給照射,聖域包攬整個決鬥懸崖

 

「然後墓地裡的『制裁的代行者土星』從遊戲中移除!『主宰者赫貝里翁』特殊召喚!」羽櫻凝視著窪地早也「這場決鬥,我一定要拿下!」

 

天空之使者傑拉迪亞斯.jpg天空之使者傑拉迪亞斯

 

天空的聖域.jpg天空的聖域

 

水靈術─葵.jpg水靈術【葵】

 

主宰者赫貝里翁.jpg主宰者赫貝里翁

 

灰塵滑道.jpg灰塵滑道

 

制裁的代行者土星.jpg制裁的代行者土星

 

炎帝.jpg炎帝

 

神秘的代行者地球.jpg神秘的代行者地球

 

黃泉青蛙.jpg黃泉青蛙

第九篇圖補上:

 

NO.96黑霧.jpgNO.96黑霧

 

效果訂正:

 

等級2怪獸x3

此卡與對手怪獸戰鬥的攻擊宣言時,移除此卡的1個超量素材來發動。(也就是說對方打過來等於就不能用效果)

那隻對手怪獸的攻擊力減半,此卡的攻擊力上升那減半的數值。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