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解說

 

「你說...什麼?」眾人吃驚問

 

「聖魔攻防戰—創世決戰」零武霆仍靜靜地說

 

「那是什麼東西?可以吃嗎?」廖聖鋒試圖開玩笑,緩和氣氛,卻將氣氛弄得更僵

 

「你可以在白癡一點,下一秒我就讓你消失」零武霆瞪著廖聖鋒說

 

「阿...」廖聖鋒嘴角抽蓄

 

「別這樣啦,霆霆...」陳琪緋抓著零武霆左手臂左甩又甩的說

 

「算了...不能有下次,聽到沒!」零武霆瞪著廖聖鋒說

 

陳琪緋對廖聖鋒吐舌說「看來我沒用了呢!」

 

「喔...嗯...」廖聖鋒嘴唇顫抖

 

此時,陳琪緋靠近廖聖鋒耳旁,唏唏嗉嗉的不知說什麼,廖聖鋒聽了半晌,帶著嘻笑的表情看著零武霆和馮丹紅

 

說罷,陳琪緋站到零武霆身旁,零武霆好奇的問「妳跟他說什麼?」

 

「沒有阿」陳琪緋微笑

 

...!妳該不會...

 

「誰知道呢?」

 

零武霆用手臂擦過下巴,苦笑「看來...我以後要多防備一人了...」

 

「霆霆,你覺得...你防的了我嗎?」陳琪緋輕笑

 

「唉...」零武霆搖搖手說「算了...不跟妳爭了...」

 

「那個...」蘇帝髏嵐打斷兩人密語

 

「怎麼了?」零武霆轉頭問,眼神放緩三分

 

「創世決戰到底是?」

 

「喔!那個阿...」零武霆推開陳琪緋,陳琪緋卻緊抓零武霆手臂,零武霆也任由她抓,繼續對蘇帝髏嵐說「創世決戰,是一個賭注」

 

「賭注?」

 

「嗯,賭上影界的戰爭,規則很簡單,只要能打敗對方就行...」

 

「打倒對方?...」

 

你這樣說他聽不懂的一旁創世主對零武霆說

 

那你來講零武霆右手虛畫,沒趣的站到一邊

 

創世主看著一旁打鬧的零陳兩人,搖搖頭,轉身對蘇帝髏嵐解釋

 

影界並不是一直由神或魔的一方統治,甚至正確來說,根本沒有一方能夠統治整個影界

 

那為什麼蘇帝髏嵐還想問,創世主阻止他繼續問,接著說

 

影界,是一個極其遼闊的世界,除了神與魔,還有人妖仙等三種種族

 

 

但其中以魔的野心最大,而能與其匹敵,且最關心影界統治權的則是神使,也就是你們

 

那其他的那三個

 

「人,是影界中最微弱的生命體,但是他們是萬能的,任何事都做得到,卻都做不好」

 

「這…」

 

「妖,就是你們新界人所認知的妖怪,他們不只紀錄上的寥寥數種,會被記錄的大都是從影界跑去新界,而影界的空氣對他們而言,就像氧氣對你們而言,失去就無法生存,但他們可以靠自身功力換取所需的氣息來維持生存」

 

「那既然會這樣為什麼要到新界?」蘇帝髏嵐不解

 

「因為好奇」

 

「好…奇?」蘇帝髏嵐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這太扯了吧!」張靛空不解,其他人也深表贊同

 

「那他們…為什麼不再回影界?」零文席倒是好奇,難以生存,回去就好,為何要這樣折磨自己?

 

「因為…回不去…」創世主乾笑,見眾人訝異神色便繼續解釋「穿梭空間不是你們想的那麼容易…一般妖怪通常需借助外力才的以毫髮無傷到達新界,而更強的妖怪則不會冒這種險」

 

眾人無語,沉默好片刻後,洪知賢便問「那…仙呢?」

 

創世主臉上笑容緩和,對洪知賢笑了笑後說「仙,可以分成兩派『厭妖派』及『厭神派』,厭妖派是由玉皇大帝為首組成,居住於天庭…」

 

「等等,玉皇大帝?!」從小便聽著神話故事長大的,去廟裡拜拜的,無一不知玉皇大帝的存在

 

「是,玉皇大帝,就是你們常常聽到的那個玉皇大帝」

 

「靠夭!」廖聖鋒驚愕之餘,卻問「奇怪,那為什麼玉皇大帝會被記錄在新界?」

 

這句話的意思,眾人心中明白,同樣疑問的看著創世主要他解答

 

「仙,他們有自己獨創的一種空間穿越裝置,至於更詳細,我就不能再說」

 

「喔…」

 

「至於厭神派,就是討厭你們的另一派…」

 

「討厭我們?難道他們是…」洪知賢吃驚問

 

「不,他們只是純粹討厭神使而已…」

 

「我們又沒做錯事,為什麼討厭神使?」趙浪武不悅

 

說來話長,以後在解釋吧」創世主稍頓「但是仙族上下一心,他們雖為兩派,但只是理念上不同,不會因此不合,是影界中不管事卻有一定實力的種族」

 

「嗯…」眾人若有所思地想

 

「其實…還有一族…」

 

「還有?」眾人訝異,這影界是怎樣,族群一堆是要死喔?

 

「但他們是不管影界,專管新界的另一支神族,以你們的角度就是北歐眾神吧…」

 

「難怪!」一旁的零武霆突然出聲,嚇到創世主外之人,零武霆不在意的繼續說「我就在想芬里爾怎麼…對了,芬里爾哩?」

 

「他…」創世主乾笑「我先帶你們回去休息好了…」

 

零武霆見創世主神色有異,便不再追問

 

影界人族旅館,零武霆房內

 

「接下來…對了!黎影,我找…有了!顧球龍車」零武霆對自己的影子說到

 

「對方接受交談…」零武霆影子漸漸改變,成一老人樣貌,雖是平面影子,五官卻顯立體,眼睛緩緩睜開,開口說「小子!想到要找我了?」

 

「你是顧球?」

 

「不錯,小子,你對影界的事很了解嘛!」老人呵呵笑

 

「這…只是愛研讀些奇異書籍,沒什麼,你要我找你…有事?」零武霆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顧球似乎並無感到不滿,緩緩說「小子…你…」卻停下,搖搖頭說「算了,先不問這個…」

 

似乎有事?算了,他不問我也沒辦法,零武霆眉毛微皺「對了,你是龍車一族吧?龍車屬於妖怪嗎?」

 

「是,你問這個做什麼?」

 

「沒什麼,等等,為什麼你還活著?」零武霆不解,這跟創世主及他自身的理解有些不同

 

顧球似乎也明白他所說「這是因為…」

 

「叩叩叩」一陣敲門聲傳來

 

「有人找我,下次再說,黎影,結束交談」零武霆一邊說,一邊走向房門,將門打開後問「誰啊…」

 

「霆霆!…唔…」陳琪緋正想撲上零武霆,卻被零武霆的大手摀住嘴

 

零武霆四處張望,確認沒人後,對陳琪緋瞪眼「不是告訴妳好幾次了,不要在這種大家都聽的到的地方叫我…那個名字嗎?」

 

「唔…」陳琪緋臉色脹紅,手臂不斷揮舞,零武霆見狀,趕緊將手拿開,手上還帶出一條銀色細絲

 

「呼…呼…」陳琪緋喘氣,零武霆將手靠在門把上,等陳琪緋喘過氣後問「有事嗎?」

 

但陳琪緋眼睛轉了轉說「沒有阿」

 

明明就有…能看穿人心的零武霆嘆口氣問「沒事敲什麼門?」

 

「沒事就不能敲門嗎?」

 

「這不是廢話嗎!」

 

「你好兇喔!算了,我去找文席哥!」陳琪緋做個鬼臉後便往外跑

 

「又在裝什麼神秘…」零武霆看著跑像那端的陳琪緋,搖搖頭往房內走去,甫坐下,門外再度傳來敲門聲,零武霆再度站起,並往房門那端走去

 

「誰…又是妳?剛剛不是說沒事?現在哩?」零武霆看著門外的人問

 

「為什麼一定要有事才能找妳呢?霆霆?」門外自是陳琪緋,他一臉無辜地看著零武霆

 

拜託別這樣看我!零武霆以理性壓抑衝動,在突破零界點前將門關上

 

「呼…」零武霆呼出長長的一口氣,將身體靠在門上,唉,剛才差點忍不住…

 

而在此時,門外再度傳來敲門聲

 

陳琪緋,妳夠丹紅?零武霆開門便罵,沒想到門外站著意外之人

 

「對不起…我挑錯時間來了…」馮丹紅轉身要走

 

「等等…」零武霆抓著她的手,馮丹紅停下,卻不轉頭

 

我抓住她要做什麼?我最不會應付這種事,怎麼辦?怎麼辦?對了!零武霆心中胡思亂想,突然想起之前在網路上看到的東西,且不管那個適不適合用在現在這種場合,反正死馬當活馬醫就是,零武霆深吸口氣後說「丹紅,我跟妳說…妳的ㄋㄟㄋㄟ,讚!」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