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聚集

 

「吳冷鳴阿~我來找你算帳了」零武霆帶著微笑的對吳冷鳴說,面對這將女神帶給他的衰神,有說不盡的恨

 

「零…零武霆?你沒事啊!」不知是高興,還是那令人打冷顫的笑容,使吳冷鳴結巴了起來

 

「是阿…為了找你算帳…我從地獄的深淵回來了!」零武霆折著手,瞪著吳冷鳴看

 

「對了!你是怎麼脫困的?你…身上怎麼只有這一到疤?」吳冷鳴指著零武霆手背上的刀痕問

 

「這個嘛…」

 

時間拉回星期六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零武霆發狂似的怒吼,接著衝向人群

 

這陣怒吼,震懾了在場眾人,也震撼到了徐彪,零武霆先是對離他最近的一個人出手,左手搭肩,右手則握住那人的手掌,接著便聽到一聲慘叫,原來是零武霆將那人的手360度的一轉,猛然一推,倒下一片,接著零武霆不斷的往人群衝,每踏一步,每揮一拳,就倒下一人,臉上還有個四四方方的拳印

 

但縱然零武霆能力卓越功夫了得,奈何對方卻像潮水般不斷湧出,即使是零武霆也漸感不支,一個分神便被擊倒在地,大口的喘氣

 

這樣自己就完了吧?可惜不能找吳冷鳴算帳了,想到這零武霆嘴角微揚,反正自己也不是啥好東西,這算是惡有惡報自作自受吧?原本躺在地上的零武霆正準備受死時,不遠處徐彪的話卻讓零武霆重新燃起鬥志,不!是怒氣!

 

此時徐彪見零武霆被擊倒,便把一個最靠近他的小弟叫來「喂!你!過來!」

 

「是!」

 

「這傢伙任你們處置…我去追剛剛跑掉的那兩人…嘿嘿嘿…」

 

「交給我們吧!...」

 

「吼喔喔喔喔喔阿阿阿阿阿!!」零武霆憤然的大吼

 

「他…」徐彪驚訝未停,零武霆又出驚人之舉

 

「阿阿阿阿阿阿!徐彪!我今天和你沒完!」零武霆不知從哪拿出一對短杵,朝徐彪衝了過去

 

當然不可能這麼簡單的就讓他衝過去!每個人的心裡都浮現這個想法,接著便是上去擋人

 

誰知此時的零武霆卻勢如破竹般的衝撞,上來阻擋的人如同紙片一般不堪一擊,徐彪見狀,轉頭就跑,沒想到零武霆快了一步,抓住他的後領一拉,徐彪便倒在地上

 

「沒人告訴你…不能背對敵人嗎?」零武霆冷笑

 

「求…求求你饒了我…你要什麼我都給你…求你饒了我…」徐彪恐懼

 

「喔?…那我要你…不准再動我的朋友!」

 

「好好好!我不會動他們的」

 

「恩…如果被我發現呢?」

 

「我…」

 

「就這樣吧…被我發現你的小命就不保了…」零武霆轉身想走,突然轉頭說「對了!就算是你的小弟動手我也找你算帳…嘿嘿嘿」

 

「是…」徐彪望著零武霆的背影,許久後,站起心想,回去要加一條規則:不准碰零武霆的人

 

場景再回到學校

 

「所以他們以後不敢動你們了…」

 

「『你們』?所以連丹紅也?」吳冷鳴問

 

但這問題在零武霆眼裡卻像是明知故問,正想回答,卻聽到馮丹紅問「我也怎麼了?」

 

「沒什麼…我先走了…」零武霆轉身想走卻被馮丹紅叫住

 

「零武霆!站住!」

 

這陣呼喊並不大聲,卻十分嚴厲,零武霆心想,又是要自己不要打架嗎?真煩…零武霆正想回話,卻被馮丹紅的話堵住了

 

「我有話要問你,跟我來」語畢,馮丹紅頭也不回的就往外走

 

這是要自己跟上嗎?我才不吃這套!零武霆本想置之不理,誰知吳冷鳴竟拍拍他的肩膀說「跟上吧…丹紅生氣很可怕的…」

 

你這混蛋!我還沒算帳呢!但能夠讓吳冷鳴這樣說大概是頭一遭吧!零武霆只好摸摸鼻子,跟著馮丹紅往外走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到了頂樓,稀奇的是,平常該有許多不良少年聚集,今天卻連隻小貓的不見,不知道是不是刻意安排的?

 

馮丹紅走到欄杆旁,不發一語,零武霆也跟著正在一旁,靠著欄杆「所以?找我有什麼事?」

 

「我想問你…」說到這,馮丹紅低下頭,臉龐發紅,看的零武霆暗暗心驚

 

好一會後,馮丹紅抬起頭注視著零武霆「你對我…有什麼看法?」

 

零武霆受不了這樣的注視,轉過頭去,臉上也泛紅說「沒…沒啥看法…反正就是一個很兇的女人…」

 

「這是…你的真心話嗎?」

 

「妳…希望我回答什麼?」

 

「我不知道…我…」話未說完,零武霆便將她擁入懷中,馮丹紅心一驚,正想推開,卻聽零武霆說「不知道就算了…這大概是我最後一次這樣溫柔的對人,瞧妳,像隻受驚嚇的小貓…」

 

「你…」

 

「好了…戲也演完了…你也該出來了吧?」零武霆大喊

 

「不出來不代表你可以免去偷聽的責任…」零武霆見對方不出來,只好威脅「你是要我去把你逮出來還是要自己出來?自己出來刑責減免…」

 

「我出來我出來!」從陰暗處走出的竟是吳冷鳴

 

「冷…冷鳴?」馮丹紅驚訝的看著來人,摀著嘴,臉上頓現紅霞

 

「好啦…你也看到你想看的了…雖說我是演給你看的啦…」

 

「演?」吳冷鳴吃驚

 

「對!」話未停,卻響起一聲清脆的聲響,隨著那聲響後的,是一名少女含淚而奔

 

零武霆摸了摸臉上刺痛處,低聲說「抱歉了…丹紅…」

 

「喔哩喔哩!我說老弟阿~你竟然把一個那麼好的女生弄哭了,我怎麼教你的啊?想被修理阿!」一名披著黑色外套的男子,折著手走出說「冷鳴,去找丹紅吧!找到時讓她在涼亭那等著,我會帶這傢伙去的」

 

「喔,好!」吳冷鳴追著馮丹紅跑去

 

「好啦…剩我們倆了…」男子折著手

 

「臭老哥…」零武霆頭上冒出一絲冷汗

 

此時以往外奔的馮丹紅,正坐在操場的板凳上哭泣

 

為什麼自己會傷心?為什麼剛剛他抱著自己時,心中有股暖意?難道…!

 

「這不是…丹紅?」

 

「咦?」馮丹紅聞言抬頭,一個紅髮女子站在她前方

 

「果然!怎麼了?誰欺負你?告訴姊姊,姊姊一定幫妳」那女子在馮丹紅身邊坐下

 

「翁…翁心姊…零…零武霆他…」

 

「好!我去找他!」翁心正準備站起,卻被馮丹紅一把拉著

 

「算…算了」

 

「怎麼可以算了!那傢伙…」

 

「總算找到了…啊!翁姊!」吳冷鳴小跑步的跑到馮丹紅和翁心的旁邊「文席哥要丹紅在這等,他等等會帶武霆來」

 

「如果有文席他處理就可以放心了…」翁心又坐下來拍著馮丹紅的肩膀說「妳男朋友來安慰妳啦」

 

「別…別這樣說…」馮丹紅整個臉都紅了起來

 

「阿呀,妳在這阿!我的小翁心…」

 

「不要那樣叫我!廖聖鋒你給我滾開!」翁心對著來人大喊

 

「好啦好啦…開玩笑的…妳生氣還是一樣可愛呢!」廖聖鋒微笑走近

 

「你這傢伙!」翁心站起來做勢要打人,卻聽到「聖鋒,別太過分了…」

 

「是你阿!知賢兄!」廖聖鋒轉頭望向聲音來源

 

「不只他喔!你們在討論那個討厭鬼嗎?」隨著聲音出現的是個馬尾女子

 

「其實他人很好的…」綁著繃帶的少年說著

 

「喔?那髏嵐你被他記住多久?」馬尾女子問著「還有你們呢?」

 

「我…只有大概10秒鐘…」蘇帝髏嵐不好意思的說

 

「我可是有10分鐘喔!」馬尾女子自豪

 

「魅雨妹妹阿,我有15分鐘喔」翁心得意的說

 

「那…靛空哥呢?」陳魅雨有氣無力的問

 

「我沒遇過呢!阿天他好像5分鐘吧?」張靛空問著一旁的少年

 

「恩…我跟殿符一樣,因為是同一場架中認識的」呂天低沉的說

 

接下來的幾個分別是鄭帝盤嵐,2分鐘;李水皇,6分鐘;洪知賢,2分鐘;黃骸天羽,6分鐘,趙浪武,7分鐘,但比較特別的是吳冷鳴和馮丹紅,從認識到現在都被零武霆記著

 

當大家討論到一個段落時,忽然聽到「這麼多人?看來我老弟他人緣挺好的嘛!」

 

吳冷鳴轉頭一看「啊!文席哥,怎麼沒看到武霆?你手上的繩子是…?」

 

「找他啊?他在這啊!」零文席將繩子用力往前一甩,說「這小子重死我了!」

 

大家望向零文席甩出的方向,訝異的說不出話,因為甩在地上的正是零武霆,只不過他的手腳被綁緊,臉上還有被打過的痕跡

 

見大家如此訝異,和零文席同班的翁心解釋「零武霆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就是他哥-零文席,唯一打不過的人也是他…」語未畢,忽然從空中傳出「聚在一起了呢!聖徒們啊!」

 

眾人聞聲抬頭,卻見一位黑袍男子飛在空中

 

他誰啊?見到黑袍男子時,大家同時想到這個問題

 

「吾乃神之僕役,創世主,聖徒們啊!迎接你們的使命吧!」創世主大喊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