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前兆

 

「終於放學了」零武霆伸個懶腰後,正邁步往門口方向走去,但看到門口的兩道身影,便隨即轉頭,也不管後方的呼喊,自個往校園內走去

 

「喂!零武霆!!」吳冷鳴不斷的叫,眼見零武霆不停下,正想追上去馮丹紅卻一把抓住他「別理他拉,你為什麼這麼在意他?他不是已經被學校當成問題學生了嗎?

 

「不行的!他喜歡的可是」吳冷鳴發現說錯話,趕緊閉嘴

 

「他喜歡誰關我什麼事?」好在馮丹紅尚未發現那話中之意

 

「這可是

 

「吳˙冷˙鳴,我可警告過你!不准說!」卻不知什麼時候,更不知為何聽到他們對話的零武霆回頭對吳冷鳴大喊

 

「這不對!」吳冷鳴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對零武霆大叫「零武霆,你再不回來我就要跟她說囉?

 

「你!...」零武霆像是嚇到般,急忙回頭

 

竟然有事不能告訴自己,卻又能讓零武霆嚇成這樣,其中必有玄機!馮丹紅打定算盤後便開口詢問「是什麼事阿?

 

「這個嘛呵呵,不久後他會自己跟你說,那時候也不再是秘密了」吳冷鳴臉上帶著笑容,是個無比燦爛的笑容,看的馮丹紅一時失神

 

「喂!有什麼事啦!」零武霆雖是回頭,但仍不願靠近

 

「明天是星期六吧?上次給你請,這次換我們請你了

 

「只有這樣?那不必了」零武霆冷冷的說

 

「喔?那明天一早,約莫九點,就去商店街東邊的入口集合,你沒來的話….嘿嘿嘿,別怪我無情阿!...」吳冷鳴陰沉的笑

 

「我會到的!」語畢,零武霆逃命似的往學校側門奔去

 

吳冷鳴一笑拍手,告別馮丹紅後往男生宿舍方向走去

 

隔天早上~~

 

「怎麼還沒到阿?」馮丹紅焦急的左顧右盼,看了看錶,八點四十分

 

馮丹紅正著急,著急的沒發現背後的三雙注視他的眼睛

 

「老大!老大!我們跟了這麼久,零武霆都沒出現呢!A男說

 

「笨蛋!我有眼睛!」大漢罵

 

「上次那個男的也B男也說

 

「我有看到!」大漢又罵

 

這三雙眼睛正是之前打算不利於馮丹紅的不良少年,自從大漢被教訓過後,就不敢再去碰任何女人了

 

又過了五分鐘~

 

「恩…好像都不在,!...」大漢指揮著兩人,但害怕的事還是發生了

 

「走去哪裡阿?

 

「咿咿咿咿咿咿!!!零武霆!快跑阿!」大漢方聽到聲音,大轎後便投也不回的跑走

 

「老大!」兩人見到大漢一走,也跟著跑掉

 

「別想逃!我要讓你們不會再有想動丹紅的念頭!」零武霆大喊

 

「咦?」馮丹紅方才聽到自己的名字,旋即從斜後方的巷子傳出一連串的巨響,伴隨著好幾人的慘叫

 

馮丹紅好奇的往巷子走去,奇怪的是路上的人卻像是家常便飯一樣,見怪不怪

 

巨響過後,一陣沙塵揚起,三到人影從中闖出,後頭還追出一道人影

 

「切!竟然跑麼快!」零武霆咒罵,一抬頭,見到馮丹紅正看著自己,只好開口詢問

 

不料,馮丹紅快一步辱罵「零武霆!你怎麼又再打架!學校風紀委員給你的警告你視於無物了嗎?

 

想吵架阿?!我可不怕!零武霆正想反唇相譏,卻聽「丹紅,別這樣」

 

「冷鳴?」馮丹紅看到吳冷鳴,臉色顯的柔和,口氣稍緩

 

「他也是為你好阿!是吧?武霆?」吳冷鳴眼睛瞇成一線

 

「切!

 

「冷鳴,這是怎麼

 

「先別問,等等再說」吳冷鳴笑著,接著轉頭對零武霆說「走吧?

 

一路上,零武霆只是遠遠的跟在兩人身後,盯著馮丹紅姘婷的身影

 

直至中午,三人進到了襟卿”,雖比不上青尹”,但仍是間高檔的餐廳

 

「您好,請問有定位嗎?」服務生帶著招牌微笑問著

 

「有」吳冷鳴答

 

「請問貴姓?

 

「姓吳」

 

「這邊請」

 

服務生領著三人走到了一個靠窗邊的座位,座位是由一個長沙發和靠攏的兩張椅子組成的

 

正當零武霆想往長沙發坐下時,吳冷鳴快了一步的搶先坐下,並用背包將空位填滿

 

馮丹紅也往椅子那坐下,看到這情形的零武霆正準備往回走,卻聽吳冷鳴喊「坐下,零武霆,不然的話

 

不等吳冷鳴說完,零武霆便以坐下,但坐的只有椅子的一小角,

 

零武霆建馮丹紅絲毫沒有任何的不同意,正覺得奇怪,這恰女人不是最討厭自己的嗎?為什麼自己做她旁邊卻不會怎麼樣?

 

但正如吳冷鳴所說,零武霆是個呆子,這種問題他想破頭也想不出來

 

「請問需要什麼嗎?」就在零武霆想的頭昏腦脹時,服務生走了過來

 

「我要一份A,你們呢?」吳冷鳴詢問兩人

 

「我看看我要B套餐」馮丹紅笑吟吟的答

 

「給我一杯開水就行了」零武霆頭正在痛,也不想花別人的錢,只要了杯開水

 

「這可不行!今天就是為了還你我們上次的錢才來的,你怎麼可以不點呢?」吳冷鳴十分激動,但這份激動在零武霆眼裡十分的礙眼

 

「哼!我可不是為了這種無聊的事來的!」語畢,零武霆往門外便走

 

「喂!不准走!你如果走的話

 

「隨便你要不要講,我相信講了她也不會改變想法的,那知不知道有什麼差別?」零武霆冷冷的說

 

「這

 

不等吳冷鳴反應,零武霆已先一步踏出餐廳

 

「到底是什麼事阿?」馮丹紅從那天開始便很好奇,但因吳冷鳴遲遲不肯鬆口,所以也無從得知

 

「那傢伙丹紅,我問妳,妳知道為什麼零武霆會跟妳我說話,卻不跟其他人聊天的原因嗎?」吳冷鳴嘆口氣

 

「這不是因為他很討人厭嗎?

 

「所以妳不夠了解他」吳冷鳴重新坐下後「他只和他記得名字的人說話

 

「意思是說

 

「除了他的親人以外,我們是他唯二記得名字的人

 

「這所以呢?

 

你知道為什麼他記得妳的名字嗎?」吳冷鳴見馮丹紅搖搖頭後說「因為喜歡妳阿

 

語畢,馮丹紅愕然

 

「哈哈欠!」零武霆打了個噴嚏「哼!死吳冷鳴!回去有他好看的

 

「老大!老大!你看!是零武霆!」某不良少年C

 

「噓!別那麼大聲!會被他發現的!」旁邊的不良少年D噓聲

 

「如果他在這就表示C

 

「恩找多一點人去,到時候就算他回來也救不了那兩人了!D

 

「我這就去辦!」語畢,C往巷子一鑽,便不見蹤影

 

那兩人?!他們說的該不會是零武霆心中一驚,急忙往回跑

 

但當他趕到襟卿時,門外的人已經為了一圈又一圈,中央站著兩人,正是吳冷鳴和馮丹紅

 

「切!竟然找這麼多這一關恐怕」零武霆心中暗暗盤算

 

「冷鳴怎麼辦?」馮丹紅挽著吳冷鳴的手問

 

「別擔心我會讓你平安出去的」吳冷鳴拍拍馮丹紅的手,才發覺馮丹紅的手正在抖動

 

「喔~小情侶的甜言蜜語說完沒阿?我早就看零武霆很不爽了!今天算你們衰!小子們,男的不留女的活抓!!」一個臉上有著疤痕的男子,正是在船上被零武霆教訓過的不良少年頭領,徐彪,但他剛說完,一陣陣慘叫隨即從後方傳出

 

「怎麼回事?」說時遲那時快,徐彪語未落,一個拳頭重重的砸在他的臉上

 

「看來船上的教訓還不夠,這陣仗不錯!是我有生以來看過第二浩大的

 

第二浩大?這傢伙還是不是人阿?到底打過什麼樣的架?這裡可比一個連隊阿!眾人心中疑問,同時眼神中透露的殺氣,慢慢轉變為懼怕,恐慌

 

卻是他們有所不知,零武霆看過最浩大的陣仗,是在他的睡夢之中

 

「喂!死王八蛋!」零武霆壓低音量對吳冷鳴說「帶著一個人,你可以跑多快?

 

「如果夠輕的話該不比自己跑慢上多少等等!你意思是

 

「帶恰女人走,這一關我可沒把握能打的贏,明天你如果還看得到我,不要太高興;看不到我,就盡情的大笑吧!

 

「這」吳冷鳴愕然,這是他聽到眼前這人第二次這麼說,上次這麼說,回來便已經重傷,這次可不比上次,極有可能沒命

 

「零˙武˙霆!你想做什麼!」馮丹紅見吳冷鳴臉色蒼白,便知有問題

 

零武霆轉頭望向馮丹紅,眼神竟顯柔和,但下一秒,眼光頓現殺機,他靠近馮丹紅說「這麼做」,隨即一拳往馮丹紅的腹部揮去

 

「你」吳冷鳴驚訝的看著零武霆

 

「這樣你就得帶著她跑了放心,我還不想死」零武霆開玩笑的說,一轉身,眼睛瞪向眼前的人群

 

「我相信你會活著!」吳冷鳴將馮丹紅背上肩膀後,笑說「我可是見識過你的厲害呢!

 

「一個都別想走!小子們!把傢伙拿出來!」徐彪大吼

 

接著每個人都抽出了武士刀或鋁球棒

 

他們是從哪裡拿出來的阿?剛剛明明沒看到阿?總不可能是哆啦X夢的四次元口袋吧?,我在想什麼阿!零武霆甩甩頭,停止自己的胡思亂想,目光一凝「那我也要玩真的了

 

「上!」徐彪大吼

 

「跟在我身後!」零武霆對吳冷鳴喊,接著大叫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在場的人,心中都產生了無來由的恐懼,手不斷的抖動,動作都緩慢了下來,零武霆抓準時機,先將眼前的兩人重重往後一推,便倒下一排,眾人仍在失魂狀態,零武霆見機不可失,趕緊將吳冷鳴帶出人群外

 

就這樣回宿舍吧!零武霆心想

 

但世事卻不能盡如人意,徐彪畢竟是一方老大,就在零武霆三人衝出人群時,他忽然清醒,眼見人就要跑走了,他趕緊對身邊的人大吼「發什麼呆?再發呆的小心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不良少年們聞言,心中一緊,強壓下心中的恐懼,像是發了瘋似的往零武霆衝去

 

眼見逃脫不成,零武霆先是將一個人的手一折,接著趁那人大叫時,將他往後推,阻擋後方追兵

 

「死王八蛋!明天有命在跟你算今天的帳!」零武霆對吳冷鳴大叫

 

「我會等你來找我的」吳冷鳴大喊

 

「來吧!有種就來阿!」零武霆再往前衝,一拳擊上某個人的臉,當場擊斷鼻樑接著往後一跳大喊

 

「來吧!讓我滿足阿!」語畢,又往人群裡衝去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