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援兵來助,以一敵三

 

  「咕啊!」

 

  血濺當場的是才福流,鮮紅的血液從他的後背流出。

 

  「四師兄!」那個仍然存活的破軍閣弟子慘叫道。

 

  原來,剛才方承玄的攻擊,不過就是虛晃一招而已,他以強大的攻擊為餌,騙使才福流用上全力抵擋,再以無聲的腳步與快速的輕功繞到他身後,給了他一刀。

 

  不過,這也必須是現場煙塵瀰漫,且才福流異常謹慎的狀態下才能成功的做法。

 

  「竟然撐下來了?」方承玄扛著大刀往後大跳一步,既然一擊無法得手,站在一個過近的範圍可不是好事,尤其那是對對方來說,最好攻擊的距離。

 

  「四師兄啊!」那個存活的弟子趕緊奔到才福流身旁。

 

  「哼哼哼,咳咳。」才福流咳了兩口血出來後,擦了擦嘴角,並不理會那個弟子的呼喊,而是轉身面對方承玄,雙眼瞪視著他。

 

  「喔?看來你還有餘力的樣子。」

 

  「當然,真不巧,我恰好是修練肉體的,這點程度的傷,對我而言沒有太大的影響。」才福流冷笑道:「真是可惜啊,你如果這刀是劈在另外兩個人身上,可能就已經結束了。」

 

  「喔?是嗎?」方承玄嘲弄的笑道:「如果真是如此,你剛才叫的這麼大聲又是為何?難不成是為了欺敵?別笑死人了。」

 

  「……」才福流瞇起雙眼,但卻不回應。

 

  「呵呵,我說對了吧?即便你是修練肉體,而且還是極為陽剛的功法,那也沒用。」方承玄拍了拍大刀的刀身說道:「這把『陰風葬龍刀』上的煞寒之氣,可不是你所能抵禦的。」

 

  「『陰風葬龍刀』?兵榜月品排行二十五的『陰風葬龍刀』?」才福流驚叫道,但隨即恢復冷靜說道:「不可能,煞寒之氣再強,那也不過是月品,只不過比我的『破風鐵掌』往前五名而已,我所修練的功法在破軍閣中可是數一數二!區區月品神兵的煞寒之氣,不可能突破我的陽剛護體!」

 

  「的確,單靠這把刀的話,是做不到的。」方承玄點點頭說:「但是如果配上特殊功法又如何呢?而且我平常都是靠這個『極陽刀鞘』在抑制這把刀上的煞寒之氣,如果一拔刀的話……」

 

  「過於壓抑的煞寒之氣會……爆發!」才福流皺起眉頭說道:「你也太不要命了,這種相當於反噬的作法,遲早有一天會要了你的命,而且,以我的狀況來說,只要能夠撐過這段爆發的時間,接下來你就再也傷不了我了。」

 

  「你覺得你會有那個機會嗎?」方承玄挑釁的問道。

 

  「要不然你來試試。」才福流平靜的回道。

 

  看到才福流一點也不受到影響,反倒是方承玄猶豫了,說不定他真的有信心能夠扛的住,那這樣時間一到,就換成方承玄必須撤退了。

 

  才福流看到方承玄不說話,猜想他大概正在思考,於是便一邊瞪視著他,一邊緩緩回復自身的內力,因為個性的關係,他其實很欣賞眼前的方承玄,頗有英雄惜英雄的感覺,至少比他旁邊的這個師弟更讓他滿意。

 

  而這個讓他不滿意的師弟,卻在雙方對峙之時,做了一個讓才福流想弄死他的「好事」,徹底打壞他的計畫。

 

  「喂!雖然不知道你是哪一路人馬,但是我勸你現在給我四師兄磕頭賠罪,不然等一下我另外兩位師兄趕來,肯定要聯合起來將你斬殺在這裡!」

 

  「嗯?」聽完他的話,方承玄眼神銳利地盯著才福流,才福流也不輸他的瞪了回去,片刻之後,方承玄緩緩地道:「這還真是我疏忽了,想想也是,你們身上肯定有宗門印記,一旦受創或是死亡,宗門那邊也會有所察覺,畢竟遠水救不了近火,所以會通知在附近的弟子去查看,也就是說……你在等援兵。」

 

  「哼,既然被你發現,那也沒辦法了。」才福流瞪了旁邊那師弟一眼,對方承玄說道:「我勸你趕快離開,不然等下另外兩位來了,你可就跑不了了。」

 

  「呵呵呵。」方承玄搖搖頭冷笑道。

 

  「你笑什麼?」才福流問道。

 

  「我笑你愚蠢,笑你無知,笑你……該死!」

 

  方承玄一擺好架式,便「颼」的衝到了才福流身後。

 

  「寒刀一斬!」

 

  「同樣的招數對我不起作用!喝!」才福流立刻回身,運起內力,在身前架起了氣盾。

 

  但,當他回身之時,以不見方承玄的人影。

 

  「所以你才是傻子,同樣的招數還會中兩次!」聲音再度從才福流的身後傳出,然後便是一聲慘叫從身旁傳來。

 

  「啊!!!!!!!!」

 

  「師弟!」

 

  沒錯,方承玄從一開始的目標就不是才福流,而是他身旁那個破軍閣弟子。

 

  「可惡啊!」才福流怒吼,方承玄三番兩次在他眼皮底下殺人,還將他耍得團團轉,這是打臉,而且打的很響。

 

  「破軍寶典第一式˙貪狼破千軍!」

 

  一股星辰之力,由才福流體內湧現,形成上百頭狼的形狀,聲勢浩浩,就像擁有能夠撕裂大軍的力量一般。

 

  「去!」

 

  在才福流的低喝聲下,上百頭星辰之狼向著方承玄直衝而來。

 

  「來的好!我要正面破了你這爛寶典!」方承玄同樣怒吼道,他不僅要殺遍破軍閣之人,還要正面破解破軍閣的至上武功寶典,藉以完全打擊破軍閣。

 

  只見方承玄抽出腰間的『極陽刀鞘』並灌入內力,讓整個刀鞘散發耀眼黃色光芒,接著以同樣的手法催動另外一隻高舉的手上所持大刀,使大刀散發出藍色偏黑的光芒。

 

  這兩種光芒在方承玄的意志下交纏,並重新灌回刀上,這個過程相當不易,甚至還令方承玄喉頭一甜,咳出一片朱紅,頗有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意味。

 

  而在兩種相異顏色的光芒灌滿大刀之後,方承玄放開刀鞘,兩手緊握大刀,接著猛然一刀劈下──

 

  「寒陽一刀˙斬!」

 

  宛若寒冬之中的太陽,夾雜煞寒與極陽兩種氣息的刀氣與星辰之狼相撞。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兩人高聲大喝,並毫無保留的灌注內力,使得刀氣與星辰之狼產生了拉鋸。

 

  不過,在雙方的招式彼此侵蝕之下,這個拉鋸很快便停下了,雙方的實力相近,但狀態卻不一樣。

 

  「可惡啊!!!!!!!」

 

  雖然雙方內力都消耗不多,但是才福流身上的傷,仍舊影響著他,那不斷侵蝕身體,卻無法排出的煞寒之氣,使得他不得不多耗費心力與內力去壓制,這讓他落了下風。

 

  當刀氣逐漸壓過星辰之狼後,方承玄見機不可失,加大力度。

 

  「去死吧啊啊啊啊!!!!!!」

 

  霎那間,突然增強的刀氣壓過逐漸變弱的星辰之狼,破開了招式,狠狠地砸到了才福流的身上。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刀氣落下,捲起一陣沙塵。

 

 

  「呼……呼……」

 

  方承玄喘著粗氣,雖然他的內力尚未見底,但也用了近三分之二,再加上剛才強行融合兩種相反氣息用以攻擊時產生的反噬,令他受了不小的創傷。

 

  但他仍不敢大意,雖然現在的他猶如強弩之末,卻不能表現出來,而且一旦才福流沒死,他就必須趕緊逃跑了。

 

  他握緊了手上的大刀,心中相當緊張,雙眼如鷹隼般地看著被沙塵掩蓋的前方,剛才的確有擊中的手感,但他畢竟是第一次獵殺有被排在榜上的人物,雖然對自己的全力一擊相當有把握,可是他的直覺卻這麼告訴他:

 

  有問題!

 

  果不其然,煙霧漸漸散去後,方承玄瞪大了雙眼。

 

 

  「唉唉,我說才師弟啊,你好歹也是我破軍閣的親傳弟子,怎麼會輸得這麼慘呢?」

 

 

  輕蔑的語氣中帶著輕視的言語,從散開的散開的煙塵中傳出,兩個帶著書生氣息的青年站在渾身是血的才福流前方,其中一名手上揮舞著青色羽扇,另一名青年則維持著手伸向前的姿勢,手上還有點點微光。

 

  「呸!」才福流吐了一口紅血回道:「這人可不簡單,若是不諳練體功法的景師兄,恐怕只會比我更慘。」

 

  「喔喔喔,看來有人討皮癢了,很好,景師兄就讓你見識見識師兄的手段。」揮舞著青色羽扇的青年作勢要捲起袖子教訓才福流。

 

  「景師弟,別鬧了。」另一名青年則將手收了回來,但眼光卻不離開眼前的方承玄說道:「這人的確不簡單,看他的裝備,應該是在武榜上排才師弟後一位的方承玄,雖然僅是一位之差,但能突破,就表示他不簡單。」

 

  而方承玄這方,則是在那兩名青年身上各看一眼後,開口說道:「想必兩位就是破軍閣的另外兩位親傳弟子,周冠離與景太成了。」

 

  「哎呀?原來我們這麼有名啊,嘿嘿。」揮舞青色羽扇景太成嘿嘿一笑。

 

  然而,彷彿是要與他成為一個對比般,另一位青年周冠離則是相當冷淡地問道:「雖說我們皆是名人榜上之人,但鮮少有人會特地去記排名在十五之後的人物,除非是在自己的排名前後的人物,而你卻能立刻說出師榜二十九的我跟文榜三十三的景師弟的名稱,再加上你特意襲擊才師弟,還殺了他身邊的兩個跟班,我若沒猜錯,你應該便是最近狙殺我破軍閣之人吧?」

 

  「什麼?他就是閣內要通緝的人物?」景太成訝異地道:「看起來很普通啊?」

 

  「呵呵,看來你挺有心的,竟然是那些少數記住所有排行的人,難怪外人都說破軍親傳三大弟子,才福流樸實、景太成浮誇,而你,周冠離──」方承玄瞇眼說道:「最沉穩,而且跟真傳弟子蕭隆並稱破軍雙魁,真是形容得一點也不錯。」

 

  「那是誰說的!我就不信,我會比不過你!」景太成氣呼呼地看著周冠離說道,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動手的樣子。

 

  然而,周冠離卻並沒有理他,只是盯著方承玄說道:「別人的評價如何,我並不在乎,你也別想趁機挑撥離間,既然我們已經到了這裡,你應該知道,你的陣法已經被我們所破,而我,不會讓你逃掉。」

 

  語畢,周冠離雙手綻放光華,方承玄見狀,立刻轉身欲逃,然而──

 

  「沒用的。」

 

  隨著冷語落下,方承玄猶如被無形的牆壁所阻擋一般,無法離開。

 

  「我佈下的這個陣,你是不可能突破的。」周冠離雖然額上冒汗,仍冷冷地說:「從你剛才佈下的那個陣就可以知道,你的陣法水平並不高,那個充其量是星品陣法,而我佈下的這個,可是臨行前,師傅託付給我的『七星絕殺陣』!」

 

  「日品第十的陣法!真是好大的手筆啊。」方承玄笑道:「但是看你的模樣,要布置這個陣法,好像也不是很容易啊?應該稱不了多久吧?」

 

  「這就不用你操心了。」回答他的卻是景太成:「還有我呢!」

 

  只見景太成手中羽扇輕揮,一陣狂風朝著方承玄席捲而來。

 

  「真是不符合文榜高手的攻擊方式呢!」方承玄輕笑的跳往一旁避開。

 

  「即便如此,能抓到你就是好方式。」景太成露出詭異微笑,那種笑容令方承玄心頭一跳。

 

  這時,狂風突然消彌,取而代之的是狂雷大作。

 

  「七星絕殺陣˙一星風雷起。」周冠離冷聲道:「死吧!」

 

  晴空之下,萬雷奔騰,一道雷電能直接將一棵樹木劈成灰燼,那股威力讓方承玄頭皮發麻,而更讓他想罵人的,是好幾道雷電竟然往他那邊劈過去,而其他的雷電則是向包圍網一樣,轟在他身旁,封住他的退路。

 

  方承玄看這情況,咂舌一喊:

 

  「嘖!拚了!」

全站熱搜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