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用這種驚恐的表情看著我。」若葉瞳笑著對紫衣草問道。

 

  「你……你現在是……誰?」紫衣草收斂心神,並在心底做下打算,只要不是最壞的局面,她都有把握能全身而退。

 

  前提是,若葉瞳還是若葉瞳。

 

  「我是誰,你們觀末家的人會不清楚嗎?」若葉瞳噙著淡漠的笑容說著:「不過也是,雖然現在的我不算是原本的若葉瞳,但也沒有恢復所有的記憶,甚至也還沒到成為聖杯的程度,妳會錯愕也是理所當然的。」

 

  在聽到若葉瞳如此回答之後,紫衣草緩緩地吐了一口氣,還好,這樣看來還不遲。

 

  但站在一旁的Saber卻聽不懂他們的對話,然而,她卻能感覺得到,眼前的若葉瞳與之前那懦弱的若葉瞳有所差異,雖然是同一個人,卻又不像是同一人。

 

  於是,她舉起手中的劍直指若葉瞳問道:「問題,你是我的Master嗎?」

 

  若葉瞳聽到Saber那似曾相似的問話,倒是微微一笑回答:「這是當然,我就是我,即便有所不同了,但我還是我,不會是聖杯,也不想成為聖杯。」

 

  最後面的兩句話就像是在對著紫衣草說似的,只見那原本已經畏縮的身影,視線望向腳踩的地板,絲毫不敢與若葉瞳對上視線。

 

  在結束了與Saber的對話與對紫衣草的警告之後,若葉瞳將視線轉移到紫衣草旁邊的Assassin的身上,對他說道:「我知道你,我也知道你的真名與寶具,我們見過面,敵對過,也互相幫助過,但你不會記得我,而我所知道的也非是連結英靈殿得來的,所以請容我說一句:初次見面,你好。」

 

  對於若葉瞳的招呼,Assassin像是全然沒聽到似的,只是將一長一短的刀子架在身前,動員全身的警戒心在警戒著他。

 

  看到Assassin對於自己的不領情,若葉瞳也不在意,只是聳聳肩,然後將視線轉回紫衣草的身上說道:「我不管剛才妳如何跟我的Saber交涉,但既然我已覺醒,雖然尚不完全,但卻不會與妳等觀末家族之人合作,當然,也不會與那真理眾之人有所交集,我已做好同時同時面對其餘九騎Servant作戰的心理準備,如今,我也沒理由繼續待在這個由妳們替我準備的虛假的住處,我們走,Saber。」

 

  若葉瞳說完之後,便逕自走往房門口,此時站在門口的發呆的三人立刻往左右側身閃開了一條路,而他卻只是撇了Saber一眼後,便離開了房間,而Saber明白那個眼神的意思,於是在猶豫一陣之後,便靈體化的跟了上去。

 

  當兩人都離開之後,紫衣草像是再也撐持不住似的跌坐在地,一旁的Assassin則是緩緩站直了身體,並直接讓雙刀消失,然後偏過頭對紫衣草問道:「不追上去嗎?」

 

  紫衣草只是搖搖頭,接著做了幾個深呼吸之後重新站起來說道:「覺醒一半的瞳哥……若葉瞳,才是我觀末家族要的,既然達成目的了,那我便不該再繼續與他接觸了……只是沒想到,直接面對的感覺竟然是這樣的令人恐懼……」

 

  「走吧,回總部,雖然說在人數上我們佔劣勢,但我想過不久Avenger那組應該就會脫離了,我們得做好其他準備。」紫衣草對Assassin招了招手之後,便也自言自語的離開了房間:「雖然不想承認,但那個賤女人能夠這樣多次直接面對這股威壓,的確有著比我還要厲害的手腕,不能掉以輕心。」

 

 

  離開了原住處的若葉瞳,並沒有停下腳步,反而不斷的往人煙罕至的森林前進。

 

  當他來到了一棵大樹下之後,便開口喊了一聲。

 

  「Saber。」

 

  聽到他呼喊的Saber,解除了靈體化之後現身在若葉瞳的面前,盯著他問道:「有事嗎?」

 

  「還記得這裡嗎?」若葉瞳攤開雙手問道。

 

  「記得,是我被召喚的地方吧。」Saber點點頭問道:「所以,帶我來這裡要做什麼?」

 

  Saber當然不會以為若葉瞳是為了散布而走來這個地方的,既然如此,那他肯定有某種目的,而當他到了這裡並把她呼喚出來,那便只代表一件事,若葉瞳是故意帶她來這裡的。

 

  「現在的我,覺醒並不完全,所以關於過往輪迴的經歷也記得並不清楚,而且這個『我』的意識很快便會陷入沉睡,到時候我的表意識就會再度浮現。」若葉瞳聳聳肩說:「既然已經宣言了,要與眾人為敵,原本那個全然無知的我肯定無法撐到最後,所以我會讓部分關於聖杯戰爭的記憶流到他的腦中,相信這樣再加上有著被稱為最強職階的Saber在,應該能夠支撐到我下次再度醒來吧。」

 

  「你還會再度覺醒嗎?」Saber皺了皺眉頭問道。

 

  「會的,既然現在的我已經有了覺醒的徵兆,那麼這是無法避免的。」若葉瞳笑了笑,笑容中帶著令人費解的深沉,接著說道:「不過如果一旦我完全覺醒,這恐怕也非是真理眾與觀末家族所樂見的,所以就算我沒有那樣宣言,接下來,就算扣除掉較為特殊的RulerSavior,也會有七騎的英靈朝我們襲擊而來吧。」

 

  「……」Saber瞇了眯雙眼,並沒有回話。

 

  「呵呵,我知道妳在想什麼,不過放心,只要妳能好好輔佐,並撐到我下一次的覺醒,妳的目的衣定可以達成的。」若葉瞳嘴角勾起高深莫測的笑容,接著他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後說道:「看來『我』的意識快要沉睡了,剩下的就交給妳了,加油啊,為了妳『真正』想做的事情。」

 

  語畢,若葉瞳緩緩闔起雙眼,雖然沒有什麼肉眼可見的波動產生,但是在他身旁的Saber卻能感覺到,某種令人心悸的存在正慢慢縮回那具身體之中。

 

  當若葉瞳再度張眼時,他給人的感覺就是一種十分平常的青年,誰也無法想像,他還是剛才那個能可釋放十分懾人威壓的存在。

 

  看著這樣的他,還不等他開問,Saber便搶先開口道:「Master,我們出去一趟吧。」

 

  「去哪裡?」還在整理自己意識的若葉瞳一頭霧水的問道。

 

  「羅馬,我成長的地方。」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