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ber和紫衣草從浴室走出來之後,便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見一個男子,他身上的穿著十分簡單,甚至可以說是樸素,讓人完全無法覺得他身在此處有任何的違和感,即便他只是一個陌生人,Saber甚至無法提高警覺,她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大腦竟然在阻止自己警惕眼前的人,這使得Saber有種恐懼油然而生。

 

  紫衣草緩緩走到那男子的身邊,輕拍拍他的肩膀,然而這讓Saber非常驚怕的男子卻用一種很慢的速度癱倒在一旁,紫衣草見狀搖搖頭,對著Saber說:「這就是我的從者,唉,別看他這樣,他的實力很強的。」

 

  Saber默默的點頭,這話若是沒有像現在這樣面對面的遇見,她恐怕不會相信,眼前的這個男子便是這樣的平凡、不具威脅。

 

  「喂,Assassin,起來了Assassin。」紫衣草使勁搖晃男子的肩膀,可男子的頭只是跟著前後搖晃,意識並沒有要起來的徵兆。

 

  然而,Saber發現自己錯了。

 

  紫衣草停止搖晃男子的雙肩,居高臨下的看著倒在沙發上的男子說到:「起來了是吧?起來了就說一聲,瞳哥醒來了嗎?」

 

  「咦?」Saber吃驚的望著不斷跟自己的從者對話的紫衣草,明明那男子就是熟睡在沙發上,為什麼紫衣草卻說她醒了?

 

  「怎麼了?」紫衣草看見Saber吃驚的模樣,開口詢問。

 

  「他醒著?」

 

  「喔,這個啊。」紫衣草笑了笑,指著Assassin問:「他看起來像是睡著嗎?」

 

  「妳在說什……」Saber轉回頭望向沙發,然而直到剛才都還在熟睡的男子,竟然用著炯炯有神的目光注視著她,這讓Saber立刻心生戒備。

 

  「呵呵,反正也不是什麼祕密,就當成是額外附贈的情報。」紫衣草拍拍Assassin的肩膀,對方立刻單手支地的蹲下,就像拜見主君的忍者。

 

  「我的Assassin呢,他的技能之一會讓人有先入為主的觀念,」紫衣草指著蹲下的Assassin說:「像是現在,其實他已經站起來了。」

 

  「呃。」Saber雖然正專注的聽著紫衣草的話,但眼神卻從來沒有從Assassin身上移開過,可是當紫衣草這麼說的時候,她忽然發現Assassin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是站著了。

 

  「呵呵。」紫衣草看見Saber的反應,相當滿意地笑說:「就是這樣,這算是一種暗示,給看見的旁人的大腦植入某種印象,讓人一直誤會成是他現在的狀態,從而放鬆警戒。」

 

  「但可惜的是不能在戰鬥中使用就是。」紫衣草補充道。

 

  即便如此,也是很厲害了,Saber心想,畢竟Assassin本來就不是應該正面與人對戰的職階。

 

  「那麼,瞳哥好像還沒醒來,所以我們先上去等他吧。」

 

  對於這個提案,沒有人反對,紫衣草頭也不回的就往樓上走,Saber和Assassin也跟在她的後面上樓。

 

 

 

 

 

 

  到了二樓的三人佇立在一道門的前面,紫衣草舉起手準備敲門時,卻又在Saber疑惑目光的注視下,放了下來。

 

  「怎麼了?」

 

  紫衣草深吸一口氣之後,才緩緩地回答Saber的疑問:「瞳哥醒了,而且,恐怕還想起來了。」

 

  「想起來?想起些什麼?」

 

  「不知道。」

 

  「蛤?」Saber皺著眉頭的看著紫衣草。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我真的不知道。」紫衣草同樣皺著眉頭回答:「瞳哥的身分特殊,在經過那次的事情之後讓事情變得更加複雜,現在的他會想起什麼,恐怕除了瞳哥自己以外,沒人知道。」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正當Saber想要開口抱怨的時候,那扇門突然打開,一個看起來十分年輕、一頭白髮飄忽不定,身上散發著白光的青年正站在那,笑吟吟的看著三人說:「若是不嫌這個房間狹窄的話,便請進吧,三位。」

 

  「你……」Saber保持在伸出食指的指著青年的動作,身後的Assassin倒還好,立刻便拔出一短一長的刀戒備,至於紫衣草,則是有些驚恐的跌坐在地。

 

  「好像很驚訝呢,Saber,是我啊,你的Master啊。」青年對著Saber說完,又看坐在向地上的紫衣草笑說:「怎麼了?怎麼坐在地上呢?紫妹。」

 

  接著又抬起頭看向以凌厲目光注視自己的Assassin說:「以這個身姿與你見面倒是第一次呢,Assassin。」

 

  這名全身散發白光,衣袍無風自動、獵獵作響的青年正是──

 

  若葉瞳。

 

 

 

  於此同時,在美國及中國的某處,各有著一人,抬起了頭,看著截然不同的天空,以相同的速度,說出完全一樣的話,分毫不多,一字不差。

 

  「「終於,世界又開始了轉動,這一刻,世界邁向了不同的之後。」」

 

  「「終於,虛假無法戰勝真實,這一次,命運開創了第二個例外。」」

 

  「「終於,他們將要得以解脫,這一回,聖杯給出了值得讚許的-」」

 

  「「第1996850113個,正確答案。」」

 

  「「最後一次聖杯戰爭(Original one)以代行者的身分宣布-」」

 

  「「戰爭開始(Let's play a game)。」」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