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篇/好!我要贏!

 

冰月:LP400,五根剎:LP2800

 

  我要用黑羽黑槍之布拉斯特攻擊!這張卡在攻擊守備怪獸時,給予對方貫穿傷害!攻擊『金字塔龜』!

 

  持螺旋長槍的黑色鳥人將身體都收在長槍後面,接著旋轉身體,像個鑽頭依樣貫穿金字塔,同時也穿過後面的五根剎的身體。

 

  黑羽黑槍之布拉斯特ATK:1700,金字塔龜:DEF:1400

 

  五根剎:LP-300

 

  「哼哼哼哼……你為自己種下了必敗的結局了!」五根剎放聲大笑。

 

  冰月吃驚地望著五根剎:「什麼?」

 

  「我要發動『金字塔龜』的效果,從牌組裡特殊召喚『詛咒吸血鬼』成守備狀態。」五根剎揚起嘴角,露出邪惡的笑容:「『詛咒吸血鬼』是被詛咒的吸血鬼,不管被打敗幾次,都會從墓地裡藉由吸食決鬥者的血而返回戰場!」

 

  破損的金字塔內,沖出一道黑影,化作暴風捲到五根剎左前方,風暴散去,一個短髮的單翼吸血鬼單手護在胸前並單膝跪地,宛若守護主人的騎士。

 

  「什麼?等等……難道!」

 

  「就是那個難道,」五根剎收起邪笑,臉上換了一張死人面孔:「只要跟我場上的『不死式冥界砲』連鎖,下一回合你必敗無疑。」

 

  「這……」

 

  「來吧,想回到你的夥伴身邊的話,就想辦法解開這個難關吧!」

 

  「唔……」冰月著急地看著手牌,腦中沒有一個定見,就在此時,腦中忽然出現一道聲音。

 

 

 

  暗,暗,暗!

 

 

 

  「嗚……頭好痛……」

 

 

 

  想要不受傷,就要成為暗!

 

 

 

  「嗚嗚嗚嗚……喔喔喔喔……!」

 

 

 

  吾是汝之魄,汝是吾之主,若遇難關,吾將化為無底黑暗,而汝,將為黑暗之主!

 

 

 

  「吼吼吼吼!」冰月抱頭大叫,而在對面的五根剎見狀,便心裡有了個底。

 

  魄獸嗎?很好,就是要這樣才行!

 

  「吼吼吼吼!」冰月的四肢皆染上深不見光的黑,痛苦大叫的同時,純粹的黑從四肢蔓延至心臟處,然後像是活物一樣,開始跳動。

 

  接著,冰月的右手從手牌中抽出了一張卡。

 

  「從手中發動魔法卡『二重召喚』,根據此卡的效果,我這回合最多可以進行兩次通常召喚,我要從手中召喚等級二的協調怪獸『黑羽銀盾之密斯特拉爾』!」

 

  「喔?」

 

  「等級6的『黑羽兵器之翼』和等級2的『黑羽銀盾之密斯特拉爾』協調!」佈滿冰月身上的黑色活物出現藍紫色的紋路,而冰月本人則像是失去意識的人偶,雙眼不見有神,他舉起一隻手激昂的宣告:「黑色疾風,讓隱藏的感情呈現在你的翅膀上吧,同步召喚,飛舞吧!黑羽龍。」

 

  帶著銀色面具的小型烏鴉展翅,化作兩道光環包圍持槍鳥人,接著漫天黑色鳥羽飛散,一隻漆黑色的鳥頭龍振翅而出。

 

  「不錯呢,接下來可就是未知數了……」五根剎受到黑羽龍的氣場影響,頭上直冒冷汗,臉上則出現不適合他的笑容,活人的笑容。

 

 

 

 

 

 

  「我先攻,抽牌。」羽櫻抽出牌之後,仔細打量著眼前女子。

 

  自稱是魔法師名門之後的安迪米娜,身上穿著一套魔法師長袍,臉上還帶了一個連帽的面具,在不知情者眼中,也許會以為她是在cosplay,但羽櫻知道,眼前之人不是普通人,而是──

 

  精靈。

 

  「我從手中發動場地魔法卡『天空的聖域』,接著從手中召喚『神秘的代行者地球』呈攻擊狀態,然後『神秘的代行者地球』的效果發動!召喚成功的時候從牌組中將帶有『代行者』之名的怪獸加入手牌。然而,在場上有『天空的聖域』存在的時候,可以將『主宰者 赫貝里翁』加入手牌來代替。」

 

  聖光灑下,原本黑暗的空間被照亮,在羽櫻後方出現一座莊嚴的宮殿,周遭出現雲氣,而從宮殿的門口走出一個持水晶球少女,接著少女將手上的水晶球高舉,當中照射出一個全身散發嚴肅氣息的橘裝人物。

 

  「地球跟……主宰者?原來如此……

 

  你就是那個天使族的使者嗎?

 

  雖然有聽過傳聞,但沒想到實際見到真人時竟是如此……

 

  唉,要是我也能長得像妳一樣漂亮就好了,

 

  天醒真龍王子一定會喜歡上我的……」安迪米娜用手扶著頭,感到惋惜的嘆了口氣地自言自語。

 

  「那……那個……」安迪米娜的反應讓羽櫻不知該作何回應,勉強開了口,卻又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好再開決鬥:「再從手中發動魔法卡『天空的寶札』,根據這張卡的效果,將手中的『主宰者 赫貝里翁』從牌組中除外,從牌組中抽出兩張卡,然後覆蓋上兩張卡,結束這回合。」

 

  被照射出來的橘裝人物化作點點光芒,往宮殿處散去。

 

  「我的回合了,抽牌。

 

  從手中發動場地魔法卡『魔法都市安迪米翁』,

 

  因為出現了新的場地魔法卡,將妳的『天空的聖域』替代!」

 

  忽然一陣天搖地動,周遭浮雲分解消失,原本莊嚴神聖的宮殿也分崩離析,被從底下冒出的都市建築給重新覆蓋填平。

 

  「唔……」

 

  「對了,這場決鬥,我們再各賭上一樣東西如何?」安迪米娜雙手食指交扣,手肘與手肘合併,就像再要求什麼似的問。

 

  「這……挺有趣的,妳想要賭什麼?」羽櫻揚起維笑問。

 

  「妳就賭上妳的外貌吧,怎麼樣?」安迪米娜面具下的嘴角上揚。

 

  「什……什麼?妳在想什麼!」

 

  「拜託啦,就一天就好,

 

  反正靠我的力量,也就只能將我們的長相互換一天而已,不會真的跟妳要走妳的臉啦!

 

  真的,就一天就好,我想用那個面容去見王子,

 

  可以嗎?拜託啦!」安迪米娜合掌低頭,像個小孩子在要玩具一樣任性。

 

  「咦……」羽櫻吃驚過後,隨即露出小惡魔的微笑:「那這樣好了,我贏了妳就要把妳的面具拿下來!」

 

  「咦!那個這個可是但是這樣不好吧很醜耶不要啦我……」

 

  看著很明顯陷入混亂的安迪米娜,羽櫻開心的笑說:「那麼,再來吧。」

 

  「咦?哈?嗯!既然這樣我只要贏就好了,

 

  對!只要贏就可以了!好!我要贏!然後跟王子結婚!」安迪米娜越說越激昂,最後甚至擺出勝利手勢。

 

  羽櫻看著這樣的安迪米娜不禁笑了出來。

 

  「『魔法都市安迪米翁』的效果是每當發動了一張魔法卡的時候,在此卡上放上一個魔力計數器,有魔力計數器的這張卡被破壞時,可以移除一個計數器代替破壞!

 

  再來從手上發動魔法卡『魔力掌握』,『魔力掌握』的效果,在『魔法都市安迪米翁』上放置一個魔力計數器,然後發動了『魔力掌握』的關係,『魔法都市安迪米翁』上再放置一個魔力計數器!」

 

  安迪米娜:魔法都市安迪米翁:魔力計數器+2

 

  「接著是『魔力掌握』的效果,從牌組中將一張『魔力掌握』加入手牌。

 

  我再裡側守備召喚一隻怪獸,最後蓋上兩張卡片,結束這回合。

 

  阿阿!王子,我來了!」安迪米娜雙手大張,像在迎接從天而降的什麼一樣。

 

  「真是的……我的回合!」羽櫻扶著頭嘆氣。

 

 

 

 

 

 

  「我就這樣,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詛咒吸血鬼』轉為攻擊狀態,攻擊『黑羽黑槍之布拉斯特』,詛咒之爪!」

 

  單翼吸血鬼的打開翅膀衝向持長槍鳥人,閃過對方的長槍後用右手爪子貫穿對方腹部。

 

  黑羽黑槍之布拉斯特ATK:1700,詛咒吸血鬼:ATK:2000

 

  冰月:LP-300

 

  「我再覆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

 

  「我的回合,抽牌。」冰月舉高右手:「『黑羽龍』攻擊『詛咒吸血鬼』,黑色波動。」

 

  漆黑的鳥頭龍從口中噴出紅黑色的氣焰,包圍並燃盡單翼吸血鬼,而點點星火在波及到五根剎之前就熄滅了。

 

  「哼,雖然不知道你想做什麼,翻開覆蓋的陷阱卡『和睦的使者』,這個回合,我所受到的戰鬥傷害為零!」

 

  「我知道,結束這回合……」

 

  「我的回合,抽牌!然後這個準備階段……」

 

  五根剎腳下的黑影忽然冒出單翼吸血鬼,一口咬上五根剎的脖子,從其牙尖流下些微的鮮血後,重新站回五根剎的左前方,接著,單翼吸血鬼身上冒出紫光,衝向冰月,可是……

 

  「『詛咒吸血鬼』復活!再根據『不死式冥界砲』的效果,給你800點的損傷!」

 

  「沒用的,『黑羽龍』的效果,通過下降700點攻擊力,放置一個黑羽計數器,效果傷害無效!」

 

  黑羽龍用口將紫光接了下來,原本白色的翅膀有三片染上黑色。

 

  「哼,既然如此,『詛咒吸血鬼』的攻擊!詛咒之爪!」

 

  「我發動覆蓋的陷阱卡『位置交換』,你的攻擊對象變更為『黑羽鎧甲之翼』,然後『黑羽鎧甲之翼』不會受到戰鬥破壞!」

 

  單翼吸血鬼衝過去的對象原本是鳥頭龍,卻在一道光之後,變成了黑鎧甲鳥人,雙方都伸出了右爪,但單翼吸血鬼的爪子卻被鎧甲擋了下來,而吸血鬼的左胸穿了一個洞。

 

  「切……召喚一隻怪獸裡側守備,再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

 

  「我的回合了。」

 

兵器之翼.jpg

 

黑暗羽翼龍.jpg

 

鎧甲之翼.jpg

 

黑羽銀盾之密斯特拉爾.jpg

 

天空的聖域.jpg

 

主宰者赫貝里翁.jpg

 

不死式冥界砲.jpg

 

和睦的使者.jpg

 

二重召喚.JPG

天空的寶札.JPG

 

位置交換.JPG

 

詛咒吸血鬼.JPG

 

神秘的代行者地球.JPG

 

-------------------------------------------------------

 

我是子凡~

 

最近準備考試跟投稿事宜,搞到我的頭好痛((是真的頭痛

 

再加上其他零零總總的,弄得我小說沒時間打((投稿的不算喔

 

但是盡量還是維持在一星期一篇拉,可以的話我也想一星期十篇

 

但是做不到啊!!!

 

咳咳,不小心激動了一下...

 

不過從考完畢業考之後,我就可以請長假啦!

 

雖然還在對要不要重補修這件事提心吊膽就是了...

 

不過...船到橋頭自然直吧?

 

總之就是這樣,小弟有努力加油喔!

 

順便聊個題外話,之前不知道在哪裡看到的

 

聽說有資料顯示ZONE還沒改變的未來中,游星跟亞紀跟炎城驅一同參加比賽

 

你們知道我第一個想到的名詞是什麼嗎?

 

N˙T˙R!

 

喜愛亞紀的非常抱歉!!!!不懂的人請自己GOOGLE...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