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篇/只有我們兩個而已喔

 

  精靈界內,龍族所居住的次元裡,正瀰漫著兩股氣息。

 

  一面是喜氣洋洋的準備婚禮,另一面則是死氣沉沉的準備喪禮。

 

  自從三幻魔從遠古封印之中覺醒後,各個種族都從其所居住的次元內派出士兵協助五大決鬥者阻擋三幻魔的步伐,死傷慘重,不是被魔氣感染成為三幻魔手下,便是死亡於當場,沒有任何一個種族有能從三幻魔手下保存性命的士兵。

 

  即便死傷慘重,各種族的統治者皆沒有停下將士兵送上戰場,而這些士兵也相當明白他們的下場除死外沒有其他,但他們仍甘願如此,因為他們都明白,三幻魔此時沒有擋下,為害的將是整個精靈界,為了他們所守護的事物,他們只能不斷的將生命投注在有去無回的戰場上。

 

  士兵們為的是守護家人,將領們為的是守護國土,統治者們為的是守護整個種族,他們為此感到自豪,他們只有一個共同的想法:即使只有一秒也好,也要阻止毀滅的到來。

 

  各種族無不使出其極,無論是上古流傳的祕法,又或是地下埋藏的召喚獸,能用的就盡量用了出來,這也包括了龍族王室的祕法……

 

  「士兵們,你們要知道,明天你們要去的,不是戰場,而是墳場!」一個有著龍尾和尖角的人型龍族訓練官稍息站著,對著一群人型龍族士兵大吼。

 

  「是!」那群士兵像是要反駁訓練官似的大吼回來。

 

  「你們不可能有命回來!對此感到恐懼的膽小鬼,現在就給我離開!」

 

  沒有一個士兵離開,甚至沒有人的腳跟眼神是有動過的,這代表他們從一開始就不打算離開。

 

  「很好,你們都是勇士!你們的名字跟功績將被龍族永世流傳,你們將會是整個龍族史上最勇敢的一群!」訓練官開始激勵士兵們。

 

  「是!」士兵們也用著同樣的態度回應。

 

  「你們要以此為榮!」

 

  「是!」

 

  「好,解散!」

 

  就在訓練官下達命令後,士兵們一哄而散,三五成群,像極了一群準備去旅遊的小學生,興奮的簡直不像等下準備將命喪送在戰場上的士兵。

 

  訓練士兵的訓練場就在龍族王宮的一側,此時正有一人在王宮的窗旁,望向地下的訓練場,剛才訓練官與士兵們的互動,那人全看在眼裡。

 

  呵呵,勇士嗎?真的可以說是勇士呢,比起我們這些王族……靠在王宮窗旁上的人正是龍族王室公主-翠玉晶緋,此時的她,身穿一襲白色婚紗,這套婚紗將其姣好身材完全凸顯,除了細腰被塑造得十分窈窕外,胸前一對山峰更是露出泰半的肌膚,那深邃的乳溝,常令旁人遐想。

 

  這時的龍族王室們全員到齊,正在討論究竟是否要用上那個祕法。

 

  翠玉晶緋回頭看向王宮內,王座上坐的是自己的父親,一旁的空位則是因為母親早夭,父親又沒有再婚,那個座位便一直空了下來。

 

  這邊必須說明一點,不只是龍族王室,各族的王室最高統領者的妻子若死亡,再婚的統領者不在少數,倒不如說是占多數的,因此翠玉晶緋的父親算是個很特殊的統領者。

 

  而在龍族王座前,一群龍族王室大臣分成兩邊站,正激烈爭執著。

 

  翠玉晶緋將視線移回王座旁,父親的另一側,坐的是龍族王子,也是下一任的龍族統領者,而當翠玉晶緋看過去時,那龍族王子也察覺到了視線,先是給了翠玉晶緋一個微笑,接著轉過頭對翠玉晶緋的父親說了幾句後,便走下座位。

 

  王子……翠玉晶緋看著眼前朝思暮想的人,正朝自己走來,腦中卻不斷浮現另一個人的身影。

 

  「緋,怎麼了?」王子雙手環過翠玉晶緋腰間,將她拉近自己,深邃雙眼盯著翠玉晶緋說:「看起來不太高興哪。」

 

  「不,」翠玉晶緋雙手並列,輕推王子胸膛,見到王子的臉離自己越來越近,就在四片嘴唇快要貼上時,翠玉晶緋將臉往旁移開說:「別這樣……」

 

  「不喜歡嗎?」王子的雙手抱得更緊,頭跟著朝翠玉晶緋移開的方向,尋求著水潤的雙唇:「我們不久之後就要結婚了呦,還是說緋,妳討厭我嗎?」

 

  「也不是討厭,只是……」翠玉晶緋稍加施力推向王子,王子順勢將身體退開,翠玉晶緋雙手十指緊扣,低頭道歉說:「只是……還不一定,這樣子……不太好……」

 

  「是嗎?還好不是討厭我。」王子走到翠玉晶緋的旁邊,將背靠在牆壁上,自言自語的說:「不是討厭我啊……」

 

  「不會啦,我不討厭王子啦,我……」喜歡王子,但翠玉晶緋沒有說出,她知道對方會因此誤會,現在的她並沒有要跟王子結婚的打算,因為在遇到那人之前,她一直以為自己是喜歡王子的,也很願意在救回王子之後立刻就結婚,但是現在不同了,遇上那人之後,翠玉晶緋知道自己還是喜歡王子沒錯,但那只是單純對青梅竹馬的「喜歡」,而不是更深層對戀人的「愛」。

 

  以往跟王子摟摟抱抱時,都不會有任何想法,但是最近對跟王子做這樣親密的舉動有些排斥,她知道這是為什麼。

 

  「緋,妳還記得小時候說過想要嫁給我嗎?」在翠玉晶緋陷入沉思時,王子忽然開口。

 

  「啊,記得,那時我們和……和……誰來著?」明明很是很鮮明的記憶,但卻有一個人的臉完全想不起來,甚至……有這個人嗎?

 

  「不,只有我們兩個而已喔,緋。」王子突然伸出手將翠玉晶緋的頭轉過來看向自己的雙眼:「只有我們兩個而已喔,記得嗎?」

 

  「只有……我們兩個……而已……」翠玉晶緋被王子的雙眼影響,意識漸漸失去,忽然渾身無力,昏厥倒在王子的身上。

 

  「哼,我說。」王子開口時,身後忽然出現一個長相奇怪,身上配戴奇怪盔甲與管線的人出現,王子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翠玉晶緋,轉過身對那人厲聲詢問:「為什麼對緋的記憶操作沒用了?」

 

  【應該是接觸到了記憶裡的那個人的關係,加上對方又是魂魄者,導至記憶深處受到強烈衝擊,促使她回想起來的吧。】那人回答。

 

  「既然這樣的話,就再操作一次。」

 

  【可以是可以,但是這樣並不是根治之法,遲早還是會想起來的,尤其再度受到同樣的人造成同樣的衝擊的話,將會使她想起更多事情。】

 

  「沒關係,我會在那之前把她徹底調教成只屬於我的東西的。」王子露出十分淫穢的笑容,抱著翠玉晶緋轉身準備離開。

 

  【記憶操作對同一個人最多只能使用三次,不然會造成那個人的精神崩裂。】配戴奇怪裝甲的人將手放上翠玉晶緋頭上一陣後收手,對王子做完最後提醒之後便消失蹤影。

 

  「只剩下一次……嗎?」王子看著懷中佳人,在她的額上親親一吻,接著又伸出舌頭舔過她的臉頰,自言自語:「我不會讓妳跟那個雜種在一起的,妳是屬於我的!屬於我的!那個雜種想都不要想從我身邊搶走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沉睡森林
  • 這個王子的占有慾一定很強烈.....
  • 性格扭曲拉,不這樣做故事不夠精彩

    子凡 於 2013/09/01 20:25 回覆

  • 恒
  • 我看我得複習你之前的文了......不然接下來可能會看不懂= =
  • 太久沒更了,真抱歉@@

    子凡 於 2013/09/08 21: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