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戀記

 

第七談-想不起來的關係

 

  「請往這邊走。」載著我們的車一到了一間有如皇宮的住所後,從住所內走出一名年邁的老管家,就在大家都盯著那皇宮目不轉睛時,我已經跟著管家走了。

 

  「還在做什麼,走了。」我回過頭看見四人佇立原地不動,於是出聲提醒。

 

  「走、走啦。」顯然被華麗皇宮所震懾住的四人,在我開口之後紛紛跟上,而在此時,我聽到那老管家用溫和但穩重的聲音說:「少爺您,好像不怎麼訝異呢,是因為之前有來過嗎?」

 

  「啊?喔,恩,對阿,我昨天才剛來過。」我回過頭看著老管家說,然而那管家在一瞬間露出一副我難以解讀的表情,因為無法理解,所以我只好當作沒看到,直到人到齊後對他說:「麻煩帶路了。」

 

  「恩,這邊請。」老管家轉身背對我們,逕自往內走去,我們五個隨後跟上,而除了昨天被迫來過這間富麗堂皇的住所的我之外,其他四人皆不斷發出讚嘆聲並參觀周遭,腳步慢了我跟老管家一截。

 

  「即便前一天來過,第二次再來能像少爺您一樣毫不在意的人可說沒有呢。」走在我前方領路的老管家,不轉過身的說。

 

  雖然他沒有指名,但話的內容很明顯是指我,不會是我身後那群來參觀的小學生,因此我出口回答他:「應該不會沒有吧,都有我這個例子了。」

 

  「……恩。」雖然我很想追究老管家那前面的空白是想表達什麼,但在我還沒開口前,老管家便在一間房門前停了下來,是我昨天被關的房間。

 

  「大小姐就在裡面,五位少爺請。」老管家將門把一轉,拉開房門,裡面和我昨天所見光景並無太大差別,差只差在裡面那張床,昨天是躺一個人、綁一個人,而今天則只有躺那一人。

 

  然而,那「一人」正穿著一件褐色風衣,露出一雙玉足,潔白的皮膚引人遐想,但穿著風衣躺在床上未免太過奇怪。

 

  「喔~~~~~」很明顯的我身後那四個沒有察覺到其中怪異之處。

 

  「別枯站在外面了,進來啊。」蓮香音穿著一件明顯比她身材還大的風衣,躺在床上像我們招手,雙腳微微移動,原本故意露出來的部分只有膝蓋以下,這下更露到了大腿,雖然是引人遐想,這很明顯是陷阱。

 

  「好~~~」

 

  ……

 

  更正,是大概只有色狼才會中的陷阱。

 

  看著那四人互相推擠的闖入,將原本擋在門前的我撞開,看著他們那副興奮的模樣,我有點後悔找他們來,只好苦笑著跟著進去。

 

  在進去前,我轉頭跟那帶路的老管家說:「十分抱歉,我的朋友們如此吵鬧。」

 

  「不會的,少爺有這麼多好朋友,敝人替您感到高興。」老管家露出十分慈藹的表情對我說:「那麼,大小姐就交給您了,封少爺。」

 

  說完,他就離開了,奇怪,我有告訴過他我的名字嗎?還是說是蓮香音講的?他離去的背影令我有點懷念,好像在哪裡看過。

 

  算了,說不定是在路上看過的,反正我也不會再跟這個家的人、事、物有任何接觸了,今天來就是下定決心要來切斷關係的。

 

  「蓮大小姐。」我踏進去之後,將門維持再開著的狀態,對著躺在床上調戲那四人的邪惡女王說:「請妳不要再煩我了。」

 

  我無視訝異與好奇的眼神,目光集中在蓮香音的身上,這時她忽然彈了一下手指,我身後的門倏地關上,原來那是自動門嗎!

 

  「阿冶,我說過了,我不想跟一個來路不明的人結婚。」蓮香音走下床,凌厲目光直盯著我:「最好的方法就事你來假扮我的男朋友,那樣才能讓父親放心。」

 

  「那不能解決問題,而且到時候就變成我要在成年後跟妳結婚,」我腳一動也不動,目光仍就看著蓮香音:「再說,我也是一個來路不明的人,而且不論為什麼這樣妳父親就能放心,妳的母親跟哥哥很明顯討厭我這窮酸小鬼,都認為我是為了錢財跟妳勾上,但我根本沒有必要,而且妳哥哥還不只因為這個理由,好像還有更深層的原因。」

 

  「別理那個守財奴跟變態,他們都……」蓮香音似是非常討厭他們,但是……

 

  「他們是妳的媽媽跟哥哥!」妳怎麼可能會懂沒有親人的感受!

 

  「可是,他們只是後母跟她的兒子……」

 

  「沒有可是!就算沒有血緣關係,他們還是你的親人!」就算不是親的也要珍惜!

 

  「嗚……」蓮香音原本趾高氣昂的態度不見,忽然變成一個受驚的小貓,雙眼眼角冒出一滴滴黃豆大的淚珠,低頭啜泣:「抱歉啦,不要兇人家拉……嗚嗚嗚……」

 

  「……是我過分了,抱歉。」我不應該因為這樣隨便發怒,說不定對方的後母與哥哥也沒有對她多好,就像灰姑娘那樣。

 

  「嗚嗚嗚嗚嗚……嗚哇啊啊啊啊啊!」蓮香音突然抓住我的衣服,將臉埋到我的胸膛裡哭泣,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她可以這麼大膽,這時,我抬起頭發現那四個人正在竊竊私語,還不時望向我這裡。

 

  「所以今天我把我的四個損友都帶來了,就是上次聯誼看到那四個,」我不管蓮香音還在哭泣,也不管那四人忽然抬起頭來看我,我只是繼續原本計畫好的方案,照著劇本念著台詞:「他們不管哪一個,頭腦、外貌、家境都不錯,剛好可以成為妳計畫中的一份子。」

 

  「你認真的嗎?」「你眼睛難道瞎了?」「連我都看得出來耶。」「別這樣,他在這方面比較遲鈍啦,只不過是當別人對他的時候。」

 

  那四人大概是覺得我現在這樣無法大展手腳,所以開始傲慢的講些我聽不懂的話來,怒氣上升的我,又聽到蓮香音發出零碎的聲音。

 

  「怎麼樣?」我開口詢問,希望答案是好。

 

  蓮香音默默的用我的制服擦乾她的眼淚,抬頭時已經冷靜下來的對我說:「做不到,父親不會答應。」

 

  「等等,怎麼問題變成你父親那邊?」母親跟哥哥那關過了,換父親不准,啊不然妳在耍我嗎?「妳父親的標準到底是什麼?」

 

  「他可以相信的人。」蓮香音的一句話,卻更讓我摸不透。

 

  「我就可以相信嗎?」這什麼道理!「沒理由阿!」

 

  「因為!……不行……」蓮香音好似要說什麼,但是話一到口卻又說不出,表情哀傷的說:「我不能將答案說給你知道,要是你一直都不知道的話,我就真的必須跟那個人結婚了……」

 

  什麼跟什麼?「反正那是你家的事,不關我的事,我要回去了。」

 

  「這可不行。」「我不認為我們認識的冶是這種人。」在奇怪的時間點跳出來講話的損友兩人-黃琦鐘跟賴席恩,他們兩人走近我跟蓮香音。

 

  「說什麼呢!」我憤怒的回應。

 

  「他們說的對,我認為你不應該是這樣的人。」「這樣的人是不會像那樣幫助我們的。」說這話的是卜期段和卜黎段兩人,我將目光轉向他們。

 

  「什麼這樣、那樣的,不然我應該是怎樣?」

 

  不然現在是怎樣?造反啦?四個人一起違逆我!

 

  「你是一個好傢伙,但可惜的是生錯時代。」黃琦鐘開口,眼神無比認真,我的氣勢順間被壓下去:「你的心比任何人還要堅強、溫柔,但現在人不吃這套的,我一直很擔心你。」

 

  「你想講什麼?不要拐彎抹角的。」

 

  「拐彎抹角真是抱歉,但是你不覺得你變得急躁了嗎?」黃琦鐘眼神銳利的要把我射穿一樣:「那令你急躁的原因就是這間屋子,就是你眼前的人,你一定有跟這裡有關的回憶被你自己忘卻,你要想起來。」

 

  「想起來做什麼?我跟這間屋子、跟香音會有什麼瓜葛?」

 

  「香…音?你…你叫我香音?你果然還記得!」蓮香音忽然高興的抱著我開心大叫。

 

  「不,剛才那只是一時口誤……」

 

  「都到了這個地步,你到底還想要欺騙自己多久?你早就發現了吧?」黃琦鐘忽然大吼:「承認吧!你跟蓮香音的關係不單純。」

 

  「就說了,我什麼都……」

 

  「你的身體是記得的,只是你的腦袋忘了而已,那樣的話只要想起來就好,蓮同學。」黃琦鐘對蓮香音說:「不好意思,我們先把他帶走了,我們會想辦法讓他想起一切來的。」

 

  竟然忽視我的意見!

 

  「這個……」別答應啊!

 

  「那就勞煩你們了。」蓮香音默默的讓出路,卜家兄弟則上前來一人一邊,將我架起來。

 

  「王八黃,我要你好看。」王八黃,我絕對要你好看!

 

  「走了。」黃琦鐘無視我的發言,指揮卜家兄弟將我拖走。

 

  而到了隔天,我果然將黃琦鐘海扁一頓,當然,現在的他並不會知道他隔天會被我打到滿地找牙這件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沉睡森林
  • 嗯....除了是個愛哭包大小姐之外,另外就是.....她應是屬於深度的S屬性!
  • 正確!原本是沒有要讓她這麼s的,只不過想說換個人物個性寫也不錯

    子凡 於 2013/08/25 06: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