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未來>>

 

  2012年12月21日,馬雅預言失敗,末日並未降臨地球,人類平安的度過此次浩劫

 

  但是世界末日的風潮並沒有因此停下,反倒更加興盛,彷彿深信著末日定會來臨似的,有錢人不斷的為自己的未來安全作策劃

 

  瘋狂的程度,如同有人告訴他們:「世界末日在即」。

 

  笑他們愚蠢的人、笑他們瘋狂的人不在少數。

 

  2022年,是人類歷史上的一大轉捩點──人腦實驗突破瓶頸。

 

  科學家們引出了人類的潛在能力,人類被稱為萬物之靈的原因。

 

  超能力。

 

  人的一生是無法突破腦部使用程度超過一成以上的,人腦裡約有10000億個腦細胞,其中超過9000億個腦細胞處於壓抑狀態。

 

  即使可說是歷史上最有名的科學家-阿爾伯特˙愛因斯坦的腦部也僅開發了全部的百分之十三左右,可就多了所有人類的這麼百分之三,便使他提出了有名的相對論,那如果人腦開發至百分之二十呢?三十呢?甚至於百分之百呢?

 

  繼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的懷特爾森教授之後,仍有不少科學家正致力研究愛因斯坦的腦,他們因此得到了一個結論。

 

  人腦的開發將「影響思考、平衡、反應等,腦部掌控的感覺部位」,或是據說可以「儲存訊息量超過美國國會圖書館藏書的50倍」等等。

 

  以當時來看,這是對的,確實沒錯。

 

  以2012年以前的角度來看的話。

 

  馬雅人的曆法只記錄到2012年12月21日的原因,不是世界到了盡到,反倒是代表著這個世界的變革。

 

  這一天,世界劇變,但那種變化不是一般人可以察覺的。

 

  只有少數人-各行各業都有-能夠察知,並獲得前所未有的驚人訊息。

 

  那群人中,有一部分人為科學家,他們得知彼此的存在,祕密地集結在一起後,由同為收到訊息者中的有錢人中出資,讓他們將腦內的訊息化為實體。

 

  而那些訊息,沒錯,就是人腦開發的知識。

 

  2020年,由一位科學家提出了開發腦部的實驗,但因為這項研究造成的犧牲無法估計,且不人道,因此遭到駁回。

 

  但腦開發的實驗並未停歇,也因為那位科學家的提倡,各國也開發了有關於腦部的技術,當然,實驗白老鼠並沒有用上人類。

 

  兩年後,一群集結各國的優秀科學家推翻過往學者的論點,他們將實驗結果公諸於世人面前:「腦部開發將使人類獲得超能力。」

 

  既然說是實驗結果,代表他們已將實驗理論套用在人類身上,犧牲者何其多?即使在世界人權保護團體的質問下,他們仍未鬆口,堅稱沒有實驗犧牲者。

 

  聯合國信了。

 

  一直以來維持世界和平的聯合國,也受到這項實驗結果的誘惑,非但沒有給予那群科學家懲處,還暗地裡向他們請教技術。

 

  但這件事是日後才被發現,被聯合國已解散的今日的人們所發現。

 

  回原題,腦部開發漸漸用在許多國家內,尤其以中美兩國為首,首先誕生了歷史上第一批「超能力部隊」。

 

  以2012年人類的觀點看來,腦部開發是不會有這樣的效果的,但……

 

  在首批人腦開發學者的論點裡看來,是以往的科學家們的研究方向錯了。

 

  研究內容指出,過往科學家所謂的「右腦開發」其實只不過是針對人的右腦中,一個名為「控腦」的極其微小的腦部做開發,並未實際開發到腦部。

 

  也就是說,人腦的可能性並未被揭穿。

 

  話說回超能力部隊的誕生,那些超能力者的力量可比核武,更可說是有過而無不及,又不會造成世界汙染,但因為超能力者的產生並不是很容易,每10人中只有1人能成為完整的超能力者,在製造過程中,消耗這麼多人類,極其不穩定的開發技術下,核子武器並沒有被超能力者部隊給取代。

 

  在科技日新月異的人類社會中,人腦開發實驗並沒有停滯很久,仍以步行速度緩緩進步。

 

  2030年,人腦開發技術逐漸穩定,野心勃勃的幾個國家正悄悄地生產著超能力者部隊,由世界人權保護團體演變而來的超能力反對團體的反對聲浪逐漸被壓抑,世界各國都在研究新的人腦開發技術,除了少數幾國並未涉足。

 

  2034年5月,北韓軍政府派出一批又一批訓練有素的軍隊,朝鄰近的國家-南韓,發動第二次韓戰。

 

  嚴格來說是違反<<朝鮮停戰協定>>的延續1953年未完的戰爭罷了,此次戰役過後,南韓人民死傷無數,凡不服從北韓領袖者皆遭到殺害。

 

  此事震驚了全球,但事情仍未結束。

 

  2034年6月,北韓對中國展開侵略作戰,猝不及防的變數,導致中國黑龍江以南,北京以北,含內蒙古自治區在內,全納入北韓的版圖所有。

 

  中國以最快的速度回防後,在2034年9月爆發中韓戰爭,並且請了美國等有著腦部開發計畫的多國予以協助,但,為時已晚。

 

  2035年2月,戰爭結束,北韓在耗損極大的狀態下將來自各國的聯合部隊殲滅,對這些強國造成無可比擬的傷害,但幸有這群聯合部隊的努力,北韓在兩年內並沒有再度發動戰爭,世界各國僥倖存活的人們得以平安苟活兩年。

 

  然,兵法有云:「兵貴神速」。

 

  兩年後,也就是2037年,北韓對中國發動第二次的侵略活動,以勢如破竹之態勢,將戰爭結束於半年後。

 

  聯合國震驚不已,以美國為首,再度組成聯合軍隊,欲一舉將北韓擊敗,但卻在這時,美國卻收到一項更加令人恐慌之消息:北韓、南韓及中國的所有核子彈,全部指向美國。

 

  無法確認消息可信程度的美國,在多方權衡下,決定舉白旗投降。

 

  因此,美國,不,美洲落入北韓手裡。

 

  失去領頭起義的美國,聯合軍隊群龍無首,遭到北韓各個擊破,這個地球將要填滿北韓的名字時,發生一件意料之外的事。

 

  由「新世界聯合」的超能力者部隊,將位於亞洲中國裡的北韓軍人們擊退,解救了中國人民,在前線知道此事的北韓部隊趕緊撤回亞洲時,已是人去樓空,正當他們想調查所謂「新世界聯合」的是何團體時,位於美洲的軍隊也傳回消息:「新世界聯合」的部隊又將美洲給搶了回去。

 

  北韓政府正氣得跺腳,焦頭爛額之際,「新世界聯合」派出部隊前往亞洲,請求和談。

 

  北韓政府表面答應,實際上卻是埋伏了眾多超能力者,這一批「新世界聯合」壯烈犧牲,不過這一役也使得北韓受到不少傷害。

 

  在讀取了死亡的「新世界聯合」的超能力者的意識後得知,「新世界聯合」是由台灣、新加坡、澳大利亞及其餘二十三個與台灣有邦交的小國家組成,他們將中國及美洲的殘存餘民送至澳洲安置,當時的北韓領袖曾用十分激昂的語氣說過一句這樣的話:

 

  「我們這次的錯誤是在於小看台灣等彈丸之地上!」

 

  得知談判破裂的「新世界聯合」軍,緊急從各地將人民疏散,並將軍隊撤離。

 

  2038年,「新世界聯合」所屬國中,除了教廷外,其餘皆遭到北韓佔領,而教廷則在北韓威脅下,與台灣斷絕邦交以免於北韓戰火。

 

  2040年,世界地圖上留下的國家名稱只剩下:韓國(北韓)、台灣、新加坡、教廷和澳大利亞,被北韓統治的國家,活在北韓政府的高壓統治下,不只如此,北韓還野心勃勃的想佔領全世界,現在這個世界彷彿掉入與烏托邦相反的世界,一個絕望的世界。

 

  時至今日,人們頓悟一件事情-人類並非「度過」末日,而是尚未「遇上」末日。

 

  ……

 

  ……

 

  ……

 

  「呼叫A隊,殺手呼叫A隊!聽到請回答!」一名身穿迷彩裝的黑髮少年抓住耳旁的對講機激動地大喊,但對講機的那方似乎沒有回應。

 

  「A隊也是嗎?」在一旁的墨綠髮少年問到,同樣身穿迷彩裝的他,已經完全要跟周遭樹木融為一景了。

 

  「嗯,」黑髮少年用力往地上一槌,此時他的拳頭前方閃過一絲奇異光芒,接著當拳面接觸地面時,地面倏然出現一個深不見底的四方形坑洞:「全滅了!」

 

  「我知道你很難過,可是……」黑髮少年後方走來一名粉紅色頭髮的妙齡女子輕拍少年肩膀說:「姜武,這個任務本來就必須抱著會失去性命的覺悟阿,出發前,長官便已經跟我們說清楚了不是嗎?」

 

  「我知道!我知道阿,艾琳,可是啊!」名叫姜武的少年轉過身,激動地大吼:「但我就是……唔……」

 

  「噓!」艾琳迅速地用手將姜武的嘴蓋住,四處張望後低聲對姜武怒斥:「你想讓我們被發現嗎?」

 

  「我只是……」姜武還想說些什麼,可是卻被後面一人拍了拍肩膀,轉頭發現原來是墨綠髮少年:「梵!我……」

 

  梵搖搖頭,拇指往後比了比,兩人一看趕緊停止爭吵。

 

  三人安靜下來後,便一動也不動,與周遭草叢融成一片綠地。

 

  三人現在躲藏的草叢,是位於北韓帝國統治者──金昌華府邸的外圍,就在三十分鐘之前,潛入金昌華府邸的第五隊,A隊全滅。

 

  2051年,試盡各種方法的「新世界聯合」做下最後的決定──暗殺北韓首領金昌華,好讓這一切結束,便派了為數103人的超能力者前往北韓。

 

  其實早在第一批與北韓談判的「新世界聯合」軍全滅時,就暗自召集一批4到6歲的孤兒開始進行訓練,將其鍛鍊成目前「新世界聯合」擁有的最強超能力部隊,其中又以暗殺部隊的這三人能力最為強力且安定。

 

  這三人中,又以領頭的姜武能力最為強大,今年18歲的姜武是台灣人,兩親皆是傑出的超能力者,而且還是那一批前往與北韓談判的軍隊中的其中兩人。

 

  次之的則是大姜武兩歲,20歲的梵,梵的國籍、父母等等皆不明,而且還是全103人中唯一一個沒有接受「新世界聯合」超能力開發的人,因為當時年僅6歲的梵,不但主動找上「新世界聯合」,還擁有十分稀有的超能力,那一頭奇異的墨綠色頭髮及淺綠色肌膚變是受到超能力的影響,而時至今日,「新世界聯合」內部還是很多人懷疑梵是北韓帝國的間諜。

 

  最後是年齡最小的艾琳,年紀只有17歲,但卻是暗殺部隊中心思最細膩的人,據當時將她撿回來的軍人說,看到艾琳時,她手上抱著兩顆人頭,躲在斷垣殘壁處不斷呢喃著:「爸爸……媽媽……」,而後將那兩個人頭的基因與艾琳比對發現,這兩人跟艾琳毫無關係!艾琳本身也否認那是她的父母,不過在大戰之中,艾琳的父母恐也凶多吉少了。

 

  暗殺部隊的這三人,如字面同樣,是負責暗殺首領金昌華的,原定計畫應該是如此,但負責開路的10個小隊,合計100名超能力者進入府邸後不到片刻便遭到殺害,而且府邸內部好像還有隔阻念力型超能力者的心電感應,另外疑似內部還有干擾無線電的裝置存在,根本無法將消息傳給在外面待命的部隊,直到最後一隊,三十分鐘前被滅隊的A隊,透過無線電傳了一句話後便失去音訊。

 

  「獅子搏兔……嗎?」姜武小小聲地咀嚼這句話的意思,拼命透過無線電將這四個字傳達出來的人,是對姜武十分照顧的一個超能力者,雖然實力不算強,但他卻像哥哥般照顧著姜武。

 

  「那到底是什麼意思……強哥……」姜武下意識的握緊拳頭,全面再度閃現出光芒。

 

  「該走了!」梵輕拍姜武的肩膀後衝出草叢,直奔毫無警衛的金昌華府邸。

 

  「算了,想這麼多也沒有用處。」姜武輕拍自己的臉頰後,跟艾琳一同出出草叢,隨著梵身後而去。

 

 

 

  □

 

 

 

  「不但外面沒人,連裡面也沒人?有鬼。」艾琳警戒四周的同時開口。

 

  現在三人就在金昌華府邸內,不知是府內何處的走道上,原先預計會有一場大戰的三人衝進後卻沒有受到任何人埋伏,甚至有人刻意引導他們似的將叉路上除了某個路口外的路全部堵死了,若說府邸夠小就算了,可這府邸不但大得驚人,還十分詭異,不但外圍沒有警衛,就連裡面也沒設置任何兵力。

 

  「恩,不知道是不是對自己的能力太有自信了呢?還是……」走在最前端的梵謹慎地一步步往前走:「反正不管怎麼樣,現在的我們只能處於被動,什麼事也做不了,戒備就是了。」

 

  走在兩人之間的姜武低著頭思考,後方的艾琳問:「在思考什麼?」

 

  「喔,不,這也沒什麼……」姜武搖搖手後,頓了一下說:「你們知道獅子搏兔的意思嗎?」

 

  「我記得是用盡全力吧?怎麼了?」確認沒有什麼危險之後,梵停下腳步回頭問。

 

  「那你們不覺得……獅子來得有些晚了嗎?」姜武從腰間槍袋抽出一把銀白色的沙漠之鷹(註:手槍的一種。)說:「還是說,我們其實已經在獅子口了?」

 

  聽懂姜武話中之意的兩人隨即醒悟,各自拔出武器備戰。

 

  「哈哈哈!聰明的小子!」三人的耳邊傳來一陣渾厚的聲音,雖然是韓文,但因為三人耳邊的對講機附有翻譯的功能,即使是韓文也聽得懂,就不知道對方是否同樣了。

 

  「上面!」艾琳透過本身的能力發現對方就在頭頂上方,可是三人抬頭後卻只見一片白色的天花板。

 

  「糟糕了!他要從外面攻擊了,快……」姜武還未說完,地板便強烈晃動,上方的天花板和一旁的柱子全數倒下,三人消失在斷垣磚瓦之中。

 

  「哈哈哈哈哈!太弱了!你們這樣還算是超能力者嗎?」此時,空中飄落一個身穿深墨綠色軍服,頭帶同色軍帽的中年男子,站在瓦礫的最高處。

 

  突然間,從瓦礫堆中冒出一隻佈滿綠色鱗片的手,抓緊那名中年男子的腳。

 

  「喔?」男子似笑非笑的看著那隻手,身形卻是毫不移動,彷彿正在等待接下來的發展。

 

  「金昌華,償命來!」姜武的聲音從男子後方吼出,男子甫轉頭便看到一顆子彈出現在眼前,危急之刻,子彈頓時落下,像是被磁鐵吸住的鐵粉般緊緊黏在瓦礫上。

 

  「只有這樣嗎?」金昌華藐視般的輕笑,卻見姜武的嘴角向上微揚,方察覺不對,突然一道黑影照在金昌華及其周圍數公尺處,金昌華抬頭一看便發現黑影來源是一台大型戰車。

 

  「哼!」金昌華左手高舉過頭,戰車頓時停飄在空中:「這點程度而已,不成威脅。」

 

  「這樣如何?」原本抓在金昌華腳上的那隻手的主人從瓦礫堆中暴衝而出,一個墨綠色黑影一晃,擊中金昌華腹部,飄在空中的戰車頓時落下。

 

  墨綠色身影往後一跳,瞬間便跳到數公尺外的姜武旁,開口問:「這樣是否夠威脅了?」

 

  「做得好,梵。」姜武舉起手與佈滿墨綠色鱗片的梵擊掌。

 

  「還沒呢。」艾琳從空中落下,同樣落在姜武旁邊說:「要真是這麼弱的話前面那些人會全滅嗎?」

 

  「當然,」姜武又朝瓦礫下發了六發子彈,然後重新填彈。

 

  「有意義嗎?」看著瓦礫堆的梵問。

 

  「沒,」迅速填完子彈的姜武回答:「打爽的。」

 

  「你啊……」艾琳扶額嘆氣。

 

  「你們還有時間閒聊嗎?」隨著渾厚聲音爆出,瓦礫堆同時爆炸,粉塵漫天飛揚。

 

  突來一陣強風,將粉末全數吹飛,一人佇立。

 

  「毫髮無傷阿……」姜武以沒有笑意的笑容說。

 

  「算是比較強的走狗阿,但是仍然不夠!」金昌華輕輕踏地一步,飄上空中。

 

  「還會飛阿,你到底是什麼怪物啊?」姜武再度舉起沙漠之鷹,瞄準空中的金昌華說:「不過你這樣子根本就是叫我把你打下來嘛!跟打麻雀一樣。」

 

  「至少請叫我老鷹。」金昌華輕笑:「做得到就試試看阿。」

 

  「那我就用老鷹打老鷹吧,梵,上!」姜武下達指示後,沙漠之鷹朝金昌華送出三顆子彈。

 

  「別想躲!」不知何時已經閃到金昌華後面的梵兩手架住金昌華,誰知金昌華竟毫不抵抗,任由其壓制。

 

  此時,子彈逼近金昌華,卻又再度落下,三顆鐵塊被名為地板的磁鐵吸住,接著金昌華抓緊梵的雙手,往後一倒:「來幾次都一樣!」

 

  梵發覺金昌華的重量忽然暴增數十倍,宛如架住一台飛行中的飛機似的,想脫身卻又雙手被金昌華緊抓,兩人便從高空中直直落下,撞出地上一個人型凹洞。

 

  「「梵!」」姜武和艾琳兩人大叫。

 

  金昌華起身拍了拍軍服後對姜武兩人說:「換你們了。」

 

  「金昌華,你竟然敢把梵!……」艾琳憤怒地瞪視著金昌華,舉起手中匕首瞄準金昌華擲去。

 

  「普通武器對超能力者不起作用,你們應該了解的,」匕首到了金昌華面前,全數掉落,就像姜武的子彈一樣黏在地上,金昌華指著姜武說:「像你從頭到尾就只有用槍,雖然能夠單手使用沙漠之鷹,槍法還如此之準,但對能夠強化自身體質的超能力者而言這沒什麼。」

 

  「那又會如何呢?」姜武邪笑:「我的能力可不是強化自身體質,而且奉勸一句,最好別小看我們。」

 

  「喔?」金昌華疑惑同時,深陷在凹洞裡的梵挺起身體說:「不好,太大意了。」

 

  「哼哼哼……哈哈哈!」金昌華仰天大笑:「這樣才對,這樣才夠格。」

 

  「金昌華,我已經知道你的能力是什麼了。」梵站起來後指著金昌華說:「你的能力就是控制重力吧?」

 

  「不錯不錯,好眼力,不過重力只是通稱,我可以控制的是這個地球的重力。」金昌華拍了拍手問:「發現之後呢?你們想怎麼對付我?」

 

  「好問題,不知道。」梵翻空一跳,跳回姜武旁邊:「但是那種超能力應該不會這麼強才對。」

 

  「哼哼,我有必要告訴你們嗎?」金昌華緩緩閉上眼,再度睜眼的時候又兩顆子彈飛了過來。

 

  「沒人教你戰場上不能閉眼的嗎?」金昌華眼前的子彈再度受到地球重力影響,全數落地:「試幾次都是一樣的結果。」

 

  「是嗎?看來你的眼睛不好呢。」語畢,金昌華遭到擊飛,撞向一旁的大樹,而原本金昌華站立的位置旁多了一個人。

 

  「很好,梵!多補他幾刀,艾琳!」姜武舉起沙漠之鷹,瞄準大樹下的金昌華:「那麼我也該認真了。」

 

  艾琳聽到指示後,控制落在地上的匕首,全部射向大樹下的金昌華。

 

  「砰!砰!砰!」在無數攻擊下,大樹不堪折磨,斷裂倒下,正好壓在金昌華上方,倒下的大樹遮蔽住金昌華所在位置,三人只能默默地注視著。

 

  不若片刻,大樹轟然倒落,並被壓扁成一大片樹皮,煙塵散去,一個留著鮮血的中年男子怒目注視三人。

 

  感受到強大殺氣的三人,還未來得及反應,便全部倒在地上,重重的倒在地上,全身貼著地板無法動彈。

 

  金昌華搖搖晃晃地走近,邊指著身上的彈孔怒吼:「你這死兔崽子!這顆子彈是怎麼回事!」

 

  「嘿……嘿……」姜武發出詭異笑聲的說:「你…你不知道也難…怪……我的能力…是質…質能轉換……」

 

  「什麼?」金昌華走到姜武身邊,在能力解除的一瞬間踢了姜武一腳後再度將姜武釘在地上:「說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哼…哼……聽過E=mc2這個公式嗎?」姜武得意地說到:「E就是打在你身上的那些能量,m則是那顆子彈的質量,至於c就是…咳咳…光速常數……」(註:痞克幫打不出公式,那個2是平方)

 

  「夠了!就在這裡被地球的重力痛苦的壓死吧!」金昌華憤怒地瞪著姜武說。

 

  「咳啊!」姜武慘叫一聲,臉色十分痛苦。

 

  「享受被慢慢加強的重力壓死的痛苦吧!哈哈……噗!」金昌華原本正得意地大笑,笑到一半時,卻被一人用拳頭往自己臉上打了一拳,金昌華飛了出去後還翻了數圈才落地。

 

  「別小看……呼呼……別小看我們啊!」梵挺著搖晃的身軀對金昌華大吼,身上墨綠色鱗片顯得十分乾淨亮眼,毫無灰塵的彷彿剛才經過的戰鬥完全沒有發生似。

 

  「你小子……」金昌華又怒又驚的瞪著梵:「怎麼掙脫我的重力的!」

 

  「呼……很簡單,把皮脫下來就可以了。」梵腳一蹬,迅速衝到金昌華眼前,金昌華原本想再用重力將梵壓在地上,誰知道眼前景物突然一晃,整個人飄到了空中,接著腹部受到重擊。

 

  「啊!」金昌華痛喊一聲,一瞬間失去意識,身體結實地落在地面上。

 

  「梵的能力是通過大腦的指示,讓全身毛髮變成鱗片的能力,而梵剛才的處於蛇鱗狀態下,因此只要像蛇一樣……」姜武刻意停下讓金昌華接話。

 

  「蛻……皮嗎?」金昌華痛苦的像是呻吟般回答。

 

  「沒錯,至於你疑惑的剛才弄翻你的是艾琳的能力……」姜武對艾琳擺了個手勢,艾琳見狀上前解釋:「我的能力是很普遍能夠見到的念力,除了可以心念感應外我還可以移動物體,要將一個不能反抗的中年男子弄到空中不是難事。」

 

  「原來……如此……是這樣……嗎?」金昌華雙眼疲累的闔上,三人原本以為事情結束之時,忽然聽到金昌華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怎麼了?」「這傢伙瘋了?」「有問題!」三人不知所措之際,又是一股重壓將三人壓倒在地。

 

  「嘿…嘿嘿嘿嘿嘿……」金昌華發出詭異笑聲:「剛才那一下,我的脊椎至少有一半都斷了,不過我要你們陪葬!」

 

  「你!……」姜武想撐起身體,卻發現此次壓力不同前幾次,於是開口問:「梵!你還能蛻皮嗎?」

 

  「不行了!這樣蛻下去就只剩下皮膚底下的東西了!」梵回答。

 

  「可惡!意識集中不起來,沒辦法用念力……」艾琳氣憤地說。

 

  「哼哈哈哈哈!掙扎吧,你們贏不了的!」金昌華仰望天空大笑:「順便告訴你們一件事情,我這裡沒有佈下任何兵力的原因,那就是因為我把他們全部派去台灣、新加坡跟澳洲啦!」

 

  「什麼!」姜武大吃一驚,用兩手想將身體撐起,卻依舊沒用。

 

  「現在知道都太晚啦!這間房子裡我放了一堆定時炸彈,等著被跟這裡被夷為平地吧!哈哈哈…咳噗!」金昌華笑著笑著,咳出了一口血。

 

  「可惡啊!」梵哀號。

 

  「該死的傢伙!」艾琳大吼。

 

  「……」姜武用異常冷靜的態度,冰點以下的聲音問:「金昌華,你知道我們駐守的那裏超能力者很少嗎?」

 

  「當然知道,咳咳。」金昌華將頭歪一邊,又咳了一次血。

 

  「明明知道還故意派人去?」姜武憤怒地大吼:「該死的王八蛋!」

 

  「呵呵呵,盡量憤怒吧!不過就算你憤怒也做不到任何事的,哈哈哈哈。」金昌華不斷大笑,背部的血也不斷滲出。

 

  「……」姜武小聲地念了一串話之後,全身發出亮光,倏然站起,走到金昌華目光可及之處。

 

  「不可以啊!」梵大叫。

 

  「武?」艾琳呆呆地看著全身發著光的姜武:「梵,這是怎麼回事?」

 

  「你,你怎麼……」金昌華像是看到奪命羅剎一般,害怕地問。

 

  「……」姜武將手蓋在金昌華的臉上,金昌華跟著化作一縷黃光消失,連求饒的機會都沒有。

 

  壓在兩人身上的重力,隨著金昌華的消失也不見了,此時梵跟艾琳爬起站穩後,梵注視著發著亮光的姜武說:「武的能力是質能轉換,妳知道這意思嗎?」

 

  「質能……難道說?!」艾琳不可置信的摀著嘴,就在此時,金昌華府邸內的定時炸彈同時引爆,數量多到連兩人腳下也埋有炸彈,霎時,一間宏偉的宅邸瞬間成為廢墟一片。

 

  「這是……怎麼回事?」艾琳從廢墟的瓦堆中爬出,愕然的看著這一切,不明白為什麼自己仍然存活。

 

  「是武救了我們。」梵爬出瓦堆後回答。

 

  「武……」艾琳呆愣一會後抓著梵問:「對了,武呢?」

 

  梵搖搖頭。

 

  「怎麼會……騙人的吧?這是騙人的吧?」艾琳往後跌坐在瓦堆上:「出來啊,武,出來啊……」

 

  梵拍拍身體後站起來說:「武的能力可以將質量轉換成能量,也可以將能量再轉換成質量…如果只是身體的一小部分做轉換的話還可以,超過身體的一半的話,一旁如果沒有儀器輔助的話,憑武自己也無法將化成能量的部分轉換回來,而且剛才他全身轉換後,還可以保有一絲意識,那已經很不容易了,更別說要他再從一團能量變回一個人……」

 

  這時的艾琳當然聽不進這一切,美目泛淚,聲嘶力竭地哭喊。

 

  「武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嵐月☆
  • 精采啊!不愧是校刊稿
  • 超乎我想像的好評?!

    子凡 於 2013/02/26 19:08 回覆

  • ㌔戰夜〆冰月
  • 超能力世界大戰ㄏㄏ(?
  • 人類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子凡 於 2013/02/28 08:38 回覆

  • ㌔戰夜〆冰月
  • 是啊
  • 說不定在我們沒發現的地方其實有超能力者?

    子凡 於 2013/02/28 21: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