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煞刀出竅,戰才福流

 

  「真是倒楣,都已經是第五個村莊了,還是沒半個人通過測驗,要是再這樣下去,等回去的時候肯定要被另外兩組人給笑了。」

 

  「哎呀,畢竟我們破軍閣的入閣條件挺高的,目前這樣的成績也在設想範圍內啊!換個角度想,我們還剩下二十個點要巡,不怕真的掛蛋。」

 

  三道身影迅速地掠出村莊,向著下一個目的地前進。

 

  為首一人默不吭聲,只是專注地看著前方,在他身後的兩人雖然光是跟上他就有些困難,卻仍不打算停止聊天。

 

  「是這樣說的沒錯啦,但是真的很提不起勁耶……」

 

  「沒關係啦,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從小村莊開始巡起的啊,明天開始就是去有點規模的城鎮,肯定會有發現的。」正在聊天的其中一人撇頭對前方的人影說道:「是吧,才師兄?」

 

  在最前方那人正是武榜排名第四十二的才福流,他被問到這個問題時,眉毛皺了皺,接著便回答道:「也許吧。」

 

  其實他並不是很喜歡現在跟在他身後的這兩個跟班,雖說同為破軍閣的弟子,但這兩人其實也只是剛入閣一年左右的記名弟子,屬於典型的那種天資足夠卻不認真練功的人,只會跟在強者旁邊拍馬屁。

 

  他之所以會跟著他們兩人一起行動,不過是因為剛好被分在同一組執行任務罷了,畢竟破軍閣每三年會招收一次弟子,總需要有人帶隊跟進行測驗,但如果派出輩分太高的人帶隊也很麻煩,正好就讓弟子們去辦,累積各式各樣的經驗。

 

  然而如果弟子的能力不夠,很容易在外面被人盯上,雖說他們有著破軍閣那響亮的名頭,但是不代表完全沒有人怕他們,尤其破軍閣平時作風強硬,這種時候如果派出實力不繼的弟子,很容易就被當成尋仇對象。

 

  所以按照慣例,幾乎都會以有能力排上名人榜的三人為主,分三個小組,每個小組再各帶兩名記名弟子去執行這項任務。

 

  至於要帶哪兩名弟子,就由帶隊的人挑選,一般都會挑屬於自己派系的人,這樣辦起事來也輕鬆許多。

 

  不過這兩人雖說屬於才福流那一派的,被選上的原因也不過是因為他們在第一時間就跑來找他,所以才選他們的。

 

  不過,我可能選錯人了……才福流心想,這兩人雖然一路上一直拍他的馬屁,但很不巧,他正好是那種喜歡以拳頭說話,討厭只拍馬屁的人。

 

  現在的他只想趕快把招收弟子一事辦完,回破軍閣去練功,他現在正在練的一門武學正好到了小成關頭,再過不久就能大成了,他可不想在這邊浪費時間。

 

  就在才福流這麼想之後,著地的一腳再度出力,用比先前更快的速度衝了出去,而跟在他後面的兩個跟班也沒有餘裕繼續聊天,只能硬著頭皮追上。

 

 

  「喔?看來武榜第四十二可不是講假的,功夫的確扎實,比起後面那兩個連腳步都有點虛浮的要好多了。」

 

  在離才福流有點距離的樹梢上,一名少年如鷹如隼的眼神注視著他們。

 

  這少年腰上有一柄納入黃色刀鞘中的冰寒大刀,他正是一路跟著才福流三人出村莊的那名少年。

 

  「好了,這附近應該沒什麼人了,再不走……」少年伸了個懶腰,眼神露出兇光,惡狠狠地道:「大魚就要游走了。」

 

  語畢,他猛地一踩樹梢,整個人如同砲彈般飛了出去。

 

  神奇的是,那本該踩斷樹梢的力道,卻只是讓樹頭晃了晃,樹梢上卻連點傷痕也沒有。

 

 

  最早發現的是才福流的其中一個跟班。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原因,更不是因為他在感知能力上贏過才福流之類的原因,只是因為那時候,他正好回頭了。

 

  對,就只是這樣而已。

 

  接著他便看到一個面龐清秀,眼神帶殺的少年,以極快的速度朝自己衝過來,真的是很快的速度,快到連他也只是一眨眼看到而已。

 

  被對方那強烈殺意所針對而全身湧現的恐懼,令他只能傻愣在原地,連施展輕功避開攻擊的想法也忘卻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拔出腰間大刀,朝他猛然一揮──

 

  「看來我還真是被看扁了啊,雖然在武榜上排名靠後,可也不代表你能從我眼下隨便取人性命!」

 

 

  才福流很憤怒,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但很明顯的,他並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反而先去攻擊自己的師弟,這個舉動根本就是在掃他的面子。

 

  而且更令他生氣的是,自己居然直到前一刻,對方徹底釋放殺氣時才發現他的存在,若是那人的行蹤再隱密一些,或是用刀再快一些,肯定能在他反應過來前斬殺他那個不成材的師弟。

 

  「雖然不知道你是哪一路人馬,但是奉勸你,哪裡來的哪裡滾,不要逼我動手,不然你的小命不保!」

 

 

  少年笑了,那是非常輕蔑,而且瞧不起的笑容,他望著帶了一個鐵手套把自己的刀給接下來的才福流,只是輕輕一笑,接著便抽刀退後。

 

  當然,今天他如果有心的話,肯定能搶在才福流回防前解決一個,不,大概兩個都能殺掉吧。

 

  但是那樣太沒趣了。

 

  「喂,你笑什麼!」

 

  「我笑你天真啊,你這蠢貨。」

 

  「你說什麼!」

 

  少年故意用言語激怒才福流,他之所以不隱瞞,甚至說不想隱瞞殺氣的最主要原因便是──

 

  「我說,我就是找你們這群破軍閣混帳報仇的啦!看刀!」

 

  話音一落,少年再度舉刀猛攻,招招刁鑽,刀刀狠戾。

 

  「哼!」

 

  才福流伸出雙手,兩隻手上都帶著一支鐵手套,他或是閃避,或是接招,雖然居於守勢,卻不見他有絲毫慌張之色,因為少年的行刀走勢,雖說陰戾,卻不難抵擋,雖說快速,卻不至於看不見。

 

  所以他有自信能擋下來,甚至找機會反攻,直到──

 

  少年朝才福流露出了一個淺淺的微笑。

 

  被那微笑的寒氣所驚懾,才福流想要退避時,已經來不及了,要說為什麼的話,那是因為……

 

  「這個是……煞氣?不對,寒氣?」

 

  才福流手上的鐵手套結了一層又一層的冰霜,那冰霜雖然令手套的重量加重,卻並非重點,更重要的是,他的手套居然因為那層冰而黏在了少年的刀上。

 

  「呵。」

 

  少年一抹輕笑,接著抬腳用力往才福流身上一踹!

 

  「嗚……咕哈!」

 

  被少年踹到肚子的才福流不支跪地,可見那一腳有多麼用力。

 

  但才福流也不是省油的燈,好歹他也是武榜上之人,雖說一個措手不及被狠狠地踢了一下,可他很快便找回狀態,在少年踹下第二腳之前,先運動全身功力,輸送真氣到雙手的手套上,猛力衝開冰霜後,警戒的跳離原地。

 

  「你到底是什麼人?既然要找我破軍閣報仇,至少也該報上名來!」

 

  「你當我是白癡嗎?你叫我說我就說啊?有誰尋仇還會留下把柄的?」少年將刀扛上肩膀,斜眼看著不遠處警戒著他的才福流說道:「還有啊,別想搞什麼小動作,既然瞄準你了,自然不會讓你跑掉,也不用想叫什麼援軍了,不會有人來幫你的。」

 

  「你!」才福流握緊拳頭,既然他的盤算被發現,想必對方不會隨便讓他動手,肯定會在這時干擾,雖說他並不認為自己會敗,但那把刀實在太過的詭異,令他不得不防。

 

  「你們兩個,趕快發信號!」

 

  於是,他只能叫在旁邊的兩位師弟動作。

 

  「啊,是!」

 

  被點名到,從剛才開始便被放在一旁的兩人慌忙地從懷中各掏出一個竹管,而少年則是靜靜的看著,絲毫沒有上前阻止的舉止,這讓才福流的疑惑更深。

 

  而當兩人拿出竹管後,便掀開封口,並朝管中灌注真氣,於是一股青煙朝天際飛去──

 

  本該如此。

 

  「這是……結界?」

 

  從管中飄出去的青煙立刻像是撞到什麼一樣地被吹散,很明顯的,就是被某種無形的力量給妨礙了,那麼能夠聯想到的,除了結界以外不做他想。

 

  「這小子……到底還有多少寶貝!」才福流咬牙切齒地道,雖說一般普通的陣法便有阻礙敵人通信的能力,但那種小陣法頂多也就這樣而已了,如果是那樣的話,才福流還不會太過驚愕。

 

  但這很明顯是神器榜中陣榜上的陣法,光從能迅速消除通信用青煙這點就能看得出來,雖然目前看來僅是這樣,但也已經足夠造成威脅,因為對陣榜上的陣法來說,阻礙通訊只是最基本的能力而已,這表示,這個陣的真正威力還沒有被施展開來,一想到這裡,才福流就直冒冷汗。

 

  要說為什麼的話,因為這次另外帶隊的一人,他手中便有一個這種陣,那陣法一經施展,連他都有些棘手。

 

  而且加上少年手上的那把具有古怪寒氣的大刀,以及好似能夠壓抑刀上寒氣的奇怪刀鞘,光是這樣看來,少年便有三件神器,反觀他,只有一件月品三十的『破風鐵掌』,雖說也是名列神器榜兵榜上的東西,但卻僅是平庸之物。

 

  但是才福流突然注意到一件事。

 

  「不對……等等,那個刀鞘……」

 

  他注視著少年腰間的金黃色刀鞘,猛地雙眼睜大,指著少年說道:「那、那是『極陽刀鞘』!你是排名武榜第四十三,在我之後的方承玄!」

 

  「喔?竟然這樣也可以被你認出來。」少年──方承玄笑道,他取下腰間的刀鞘朝才福流晃了晃問道:「怎麼,想要啊?」

 

  聽到這個問題,才福流差點點頭,他現在所練的一門武功正好需要吸收極陽之氣,若是得到那個刀鞘,肯定能助他突破。

 

  「想要就說啊,可以跟你換喔?」

 

  方承玄戲謔地笑說,而正如才福流所意料,方承玄是耍著他玩的,但他絲毫不受挑釁,只是默默擺好架式之後對方承玄說道:「哼,既然你是排在我之後的,即便只是一位,那也是在我之下,名人榜的排行是絕對的,你不可能贏得了我。」

 

  「喔?是嗎?」方承玄不在意的晃了下頭後,口氣倏然變得冷冽的問道:「要試試看嗎?」

 

  「哼,你們別插手啊!」才福流對傻站在一旁的兩人吼道。

 

  「喔?看來還真有風度怎樣?但是……」方承玄嗤笑道:「我勸你們最好一起上,不然可是沒機會了。」

 

  「自大的傢伙!破風鷹爪!」

 

  「不自量力!陰刀破煞!」

 

  掌風與刀煞相撞,激起強烈的塵沙,遮掩了兩人的耳目。

 

  「可惡,你躲去哪了!」才福流像是要撥開沙塵一樣胡亂揮手,一邊大叫。

 

  此時,只見一個人影出現在煙塵之中,才福流見狀,舉掌再攻。

 

  「在那裡嗎?蝕骨破風掌!」

 

  宏大掌氣肆虐而過,沖開瀰漫四周的煙霧,直直飛向那道人影。

 

  殊不知!

 

  「啊!」

 

  「這個聲音……師弟!」

 

  未經確認的結果,才福流的掌氣完美地擊斃了那跟班中的一人,此時再聞方承玄的嘲諷聲音:「嘖嘖嘖,大家快來看喔,同門相殘喔!」

 

  「可惡,你……!」才福流轉向聲音的來源,發現那裡有著一道人影,他原想催動功力,卻突然想到方才在沒有確認的情況下胡亂攻擊,結果一掌擊斃自己師弟的事情,因此抬起來的手頓了一下。

 

  然而,也是因為這麼一下,令他錯失先機。

 

  「不錯不錯,真的很謹慎。」人影晃動,沖出煙塵的正是方承玄:「接刀!」

 

  「魚鱗寒刀!」

 

  陰寒刀氣直衝向才福流,刀氣過處,陰煞之氣凝聚空氣中的水氣,製成魚鱗般的冰晶,如同暗器一般地圍攻而去。

 

  「別小看我啊混帳!」才福流立刻舉起雙掌相迎,左右手朝反方向畫圓,此時他手掌上的兩個鐵手套也跟著發出白光,兩片氣盾凝聚在他的身前擋下刀氣與冰晶。

 

  刀氣與氣盾相撞,彼此互不相讓,就在雙方僵持之際,突然有一道聲音從才福流的背後響起:

 

  「傻~子。」

 

  刀光一閃,血,四濺空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