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潛龍出崁,血仇誓言

 

  那是一段無法忘記的過往。

 

  『跑!方兒,跑啊!』

 

  紅一般的回憶,血一般的教訓。

 

  『別管我了,快跑啊!』

 

  只有當事者才能體會,由景生情觸及的,那刻骨銘心的痛。

 

  『至少……只有你也好……』

 

  『活下去……』

 

  『方兒,你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坐榻上,一名臉龐清秀的少年緩緩睜開雙眼,他緊握雙拳,腦海中晃過一幕幕過往的畫面。

 

  那是在這個江湖上,雖然不算常見,卻又並不異常的事件。

 

  滅族奪寶。

 

  隨著記憶的不斷翻騰,少年鬆開雙手,拿起放在一旁,不管任何時候都不會離身的一把大刀,神色複雜的望著刀輕嘆。

 

  沒有實力的家族想要保住太過多人想要的寶貝時,便很容易遇到的狀況。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道理人人懂,卻又難以抵抗寶貝的誘惑。

 

  「唉。」少年再度嘆了一口氣,他從床榻上下來後,將大刀收進刀鞘並掛在腰間,伸了個懶腰,自言自語地道:在這裡待的也夠久了,差不多該走了……」

 

  於是他收拾好行囊後,便離開房間。

 

  少年現在所處的地方乃是旅店二樓中的其中一間房,旅店的一樓是餐館,給許多江湖人能有個歇腳處,也順勢賺點茶水錢。

 

  如果是剛來到這裡的話,少年想必會在一樓逗留一陣子,但他畢竟在這附近待了數月有餘,他還有著許多事情要做,便沒有多留意地往店門口走去。

 

  然而,少年耳邊捕捉到的一個名詞,卻令他的腳步停了下來。

 

 

  「嘿,大哥你知道嗎?聽說過兩天,破軍閣會來我們這鎮上收弟子!」

 

  「喔?這真是一件大事,聽說雖然破軍閣的入門條件極高,但一旦能夠進入,就算是隻麻雀都能成為鳳凰啊!」

 

  「那可不是!不過……嘿嘿,這跟膝下無子的大哥你沒關係啦!」

 

  「好啊!你竟敢這樣笑我?看我怎麼治你!」

 

  「大哥饒命阿~」

 

 

  「呵呵。」少年聽了之後,揚起嘴角,露出了猙獰的笑容,那是見到獵物時的猛獸笑容,他喃喃地道:「破軍閣啊破軍閣,雖說此行目標不在你們,但既然被我遇到了,就順手收了吧!即便這對你們而言微不足道,卻是我的第一步啊。」

 

  打定主意後,他回過頭去,決定待在這裡守株待兔。

 

  這旅店未免有人賴帳,採先付費制,於是少年便從懷中拿出銀兩遞給掌櫃的說道:「不好意思,我想再住兩晚。」

 

  「好的,您的銀兩我收到了。」掌櫃的將銀兩收好之後,旋即抬頭,用營業式笑容對著少年說道:「這位客官,您臨時決定續住的原因,想必也是為了兩天後趁破軍閣來收弟子時一睹他們的風采吧?」

 

  「是啊,不知掌櫃大哥是否有什麼情報能告訴我的嗎?」少年雙眼微瞇,又掏出了些碎銀兩塞給掌櫃的。

 

  「哎呀,這也算是半公開的消息了。」掌櫃的看了看被塞過來的碎銀兩,像是感到有些不足的撇撇嘴,但仍是裝得有些熱心地說:「聽說破軍閣這次來,也僅是打算收幾位記名弟子而已,甚至可能還不收,畢竟這裡雖說直屬破軍閣,卻也只是塊小地方,恐怕沒什麼值得他們在意的。」

 

  「是這樣啊……」少年摸著下巴,視線望向地上,不知道在思索些什麼。

 

  「呵呵,不過客官也不用氣餒,雖然排名並不靠前,但聽說仍是有著一位在名人榜上的人物帶隊過來。」掌櫃的伸出手說道。

 

  「喔?」少年明白掌櫃的意思,於是又掏出了一些銀兩放在掌櫃的手上問道:「不知道是排行榜上的哪位英雄人物呢?」

 

  「嘿嘿。」掌櫃的把錢收好後,便壓低音量,靠近少年的耳旁說道:「聽說是名人榜武榜排名第四十二的才福流。」

 

  「喔?原來如此。」少年滿意地點點頭後,便對掌櫃的道聲謝後,再度回到二樓。

 

  當他回到房間後,便將腰上的大刀抽出刀鞘,將刀鞘隨意放置後,在坐榻上坐下,並把大刀放在身前。

 

  這時,大刀突然散發強烈的寒氣與煞氣,兩種惡劣的氣息交纏在一起襲向了坐榻上的少年。

 

  卻見少年不避不懼,任憑那兩種氣息不斷灌入自己的身體,而沒有絲毫吭聲,只是微微顫抖的嘴角,顯示他現在並不好過。

 

  然而,少年那雙腥紅的眼中有著熊熊燃燒的烈火,讓人雖不明白,他這麼做的用意為何,卻可以知道,少年正在為了某種目的醞釀著,而且他的目的是強烈又艱難的。

 

  「給我等著,破軍閣!」少年咬緊牙關,憤憤地說道:「滅我家族之事,我定要扳倒你破軍閣來回報!」

 

  就這樣,少年不吃不喝,僅靠吸入那寒氣與煞氣便撐過了兩日的時間。

 

 

  而兩日後,一早離開了旅店的少年運起輕功,幾個點地便到了一處廣場,那廣場並不大,周遭卻擠滿了一圈人,在廣場的中心處卻又空了一圈空地,好像在等待什麼人一樣。

 

  看到這個情況的少年便知道,破軍閣的人尚未到達,於是便尋了個方便觀察卻又不容易被發現的位置等待。

 

  片刻後,數道破風聲響起,三道人影落在那廣場中心的空地上,為首者是一名相當精壯的青年,他雖然並沒有用非常高傲的眼神看著廣場周遭的人,那眼神中流露出來的傲意卻是連普通人都能感受到。

 

  但對於這種態度,卻沒有人有所不滿,反而眼神充滿狂熱,原因唯二,他不只本身在名人榜上留名,還更是破軍閣的一名親傳弟子。

 

  望著那精壯的青年,少年喃喃地道:「這人想必就是武榜第四十二的才福流了吧……」

 

  而跟在才福流後面的兩道人影則不懂收斂,趾高氣昂的望著旁邊的人們,他們即便本身的實力不行,卻也是破軍閣的一員,而且那留名名人榜之一的強者,就在他們身前,也難怪他們有著這種態度。

 

  不過,對於他們的態度,少年倒是相當嗤之以鼻,但也沒說什麼,只是站在一旁默默地看著。

 

  而當確定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時,才福流滿意地點點頭大聲說道:「那麼,請想進入破軍閣的人在我兩位師弟前面排成兩個縱列,我們會一一測試你們的資質,資質足夠的才能被選上,先在這裡提醒各位,我們破軍閣不收庸人,若是這裡沒有人的資質達到標準,我們便一個也不收。」

 

  「好個不收庸人。」少年冷笑道,但他的聲音十分微小,立刻便被周遭緊張的吵雜聲給淹沒了。

 

  而在才福流說完之後,他便示意身後的兩個人往前一站,準備開始測驗,周遭人群也三三兩兩的散出人影,在那兩人面前排起隊來。

 

  這種過程對於即便是沒有要加入破軍閣的人來說,也是一種相當好看的戲碼,然而對於破軍閣沒有好感,只有恨意的少年則是退到人群之外,靠在一處樹旁休息,等待測驗結束。

 

 

  等到測驗結束時,已是黃昏西下,少年不用特地觀察也能從現場瀰漫的氣氛知道,似乎沒有半個人通過測驗。

 

  少年揉了揉自己的頭,嘆道:「這樣也好,雖說破軍閣是我的敵人,但要抹殺連破軍閣半隻腳都還沒踏進去的幼苗,實在下不了手……」

 

  而經過半天的測驗,雖說只是簡單的動作,但卻不斷重複,讓負責測試的兩個人臉上帶著疲態,而且還沒有什麼好成績,這更加深了他們的疲憊。

 

  至於從頭到尾都抱胸在一旁觀看的才福流,似乎早有料到這個結果,他也只是聳聳肩,對周遭人群抱拳道別後,便招呼他兩位師弟運使輕功離開了。

 

  在看到那三道人影離開後,少年露出嗜戰的笑容,也跟著往他們離開的地方追了過去。

 

  「才福流……雖然我們無冤無仇,不過你的命,我方承玄收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