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間跳過的作業5和6是作品分析,故不放上來

 

  眼看,一場戰鬥就要開始了。

 

  但是,真正的戰鬥在交鋒前就已經結束了。

 

  雙方的戰力太懸殊了。

 

  兩人對三十人,這種戰況根本無法逆轉,這畢竟是現實世界,並不是虛構的世界,以一擋十就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遑論三十個人?

 

  對方應該也調查過我了吧?軒轅瞳嘆了口氣,一個甩身,將背上的吉他琴袋拋到地上,用單手架著上端使其直立,然後小小聲地對後方的少女說到:「待會我叫妳跑,妳就跑。」

 

  「可是…」少女看了看對面的凶神惡煞,又看看眼前的青年,見到他眼神中的堅定,嚥了一口口水後才緩緩點頭。

 

  兩邊的氣氛都十分緊張,猶如綱絲線上的平衡,一個分神就要跌落線下。

 

  明明有著三十對二這樣大的差距,但是三十人那方卻怎麼也不敢亂動,看著軒轅童的眼神,就好像在看著什麼怪物一樣。

 

  沒想到子虛烏有的傳言竟然這麼好用,看來事後得謝謝那傢伙了…軒轅瞳自嘲的心想,接著目光一凜,用身體肌膚感受那高漲的氣氛,等待最佳的時機。

 

  他緩緩地、緩緩地將右腳退後,接著將另一手同樣放上琴袋的上端,接著!

 

  「跑!」

 

  軒轅瞳大叫一聲後,用熟練的手法將琴袋的拉鍊拉開,然而只是拉到中間,便已經有人欺近到三步之內,沒辦法,雙方的距離不過十步之遙,想要好整以暇地對應,顯然是不太可能的事。

 

  所以軒轅瞳沒有執著,立刻用力一踢琴袋,順勢將之抓起來,用尾端用力撞擊最靠近的那人,接著他餘光瞄到,少女仍站在原處,於是第二度大吼。

 

  「跑!」

 

  少女聽聞,總算抬腳跑走,雖然他不認識這個青年,但她知道,若繼續留在這裡只是拖累他。

 

  在大吼的同時,軒轅瞳也同時後退,確保少女確實逃走後,把注意力再轉回前方,這時已有兩人拿著金屬球棒擠到他眼前,若剛才沒有退後,恐怕現在已經被砍中了。

 

  軒轅瞳啐了一聲,一手抓住琴袋的肩帶,另一手撐著琴袋前端,將之斜擺在身前保護自己,並衝向對面過來的兩人。

 

  的確,現實中並不可能以一擋十,但所幸這裡是狹窄的小巷子,最多也只夠兩個人活動身體,所以即便有三十個人,一次也是對付兩個,以一敵二,倒也不是做不到。

 

  然而實際上對方式有三十人,換個角度來說,對方是大軍壓境,雖然受限於地形,但是靠人海戰術也能耗死自己這方,畢竟自己這裡可是孤立無援,所以最好的辦法無他,只有…

 

  跑!

 

  軒轅瞳在撞倒面前的兩人,使他們跌倒拖延後方人馬的腳步時,轉頭就跑,接著繞過數個轉角後,將剛才拉到一半的拉鍊全數拉開,從中抽出一把泛有金屬色澤的長型物體。

 

  是一把長劍。

 

  長劍連同劍柄與劍刃合計有將近一個成年男子的胸口高度,劍刃沒有開鋒,想來即便劃傷人體也不會有血流出,劍身越往前端越細,在最頂端處則看得到一個小圓圈,那是被刻意地被往回鍛造的痕跡,顯然也是不想傷人的設計,護手上還有兩個圓圈,那是套環,種種跡象看得出來,這一柄練習劍。

 

  劍刃、護手及套環、劍尾都是金屬製成,一般是不能碰水,但軒轅瞳還來不及拿出手套戴上,便聽到了腳步聲靠近,旋即他只好無奈地一手抓住劍柄,另一手拿起琴袋,從腳步聲並沒有很雜沓混亂來判斷,追來的應該只有一人,軒轅瞳算準時機,將手中琴袋對著頭部高度的甩去,那剛追來的人反應不及,視線瞬間被阻,軒轅瞳沒有放過這個大好時機,雙手緊握手中練習劍,用力朝追兵的肚子來一記突刺!

 

  然而,這還不算完,此時琴袋已從追兵臉上滑落,軒轅瞳一手放開劍柄,另一手將劍翻轉,放開劍柄的手伸去抓住了追兵的衣領,接著用劍尾狠狠地敲在他的鼻樑之上,接著,趁追兵的重心向後傾時,抓住衣領的手用力往下壓,追兵的後腦勺因此重重地撞到地面,眼冒金星,一時之間竟發不出聲音。

 

  軒轅瞳見狀,用原本抓住衣領的那手摀住追兵的嘴,接著用劍尾給那追兵的太陽穴一敲,確認追兵昏厥之後,趕緊將練習劍收回琴袋,背著琴袋小跑步離開。

 

  此時,他想起剛才被自己護在身後的少女,雖然只是萍水相逢,但卻感覺不能放著不管的少女,也不知道她逃走了沒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