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一個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島國。

 

  在這個沒有IS大屠殺,也沒有金正恩的幸福小國家中,有五隻鬼正緩緩地進行變革。

 

  這五隻鬼同樣做著在台灣背後推一把的工作,他們一個一個的力量有限,但就像波的合成一樣,五隻鬼的力量將可撼動許多大事物。

 

  可這五鬼雖然彼此認識,卻不熟悉互相的作為,自然也不可能合作;更何況他們表面上都各有一份正經的工作,即便水面下有著骯髒的活兒在幹也不容易被發覺。

 

  雖然這已經是慣例的王道展開,但故事就是以這五鬼為出發點,推動台灣成為主宰的故事。

 

  鬼之一,鬼狼藥頭

 

  「這次的貨在這裡,」一個戴著面具的青年從黑色斗篷下伸出手,手上拿的是一包不知明物體,面具下呈現邪惡微笑的嘴唇發出厚實的聲音:「錢呢?」

 

  「就先欠著吧,我只是個跑腿的,沒啥錢。」另一名戴著鴨舌帽的男子笑答,伸手就要拿取不明物體,結果戴著面具的男子卻將手收回斗篷下。

 

  戴著鴨舌帽的男子見狀,不滿的問:「你這什麼意思?」

 

  「跑腿的?你連新聞都沒在看是吧?」青年語帶不滿的回:「房OX跟柯XO都被抓了你替誰跑腿啊。」

 

  「切,那我就硬搶!」男子用力朝青年衝撞,但是卻被青年閃了開,男子一頭撞上旁邊暗巷的牆壁。

 

  「你是在小看我嗎?」青年用力摘下臉上的面具大喊:「小看這個堂堂藍亞幫地下藥頭的我,謝亞狼!」

 

 鬼之二,鬼鮫偵探

 

  「犯罪的氣息。」雖然很不可思議,但這句話是從一隻黑色獵犬的口中說出的,而更不可思議的,是一個身穿簡單便服的青年的反應。

 

  「那就讓他去吧。」青年不以為意的說。

 

  「有犯罪的,氣息。」黑色獵犬又重複說了一次,見到青年仍是不為所動,嘆了口氣走到青年腳邊,接著張開有著利牙的狗嘴──

 

  「痛!Q_Q」連表情符號都說了出來的青年抱住被獵犬所咬的小腿,黑色獵犬又再重複了第三次:「犯罪,氣息。」

 

  「恩,交給警察去處理吧。」青年眼角泛淚的說。

 

  「你是偵探吧,還坐在這裡做什麼?」獵犬語氣中帶著嚴厲的問。

 

  「在那之前我還是一個大學生……」但見到獵犬又張開血盆大口後立刻改口:「但我對事件好有興趣喔!趕快走吧!」

 

  黑色獵犬很滿意地點頭,接著便到一旁叼起放大鏡,再走回青年腳旁。

 

  而青年則從口袋取出一雙白色手套,再從獵犬口中接過放大鏡之後嘆口氣:「好麻煩……我是說真好啊,又有事件等我去查出真相!」

 

  途中的改口是因為看到了尖牙,青年走到門前,轉動握把並將門打開,

 

  「高中生偵探……那是工藤新一而且我現在大學了……總之鄭學魚出場了。」

 

  然後向門外踏出一步。

 

 鬼之三,鬼鴉殺手

 

  「交涉失敗,我方開始動作了!八咫鳥,動手!」

 

  從耳機中傳來的指令,讓手上持刀的青年收斂心神,將眼光放在暗巷裡互鬥的兩人身上,接著是不斷重複深吸吐氣的動作,然後閉上雙眼,再度睜開時,眼瞳中已失去一般普通人應有的生氣,成為一個完全為了『殺』而存在的機器。

 

  原本蹲踞在大樓頂端的青年,緩緩站起身,倏然一道破風聲響起,青年的腳邊多了一個小小的孔洞。

 

  能夠造成這樣孔洞的道具在業界時常能夠見到,雖然不能判明對方用的種類為何,至少能夠知道的是,有一把狙擊槍正瞄向自己。

 

  「這是在警告我,不要多事……嗎?」青年輕笑:「可惜辦不到。」

 

  「還在做什麼,八咫鳥!快動……」耳機再度傳來指令,但青年卻搖搖頭,明知對方看不見,仍遙遙頭。

 

  青年露出淺淺的微笑,眼瞳中再現蓬勃生氣:「這裡有一個獵人,代表太陽的烏鴉要反擊,月亮也是我戰友,通訊結束。」

 

  青年重新握了握刀,低聲自語:「金烏黃金鴉,參上。」

 

 鬼之四,鬼爵槍手

 

  「糟糕,射偏了啊……」帶著眼鏡的青年抓了抓頭,帶著無可奈何的語氣感嘆:「唔,對方過來了……」

 

  青年眨了眨眼,很似疲憊地從短褲後方-也就是位於臀部上的口袋中抽出一包用透明袋子裝的鮮紅色液體,旋開上方的蓋子便往嘴裡塞。

 

  不一會兒,透明袋子裡的液體已被吸的一點都不剩,但青年卻有點不滿足似的咬著袋子,而位於他的臉頰下方,有兩顆尖銳的牙齒正閃閃發光。

 

  青年吐出嘴上咬的透明袋子,手再度身向後方口袋,但才發現後面已沒東西,接著又便再度嘆了口氣說:「不夠啊……」

 

  透過狙擊鏡,青年清楚的看到目標毫不畏懼的從槍口方向往自己這裡飛來,「唉呀唉呀」彷彿抱怨般的搖了搖頭後,便張開了背上的翅膀,與對方保持適當距離,並在空中舉起狙擊槍──

 

  「我的興趣是放冷箭,我的工作是放冷箭,還有我的……」青年稍微頓了頓,接著開口:「我的人生目標……吸血鬼公爵周血次的人生目標就是放冷箭!」

 

 鬼之五,鬼言宅男

 

  「飲料!……好麻煩,過來。」一個帶著眼鏡的青年蹲在桌上型電腦螢幕的前面,右手移動著滑鼠,左手則直直地伸出去,就只是伸出去,接著在一旁的瓶裝烏龍茶便聽從他的命令飛到手上。

 

  「有點餓了呢……家裡還有什麼呢?」眼鏡青年抓抓頭自言自語,雙眼仍盯著螢幕不放,接著-

 

  跟青年同一個房間內的東西全部都懸空的飛了起來,連眼前的螢幕也飛了起來,方知大事不妙的青年趕緊說了聲「取消」,周圍的東西便又從空中落下。

 

  「言靈這東西方便是很方便,但是也還真難控制啊,嗚呵啊……」青年打了個呵欠後再度開口:「家裡冰箱好像沒什麼東西了,該出去……」

 

  話未畢,青年已以蹲在電腦螢幕前的姿勢出現在人行道上方,接著摔落地面。

 

  「痛痛痛痛痛……真是的,又來了嗎?還好我這次有把衣服穿整齊……」青年揉著自己摔到的腰部勉力爬起,並往一旁的超商走去,但就在此時,一旁的暗巷忽然飛出了個男子將他撞飛,還沒搞清楚狀況便又有一隻獵犬往他的小腿肚上咬,而正當他為了腳疼而眼眶泛淚時,他的兩旁分別落下了一隻戰鬥短刀和一個8mm的子彈,逼得他將眼淚收回眼睛中。

 

  「我只不過想去7-11買晚餐而已,怎麼這麼多事情啊!」

 

  「哈啊啊啊啊!」從男子飛出的暗巷中傳來一陣怒吼,青年不敢多想,趕緊啟動言靈:「回家回家!我要回家!蘇餘字我要回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