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怎麼知道我們跟洋傘女子有合作?」Saber用著詢問的語氣,然而其心中早有定見,只是想要再確認而已。

 

  反觀紫衣草,只是默默的盯著Saber一會兒後,才放棄似的說:「我看妳也有些想法了,所以也不太想跟妳繞圈子,但是在妳能夠真正的告訴我回覆之後我才要回答妳。」

 

  Saber眉頭一皺,現在的她沒有太多判斷材料可以去斷定眼前之人到底是敵是友,因此她也不能隨隨便便的就答應下來,畢竟,她還有事情要去做。

 

  紫衣草看著臉色變換的Saber,也並沒有出聲催促,只是淡然的拿起水杯作勢啜飲,然而眼神卻仍盯著後者,顯然也是很在意。

 

  就這樣僵持了片刻,Saber看著眼前的少女,有些不解的問:「既然這樣,妳自己開口告訴他不就好了?」

 

  聽到詢問,紫衣草的手一抖,水杯裡的水用力的晃了起來,好在裡面的水並不多,沒有灑出來。

 

  好像有些問題?Saber雖然仍是不明白少女在想些什麼,但這些細微的動作已經透露許多訊息,所以她便又問了另一個問題。

 

  「妳跟若葉瞳的關係到底是?」

 

  原本要將水杯緩緩放回桌上的紫衣草,手指一鬆,水杯掉到地面上,弄得整片地上都溼答答的,然而她卻毫不在意,只是將目光直勾勾的對著Saber。

 

  被紫衣草這樣的注視,饒是以Saber的定力都有些不知所措,就在她快舉白旗投降時,樓梯處傳來腳步踏階的聲響,接著便看到若葉瞳有些疑惑的望著兩人。

 

  「我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怎麼了嗎?」

 

  「沒事,我不小心分神,打翻了杯子,」紫衣草笑吟吟的回望著若葉瞳,接著對Saber使了個眼色繼續說:「我跟盤牙姊姊好像都弄濕了,就一起去洗個澡好了。」

 

  「一起洗……」若葉瞳下意識的複誦了一遍,腦中剛有畫面時,便看到兩個殺氣騰騰的少女看著自己這裡,隨即乾笑一聲的逃回樓上。

 

  看著若葉瞳狼狽的離開後,紫衣草吃吃一笑,然後起身對著Saber伸手:「走吧,一起洗。」

 

  Saber見狀,伸了個腰笑嘆:「就依妳吧,想來妳也不會搞怪。」

 

  對於此,紫衣草只是笑笑的收回手,並沒有多做回應。

 

 

 

 

 

 

  巷弄暗夜中,兩道黑影交錯。

 

  「Rider!」「Lancer!」

 

  兩道黑影很明顯都擁有著超人的能耐,打鬥起來也是令得旁觀者有些怵目驚心,一人握棍一人持槍,金鐵交集,聲聲懾人。

 

  很顯然的,這不是普通的街頭鬥毆,而是一場真正的拼死戰鬥。

 

  雙方的交手僵持不下,在各自的身後都有一名下達指令的人,他們,也在做著場外的較量。

 

  這裡,是日本。

 

  「鏘!」

 

  一聲巨響,兩道身影都退後了幾公尺,是一個剛好在下令者身前擋住的距離,接著便不再動作,只是牢牢釘著對面的對手。

 

  這兩道身影都非常人,那下令者也十分不同,他們,是從者的英靈與御主的魔術師。

 

  「你們難道不知道這麼做會造成什麼影響嗎!」持棍者身後,是一個帶著眼鏡的斯文書生,雖然給人一種應該悠閒坐在書庫裡看書的印象,但即便他身在這個充滿血腥味的地方,仍舊沒有絲毫違和感,是一個散發獨特氛圍的青年。

 

  「哈!怎麼不知道!」與他對立的,是一個披頭散髮,宛若流浪漢的男子,外表年約四五十歲,可從聲音中,卻能夠聽到一絲生氣,想來年紀大概只在二三十歲左右。

 

  「那你們還!」書生正激動的要反駁時,一個與腥紅現場格格不入的女性聲音打斷了他:「咯咯,正是因為知道,而且明白,所以才做的。」

 

  聲音聽起來雖然輕鬆自在,但是語氣中透露一股堅毅。

 

  書生猛然抬頭,赫然發現一旁頂樓之上站著兩道身影,給他一種極大的壓力。

 

  月光灑下,照耀在那兩道身影上,一人面無表情、手持權杖,另一人轉動手中帶有蕾絲的白色洋傘,竟是在下午跟若葉瞳有過交集的Berserker與千百子。

 

  「咯咯,二對一囉,還不撤退嗎?」千百子依舊是釋出那輕鬆的氛圍,然而一種威嚴卻緩緩自其體內散發。

 

  「可惡,Rider,撤!」書生對著一旁持棍英靈說道,那英靈也不多話,扛起書生倒飛離開。

 

  見到兩人離開後,千百子依然沒有要下到下面去的意思,而在下方的流浪漢男子則是眼神凌厲的瞪著千百子問道:「為什麼要放他走?」

 

  「現在還不到正式翻臉的時候,等準備好了,自然會有你大顯身手的場合,現在就先忍忍吧。」千百子一改自在的口氣,剛才用來嚇退書生的威嚴完全放開,流浪漢男子只好撇撇嘴,有些不甘。

 

  「唉,說好的,給你。」千百子朝著男子丟下一包物品,接著便轉身離開了。

 

  「嘿嘿。」男子打開包裹後確認了一下,接著與一旁的英靈對視一眼,兩人都是露出十分猥瑣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沉睡森林
  • 看到最後露出猥瑣的笑容更讓我確信,那女的不止是個婊子,更是個潑婦!
    那包到底是什麼東西........
  • 呃,你下判斷下的太快了
    另外那包東西,恩,之後不會再提到,所以就透露吧,是礦石

    子凡 於 2015/08/23 11: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