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要跟那女的合作?」Saber靈體化的跟在若葉瞳身後,用著有些想不透的語氣詢問。

 

  「沒辦法,畢竟我們掌握的資訊太少了,」若葉瞳視線不移,看著前進的方向,嘴巴微微開闔,聲音雖小,但仍然傳進了Saber的耳裡:「之後的事之後再說,至少現在,我們必須要盟友,若是那千百子小姐所言不差的話,比起單打獨鬥,聯合起來或許會更好。」

 

  「哼。」Saber似是有些不屑,但是她也沒有再多說什麼,若葉瞳也知道Saber所想,笑笑的不說話,他這個人雖然不聰明,但也不是個蠢蛋。

 

  就在兩人走到家門口時,Saber忽然現身,表情有些嚴峻地說:「家裡有人。」

 

  若葉瞳聽到後也是一怔,但隨即是了解了什麼似的點點頭,自言自語到:「說起來,是今天呢……」

 

  「怎麼回事?」Saber有些不解的望著若葉瞳,然而後者只是笑了笑,沒有說什麼的將門打開,接著在Saber疑惑的目光下深吸了一口氣。

 

  「紫妹,我回來了。」

 

  語畢,一道紫色身影撞進了若葉瞳的胸懷中,用那帶著軟綿綿的嗓音笑著回答:「歡迎回來,瞳哥。」

 

 

 

 

 

 

  「瞳哥,這位是?」遞了一杯茶水給了若葉瞳跟Saber後,被稱為紫妹的少女問道,眼眸中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陰沉。

 

  「呃。」若葉瞳一時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在發出了一聲十分蠢的聲音後,拿起水杯啜飲,眼神不時瞄向一旁的Saber,儼然就是要她想辦法。

 

  Saber也是察覺到若葉瞳的想法,頓時翻了翻白眼,將水杯拿起,也是邊喝著水邊思考。

 

  待在後者的家中這幾天,她對於後者也是有些了解,也是知道若葉瞳並沒有把聖杯戰爭的事情告訴自己的家人,畢竟,這種東西就算說了也沒人會相信,那不如別說,省得他們操心。

 

  很顯然地,眼前這名少女跟若葉瞳關係匪淺,而且也不是圈內人的樣子,既然這樣,要跟這名普通人說明Saber的事情倒還真的不容易。

 

  畢竟,Saber的外貌並不一般,她有著銀髮跟金瞳,雖說她能夠利用一些方法來改變,讓得這髮色與瞳色不那麼顯眼,可眼下已經來不及這麼做了。

 

  正當Saber頭痛怎麼解釋時,那紫妹也是將兩人的目光交會看在眼裡,頓時心中有些發堵,皺了皺眉頭之後坐到若葉瞳的身旁問道:「難不成……這位是瞳哥的女朋友?」

 

  「「噗!」」正在喝水的兩人同時將口中的水給噴了出來。

 

  「不是嗎?」看到兩人的舉動之後,紫妹有些訝異,卻也鬆了口氣。

 

  「關於這個呢,呃……紫妹小姐。」Saber小心翼翼的將水杯放回桌面,同時也小心翼翼的開口,她似乎感覺到這個少女的難搞,而且不知深淺。

 

  「我叫紫衣草,妳可以跟我哥一樣叫我紫妹就好,不知道如何稱呼妳?」自稱紫衣草的少女表現出一種超乎外表年紀所看到的成熟,雖然她仍未搞清楚眼前的人到底是誰,從何而來,但是基本禮節仍是要有。

 

  「呃,嗯,紫妹,」雖然Saber生前並沒有多少跟人類相處的經驗,尤其是女性人類,但該有的知識也是從聖杯那裏獲得了,所以在平復心情之後回答紫衣草:「稱呼我……盤牙即可。」

 

  「盤牙阿,好奇怪的名字喔,呵呵。」紫衣草吃吃一笑後,眼中閃爍了一道意味不明的目光後,對著盤牙灣著上半身鞠躬道:「盤牙姊姊,家兄為人不拘小節,而且很多時候會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但還勞煩妳多多照顧了。」

 

  在一旁坐著聽的若葉瞳翻了翻白眼,正想些說什麼,卻見到Saber正色的點頭回答,而那回答,更是令他想吐血:「我知道,這一點我也很受不了。」

 

  「喂喂喂!這種話不能在當事人面前說的吧!」若葉瞳很是頭痛的說,這一句話也是引出了另外兩人的笑意,而在順利的破冰之後,就好像無話不談的好姊妹一樣,開始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若葉瞳見狀,也是很樂意見到這樣的氣氛,接著便是跟聊得正開心的兩人打個招呼,便上到二樓去了。

 

  而在若葉瞳上樓之後不久,兩人的對話嘎然而止,然後像是要確認什麼似的目光望向樓梯,十數秒後,才將目光緩緩的收回,各自望向眼前的人。

 

  「發現了?真不簡單。」紫衣草挑了挑眉問道。

 

  「哼,別把我跟那個蠢蛋相比。」Saber抱胸回到,然而心中卻有些汗顏,她倒是在剛才的對談中才隱隱發現的。

 

  又是沉默了一會兒,Saber斜眼看著紫衣草,雖然感覺十分的藐視後者,但此時她心中的警鈴早已經敲響。

 

  眼前的是一個魔術師,很厲害的魔術師。

 

  「不用那麼緊張也可以喲,我不打算跟瞳哥為敵。」紫衣草玩弄著自己的頭髮,漫不經心的說,從Saber瀰漫在身體表面的殺氣,她十分了解後者並不打算隱藏這份殺意。

 

  「這麼說,妳也是御主(Master)了?」

 

  「是的,我甚至能告訴妳我的從者(Servant)職階是什麼,還有我的真名。

 

  「目的呢?」Saber可不相信對方是個善良到自報家門卻不要保酬的人。

 

  「絕對不要跟那個洋˙傘˙婊˙子合作!」說到後來,紫衣草的甚至有些咬牙切齒。

 

  看來這事不好處理啊,Saber有些頭痛的心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沉睡森林
  • 紫衣草=薰衣草嗎?
    哇,這是有多深的怨念,連婊子都罵出來了?
  • 當初的確是想著薰衣草取紫衣草,你真懂耶
    至於後面的,看下去就知道了

    子凡 於 2015/08/20 20: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