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葉瞳有些沮喪,不,也許說是很沮喪也不為過,若是用三六九等來分,他現在的沮喪等級一定是最高級。

 

  這一切都要歸咎於現在在他旁邊津津有味的吃著烤魚的美麗少女。

 

  「怎著?我們已經說好了吧?」美麗少女用那閃著金光的瞳孔,透過一頭銀髮垂下的縫隙望著若葉瞳說到。

 

  若葉瞳不由得苦笑,就在不久前,他終於是連威脅利誘都用上了,才好不容易跟這少女達成協議,畢竟現在的他還是學生,若是無故缺課太多次可不行,所以只好以負責少女的一切起居為條件,讓他可以離開家裡去上課。

 

  一想到這裡,若葉瞳又開始頭痛了,因為少女好似很討厭食用肉類,而且凡是人為種植的蔬果一律不吃,這下恐怕只能餵她吃魚了,但若葉瞳不是一個勤勞的人,並不會特別再為自己準備一份,也就是說,他也必須每天吃魚……

 

  頭痛的還不只這樣,他先前用來召喚這少女(Servant)時用的銀色狼皮(聖遺物),竟被她蠻橫的奪走……

 

  若葉瞳本身並不是魔術師,也不是出生在什麼魔術世家,然而有著一些魔術天份的他被鎮上教會的神父看上,並被告知了有關聖杯戰爭的事情,而這狼皮,也是神父出借給若葉瞳的,即便是現在,他都能清晰的回想起神父那肉痛的表情,這讓若葉瞳怎麼也說不出”無法歸還”這幾個字。

 

  而且這神父,雖然個性是出名的嚴厲,但是平常受過神父許多幫助的他卻是知道,其實神父心地是很善良的,這更加深了若葉瞳肩膀上的壓力。

 

  若葉瞳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後開口:「那個……」「不要。」

 

  即便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但是仍沒想到一開口就被拒絕的若葉瞳也是有些來氣了,正當他準備發作時,少女的一句話卻是宛如一桶冷水潑了下來:「你如果可以找到一個對著家人遺物還能無動於衷的人,我必定將東西雙手奉上。」

 

  「唉……」這樣的人,若葉瞳不是找不出來,像是在他認識的人當中便有一個,只是首先不可能將那人介紹給少女,而且他心中也明白,若是真的將人給找了過來,以少女的性子,也只會怒氣更盛,那狼皮,就真的無法回到若葉瞳的手上了。

 

  「算了,先去神父那裏找他商量一下好了……」若葉瞳瞄了一旁仍在跟烤魚奮鬥的少女說:「走囉,saber。」

 

  「哼,待在人造建築下吃人做的食物已經是我最大的忍讓了,別想讓我在多餘的時間場合去接觸別的人類。」少女-Saber甩了甩手中的魚骨頭,不屑的回道。

 

  「妳!」妳不去,我怎麼證明狼皮已經不在我手上了啊!雖然若葉瞳很想這樣大吼,但是最後只得忍著,也不再跟這猶如一隻貓般任性的繭居少女爭執,默默的出門,往鎮上的教會過去。

 

 

  「被…搶走了嗎?」一個穿著神職服裝的中年男子先是有些愕然的看著眼前的少年,隨即有些釋然的安慰少年說:「沒關係,沒關係,人沒事就好。」

 

  「呃…」

 

  見到少年仍有些躊躇與疑惑,中年男子露出和煦的微笑告訴少年:「我聽說,有些英靈很討厭人類,甚至有著御主被反噬的前例,如今還能夠看見你平安無事,已是足夠了。」

 

  「是…是喔。」少年明顯的感到震驚,旋即有些悻悻然的像中年男子道謝。

 

  兩人又是稍做了點交談後,少年便離開了。

 

  「今日這樣打擾您,真是抱歉,安京神父。」

 

  「呵呵,別這麼說,有空可以再來,教會的門隨時為你打開,瞳兒。」

 

  這兩人便是離開家的若葉瞳跟他拜訪準備道歉的神父。

 

  在若葉瞳離開教會一段路時,突然一道力量將他的手臂勾住,不由分說的拖著離開,對於此,若葉瞳雖然訝異,但卻沒有多做抵抗,他知道力量的主人是誰,而他因為在跟安京神父聊過之後,也下定決心要改善自己的態度,所以就任由那力量拖著他,保持著在別人眼裡是一種被空氣拖著的奇怪姿勢,前往後山。

 

  而就在若葉瞳到了山腰時,那力量便是放開了他,若葉瞳踉蹌的晃了兩下後,挺起身子看向一旁已經解除靈體化的Saber。

 

  「不是說不出來的嗎?」嘗試想要調笑Saber的若葉瞳,開頭便是這一句。然而,Saber口中說出的話卻讓若葉瞳的後背立刻毛了起來。

 

  「如果不是你被人盯上了,我可不想出來。」

 

  「咯咯,真沒想到這樣還是被發現了阿。」

 

  隨著Saber話落,就像是要呼應她的話一樣,一陣笑聲伴隨兩道身影出現。

 

  一人身著白色洋裝,手上的白色洋傘遮住了那人的樣貌,但從聲音可以知道她是個女的;另一人是名手持黃金權杖的男子,默默無語,僅僅像個雕像般的站在洋裝女性身前,將她護住。

 

  「妳是誰?」正當若葉瞳努力的平復自己的心跳時,一旁的Saber便是先開口問道,她能感覺到,那女性身旁宛如鐵塔般的身影很不簡單,想來也是跟她自己(Servant)一樣。

 

  「今天原本只是想要來打招呼的,但看來這個人似乎不太行呢。」洋裝女性伸出玉蔥指,輕輕的點向了一旁仍有點呆樣的若葉瞳,她身旁的鐵塔男子便微微的曲起了身體,Saber見狀立刻將若葉瞳往自己身後猛的拉去。

 

  「既然沒有合作的價值,看來也沒有忌憚的必要,這樣的話,那便殺了吧。」

 

  語畢,Saber的眼睛陡然一睜!

 

------------------------------------------------------

 

  為什麼會有括號呢?因為我原本是想要來個像被約定的勝利之劍(Excalibur)那樣帥氣的寫法,奈何痞客邦不捧場,只能變成括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沉睡森林
  • 從者的性格真差勁......不過對方那個拿洋傘的也半斤八兩!
  • 恩,啊,呃

    子凡 於 2015/08/18 21: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