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維-艾迪諾德在家族中算是個天才,他學會了家族祖傳四大禁術的其中兩項。而歷代祖先中能夠學會其中一項的人一隻手就可以數的完。

他無疑是家族中十分傑出的人才,但對於他的家族而言,這樣的才能並沒有甚麼實質上的用處。

艾迪諾德家族雖然是個古老的魔法世家,但並不是個有野心的家族,對於家族中的子孫是否有魔法才能也並不是很在意。

而洛維自己也對這樣的天賦沒有什麼特殊的想法,他認為除了魔法的才能外,自己的人生不會跟一般人有甚麼太大的差別,至少在他十五歲之前他是如此認為的。

瓦耶魯-艾迪諾德。

洛維第一次知道這個名字,是在他十五歲時在家族的書房中偶然在其中一本書中看到的。

當時的他還不明白瓦耶魯對他的家族來說是多麼重要,卻也是長輩們幾乎都不願意提起的存在。

洛維馬上就對這個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名字起了興趣。因為身為艾迪諾德家的後代,其中一個家規就是必須認得所有歷代祖先的名字。

然而,他卻從來都沒有從長輩們的口中聽過這位祖先的名字。

洛維因此而把家族書房中將近十萬本的歷史文獻和史料都大致瀏覽過了一遍,出乎意料的關於瓦耶魯的文獻很快就被他找到了。

長輩們雖然沒打算提起,但似乎也沒有刻意隱瞞的打算。

在查閱文獻的內容時讓洛維越看越吃驚,只要是有關瓦耶魯的紀載都無法讓他相信自己的家族是他的後代。因為艾迪諾德家族或許算古老,但絕對不算強大。

自己這一代或許算是比較傑出,除了自己學會了祖傳四大禁術的其中兩項以外,還有其他三位年齡差不多的同輩也各學會了其中一種禁術。

但這些完全無法和這位偉大的祖先相比較,文獻中記載著家族祖傳四大禁術就是這位瓦耶魯-艾迪諾德所創造的。

而文獻中的瓦耶魯在年僅二十歲時就獲得了大魔導士的稱號,而他生平的事蹟也都十分的誇張,讓洛維無法相信這是一位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可以完成的。

洛維也曾經懷疑過文獻的真實性和其中是否有誇大事實的嫌疑,但現有的資料和四大禁術的存在卻讓他不得不相信瓦耶魯的事蹟都是真的。

最後,洛維德到一個結論。自己的家族其實原本有機會比現在更加興盛,但不知道為何在瓦耶魯這個唯一強大的祖先的這一代卻突然被中斷了。

在文獻所帶來的驚人真相中,洛維發現了一項有些意外的事情。譬如說,如此強大的瓦耶魯卻在年僅三十七歲就往生了。而死亡原因卻沒有詳細的解釋。

這樣的事實讓洛維不太能接受,所以他更加仔細的研究相關的文獻。

最後,他查到了一個名字。

布莉姬亞。瓦耶魯-艾迪諾德生前唯一的學生,而他的死亡跟這位唯一的學生有直接的關聯。

但就只有這些資料,沒有說明直接造成死亡的原因。文獻的記載中瓦耶魯並沒有什麼疾病,雖然他做過許多危險的事情,但最後的死亡時間的五年內,瓦耶魯似乎都沒有做過什麼有可能會突然失去生命的行為。

洛維也懷疑是否是布莉姬亞親自下手的,因為在最後的五年內都是她在跟瓦耶魯天天相處,不過沒有確切的證據可以證明。

而且就算真的是如此,布莉姬亞有能力可以殺死瓦耶魯嗎?在此之前洛維從來沒聽過布莉姬亞的名字。就算有,但為什麼?洛維想不出布莉姬亞有什麼殺人的動機。

有關布莉姬亞的文獻記載真的太少了,洛維無法做出明確的定論。但也沒有其他的方式可以得知,又不可能去詢問本人。都經過幾百多年了人早就不知道死多久了。

但可以召喚。洛維想起了最近在十萬多本書中看到的其中一種類似儀式的東西。他記得是稱作……

聖杯戰爭。

而最近的聖杯戰爭是在九年後。在他的印象中,聖杯戰爭似乎是召喚出英雄藉由互相戰鬥,最後的勝利者可以對聖杯許下自己的願望。

嚴格說起來,洛維對聖杯是沒有興趣的。他只想知道關於瓦耶魯的真相,只要召喚出正確的英靈,對其使用令咒就可以知道當年事情的真相。

但如果真的成功召喚英靈了,他大概不能置身事外吧!必定要參加到最後一刻,前提是他要有足夠的實力。

所以目前的自己明顯還不足,實力還不足夠在聖杯戰爭中存活。洛維十分明白自己現在的極限。

九年的時間,要在這段時間內增強自己的實力。然後要徹底的掌握「絕對」和「指定」的力量。

所以,所以……絕對要召喚出她。

 

她手上拿著凶器,深深的刺入對方的胸口。

盡量保持面無表情、平淡且冷靜的心態,不然她怕自己無法繼續下手。

對象明明是那個人,對自己目前的人生來說唯一也最重要的人。

她咬緊牙關拔出刺入對方身體裡的凶器,努力撐起自己早已僵硬的頭,望向對方的臉孔。然後,迎接她的是對方虛弱但卻明確表示著不怪罪她的溫柔笑容。

她再次用力握緊凶器,然後再次將凶器刺入對方的身體裡。用力的攪,用力的拌。

她感覺自己握著凶器的手開始顫抖了起來。

果然是這樣啊。就算是對方自願的,這樣對自己來說還是不可以的……

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

然後,對方斷氣了。

她感覺眼睛有什麼濕潤的東西流了下來,是淚水嗎?她無法確定。

但可以確定的是血的味道瀰漫在空氣之中,最重要的人的血。

刺痛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後,她眼中流出紅色的鮮血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聲。

 

已經在這黑暗中待了多久布莉姬亞並不清楚。

這裡感覺不出時間的變化。她只知道自己在這裡待了很久很久,只感覺的到黑暗。

然後不知又過了多久,也許十年、也許一百年。布莉姬亞的眼中出現了些許的光點。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有睜開眼睛,因為不管她有沒有動眼睛光點都在她的眼前。

她試著伸出手想碰觸光點,但光點卻像是有生命似的往前面移動了幾公分。

嘗試了幾次失敗後,就連布莉姬亞也不禁怒了。她在黑暗中往前移動了幾步,而光點也像是要逃離她似的又前進了。

一步、兩步……七步……,最後,她向前追逐了光點起來。

布莉姬亞明白自己並非會做這種事的人,平常的自己一定就只會看著光點發呆。然後等候「那個人」的指示……

刺痛。

心好痛,為什麼?

布莉姬亞真的生氣了。樣是要發洩這樣莫名其妙的怒氣般,她用盡了全力追逐眼前的光點。

而光點也不放過她,前進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一人一光,速度持續加速著。

然後,布莉姬亞終於抓住了光點。

光點在被她抓住後就開始持續的變亮。最後她的眼前都是一片白色。

她知道自己因為某些莫名的原因而脫離了黑暗,而布莉姬亞眼前的畫面也開始清晰了起來。

她眼前出現的是陌生的建築物,至少在她所存活的年代中沒有出現過這種特殊的建築。

然後布莉姬亞發現在不遠處站著一個人。人影的真實身分是為看起來二十出頭的男子,而她發覺男子對她來說是十分熟悉的存在。

瞳孔縮小,心跳加速,全身顫抖。

這是布莉姬亞在看到男子的臉孔時,第一瞬間的身體反應。

回過神來時,她發覺自己已經移動到離對方只有一步的距離。

「為什麼?為什麼你還活著?你應該已經被我……」

她抓住對方的衣領,吃力的開口。但後面的話卻說不出來。

男子淡漠但望著布莉姬亞的眼睛,緩緩地開口。

「布莉姬亞。」

如果布莉姬亞能在冷靜一點,她就能發現她記憶中的那個人是不會用這種口氣跟她說話的。

男子──洛維-艾迪諾德無視於布莉姬亞抓住他衣領的手,他把眼睛閉上然後又睜開。

洛維嚴厲地望著布莉姬亞的雙眼。

「我要使用令咒。布莉姬亞,我命令妳告訴我有關妳的老師『瓦耶魯-艾迪諾德』的事情。」

~待續~

 

-------------------------------------------------------------------------------------

 

這篇是另一個,我朋友寫的,雖然在型月社的設定上,英靈之座中的英靈是不會有意識的,但是看到他這樣寫也挺好的,所以就這樣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沉睡森林
  • 再來個十篇吧......
    我要出場!!
  • 角色都設定好了,沒有空位

    子凡 於 2015/08/11 21:02 回覆

  • 沉睡森林
  • 徵角那裡有我的角色設定喔.....
    還沒空位妳欠抽啊!
  • 我了解了,我十分了解了,你是一個不看標題的人

    子凡 於 2015/08/12 21:17 回覆

  • 沉睡森林
  • 我有不看標題嗎?我還不致於眼殘到這種程度吧.....
  • 那你怎麼會跟我說有你的角色設定...我這一篇根本沒有徵角

    子凡 於 2015/08/18 21:28 回覆

  • 沉睡森林
  • 看來最近眼鏡該去重新配一副了....
    不過你有徵角那一篇不寫喔?
  • 近視又加深了?
    不是不寫,只是目前沒有靈感,而且在寫了這一篇之後發現設定好像需要改

    子凡 於 2015/08/20 20:17 回覆

  • 沉睡森林
  • 看來之後一定要跟悠哉一起對你奪命連環催稿,拿鞭子跟刀子抵著你的腦門。
  • 不不不,連設定都要修了怎麼寫!

    子凡 於 2015/08/23 11: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