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是極其不公平的,說得明白一點是沒天良的。

 

  「呀,好帥!今天四王子還是一樣帥!」

 

  有人就是生來高富帥,也有人生來矮窮醜。

 

  「啊!賴王子剛才看我這邊了!」

 

  ……當然也有人平凡,倒不如說這才是大多數人。

 

  「黃王子,看這邊看這邊!」

 

  然而,世上多數的女性都追求著高富帥,只有少數人真正看內在,願意跟矮窮醜一起打拼。

 

  「今天卜王子兄弟也超棒的!」

 

  可是最後那些女性真的有追到高富帥嗎?不,她們最後都跟平凡人在一起,反過來看男生也是一樣。

 

  「後面那個是什麼啊?」「不知道,別管拉。快看,四王子要進班了!」

 

  所以現在身上背著五人分書包,手中還抱著兩個塑膠袋的我絕對是一個平凡人沒錯,而且我沒有被霸凌。

 

  「辛苦啦震杜,每天都要你幫忙拿書包跟情書。」從我身上拿走書包的是一個放到輕小說裡面保證是主角好友的那種陽光型男賴席恩。

 

  「不會,我習慣了,錢記得給。」我將另外三個書包卸下,分別交給其他三人,並對最後一個人吩咐。

 

  對了,震杜是我的名,我的姓是姬,全名是姬震杜。

 

  至於為什麼要叫震杜呢,這是因為算……

 

  「抱歉,下次一定給的,阿杜。」一隻手接過書包,另一隻手併攏,擺出抱歉的動作,還染著一頭金髮戴著耳環的是黃琦鐘。

 

  不過竟然在我自我介紹的時候打斷我,真是大膽包天,改天找時間一定要海扁他一頓。

 

  「小黃每次都這樣,有沒有替小姬想過阿。」一副『我還想睡!』的臉的是那種漫畫以女主角為視點經常會喜歡上的懶散少年,兄弟當中的弟弟卜黎段。

 

  話說真的有那個姓氏嗎?這已經不是稀少的問題了,百家姓上根本沒有吧。

 

  「講幾次了,叫阿杜小姬就算了,不要用那種叫小狗的方式叫我!」黃琦鐘提出嚴正的抗議。

 

  不對吧,叫我小姬也不對吧喂!

 

  「真是吵阿,都是你們定這個奇怪的規定我才沒辦法在上學途中看書,每天還要多付50塊錢哪。」推了推眼鏡,是放諸四海皆準的標準傲慢眼鏡男,兄弟中的兄卜期段。

 

  恩,就是,什麼奇怪的規定,竟然要我幫忙拿書包,雖然可以免費賺到600元,但是你這傢伙,邊走邊看書竟然被你講的好像是對的一樣!

 

  喔,再次強調,我沒有被霸凌,不如說我都是霸凌人的那個。

 

  「好啦好啦,我們不是說好要讓這個交不到女朋友的好朋友找到懂他價值的人嗎?」跳出來打圓場的賴席恩不知何時已經將書包放回自己的座位了。

 

  是說,我可沒拜託你們,你們三個是在點什麼頭啊!

 

  「說的也是,受人點滴湧泉以報阿。」卜期段點點頭。

 

  「這麼做是應該的呢,畢竟收留我們好幾次了。」卜黎段點點頭。

 

  「若是不這麼做,他恐怕要一輩子童噗!」等輪到黃琦鐘說話的時候我已經忍不住了,直接一拳往他頭上砸去。

 

  但是一出手我就後悔了,先不管那傢伙本性是色狼如何,在這所女性居多的學校,可是有四分之一的女生是他的後宮啊。

 

  「那傢伙竟然敢打黃王子!」「姊妹們,抓住他!」「抓住他!」「抓住他!」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早有預料的我趕緊腳底抹油,東躲西閃的逃離教室,然而卻不小心在衝出教室後門的時候撞倒了一個人。

 

  「呀!」

 

  「阿,沒事吧?」我對那個被我撞倒的人伸出了手,接著我發現我的額頭上開始冒冷汗了。

 

  「沒事……」抓著我的手站起來的是一名年輕少女,我認得她,她是學校公認最漂亮的校花,叫做蓮音荷,而且……

 

  「喔喔喔!那傢伙是誰!竟敢這樣玷汙公主!」「兄弟們,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不用說,組成親衛隊的男生肯定有,而且數量不容小覷,這下我再不跑就會糟糕了。

 

  「沒事的話我先走……了?」正想將她的手拉開,可是這才發現蓮音荷緊緊抓住我的手不放,此時的我手心正滿是冷汗,然而她好似全然不在意的對我繼續搭話:「你不記得我了嗎?」

 

  「抱歉,如果有機會再說,我現在真的該走了。」我好不容易才撥開她的手,接著回頭一看,除了蓮親衛隊跟黃后宮隊都已經抄出他們的命武裝,不知為什麼,還多了一些不相干的人混在裡面。

 

  「現充爆炸吧!」鬼才爆炸啦!

 

  「總之,死刑!」你是哪來的FFF團啊!

 

  「他的屁股我˙要˙了。」

 

  ……

 

  不妙,還沒脫離童真就先失去純潔了!

 

  我拼死命的跑,跑至樓梯間時停了下來,怎麼辦?從樓上跟樓下都可以聽到猶如軍隊般整齊又沉重的腳步,退路被封了!

 

  「過來,這邊。」一旁的活動教室門稍微打了開,一個帶著眼鏡的嬌小女孩向我招了招手,現下我能相信的只剩下她了,二話不說便往裡面衝,而當我一進入教室她便將門關上。

 

  「謝啦,慕容芷。」我對那個墊著腳尖背對我偷看外面狀況的同好,圖書館管理員慕容芷回過頭對我輕輕一笑說:「叫我,容芷,就,可以了。

 

  很多人這裡會誤會,但是我必須先澄清,我跟她雖然互有好感,但那都是建立在同為喜歡書之人這點上,容芷她喜歡的是兄弟之弟的卜黎段。

 

  過了一會兒,騷動平息之後,容芷轉過身問我:「今天,要不要,待在圖書,館?」

 

  嗯,真是個好提議,與其過著整天提心吊膽的,不如到圖書館避避風頭。

 

  在我校,圖書館管理員是必須學年第一才能擔任,而擔當管理員的好處就是可以不用一定要坐在教室裡上課,而且我校還有一個只有圖書館管理員才能批准的叫做『書假』,只要交上1000字的讀書心得,就可以待在圖書館一整天不上課。

 

  順帶一提,我是請『書假』的慣犯。

 

  當然還有其他嚴苛條件,但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可以在這裡消磨時間的同時躲避追殺,我對她回以微笑:「好,那我先回去拿東西。」

 

  「恩。」嬌小少女也回我一個滿足的笑容。

 

  離開了活動教室之後,我一面警戒四周一面往我的教室的方向走,此時,煞星來到。

 

  「喂!」「哇!」

 

  受到驚嚇的是我這邊,我回望那個剛才嚇到我的人,其實從聲音我就已經知道是誰了,但還是不免被她嚇一跳,真是的,為什麼她總是能夠無聲無息出現在我背後啊?

 

  「幹什麼偷偷摸摸的,上課時間了不是嗎?」就好像要跟剛才遇到的慕容芷呈現一個對比一樣,眼前的是一個身材高挑的少女,名叫柳奈桐。

 

  「備考,喜歡賴席恩,擁有賴後援會排名個位數的會員證。」

 

  「你!」柳奈桐臉上泛紅,簡直比太陽還紅,不過太陽不是紅的。

 

  不對!糟糕,剛才那是禁忌,一不小心內心話說了出來。

 

  「討打唔姆姆姆……」在她高聲大叫之前我就先湊近,將她的嘴巴用摀起,一邊將她手中的弓形命武裝壓制在牆上瞪著她悄聲說:「小聲點!今天是惡鬼值班!妳也不想挨打吧!」

 

  一聽到惡鬼兩個字,原本還泛紅的臉龐瞬間刷白,從一顆燒紅的炸彈變成乖巧的白兔,這變化說多驚人就有多驚人,簡直就是京劇變臉。

 

  「好啦,我要回教室拿東西,妳就放我一馬吧,回頭再幫妳約賴席恩。」

 

  雖然我還調侃了她兩句,但是看來現在的她已經無暇顧及,真可憐。

 

  好啦,教室就在眼前了,接下來只要拿了書包就可以往圖書館方向前進了,就在我將手放上門把時,口袋的手機響了起來,於是我將手收回,從口袋中拿出手機,螢幕上顯示了兩個字:秋姊。

 

  哇,秋姊的電話阿,到底要不要接啊?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手機鈴聲忽然停了,看來秋姊還是一樣很忙,電話沒接到就掛掉了,算了晚一點再回撥吧。

 

  於是我再度將手放上門把,結果一打開門,就看到大家正在狂歡,不用多想我就把門再度關起來了。

 

  原來如此,我知道秋姊打電話的意圖了,這下慘了!我們學校教室的吸音設備太強了吧!

 

  「震杜~」若說我關的門是後門,那麼現在衝出來的女性就是從前門,雖說這好像不是多重要,但此時的我除了呆立在原地之外沒有其他選擇。

 

  「好棒,是真人的震杜耶!」抱著我聞來聞去的是一個當歌星的表姊,全名秋曉楓,我都叫她秋姊。

 

  「嗨……秋姊唔啊!」還沒打完招呼的我立刻被推倒,接著秋姊便騎到我身上說:「來嘛,來抱我阿,小時後不是很喜歡姊姊的嗎?」

 

  「那個就別提了……」一想起小時候,感覺就是一整個黑歷史……不對,要趕快轉移她的注意力!

 

  「那個,秋姊?裡面的演唱會不管了?」我指著教室問,剛才我一打開門時出現的就是在開演唱會的景象。

 

  「不用不用,震杜比較好玩~」

 

  我可不是玩具啊!

 

  就在我傷透腦筋時,秋姊突然朝我趴了下來,一個凌厲到足以產生風壓的踢腿從剛才秋姊所在的位置掠過。

 

  「放開師兄!」

 

  使出強力踢擊的是我的學妹兼師妹,此時此刻更是我的救星,同為古武命流的令狐榕,通稱榕。

 

  「小妹妹做什麼呢妨礙我倆親熱,我跟震杜可是兩情相悅呢!」秋姊順勢貼在我身上不斷摩擦說到。

 

  誰跟你兩情相悅啊!要真幹這事我可要被世界等級的人物追殺了!

 

  「別以為可以騙倒我!我家師兄可是一個武功高強,而且渾身是膽的真漢子!雖然那些膽都不知道為什麼在女生面前就消了。」榕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但,

 

  虧我疼妳這師妹兩年,竟然這樣洩我底!

 

  「喔?」一個意味深長的疑問句之後,我彷彿從秋姊的雙眼中看到一絲詭異光芒,接著她離開我身上說:「今天興致夠了,改天再找你玩喔震杜~」

 

  接著,她便往旁邊陽台一躍,從四樓上跳了出去,然後從底下飛上一台直升機,秋姊便掛在外面放的繩子上。

 

  唉,這是必備情節嗎?

 

  「她走了呢師兄,真是一個來去如暴風般的人哪。」榕站到我身旁仰望天空說到。

 

  「……在那之前,令狐同學?」我從後面抓住榕的領子,拎起來便往教室裡走。

 

  「咦?師師師師師兄?榕又做了什麼嗎?」榕非常驚恐的看著我,我擠出現在自己身上最後一點微笑,然而這在旁人看來就像殺人微笑,從榕的反應可以知道,我現在的微笑絕對很恐怖。

 

  「不不不不要啦!師兄!」

 

  阿,對了,說好要幫他們處理情書的,一人收一百,這樣今天損失了四百嗎?不對,黃琦鐘那傢伙還少給錢,所以是損失四百五嗎?

 

  我一面想著不相干的事情,一面抓著榕進教室。

 

  話說回來,蓮音荷似乎很常問我記不記得她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