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篇/魔法使名門

 

  安迪米娜是魔法使名門,安迪米翁的唯一女兒。

 

  她做為名門出生,長年累月下來活在受到各界大人物的關注下,連未來都被決定好了,使她曾數度想要輕生。

 

  但某一天,她發現集中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都被吸引走了,好奇心旺盛的她放任自己的目光跟著眾人跑。

 

  那天正好是一個犯人的處刑日,安迪米娜對魔法以外的事物並不感興趣,但也知道那個犯人的身分,犯人本身並沒有犯罪,不,應該說犯人本身的存在就是一種罪孽。

 

  這類事情在精靈界其實並不少見,但罕有的是,那個犯人的處刑方式。

 

  對這類罪人處以極刑或是死刑在人們的認知中是稀鬆平常的,事先被拷問或斷去手腳,最後給予致命一擊的方式也算常見,但這個犯人儘管受盡虐待,身上不乏瘀青鞭痕,卻沒有半點殘缺,這違反了安迪米娜對精靈界處刑人們的認知,身為名門之後,安迪米娜見多了被變態處刑人虐待後那種,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到處哭爹喊娘的罪犯,可卻沒有人像他這樣,四肢健全,精神不滅。

 

  這倒勾起了安迪米娜的興趣,因此她隱蔽自己的身形,偷偷潛進犯人的遊行隊伍,在人群中終於找到了此次的被處刑者。

 

  對方是一個任誰看都覺得他心高氣傲的青年,頭上的角、背上的翼和腰部的尾,證明對方是龍族之人。

 

  安迪米娜的魔法技術堪稱一流,從她潛進遊行隊伍卻沒被人發現這點即可明白,但,

 

  「接近朕,汝有什麼目的?魔法使小姐。」

 

  對方在安迪米娜開口前便先行出聲,而且連種族也認知的一清二楚,這讓安迪米娜十分震驚,但相對地也感到了雀躍。

 

  這個遊行的隊伍拖得很長,行動速度也慢,再加上目的是走過合計十六個次元世界的『遊街示眾』,並不會立刻將這個龍族青年判刑,得知了這件事情的安迪米娜做出有生以來第一次大膽的決定。

 

  她要跟著這個青年走。

 

  她對他,雖然沒有愛情,也不算友情,更是連對方姓名都不知道,但她卻像是著魔了一般不斷的跟著他,這一路上苦楚,她也一同經歷過,而直到最後,處刑那天,她目送著他走向通往人界的傳送口,才發現自己心口糾結的難過。

 

  到底怎麼了?安迪米娜不知道,她只是傻愣愣地站著,直到她弄清楚時,那位龍族青年已經被推入了傳送口,讓她連說聲再見的機會也沒有。

 

  她失魂落魄的回到魔法使次元,周遭一切擔憂怒罵,她都無力回應,只能敷衍了事,但唯有一事她做得勤快,就是查出那名青年的身分,這時,她才終於承認,自己已經喜歡上了對方。

 

  喜歡上那個龍族的 禁忌之子,天鱗凡龍 真皇子,天醒真龍。

 

 

 

  「奇……怪?」安迪米娜抱著自己的頭,眼神開始渙散。

 

  「怎、怎麼了?」羽櫻看到對戰對手的神色不對,關心地詢問。

 

  「咦?诶?哈、哈哈哈…………我的記憶……我的……腦袋……」安迪米娜抱著自己的頭大笑,接著連退數步,羽櫻看情況不對,正要上前時,安迪米娜又自己站好了腳步。

 

  

 

  真美,汝夠資格做朕的妾。滾開醜八怪!

 

  汝臉上的魔術紋路?朕不意,倒不如說很滿意。臉上一痕一痕的,醜死了

 

  若是朕還能回來的話,朕就那汝為妾,可否。妳這種人是我的未婚妻?我才不要!

 

  

 

  「咦?咦?這是……什麼?為什麼那傢伙的臉跟……王子重疊?」

 

  「喂……

 

  

 

  汝還奇怪,竟喜歡朕。從現在開始,我要把妳洗腦。

 

  忘了朕吧,朕跟,不會再見的。呵呵呵,凡是那個混帳雜種的東西我全部要搶過來!

 

  

 

  「不……不要啊……

 

  「喂,喂,妳沒事吧?」

 

  

 

  朕不能回應汝,很抱歉。妳的刻印還在啊?哼,醜死了。

 

  朕還在啊?抱,醜死的能回哼了。不應汝,很刻印歉。妳

 

  

 

  「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安迪米翁帶著的面具落下,面具下的是一張文靜的面容,在兩頰處則有著發出綠光的紋路,臉上泛著淚,令旁觀者有種想要將她抱在懷裡安慰的衝動。

 

  「妳冷靜下來啊!」羽櫻基於決鬥者的立場,不能隨便靠近,只能倚靠言語想盡辦法令對方回復神智,但成效終究有限。

 

  最後,安迪米娜宛如斷線風箏般倒地,決鬥因為一方失去了意識而讓勝利歸於羽櫻,此時羽櫻趕緊飛奔至安迪米娜身旁,搖著她的肩膀,呼喊她的名字。

 

  「安迪米娜!喂!安迪米娜!醒醒啊!」

 

  但不管羽櫻如何的呼喚,安迪米娜絲毫沒有要醒來的跡象,讓羽櫻更是焦急如焚。

 

  可羽櫻卻不知道,此刻的安迪米娜已經取回過往被操縱更改的記憶,現正徜徉在與那人相遇的甜蜜回憶中。

 

  沒錯,就是造就她改變的那個人,名叫天鱗凡龍的罪人。

 

 

 

  □

 

 

 

  「老爸!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寒夜,這一切都是為了那破滅的未來。」

 

  一個富麗堂皇的殿堂上,一對父子正在爭吵。

 

  「我不懂!為什麼!老爸你不是已經阻止了嗎?」

 

  「完全不行,我的行為只是將破滅的時間往後推移而已,未來仍舊沒有變化。」

 

  這對父子正是英雄不動遊星和其子不動寒夜,身穿白色長袍的不動寒夜,臉上也帶著白色面具,而不動寒夜則是批上黑色披風,全身被黑色布料所包裹,兩人儼然成為一個對比,就像他們的理念一樣,彼此衝突。

 

  「可惡啊!道理說不清楚的話就用決鬥讓你醒一醒頭腦吧!老爸!」不動寒夜高舉手上決鬥盤,向不動遊星提出挑戰。

 

  「那麼,我就用我們之間的實力差距,讓你知道未來是有多麼地絕望。」不動遊星也架好了決鬥盤,回應對方的意志。

 

  「要上了!」

 

--------------------------------------------------------

 

各位好,我是神隱很久的子凡~

 

哎呀,暑假已經接近尾聲了呢~

 

現在是久違的一篇,雖然感覺跟遊戲王毫無關係...

 

先提醒一下大家,我在前半部會比較重在人物之間關係的說明,後面才比較多的戰鬥,要有心理準備

 

唉唉,不過這個暑假真的是過得好忙阿...

 

每天早上要工作到下午,然後又為了排漫博的事搞得焦頭爛額

 

這樣不打緊,還跟一個朋友鬧翻,搞得雙方從此不相往來

 

然後又是看牙醫又是看眼科,還跑去換眼鏡,然後剪頭髮...

 

月底還有同學會?算了吧,去也沒什麼好玩的...

 

阿,還有還有,星座神已經如脫韁野馬般地逃出我的控制範圍,可能在實力到一定程度前都不會去動它

 

其他篇也是,總之現在會發的文就只有遊戲王的了,頂多再一個其他的吧

 

畢竟開學之後我可能沒有時間碰電腦了...

 

雖說是上大學了,但是我上的是夜間部,早上工作晚上讀書,時間根本沒有...

 

唉...可是感覺我再這樣下去會變廢柴,不行不行,要努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沉睡森林
  • 出現啦~想妳呢。(拉鞭子.....
    結果居然是要握自己跟我老爸應戰?
    突然覺得那個女生除了Z飯花癡以外還有點被虐?
  • 就說很忙了...(躲)
    如果問會不會打...如果說了是劇透
    包含那個女生的謎,會在之後解開

    子凡 於 2014/08/28 17: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