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篇/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動寒夜:LP4000,終末:LP2000

 

  「小女子再度向少主詢問,少主真不願意放棄?」終末抽完牌之後開口詢問。

 

  「妳很煩耶!說了不要的吧!」不動寒夜不耐煩的舉起瞪著終末看。

 

  「是嗎?那小女子要不客氣了。」終末腳旁的兩張開倏然翻開:「小女子發動覆蓋的陷阱卡『命運的火時計』兩張。」

 

  「什麼!」

 

  「『命運的火時計』的效果,讓魔法卡『終焉的倒數計時』倒數前進一回合,因為有兩張所以前進兩回合。」

 

  「第……十三回合了……」不動寒夜開始頭冒冷汗。

 

  「是的,然後少主,小女子手上這三張牌中,其中一張就是第三張的『命運的火時計』。」終末如此宣言到。

 

  「什……」不動寒夜先是傻眼,然後大動肝火怒斥終末:「妳這是瞧不起我嗎!」

 

  「不,絕對沒有,少主,」終末來個九十度大鞠躬回應:「心裡戰也是戰術的一種,這很重要的。」

 

  「哼!不用妳說……」

 

  「所以,小女子要將手中這三張牌全部覆蓋。」終末打斷不動寒夜的話,強勢將卡片全部蓋在場上。

 

  「妳!」對於終末的打牌方式,不動寒夜可說從未遇過,但是隱隱約約喚起了潛藏的記憶。無法跟上的節奏,無法溝通的對話,就好像……

 

  「好像……跟她……好像……」不動寒夜喃喃自語,終末一聽卻是身體一震,久久無法動作。

 

  「少……少主……」

 

  「啊啊啊啊!想不起來!」不動寒夜抱頭大叫,胡亂抓了自己的頭髮一陣子之後,放棄似的抬起頭對終末大喊:「算了,無所謂了。喂,妳結束沒!」

 

  「……」終末收起手,小小聲的宣布結束。

 

  「換我了,抽牌!」不動寒夜腳下捲起狂風:「魔法卡,『大嵐』!」

 

  「……小女子發動覆蓋的三張陷阱卡。」

 

  「三張同時發動?」

 

  「第一張,通常陷阱,『命運的火時計』,發動。」「『終焉的倒數計時』倒數前進一回合。」

 

  「第二張,通常陷阱,『和睦的使者』,發動。」「這回合,少主和小女子都不會受到傷害。」

 

  「第三張,通常陷阱,『魂之冰結』,發動。」「小女子的生命值低於兩千以上,跳過下一個少主的戰鬥回合。」

 

  「到目前少主的回合,『終焉的倒數計時』已倒數過了十五回合,然後下一個少主的回合,一樣不能給小女子傷害,所以,離少主您的敗北只剩一回合。」

 

  「嗚……」不動寒夜不甘心的看著手上的牌,想不到任何解決的辦法。

 

  「好了,少主,您要結束了嗎?」終末用著不含一絲感情的眼神望像不動寒夜,這眼神令不動寒夜敢到顫寒,那是化身為機器的人的眼神。

 

  「切,覆蓋上三張牌,從手中召喚『紫羅蘭女巫』呈守備表示,結束這回合。」

 

  一個拿著魔杖的紫色女巫兩手抱胸的浮現在不動寒夜身前。

 

  「小女子的回合了,抽牌,結束這回合。」

 

  「令人火大!抽牌!然後結束!」不動寒夜知道,自己再怎麼激動,對方都無動於衷,這一關,恐怕是闖不過了。

 

  接著,是第十七盞燈的燃起。

 

  「那麼,小女子的回合了,抽牌,結束這回合。」

 

  「可惡啊,抽牌!將『紫羅蘭女巫』轉為攻擊表示,再召喚『孤燃花』呈攻擊表示,然後『孤燃花』的效果發動!解放『孤燃花』,從牌組中特殊召喚『椿姬緹塔尼亞』!

 

  一朵橘黃色的花苞從地底下鑽出,接著花苞綻放,從花朵中出現另一個全身是紅花的少女,輕盈的降落在不動寒夜身旁。

 

  「上啊,『椿姬緹塔尼亞』!對終末發動直接攻擊!紅花長城!

 

  「少主,您這樣還是碰不到小女子的。」

 

  「什麼?」

 

  「從手中發動『戰鬥鐘擺』的效果,從手中特殊召喚這張卡,特殊召喚成功後,結束戰鬥階段,來吧少主,這是最後的機會了,阻止小女子召喚『戰鬥鐘擺』就是您的勝利了。」

 

  「嗚啊啊啊啊啊啊可惡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動寒夜抱著頭大叫,而原本應該對終末發動攻擊的紅花少女,也跳回不動寒夜身邊。

 

  「那麼是小女子的回合了,抽牌,這個瞬間,『終焉的倒數計時』效果發動,」

 

  第二十盞燈燃起,接著全部共二十盞的燈火開始搖晃,忽大忽小,忽明忽暗。

 

  「發動之後的第二十個回合,小女子獲勝。」

 

  所有燈火匯聚成一個龐大的火焰漩渦,襲向不動寒夜。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大火燃燒之後,一個人影倒下。

 

  「少主,您終究碰不到小女子,您終究……想不起小女子……」

 

 

 

 

 

 

  冰月:LP4000,五根剎:LP4000

 

  「那麼輪到我了,抽牌。」五根剎瞄了一眼抽出的牌之後,給了冰月一個微笑,但冰月卻無法從那微笑中覷得什麼,因為那是,死人的微笑。

 

  「從手中發動永續魔法『木乃伊的呼聲』和『不死式冥界砲』。」

 

  「『木乃伊的呼聲』效果發動,當我方場上沒有怪獸存在時,從手牌特殊召喚一隻不死族怪獸,出來吧,『金字塔龜』!」

 

  「然後『不死式冥界砲』的效果,不死族怪獸特殊召喚成功時,給你800點傷害!」

 

冰月:LP-800

 

冰月:LP3200

 

  「還沒完,我這回合還可以進行通常召喚,『疫病狼』呈攻擊表示召喚。」

 

  轟隆一聲,一個棺材從五根剎後方破土而出,不時傳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哭喊叫聲,之後棺材倏然打開,宛如無底深淵的裡邊走出一隻身背金字塔的烏龜,此時,圍繞在烏龜身上的紫白色怨氣脫離並聚成一個圓球,朝冰月撞了過去。

 

  接著遠處一聲狼嚎,一隻眼睛充血渾身腐爛的狼從棺材上跳了下來,像是示威般的瞪著冰月。

 

  「好快啊……看來我是棋逢敵手了……」冰月維持坐躺在地上的姿勢,抬頭望著五根剎。

 

  「不,我比你更快喔。」五根剎像是朝笑冰月太過天真似的搖了搖食指。

 

  「什麼?」

 

  「我再從手中發動魔法卡『威壓的魔眼』,這張卡的效果讓我場上一隻攻擊力在兩千以下的不死族怪獸可以直接攻擊玩家,指定『疫病狼』,」

 

  「然後『疫病狼』的效果發動,一回合一次,此卡攻擊力變成原攻擊力的兩倍,也就是2000!『疫病狼』對冰月發動直接攻擊!瘟疫牙咬!」

 

冰月:LP-2000

 

冰月:LP1200

 

  原本飄飛在空中的黑鎧甲鳥人被一股不明的力量強壓下地面,並單膝跪下,接著,渾身腐爛的狼身型忽地脹大,越過跪在地上呈服從姿勢的鳥人,直接咬向冰月。

 

  「什……什麼?嗚啊!」

 

  「好了,結束這回合,於此同時,使用過效果的『疫病狼』破壞。」

 

  「嗚……迴避了我的反擊嗎?但是,只憑一隻怪獸是擋不住我的速攻的。」

 

  「很好,儘管來吧!」

 

終焉的倒數計時終焉的倒數計時

 

不死式冥界砲.jpg不死式冥界砲

 

木乃伊的呼聲.jpg木乃伊的呼聲

 

命運的火時計.jpg命運的火時計

 

和睦的使者.jpg和睦的使者

 

金字塔龜.jpg金字塔

 

威壓的魔眼.jpg威壓的魔眼

 

疫病狼.jpg疫病狼

 

椿姬緹塔尼亞.jpg椿姬緹塔尼亞

 

魂之冰結.jpg魂之冰結

 

止戰鐘擺.jpg戰鬥鐘擺

 

大嵐.jpg大嵐

 

孤燃花.jpg孤燃花

 

紫羅蘭女巫.jpg紫羅蘭女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沉睡森林
  • 所以跟我對站的那個女生是......
  • 看下去囉~

    子凡 於 2014/04/13 17:06 回覆

  • 沉睡森林
  • 我想踩你的臉啊......
  • ...

    子凡 於 2014/04/18 20: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