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戀記-柳奈桐()

 

 那麼,接下來決定新學期的幹部,請問有誰要當班長的呢?站在講台前的女老師高聲詢問,而同學們則以踴躍地參加回應老師,看到這種情形的老師不禁感動得流淚。

 

  喔,真是太棒了!竟然這麼多同學想要當班長,我是多麼地幸運交到如此的好班,想起那時,我在另一所學校裡,可是沒有這種盛況……陷入回憶的女老師,再度談起當年往事。

 

  講台上的老師是我們高中二年的班級導師,據說運氣十分不好,任教數所高中,總在進去當個學期學校便面臨倒閉,但只要她一離開後,那些學校竟然連續幾年都收學生收到爆滿。

 

  不知情的人一定會以為是這位老師的緣故,但是當了他兩年級任班級的我可以很肯定地認為絕對不是這位老師的關係。上課認真不說,公私分明外,還十分善待、關心學生,是一個難得的好老師!

 

  所以除非有人對她下詛咒,不然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好老師會有這麼背的運氣就是了……

 

  好了,還有人要參選嗎?老師趁我陷入回想模式時,已經在黑板上寫上十幾個號碼之後詢問,話說班上男生也才十來個,這不全都上去了嗎?

 

  不過這不關我的事,反正我的號碼沒在上面,這麼想了之後我便低下頭準備開始抄作業,此時,老師爆出一句不容我忽視的話語。

 

  我真是太感動了!封同學,竟然連你也想要參選班長!喔,主啊!我的熱情終於傳進學生的心底了嗎?老師意義不明的感嘆,讓我驚覺大事不妙,說起來,我的右手從剛才開始……

 

  老師,我想推薦封太冶同學當班長,而我,則自願當副班長。

 

  就一直被這傢伙給抓著啊!!!!!!!!!

 

  喔?喔喔?這樣啊!那太好了!既然有了三學期資歷的柳同學願意當副班長,還願意推薦人選,那真是太好不過了!說起來封同學從入學開始到現在都沒有當過班級幹部吧?那麼大家抱歉囉,這次就讓給封同學吧!老師臉紅紅氣很喘的講完一長串,隨即拍起手來祝賀:就這樣,給這兩位同學一個掌聲!

 

  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

 

 

 

  老師好可憐!

 

 

 

  只有老師一個人拍著手,場面尷尬到不行,連老師臉上的笑容都僵住了。

 

  那那那那那那……嗚耶嗯嗯嗯……看來是想要繼續選幹部的老師忽然哭了出來,對這已經司空見慣的同學彼此給了個眼色,立刻衝出三名女同學將老師給帶去保健室。

 

  想哭的是我吧?老師妳哭屁啊!還有嗚耶嗯嗯嗯是哪門子的哭聲啊?

 

  盯~~~

 

  盯~~~~

 

  盯~~~~~

 

 

 

  盯著我看的視線越來越多,我也很明白他們那想將我殺死的視線是怎麼來的,但我更想知道!

 

  當了兩年同學四學期副班長座位永遠在我附近連家都住在隔壁兼現任模特兒體育全能、課業滿分的校園風雲人物柳奈桐,到底為什麼要提名我當班長?

 

  雖說當班長不是一個輕鬆的活,但因為有很多機會可以跟副班長共事,或是獨處,所以很多人搶破頭的想當上班長,只為了縮減自己跟柳奈桐的距離。

 

  尤其最近老師還改變了幹部的制度,原本一個月換一次的幹部變成一學期換一次,導致沒有當選的男生的機會變得渺茫,何況這次還殺出我這個程咬金……

 

  所以說為什麼要提名我我還是不知道啊!

 

  盯~~~~~~

 

  就說別再盯著我看了啊王八蛋們!

 

  「喂,我說!」我朝著右手邊方向看去,向那個陷害我的傢伙提出疑問。

 

  「我跟妳無冤無仇,沒事找什麼碴?」

 

  「無冤……無仇?」這句話似乎成功牽動了她的怒氣,重新抓住從我確定當選之後便甩開的我的右手,用力將我拉了起來,美目瞪視,眼神中透露出消息,是要我閉上嘴乖乖跟她走。

 

  雖然不知道她想做什麼,但對我一定沒好處,可是現下只有兩個選擇,一是跟她走,二還是跟她走……

 

  我擦的!都是跟她走,這選項在鬧哪樣啊?

 

  可是繼續留在班上有一種會被蓋布袋的感覺,我看我還是乖乖地跟著她走好了,反正她能夠對我做什麼?什麼都做不了!

 

 

 

 □

 

 

 

  「那個……我說,大姊?」

 

  「什麼事?」

 

  「您這樣是否靠得過近了?」

 

  「喔?是嗎?你興奮了嗎死變態?」

 

  「不不不,完全沒有,還有我也不是變態。」

 

  「這樣啊,腦殘。」

 

  「我也不是腦殘……」

 

  「也是呢,說你腦殘是侮辱腦殘呢人渣。」

 

  「……」

 

  「怎麼了?說不出話了嗎廢物。」

 

  「那個……大姊。」

 

  「有事嗎呆子。」

 

  「……請問小的到底做了什麼,要這樣讓大姊綁在廁所虐待呢?」

 

  「還敢問我為什麼?你這蠢豬。還不都是因為你害我第一次約會泡湯了!」

 

  「不不不,小的有確實的將人約去啊!」

 

  「這就是問題啊!我怎麼可能跟賴同學獨處啊!垃圾!」

 

  這不妳自己的問題嗎?怎怪我身上來哩?

 

  相信很多人不懂到底發生了什麼,就讓我來讀取一下就知道我們出了教室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

 

  ……

 

  ……

 

  "反正她能夠對我做什麼?什麼都做不了!"

 

  抱持著這樣的自信,我跟著柳奈桐到了女廁外,眼見她硬要拖我進去,我便偏偏不跟進,可是誰知道連外面都有伏兵,我就在女廁外被打暈了。

 

  然後等我再度醒來時,已經被綁在一張椅子上,但看一旁的設施便知道我現在在剛才被伏擊的女廁裡,是說椅子哪裡來的?準備這麼周到做什麼!

 

  「哦……好吧,大姊可以先放我走嗎?現在應該已經上課了吧?」我很卑微地提出想法。

 

  「上課?沒關係的,今天反正半天,很快就要放學了,而且等等還有班長會議要開,很多事要做,你走不了了。」宛如女王般的柳奈桐露出邪惡微笑對著我說出殘忍的事實,可是這事實對她來說一樣殘忍,因為……

 

  「今天不是有特賣會嗎?」

 

  見到柳奈桐的臉色一僵,我就知道我沒記錯,雖然眼前的柳奈桐不管擺在哪,都像是一朵不可攀得的高嶺之花,其實她有很多的祕密。

 

  譬如,她們家很窮。

 

  譬如,她們家有五個小孩。

 

  譬如,她們家是單親家庭。

 

  譬如,她喜歡我的死黨賴席恩。

 

  譬如,她有奇怪的性癖好……

 

  「喂,你在想什麼奇怪的東西對吧?」一眼看穿我腦袋的胡思亂想,她立刻板起臉孔瞪著我:「哼,看你一臉白癡茫然樣,我就知道你的消息不靈通,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要找你這種人當班長?」

 

  嗯?我好像聽到了很關鍵的事?

 

  茫然?消息?不靈通?我這種人?當班長?難不成……

 

  我倒吸了一口氣:「難不成賴席恩要當班長?」

 

  「虧你還是他的死黨,連這都不知道嗎?」柳奈桐臉頰在聽到賴席恩的同時瞬間飛紅,全身還不斷扭動,一看就知道身陷熱戀中。

 

  「原來如此,所以你想要我幫你們牽線?」總算弄清楚狀況的我,只能說感到非常受不了的嘆了口氣回她:「這次只有牽線還不夠,還必須讓妳可以好好跟他獨處,又不能當電燈泡?」

 

  「……恩……」柳奈桐微微的點了一下頭,剛才的女王氣態去哪了?

 

  「真是麻煩耶,唉……」恐怕不趕快將這燙手山芋丟給賴席恩處理,我和平的日常生活就要完蛋了,怎麼辦呢……有了!

 

  「總之我知道了,這樣吧,今天的班長會議妳就蹺掉吧,我把妳的分給做完,順便找些人去幫妳付錢提東西回家。」

 

  柳奈桐用一種十分詫異的眼神看著我說:「突然間怎麼了?吃錯藥啊你!而且你要找誰幫我啊?找誰都不對吧!你也知道我家……」

 

  「我知道我知道,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才要這樣做,柳奈桐家很窮、有很多小孩、單親都是真的,雖然不是刻意隱瞞,但她不希望被學校的人知道,所以只要一牽扯到這方面的話題,都是盡量迴避,至於我為什麼會知道,這就又是另一件事了……

 

  「總之,把我放開,今天的會議妳就安心蹺掉,我敢保證沒有事情,」我挺起胸膛,充滿自信的姿態反而令柳奈桐嚇了一跳,我不理會她的反應繼續說:「今天市場有特賣,我找一個人幫妳付錢,兩個人幫妳開路,再找一個陪妳回家,包準妳明天到學校會感謝我。」

 

  「所以說……」柳奈桐似乎還是想說些什麼,但我可不會讓她就這樣逃避,要是不抓準時機,我恐怕連個安穩的校園生活都將失去!

 

  「所以說,學校不是只有我知道妳家的狀況,而就算不知道,我找的人也不會隨意洩漏妳家的事情的,放心好了。」

 

  「嗚嗚嗚……」柳奈桐的臉因為內心的掙扎而扭曲,因為她除了是個責任感很重的人外,還必須維持家計,要她蹺掉會議或是放棄特賣都不是很好的選擇。

 

  「就先這樣說定啦,好啦,那我要趕快回去準備了,快放開我吧?」我繼續慫恿著她,而從她掙扎的模樣看來,她恐怕是第一次面臨這種兩全抉擇,不斷懷疑其中是否有其他意圖(當然我承認我有想要將她丟給賴席恩的私心在),卻又不斷地想要接受,唉,這就是我們的副班長啊。

 

  「這這這這……嗚啊!」就在她快要做下決定時,一個尖銳的聲音嚇著了她,是我的手機鈴聲。

 

  恐怕是……「喂,快放開我,再不放開會起疑的!」

 

  「咦?啊……啊喔。」看到她這樣手忙腳亂,這次埋伏事件恐怕不是她安排的,而是另有高人,不過這都不重要!柳奈桐一解開我身上的繩子,我立刻把手機從口袋裡抽出來,跟我想的一樣,是……

 

  「喂,賴席恩啊。」

 

  『恩,對阿,阿冶,我聽說你當了班長,以後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電話那頭傳來的是有些憨厚純直的聲音,是本校校草第三名的賴席恩同學,同時也是我的死黨,此時此刻更是我的救命仙丹!

 

  我瞄了一眼石化在一旁的柳奈桐,又繼續說:

 

  「阿,對了,黃跟兩兄弟也是當班長吧?我記得他們好像連幾任了?」

 

  『喔,你說他們阿,他們連三任了,跟我們頭一次做不同,好像已經把基本準備工作做好了,今天打算蹺到會議的樣子。』

 

  賴席恩的聲音聽起來頗是為難,不過正因為是他,才會為難吧?不過到這裡都在我的預料中,接下來就是我的回合!

 

  「那幫我跟他們講,想要蹺掉的話就到市場去幫一個女生的忙,黃負責買單,兩兄弟則幫忙搶特賣,然後你也給我蹺掉去陪那女生回家,市場位置跟女生姓名等等掛了之後傳給你……」

 

  「什……」突如其來的宣言令柳奈桐的石化崩解,她漲紅著臉要揮拳攻擊我,但我只動了一個手指頭便讓她停止行動。

 

 

 

  擴音鍵,按下去~

 

 

 

  『恩,好阿,沒問題,是你之前說過的柳奈桐同學吧?』

 

 

 

  確認柳奈桐再度石化之後,我把擴音鍵按掉,回答說:「沒錯,知道就好辦了,麻煩你了,順便跟他們說,他們敢拒絕,我就把他們掛上東南枝!」

 

  『阿哈哈,還是一樣暴君呢!知道了,那麼什麼時候要到?』

 

  「這個嘛……」我壞心眼地看了柳奈桐一眼,注意到我不明意義的眼色之後,柳奈桐露出警戒的眼神,而我只是淡定的笑容打發她,因為重頭戲在後面呢!

 

  「我叫她把手機號碼給你,她到了再給你電話,如何?」

 

  我似乎聞到有人臉燒焦的味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