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年X瑋珊X死神>>

 

第五段~死神的遊戲(下)

 

  「「志文?」」賴一心跟黃宗儒訝異的看著忽然大叫的張志文,兩人皆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哎呀,我想說如果沒有人先開始的話,你們好像會堅持到最後的樣子,】閻王鎖的聲音透露出不滿:【所以只好讓他激動點囉。】

 

  「你……」賴一心方才開口,張志文突然指著賴一心說:「從剛才開始就在嘰嘰喳喳的,吵死了!」

 

  「什……」被指著罵的賴一心正打算安撫他,沒想到張志文再補上一句:「說實話,你也只是想要那個誰跟瑋珊換而已吧!」

 

  「志文!」黃宗儒衝上壓制張志文,沒想到張志文立刻對著黃宗儒開砲:「你也是,你根本就不喜歡配睿吧!你喜歡的是唔唔唔唔唔!」

 

  「志文,冷靜!」賴一心也跟著衝上來,跟著黃宗儒一起壓住張志文。

 

  「唔唔唔唔放開!」好不容易將摀住自己嘴的黃宗儒推開,便對著一旁的賴一心罵:「大家只是裝做不在意而已,只有你這白癡不知道唔唔唔唔唔!」

 

  話還沒說完,張志文的嘴又被黃宗儒給摀了起來。

 

  「等等,宗儒,志文講的是什麼?」賴一心將手攀上黃宗儒的肩膀,接著忽然感到心臟的部分一陣疼痛、濕潤,他往下一看才發現,自己的左胸膛上插著一根箭,在箭羽的部分是黃宗儒的手。

 

  「宗儒,為什麼?咳咳咳……」賴一心不解的看著黃宗儒,只見黃宗儒將張志文往他推去,在他接下的同時,他發現一件更加駭人的事情──

 

  「志文……的……」

 

  張志文的頭被砍了下來,胸前也被血染了一塊。

 

  「在這裡。」黃宗儒將張志文的頭拋向賴一心,一隻手已經抱著張志文的屍體的賴一心,只好在拋開另一隻手上的黑木矛,然而──

 

  「嗚……宗……宗儒……」

 

  一隻箭穿過張志文的頭和賴一心的手,在賴一心的眼珠前停了下來。

 

  「嗚……」賴一心沒有辦法,只好先將張志文的身體推開,而頭顱則因為被釘在手上,只好先不管他,接著賴一心滾往旁邊撿起黑木矛,但卻是只剩單手。

 

  「到底是為什麼宗儒?是因為願望嗎?」賴一心將黑木矛夾在腋下,用手拔開箭矢,目光使中聚集在黃宗儒身上。

 

  「不,不是因為願望。」黃宗儒平淡的回答。

 

  「那為什麼?」

 

  「只是單純的……殺人滅口而已。」語畢,黃宗儒舉起弓,架起箭,周身圍繞著紫色的炁,賴一心同樣舉起黑木矛,雖說已將手上的箭矢拔掉了,但仍是受傷的狀態,這樣情況下的他只能單手拿矛,另一手輔助而已。

 

  「不好意思,只好請你去死了,一心,抱歉了。」數支箭矢射向賴一心,賴一心旋轉矛身擋掉箭矢,但在手不堪負荷的情況下矛鬆開了,接著數隻箭矢穿體而過,賴一心即便是變體者也承受不住的攻擊和失血,最終只能默默倒下。

 

  「喂,我贏了吧?」

 

  【嗯?是啊,可是我也是說了,要解開銬鎖才算數喔。】閻王鎖的聲音透露出一股十分不以為然的感覺。

 

  「哼,那兩把都在這裡了,怎麼可能……」黃宗儒挑著手上的兩根鑰匙,一個一個往脖子後面測試,結果竟是……「怎麼會……」

 

  【都不對是吧?也是啦,】閻王鎖十分雀躍的說:【因為你的鑰匙就在你的心臟裡啊!】

 

  「什麼!」這個事實讓黃宗儒震驚的無法站立,因而跌坐在地。

 

  【好啦,既然我揭開了結局,那遊戲也只好提早結束拉。】

 

  閻王鎖語畢,黃宗儒脖子上的銬鎖開始收縮,還來不及感受更大的痛苦及折磨,銬鎖便加強了收縮,將黃宗儒給身首分離。

 

  【哎呀,人類真是醜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個人的屍首在不久後紛紛送到了歲安城的司令室。

 

  也就是葉瑋珊的面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