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ck//century 莫名的第零相

 

  【Δ 被隱藏的 禁忌的 聖域

 

  格利瑪.雷伍大聖堂……嗎?」白色裝扮的鍊裝士,看著空無一物的石台上開口詢問他背後的白色咒療士「還沒找到繼承人嗎?愛德莉。」

 

  恩,不過還有時間的,沒關係。」白色咒療士笑著回答。

 

  「又有事情要發生了嗎?」站在咒療士旁的戴著小丑帽的金髮魔導士問。

 

  「沒問題啦,長谷雄會解決一切的,對吧!」另一邊,身穿白色鎧甲的橘髮少年把手搭載鍊裝士身上說。

 

  「時雄阿,別鬧了。」有著粉紅色雙馬尾及傲人雙峰的拳術士,交叉雙臂責備著橘髮少年。

 

  「沒關係啦,佩。」一個藍色長髮的綠裝銃戰士如此說道:「話說回來,現在還沒有找到繼承人的幾個人,真的需要快一點呦。」

 

  「這麼說來,庫恩,你找到了?」白色鍊裝士有些訝異的問。

 

  「對阿,停機前剛好處理完。」綠裝銃戰士指著一旁褐色肌膚的妖扇士說:「剩下的就是愛德莉和八咫而已吧?」

 

  「……」褐膚妖扇士冷冷的回他:「你忘記還有歐凡了嗎?」

 

  「可是那傢伙不是死了嗎?也不對,應該說變成資料了嗎?」綠裝銃戰士歪著頭想。

 

  「不,那傢伙……」白色鍊裝士的話才說到一半,聖堂的門突然打了開來。

 

  「長谷雄先生~」有一頭天藍色長髮的男性斬刀士重重的將聖堂的門打了開來,這個舉動在應該原本遊戲中都是無法做到的,但在The World的數個『失落的大地』的地圖裡卻做得到。

 

  「糟糕,麻煩來了。」露出一臉嫌惡的白色鍊裝士將一旁的橘髮少年往前推:「時雄!」

 

  「唔唔……嗚喔!」橘髮少年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還沒反應過來便被前方的斬刀士推向一旁:「礙事!」

 

  「恩杜藍斯大人!」原本頭上的帽子是有月亮吊飾的帽尖在上,有太陽吊飾的帽尖在下的金髮魔導士,忽然昏倒後再度爬起,頭上的帽子的帽尖也跟著顛倒,聲音一瞬間變得高亢且尖銳。

 

  「哇哇哇,望變成朔了。」白色咒療士苦笑著說。

 

  眼中只有鍊裝士的斬刀士,跟眼中只有斬刀士的魔導士撞在一起,結果變成一人貼附一人的奇怪姿勢。

 

  「痛痛痛……」從地上爬起來的橘髮少年正揉著頭,突然一個人往他的肩膀上一拍:「呦。」

 

  「這個聲音是……」少年轉過頭,看見眼前的藍髮雙劍士,喜出望外:「凱特!」

 

  「還有我們喔。」雙劍士的後方出現一個魁武的斬刀士和有著白翼的斬刀士,少年開心的對他們打招呼:「歐卡,巴爾孟克!你們也來了!」

 

  「是阿,撇開曾有『腕輪』的最強PC凱特不說,我們倆可也是站在頂端的玩家呢!」魁武的斬刀士得意地說。

 

  「真敢說,我那個時候還不是也變成石像了。」橘髮少年不以為是的說。

 

  「唔唔唔……」自視甚高的兩位斬刀士一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回話好。

 

  「好久不見了,時雄。」藍髮雙劍士伸出手。

 

  「你也是,別來無恙。」橘髮少年回握。

 

  此時,忽然傳來一陣敲門聲,彷彿有所感應似的,全部人同時往聖堂的門口看去──

 

  一個藍色短髮,帶著橘色眼鏡,左手裝著個和普通PC差不多大的白色巨大炮管的槍戰士,見全部人看向自己後露出笑容:「人都到齊了嗎?」

 

  「歐凡!」白色鍊裝士開口叫出對方的名字,並走向對方。

 

  「恩,不只有我喔。」槍戰士笑說,接著從他身後走出一個穿著白色歌德羅莉服裝的小女孩魔導士,抱著書走出。

 

  「小愛奈!」白色咒療士奔近:「過的好嗎?」

 

  「恩,很好。」小女孩魔導士有些羞赧地回答。

 

  「看來是到齊了,那麼應該是看過了我給各位發的訊息了吧。」槍戰士的視線在所有人身上走過一遍之後繼續說:「看你們的表情,就知道你們都看過了,那麼也該理解事情的嚴重性了。」

 

  「因為不明原因出現的最初也是最後的墨爾卡娜因子……」聽見白色鍊裝士的低吟,全部人都陷入沉默。

 

  「沒錯,從其中誕生的便是【第零相 破裂時刻 克拉比亞】(the 0st Phase『The Rupture time』kurabia)。」槍戰士緩緩說出真相。

 

  「可是,女神(Aura)應該知道些什麼吧?」藍髮雙劍士提問。

 

  「至於這個,就讓她自己跟你們說吧,其中也包括了為什麼要將你們聚集在這。」語畢,聖堂內的石台上忽然現出亮光,從光中走出一個跟藍髮雙劍士同樣外觀的NPC,以及一個全身皆白的少女,兩者輕落在石台上,少女臉上毫無表情,台下眾人無不屏息以待,片刻後,少女開口了。

 

  〝曾被我託付腕輪的人啊〞

 

  〝曾駕馭了我母艾瑪分身的人們啊〞

 

  〝寄宿著污染的人啊〞

 

  〝有著奇異力量的人啊〞

 

  〝我乃這個世界的管理者〞

 

  〝充滿破滅的時間將要降臨在這個世界〞

 

  〝他並非我母艾瑪的分身〞

 

  〝他是一切的開端〞

 

  〝他是一切的終了〞

 

  〝他的時間將毀滅這個世界的時間〞

 

  〝勇者們啊〞

 

  〝這不會是一個世界的最後〞

 

  〝而是無數世界的滅亡〞

 

  〝勇者們啊〞

 

  〝唯有新的開始才能阻止原有的破滅〞

 

  〝他將要來了〞

 

  〝在那黃昏之後黎明之前〞

 

  〝他將要到來了〞

 

  說完,少女化作光芒消逝,一旁的藍髮雙劍士NPC也跟著消失。

 

  「原來如此……唯有新的開始才能阻止原有的破滅』是嗎?」褐膚的妖扇士忽然開口:「所以才要將憑神託付給適任者嗎?」

 

  「沒錯,」槍戰士看向在場的人說:「對於那個第零相我多少有些眉目,但是只要想靠近對方,支撐我的AIDA就會產生崩解的現象,為此,我必須去尋找更強大的力量。」

 

  「那麼今天發訊息給我們是為了讓女神告訴我們這些事情?」白色鍊裝士開口詢問:「應該不只這樣吧?歐凡。」

 

  「哎呀,瞞不過你。」輕笑之後,槍戰士露出嚴肅的神情說:「移交了憑神的你們,是無法跟敵人對戰的,而失去了『腕輪』的你們也是一樣,雖說時雄的力量還在,但光靠這樣是沒辦法應付未來的變數的,所以……」槍戰士的手往旁一滑,一個只有本人才看得到的介面出現,在上面不知道操作了些什麼之後,除了小女孩魔導士和槍戰士本人以外的全部人紛紛收到郵件。

 

  「這是……?」有著白翼的斬刀士提出疑問。

 

  「『失落的大地』」槍戰士頓了頓繼續說:「去到那裏就會知道了,然後等掌握新的力量之後再透過愛奈聯絡我,底下有她的信箱。」

 

  「了解,那我先下了。」橘髮少年跟大家揮揮手之後便消失了。

 

  「我們也……」雙劍士和兩位斬刀士也消失了。

 

  「走了,佩。」妖扇士登出了。

 

  「是,八咫大人。」拳術士也登出了。

 

  「那長谷雄哥哥,下次再見。」不知什麼時候,帽子再度反過來,聲音變成稚嫩童音的魔導士也下線了。

 

  「長谷雄,下次我們在現實中見面吧,嘿嘿嘿。」黏著鍊裝士的男斬刀士也下線了。

 

  「啊,我等下還有其他工作,長谷雄、愛德莉,先走了。」銃戰士揮揮手後也離開了。

 

  「……」「……」鍊裝士和槍戰士互瞪。

 

  「……這次先不跟你計較了,千草,走了。」鍊裝士對一旁的咒療士說,接著便離開了。

 

  咒療士對著槍戰士匆匆忙忙的一個鞠躬後也離開了。

 

  「愛奈,我的時間差不多了。」槍戰士對小女孩說。

 

  「恩,那哥哥,下次再見。」說完,小女孩也消失了。

 

  《通知全人員,再過10秒後The WorldR:G即將開機。》

 

  「我也該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凡 的頭像
子凡

凡人的星空

子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沉睡森林
  • 越看越像刀劍神域的感覺啊......
    只是一個是隨時下線後的輕鬆人生,一個是歷經兩年生死交錯的恐懼生涯!
  • 推薦大大去看.hack原作...雖然動畫畫風不怎麼好,而且有點老
    可是看就知道.hack的世界也不輕鬆
    除了基本設定外跟刀劍神域大部分是不同的
    只是刀劍比較家喻戶曉而已

    子凡 於 2013/09/20 12:24 回覆